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模型时代的创业者们

0 评论 4663 浏览 9 收藏 18 分钟

当下已有不少大厂选择进军大模型层,而相较于大模型层,应用层的创业者也不少,创新数量也较为庞大,只是对创业者们来说,想获得成功依旧是一个难题。本篇文章里,作者便针对大模型时代应用层创业的现状与发展做了分析解读,一起来看。

5月18日,OpenAI又放大招,苹果用户可以从App Store下载ChatGPT,价格还是19.99美元/月。OpenAI还特别强调了应用的无广告性,此举意味着聊天、搜索、翻译、问答类App危矣。

大模型时代的创业者:抢跑,碰壁,活下去

大模型应用层的创业者又一次被OpenAI碾压。“看到一个比互联网更大的结构性机会时,本以为可以一战成名,没想到率先成了炮灰。”这是3月24日Plugins (ChatGPT的插件集)发布后,翻译网站创业者林晓峰第二次体会到这种感觉。

早在Plugins插件发布时,估值130亿美元的AI写作工具Grammarly在ChatGPT发布后网站用户直线下降;AI聊天机器人独角兽公司Character.AI的自建大模型在ChatGPT阴影之下,被质疑能否形成足够的竞争壁垒。

“本来大厂卷起大模型,应用层创业更有盼头,没想到OpenAI比所有竞争对手都吓人,先用插件干掉很多抢跑的人,又把火烧到手机应用上。”林晓峰认为。

相比于大模型层的诸神之战,应用层的创新数量庞大、创业者也更多。得益于大模型的通用能力和编程效果,AI应用层创业可以由更少的人,实现更好的效果,这些创业项目大多以“一句话生成……”的方式呈现,比如一句话生成思维导图、一句话生成代码、一句话生成设计图。

火石创造产业数据中心数据显示,4月全国人工智能领域(不算拟收购、被收购、定增、挂牌上市)共发生了66起融资事件,累计披露的融资金额35.24亿元。3月,全国人工智能领域共发生融资72起,累计披露融资金额74.55亿元。

大模型时代的应用层创业,想做点什么似乎更容易,但想做得与众不同似乎更难——如何建立壁垒,如何找到差异化,如何获得融资,一个个难题摆在创业者面前。

一、脑洞大的创业者,机会最佳

大模型给不少行业带来灭顶之灾,低代码是其中之一。宜博从事低代码创业六年,宜创科技已经服务国内上百家大型技术团队和项目,当低代码正在被广泛接受时,ChatGPT来了。

大模型颠覆了低代码的开发模式——低代码(或零代码)通过拖拉组合,解决软件开发慢、门槛高的问题,而ChatGPT通过自然语言描述,直接创建应用程序,AI生成代码的速度远超人工,还可以通过对话持续提出改进建议。

宜博果断转向基于大模型的开发方法,一周出demo,两周做优化,第四周产品已经上线。目前宜创科技已经推出ChatBI、ChatExcel、ChatPDF等多个产品。

大模型时代的创业者:抢跑,碰壁,活下去

图片来源:宜创无代码

对于谢明炫来说,ChatGPT给行业带来希望。谢明炫是一个建筑设计师,从事虚拟世界的空间生成和空间体验。“举个例子,我们现在坐在咖啡馆聊天,我希望可以随时将我们所处的空间变成我想要表达的那个场景。”谢明炫解释。

这种在虚拟与现实空间中设计建筑和空间的设想诞生于上个世纪80年代,最早以赛博空间的形式出现。“虚拟建筑是每个建筑师心中的乌托邦。一直在追求,一直遥遥无期。”谢明炫介绍。

但大模型将这一理想向前推进一大步,通过大模型接口,未亓科技可以低成本地将空间照片进行风格化处理并调优,虚拟建筑的生成和优化首先在二维图像上实践。目前谢明炫正在等待苹果MR眼镜的发布,他觉得现在的空间设计效率和体验,是他的老师们当年不敢想象的。

尹伯昊则更加坚决地从前一个创业项目脱身,投入大模型创业。在此之前,他已经进行了两次创业,分别是在线课程和SCRM。

尹伯昊现在的创业公司猴子无限,针对大企业私有化部署大模型的需求,帮助企业进行模型调优和产线编排,目前已经接到海尔和众多行业头部客户的订单。

大模型时代的创业者:抢跑,碰壁,活下去

在ChatGPT发布之后,无数创业者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身于AI创业。究其原因,大模型正在让创业变得更简单——不懂编程也可以运营网站,三五个人能完成此前三五十人做出的编程效果。一人成团也不少见,“通过调用大模型接口,我一个文科生也搭建起翻译网站,代码用ChatGPT生成,插图用Midjourney生成。”林晓峰介绍。

互联网创业需要大量人力进行建模、页面设计、规则制定,但基于AI的创业公司不需要这些。大模型是个黑箱,这个黑箱足够强大,只要解决数据输入、输出的问题,也就是有一个好看的页面进行输出,和好看的结果呈现页面,中间的人工建模过程都可以省略。

