从“练习生”到公园“摆摊”,年轻人开启职业探索的新风潮

1 评论 2993 浏览 4 收藏 15 分钟

裸辞、Gap year、转行、摆摊文化展现着青年人们渴求的自由,在三年疫情的反复捶打、就业压力、及chatGPT迅速迭代对传统工种带来的重重刺激下,是否将迎来新一波职业探索的新风潮?让我们一起来寻找答案。

裸辞、Gap year、转行、摆摊文化似乎正成为青年群体中的主流词汇。

近段时间,一条“闪送员陈师傅”的视频,让主人公陈涛的“哲学系研究生、前记者、公关、新媒体”等过往经历与“外卖员”的当下身份产生激烈对撞,脑力劳动到体力劳动的转变,结合脱下“孔乙己长衫”论,一时掀起阵阵舆论。

与此同时,不少公众人物也频现于生活化场景,成为体力劳动的践行者。

刘昊然董子健摆摊调酒、前爱豆徐炳超转行卖包子、陈翔夜市卖烤肠等等。社交媒体平台中《大厂裸辞gap year》《30岁转行干货分享》《蝴蝶翅膀摆摊卖爆了》《花式搞副业不踩雷》等点击上万的文章及视频更是早已活跃良久。

无论是38岁记者转行送外卖、明星摆摊卖包子烤肠、抑或是裸辞的青年人们,从几年前一条“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辞呈引发的社会议题,到如今返乡种地、自媒体创业、咖啡店打工的自由职业践行者们,渴求自由的青年人们,在三年疫情的反复捶打、就业压力、及chat gpt迅速迭代对传统工种带来的重重刺激下,或将迎来新一波职业探索的新风潮。

我们和几位青年小伙伴聊了聊,在跨行业、体力活、自主创业等关键字背后,得以窥见青年群体对职场的当代态度。

从“练习生”到公园“摆摊”,年轻人为何“脱下孔乙己的长衫”|调查

01 裸辞转行后悔吗?后悔没早点

28岁的前综艺宣发人阿真在2022年选择裸辞。回忆起从事文娱行业这四年,最终压垮阿真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大部分时间在进行重复的工作,一度找不到上升天花板和工作的意义。

基于文娱行业时常因为预算不足而束手束脚的窘迫,在裸辞后将求职目标定在了还算有钱的新消费行业的品牌市场。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阿真成功跨行业到一家服装公司做品牌。

“在某个行业呆久了,熟悉了那个行业的运作方式,转行必然会不适应。就比如其他行业通常是需要坐班打卡的,这点对于作息紊乱的文娱人来说就实在很痛苦。”

看重工作带来的价值感和成长意义的阿真,当下在新领域还没有太多兴奋感和成就感,“毕竟是跨行业,还在摸索阶段。当下的比较焦虑的部分,是不确定行业前景如何。”阿真表示。

精神与身体总有一个随时待命,是文娱行业的普遍状态。阿真身边转行的同行虽然不多,但大部分都在等待机会,阿真认为,“选择留下的人或许是因为习惯,或许是仍对不稳定的大环境产生恐惧、暂时想留在舒适圈,抑或是对内容行业存有热爱吧。”

同阿真一样选择“裸辞”的青年人并不在少数。Just So Soul研究院针对Soul App站内用户的调研《Z世代工作生活态度洞察:勇气一代的梦想与选择》报告显示:超七成年轻人不担心“裸辞”,八成年轻人有转行想法。

当被问到“如果时间倒退回到一年前,还会选择裸辞或是进入现在的行业吗”时,阿真斩钉截铁地表示,“会。觉得自己转型还是晚了,应该趁年轻多尝试!”

02 开店失利,去做“从零开始的打工人”

24岁的前剧本杀店老板青青从创业到转行为打工人,为期两年。

2020年大学毕业后,青青和朋友合伙在北京开了家剧本杀店。本科会计专业的青青,耳濡目染家里的经商思维,在毕业前就萌生了“给自己打工”的想法,这一愿景在她实习期间饱受北京地铁高峰通勤后更为强烈。

青青坦言,当初创业也是踩准了风口。据小黑探数据:2020年10月,全国的“剧本杀”门店已经由起初的2400家发展超过了2.5万家,门店大部分集中在商圈、大学等人流密集处,线下体验玩家人数超过3000万。

青青的店铺便根植于线下剧本杀产业的“黄金年代”。家人赞助加上合伙人支持,青青和朋友俩人准备了50万左右的启动资金,在北京六环某大学附近租下一家不到200平的店铺,年租18万,装修费差不多花了30万。

“当时想着做大做好,毕竟是第一次创业嘛,每一间主题房都很用心装修。再加上买本子、请Dm,有段时间生意真的很好,看得到回本的希望。”

“赶上了这两年真的五味杂陈。”青青还记得,2021年北京市就地过年政策发布,线下娱乐业态开启了短暂的狂欢。那段时间是生意的高光时刻,店里可谓“三天三夜,三更半夜,昼夜不停歇”的状态,日营业额均过万不在话下

短暂的狂欢后,接下来的事情大家就能猜到了。

24周岁的青青最头疼的是“我爸几乎每周都给我打电话,内容一定是围绕着叫我回老家买车买房处对象。因为家里也是做生意的,所以父母一直不想让我在外,总是以‘回家找个稳定的工作,给你买房买车,女孩子不用那么拼,家里也不缺钱’等说辞给我压力。”

在合伙人退出后,青青的开店梦也算是暂时熄火,但她从没想过回老家。现在就是一边往出盘店面一边做简历准备开始打工生活的状态,“看着当时快20几万盘下的店面要折价盘出,挫败感挺强的。”但一心想要“东山再起”的青青决定这一次自己积攒启动资金,不问家里拿钱了。

青青现在对文娱行业兴趣很大,可能会找份自媒体相关的工作一边汲取经验,一边观察创业可能,“尽可能多的保持自由会一直是我的职场目标”。

03 摆摊做生意,艺人“转行”是“故意还是不小心”?

