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式市集,贩卖的是社交

1 评论 3808 浏览 25 收藏 15 分钟

各式各样的新式市集不断在各地涌现,凭借新潮的名字、不同品类的摊主和乐队等丰富表演形式,迅速成为年轻人的新一代打卡地。你对新市集怎样看待呢?一起来看看本文作者的解读和分析。

继音乐节、livehouse之后,年轻人的潮流聚集地又多了一种。各式各样的新式市集不断在各地涌现,凭借新潮的名字、不同品类的摊主和乐队等丰富表演形式,迅速成为年轻人的新一代打卡地。

如今的市集,相较于传统市集而言,主打一个“潮”字,摊主中不乏“独立小众品牌的主理人”、“各大社交平台的时尚潮流KOL”亦或是“文化艺术行业的知名博主”,而来“赶集”的年轻人,既要提前准备好穿搭。又要做好赶集攻略。

如果说人们逛传统市集时,还停留在“买买买”的实用目的,新市集则更看重社交氛围,年轻人们在市集上留下的打卡照,带走的新鲜东西,都是“社交货币”。

一、市集,年轻人的新一代潮流聚集地

从6月初开始,身在成都的条条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出现在不同的市集。而在打卡不同的市集前,条条往往会花一周的时间来挑选和搭配自己逛市集的着装,比如去复古市集就要主打复古穿搭,去可爱有趣的市集则要多巴胺配色。

除了穿搭要用心,条条还会在社交媒体上搜索相关的阵容介绍并在手机上列出打卡攻略,“主要是看看有没有明星摊主,比如小红书上的博主,或者网红独立设计师一类的。也会留意市集的场地,摊位布局等等,提前做好打卡和拍照的准备。有的市集需要买门票,那我肯定是最早抢到票的那一批。”

对于23岁的条条而言,逛市集成为了其闲暇生活极为重要的一部分。“以前会比较喜欢去音乐节或者livehouse,实际上就是喜欢一种很热闹的氛围,但现在周末一有时间我基本上就会去逛市集,甚至还专门去其他周边城市赶集。”条条告诉锌刻度,她已经成为市集打卡的资深爱好者,一些成都本地的长期市集她已经去过好几次,而像银盐市集这类限定快闪市集,她也绝对不会错过,有时还会乘车去重庆赶集。

市集逛得多了,条条也有了自己的喜好,“我最喜欢逛的其实是文创市集和吃喝类市集,文创类的一般很好玩,更容易出片,还可以偶遇很多KOL。吃喝类的我偏好咖啡市集和烘焙市集,平时本身就很喜欢喝咖啡买面包,但许多独立咖啡店或者烘焙店往往不会聚集在一个片区,在市集上它们同时出现时,我就可以一次性尝到很多品牌的招牌。”

而在逛完市集后,条条也会非常详细地写出自己的打卡笔记,并晒出精心挑选过的“九宫格”。直至发布的那一刻,条条的赶集才算结束。

和条条一样,在杭州工作的Rita最爱逛的也是咖饮市集。“其实我平时不会去逛这类新夜市,或者单纯卖文创产品的市集,因为这类市集上的东西平日里在网上或者家附近都能买到。而且这类市集一般都是人挤人,凑个热闹。”Rita表示,自己对好玩儿的市集兴趣寥寥,但对好喝的市集却不愿错过,“杭州和杭州附近大大小小的咖啡市集,我去过不少。”

Rita逛咖啡市集,不仅仅是为了品尝咖啡,而是喜欢和独立咖啡品牌的咖啡师或主理人们聊天,“在不少规模比较大的咖啡市集上,除了当地的咖啡品牌,还会有其他城市的咖啡品牌来摆摊,所以既可以喝到不同风味的咖啡,还能了解不同地区的咖啡文化。”

让Rita印象深刻的是,不久前杭州在西湖边开了咖啡市集,她和朋友尝到了近20种不同风味不同品牌的咖啡。傍晚时分,她们则和刚熟识的咖啡师一边闲聊,一边看湖畔夕阳。“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不是在逛市集,而是参加了一场同类人的聚会。”Rita称。

事实上,的确有不少像条条和Rita这样的年轻人爱上赶集,并让市集玩出更多花样。在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媒体平台搜索市集,不乏年轻人的讨论。其中在小红书上,关于“市集”的笔记多达162万余条,“市集打卡”的相关笔记多达17万余条,其中“北京市集”的相关笔记多达5万余条,“杭州市集”的笔记则多达4万余条。

细分来看,还有不少关于各个城市市集信息汇总、市集穿搭攻略、市集拍照攻略的帖子。值得一提的是,在小红书等社交媒体平台,还出现了“寻找市集搭子”的帖子——不少年轻人专门发帖寻求一起逛市集的伙伴。

显然,市集的形式几经更迭,如今已成为年轻人新一代的社交空间。

二、谁在市集上摆摊?

