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能看小说,抖音能买外卖,互联网巨头的逻辑变了

1 评论 2087 浏览 2 收藏 12 分钟

可以发现,当前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争不再局限,边界也逐渐扩大,巨头们“互攻腹地”已经成为了常见的现象。那么从这一现象背后,我们可以窥见互联网巨头们怎样的发展逻辑?不妨来看看作者的分析与总结。

互联网行业留给中小创业者的机会越来越小,文心一言、讯飞星火、360智脑、通义千问等大模型产品的爆红,彻底将互联网行业的中小创业者拒之门外,毕竟没几个人能跟王慧文一样“5000万美元,带资入组”,如此奇高的门槛,只能让大模型成为互联网巨头的舞台。

不过,若除去大模型领域外,互联网巨头们的日子也算不上好。互联网行业以往的竞争常常发生在同一个品类,比如,长视频有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电商有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网络游戏有腾讯、网易、盛大。

但是移动互联网又重新塑造了新的格局,即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争不再局限于同品类,而是互相跨界竞争,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字节跳动、美团、拼多多等纷纷跨界进入本属于对方的阵营。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美团App正式推出了小说书城、短剧、游戏等新功能,考虑到美团6.78亿年活跃用户数基础,美团是不是要跟阅文、掌阅、抖音、快手等公司竞争呢?

与进击的美团不同,抖音却收缩了自身的业务线。据悉,曾在2023年初推出的抖音外卖将调整经营策略,在放弃1000亿元GMV目标的同时,将外卖业务聚焦在60元以上套餐。

美团与抖音的一进一退,从侧面反映出互联网巨头们的逻辑变了。

一、让用户“留”下来

面对抖音的进击,美团外卖很难直接对其进行反制,前者借用的力量是流量的外溢,在每天近6亿日活用户下,抖音想要进入某个领域,其他产品很难挡住它的冲击。美团能做的只能是“熬”,等到抖音自身发现外卖业务难啃,且碰到钉子后自然会收缩业务线,而美团还是那个美团。

美团的难题并不在于业务本身,而是产品,即如何让用户“留下来”

实际上这也是互联网巨头们普遍遇到的难题,或者说是普遍竞争的点,巨头们推出新业务的目的并不是要跟对方硬碰硬,而是要让用户留下来。所以,在用户层看到的情况就是,几乎所有的App都在向用户Push信息,几乎所有的App都想办法推短视频,最终将App弄得花里胡哨,用户端怨声载道,即使明知道用户体验会不佳,但在用户使用时长这一KPI下,产品经理们很难有话语权,现在要找一个清清爽爽的App无异于大海捞针。

用户使用时长这一指标的价值在于,只有让用户留下来,才有更多的变现方式,而用户一旦走了,就只剩下交易。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早就开始在平台上力推短视频、直播、种草等内容,试图让用户在App上的停留时长更长,而不是用完即走。

美团的情况跟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App的情况类似,也是交易属性占优,但如果只关注“买完即走”,那就很难提升订单量以及带来更高的转化率。

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发现,美团App新上线的所谓小说书城,其实是跟“得间小说”合作,得间小说是掌阅曾在2018年合作推出的一款免费小说阅读软件。有意思的是,美团的小说合作对象并未选择同为“腾讯系”的阅文,而是掌阅。

在“我的”频道中,有不少包括游戏、AI绘画、短视频看剧等与主业无关的功能。

也就是说,美团App上线的小说书城、短视频看剧等并非是要跟阅文、掌阅、抖音、快手等公司竞争,而是希望通过这些功能让用户“留”在App上。

至于具体效果如何,那得看运营能力。实际上有不少美团外卖快递小哥会在送外卖的空闲时间段内刷视频和看小说,美团的这些功能,无疑满足了外卖小哥们的使用需求。但在用户端,要想吸引用户将美团App变成一个看小说、看视频的平台,难度不小,用户固有的使用习惯很难被改变,无论是看短视频还是看小说,用户自有他习惯的渠道,就像订外卖一样,用户会首选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其他App很难将这个用户习惯给替代。

二、能变现才是王道

流量在互联网行业一度占据着“货币”的重要位置,谁拥有流量,谁就是最强者,因为流量可以直接变现成广告收入,但是近几年来,流量本身的价值已经大大降低,甲方在不断缩短交易路径,从而降低了广告主的生存空间。同时,外界对于科技公司的估值也在发生变化,现在更讲究营收能力和净利润。

因此,拥有流量的平台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即如何变现,能变现才是王道,靠做广告主才能挣几个钱?