当2019年通过选秀综艺《青春有你》进入观众视野的徐炳超,规律地出现在某工商大学门口,每天2-3小时,他不是在搞签售见面会,也不是在真人秀体验,而是在卖自己做的包子。

五六点出摊,八点多卖完。粉丝已经打探好徐炳超的出摊规律。一位每天都会去排队的客户称,“馄饨皮包的包子确实新鲜,也很好吃。”

在接受中新网采访时,徐炳超曾表示卖包子是偶然发生。过年时在老家街道上被这款包子惊艳到,于是在一个辗转难寐的晚上,徐炳超萌生了将包子带给更多人吃的想法,遂去拜访包子师傅,后者表示十几年的老手艺不外传,软磨硬泡下,师傅答应传授包子秘诀。#徐炳超杭州街头卖包子#很快登上热搜。

无独有偶,2022年有网友偶遇刘昊然、董子健在亮马河边摆摊卖调酒。据刘昊然后续接受采访报道显示:每天下午,在家切柠檬,准备薄荷叶,用大塑料桶装满冰块,八九点钟去河边支个摊子,一大帮人喝酒聊天,一大杯莫吉托卖20块。

想要凭借体力劳动努力生活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小红书里互联网、国企等行业转行做咖啡师的案例层出不穷,抖音上更不乏架起摊子和手机,摆摊煮泡面、炒河粉的年轻人。早在去年,摆摊经济的蹿红便屡次登陆话题榜单,如今摆摊经济正在呈现出年轻化、精细化趋势,青年人敢想敢做的精神与社交网络的助推、各类信息差的减少,都促成一股强大的行动力量。

25岁的阿智在2020年辞职后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在淄博烧烤爆火全网后,他已经动身前往淄博调研,准备看看回京开店的可能。

当然除了不经意的发展主业/副业外,也有艺人将摆摊文化发展成一种新式营销手法。如陈翔的“全国循摆(循环摆摊)北京站”,颇有些全国巡演的阵仗。

如此看来,地摊文化或将在未来成为影视剧综的新式宣发手法。

同样有尝试过在公园摆摊、在家种植的阿真向娱乐独角兽表示,“干体力活是对精神内耗的一种反抗。谁不想养猪种地?对土地的爱是刻在中国人dna里的基因,看着植物动物的成长过程是有趣的。那档综艺《种地吧》主题曲唱的就是‘土地不会辜负每一滴汗水。’”

从“练习生”到公园“摆摊”,年轻人为何“脱下孔乙己的长衫”|调查

作为前综艺宣发,阿真也很理解艺人摆摊有一部分是不得已而为。“鉴于身上合约带来的竞业约束,有一部分应该是有营销的成分。但确实当下市场会更喜欢接地气的艺人形象。”

04 结语

数字职业的兴起、地摊文化制造的副业可能性,都为裸辞追逐Gap year的年轻人提供了更好的缓冲地带与职业可能性思考。

《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2022年版)》显示,净增了158个新职业,职业数达1639个,并首次标识了97个数字职业。在前文提到的《报告》中同样显示,在soul中,约26%的年轻人是“副业青年”,电商(20.4%)、自媒体(17%)和知识付费/技能付费(16.8%)是最普及的副业TOP3。

随着元宇宙概念的兴起,孕育出诸多新型职业,3.3%的年轻人开始从事“捏脸师”等元宇宙相关职业。

在多则采访中,这些转行的青年人们不约而同将此刻抉择的收获指向了自由、快乐。

38岁当起外卖员的陈涛曾发表过关于“送外卖比在企业写公关稿要开心”、“改稿意味着否定但送外卖只要一次并且会收获感谢”等“外送开心论”;阿真转行后觉得应该早点下决定,趁年轻需要多尝试;刘昊然在一则采访中回忆那段摆摊卖酒时光,“凌晨四五点钟走回家睡觉,那段日子巨开心”。

当转行愈发频现、摆摊等看似体力实则考验社交、谈判等能力的复合型工作,开始成为年轻人的试炼场,当获得感与成就感为主导的各行各业在被契合时代审美的年轻人们“扩充”与“改造”。

我们看到的是,越来越多青年人正在打开一扇门,通往那个陈涛口中“在夜晚,车很少、吹着风,跑起来有自由和飞翔的感觉”的地方。

作者:赤木瓶子

来源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聚焦于泛娱乐领域创业报道。

原文标题:从“练习生”到公园“摆摊”,年轻人为何“脱下孔乙己的长衫”|调查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娱乐独角兽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看看就行 有班的还是会不会上班吧 现在创文 会让你受不了的

    来自江苏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