在市集上,“潮”的不仅是赶集的年轻人,摊主们往往也大有来头或费尽心思。

“如果时间合适,人手没问题,本地的市集我基本上都会带上经典款或者热销款去摆摆摊。”刘乃暄是重庆一家独立面包店的主理人,从2021年开始经营这家主打碱水面包的小面包馆,“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计划开很大的店,而是做面积较小,有招牌品类的社区小店。但我很看重社交媒体的经营和线下市集,这是吸引社区外客流量的重要渠道。”

在社交媒体平台,刘乃暄记录了自己的店从装修到开业的过程,也日常会更新碱水面包的制作过程或者新口味的介绍等,目前其账号已有近4万的粉丝量。“我平时如果去参加市集,也会在社交媒体上提前公布行程。”刘乃暄告诉锌刻度,“有的粉丝距离我们门店比较远,专门来一趟买面包其实性价比也不高,但是市集往往会在交通更方便的位置,比如商圈之类的,他们就可以顺便来‘偶遇’一下。”

不过,去市集摆摊也并不是件轻松事儿。刘乃暄除了要备好带去摆摊的面包以外,还需要提前准备好摊位的各种装备,比如装面包的篮子、桌布、彩灯、设计好的二维码、各种印有logo的小牌和包装袋等等。此外,“还得好好穿搭,因为来逛市集的年轻人都很潮。”刘乃暄往往会特意选择日式风格的着装,让自己更符合品牌定位。

据刘乃暄介绍,她常常会参加烘焙市集或品类多但好玩的市集。“像今年碳水市集特别火,基本上能参加的我都去过,一个是为了增加品牌的认知度,另一个是为了跟同行交流。”在她看来,“去实际上摆摊能卖多少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为了交朋友,不管是跟好奇的客人介绍品牌或者口味,还是和同行聊经验,都更有意义。”

和刘乃暄一样,阿唔也是常常出现在各种市集上的摊主,但她主要参加的是文创市集。“因为我卖的主要是海外小众品牌的餐具,餐盘和杯子这些。”阿唔平时主要在电商平台上的网店售卖这些餐具,但遇上有意思的或者比较大型的市集,“哪怕有的摊位费会比较高,我也会去参加。”

阿唔认为,去市集摆摊其实是一件很繁琐也很累的事,“尤其是我要带去的餐盘、杯子都蛮重,也易碎。”但是在摆摊时遇上被这个小众品牌吸引的年轻人,阿唔就觉得一切都值得,“我本身就是因为自己喜欢,才去到处淘来这些餐具,有时候需要花一年半载才能凑够一整套,所以看到有人和我一样喜欢它们,哪怕不买我也会觉得自己的品位被肯定了。”

锌刻度留意到,在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像刘乃暄和阿唔这样频繁参加市集摆摊的年轻创业者还有很多。随便点开一篇“招募市集摊主”的帖子,评论区都会出现不少报名的年轻人。而在各种短视频平台,也不乏年轻的摊主们分享摆摊经验或行程。

三、小市集能否做成大生意?

事实上,市集在今年风潮正起。据界面新闻报道,6月在上海就至少有18个市集同时进行,例如位于新天地太平湖绿地的小红书上海咖啡生活节、BFC金融中心的明日清醒微醺市集,静安市场的跳蚤市集等等。而一直备受关注的安义夜巷、大学路后备箱市集、首尔夜生活等网红市集今年也在延续举办。

伴随着各式各样的市集出现,市集文化成形,如今也已有不少市集像音乐节一样,在全国各地巡回展开。

以“银盐复古市集”为例,这个由活动策划公司“杭州银盐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创办的市集,早已走出杭州,在上海、南京、重庆和成都等多地出现。锌刻度则留意到,“银盐复古市集”也已经形成较为统一的市集风格和多元化的玩法,风格如其名,主打一个复古,摊主和赶集人往往都会自带复古造型,而市集的店铺阵容往往也会以全国各地的古着店铺或者复古品牌为主。

从玩法上来看,除了摆摊逛摊本身,银盐复古市集往往还会有限时拍卖会、摇摆舞、live表演等多种形式。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大部分市集都是免费入场,而银盐复古市集则需要门票,定价为59元左右。除了银盐,大娃怪市门票和火遍全网的NEED市集门票均为39元。即便如此,在各大社交平台,“银盐市集”这一类的市集热度也有增无减。“许多KOL,或者知名网红都去逛过银盐和NEED,可以说是潮人聚集地了。”条条也曾去过重庆的银盐市集,在她看来,当代年轻人打卡这类“巡演式”市集,和打卡音乐节是一个道理。

这意味着,除了摊位费,门票也正成为市集主办方的主要收入来源。

新式市集,贩卖的是社交

小红书上关于市集的吐槽

不过,伴随着市集策划方越来越多,也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在赶集时“踩雷”。其中既有赶集的年轻人表示,“许多需要门票的市集都令人失望,根本不值票价,不需要门票的市集也大同小异,东西还卖得越来越贵。”也有摊主表示,“很多主办方不靠谱,要么很容易撞品,要么客流量很少,交了摊位费就是冤大头。”

《中国商报》此前也曾写道,有摊主在社交媒体上吐槽,她参加的某场市集几乎没有什么客流,现场冷冷清清的,只有摊主们在“抱团取暖”,自己忙碌了一天,“别说摊位费,连饭钱都没挣出来”。由于主办方对市集的定位不明确、前期宣传不到位,导致了实际效果与期待值相差甚远。同一时间,也有主办方对活动的火爆程度估计不足,门票超售、现场大排长队,不仅影响了游玩体验,还可能带来风险,因此临时中止了市集活动。

所以,市集这种新业态想要做成规模化的大生意,或许还面临着不少亟待解决的困难。

作者:黎炫岐;编辑:李觐麟

来源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专注科技、互联网新经济原创深度报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锌刻度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讲的挺好的,有点用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