美团App上线小说和看剧功能,其目的同样是为了变现,美团只需要开放相关接口给得间小说即可,只要后者能通过美团App赚钱,它就能从中赚走分成。类似的合作在互联网行业非常常见,即平台作为分销商,通过自身平台的流量转化成交易后赚钱,这也是一种流量变现的手段。

过去互联网巨头们还会想办法拉新和扩大业务量,但它们在自身的领域里,早就做到巅峰,想要再进一步非常难,这种情况下,将手里的流量直接变现是最好的形式,“蚊子再小也是肉”,只要能变现,一切好谈。

但这种无底线地寻求变现模式,会导致产品端的用户体验下降,一方面,App会变得花里胡哨;另一方面,用户想要找某个功能的难度大大增加。可互联网巨头们已经顾不上那么多,它们只想活下来。

三、从大幅创新,到降低试错

2018年——2022年,是互联网巨头们最后进行大幅创新尝试的时期。腾讯公司连续推出十几款短视频App,甚至“复活”微视,来寻求在短视频领域的一席之地。360在2021/2022年分别上线了4款新App。马桶MT、聊天宝、多闪三款App试图在社交网络领域找到机会,就连腾讯也曾连续推出十几款社交App,试图挖出“下一个微信”。百度在2021年连续上线了8款新App。

但到了2023年,互联网巨头们明显收缩战略,不再进行新业务创新开拓,而是压缩成本,降低试错空间。

七麦数据显示,“Beijing Qihoo Technology Co Ltd”开发者(三六零公司)2023年未上线过一款新App。“Beijing Baidu Netcom Science & Technology Co.,Ltd”(百度公司)2023年仅上线过一款新App。“Beijing Microlive Vision Technology Co., Ltd”开发者(抖音)2023年未上线过一款新App。“Beijing Kwai Technology Co., Ltd.” 开发者(快手)2023年未上线过一款新App。

巨头们的创新到2023年似乎戛然而止。

对于美团这样体量的公司来说,如果是几年前尚有可能自己推出小说、短视频产品,但如今的互联网行业明显没有那么多机会,再想去做一些新业务尝试的概率非常低,包括号称“App工厂”的字节跳动,也不再频频推出新App。

互联网巨头们之所以从大幅创新,到降低试错,与两个因素有关。

第一,控制成本。新业务要想仅靠产品本身脱颖而出的概率几乎为零,而一旦涉及到App的下载与拉新,都需要巨额成本投入才行,巨头们当前都在控制成本,新业务在内部就很难获得通过。

第二,行业的变现空间有限。电商、游戏、广告、增值服务、生活服务,互联网行业能够变现的点早就被巨头们给牢牢占据,新公司很难从中找到机会。

以前,互联网公司各自找盈利点,现在只要听说某个领域赚钱,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都是一拥而上,就像短视频和直播。当信息差不存在,且竞争对手骤然变多的时候,即使是巨头也很痛苦,除非向大模型一样,建立高门槛拦住中小型创业者。

不变的是变化,无论是大巨头,还是小创业者,或许都需要去适应淬炼。

专栏作家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自媒体人、百度百家作者、搜狐科技自媒体成员、钛媒体专栏作者、网易科技专栏作者,同时为多家杂志长期供稿。关注互联网,关注TMT,用心做一个互联网领域的原创狗。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就是想多要用户,多弄些场景,多一点变现渠道而已,别整那么深

    来自江苏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