尹伯昊认为,大模型时代的产品特点是:人可以很少,界面可以简单,但计算成本很高,对算力要求高

“一个CRM公司、一个BI公司,他们的后台配置非常复杂,现在这些人都被省掉了,我们需要的不是人力,而是GPU服务器。”尹伯昊认为。

大部分投资人都把AIGC投资分为应用层、模型层、基础层:

  • 基础层包括算力、存储、数据,每个领域都有传统企业把守,新玩家基本进不去。
  • 大模型创业的机会,属于大厂和明星公司,在这波由GPT引发的AI热潮中,大厂迅速形成共识,短短一个月便推出了30多个大模型。
  • 应用层创业属于脑洞大、有想法的创业者。

大模型时代的创业者:抢跑,碰壁,活下去

图片来源:甲子光年

寒武创投创始合伙人韩冰认为,在AI浪潮中,原本只擅长动脑而不擅长动手的团队,这次机会最佳。

二、大模型不是壁垒,人文才是

尽管ChatGPT的发布让创投圈沸腾,但大模型以“天”为单位的迭代速度,也让创业者直呼“吃不消”——从2022年11月ChatGPT上线到2023年3月份GPT-4发布,每天都有新东西,每天都是大新闻。

进入4月份,OpenAI宣布短期内不会有GPT-5,“新闻少了,新东西也少了,我感觉终于可以安心做点东西。”尹伯昊认为。

谢明炫团队中虽然减少了码农数量,但是需要专门的软件工程师盯着国内外大模型的每一次更新,尤其是OpenAI、谷歌等大厂的每一次维护和修改,他觉得模型自身的迭代带来的威胁超过外部竞争者。

业务模式同样受到威胁的宜博,格外关注什么领域不会被GPT-X在未来碾压。宜博总结不会被大模型覆盖的行业,有这样四个特点:

1)非虚拟的、实体的、硬件的、物理的产品不会被取代

大模型编程能力很强,如果一个企业只有软件产品,大模型可以做出一模一样的对标品。这时候只有物理世界的壁垒还在,比如土地、生产机械、机器人等物理世界的产品,目前难以被大模型取代。

2)私有数据、隐私数据难以转移

“我们不可能把一个企业积累多年的行业数据转移走,甚至未来,企业的私有数据保护会越来越严格,不让大模型学会。”宜博指出。

3)念Prompt咒语

ChatGPT通用泛化能力很强,但使用方法是基于自然语言的对话,所以使用者描述得越精准,大模型生成效果越好,这叫做“会念咒语”。比如一个人要修改一篇文章,有的人会说“你帮我改改文章”,有的人会说“我需要一个什么文章,标题内容大纲是怎样,情感色彩是怎样”——能不能把Prompt写好,是使用大模型的关键。

4)专业/领域模型

由于大模型缺乏部分行业数据、隐私数据,在一些专业领域,企业会训练自己的专业模型。比如彭博社不愿意将私有数据喂给大模型,员工又需要使用大模型,彭博社就自己训练一个行业模型。

未来世界可能会变成几个foundation模型,加上成千上万个专业模型。”宜博总结。

对谢明炫来说,人文因素成为大模型创业的最好壁垒。

他发现大模型在很大程度上正在迎合大众审美,比如Midjourney在生成时,色调、造型虽然新奇,但很难生成看起来很丑的图片,Midjourney整体在迎合大众喜好的最大公约数。

但在设计行业,“客户是在为好的设计买单,不是在为更高的效率买单,客户需要的是和最大公约数不一样。”谢明炫分析,“说得通俗一点,这个时候人文跟科技结必须得结合得很紧,而且核心其实在人文因素那一面。”

在未亓科技内部,需要横跨建筑设计和代码编程的高手进行风格打磨和调优。“大模型本身成了一个可以替换的东西,我们开发时故意把产品的核心逻辑和大模型进行了分离,所以用ChatGPT也可以,用PaLM2也行,生成出来的都是我们风格的产品。”谢明炫介绍。

图片来自:vrch.io

谢明炫也申请了最早的Plugins开发,“最开始大家觉得Plugins会颠覆很多东西,但开发一阵之后,反而觉得Plugins没有那么大威胁。”

一些头部企业也在关停Plugins开发,比如爱彼迎。爱彼迎做共享出租屋,他们认为界面的空间体验很重要,而ChatGPT的界面过于简单。爱彼迎提供的不是单纯订房租房,而是一种更完整的体验,这种体验从一开始找房子看图像开始了。

YC现任主席也认为,现在UI的重要性比以前更高,因为产品的差异化很大程度上要体现为UI的差异化。

谷歌发布的PaLM2对应用层的创业者来说是个好消息,PaLM2与GPT-4不相上下,Open AI不会成为唯一的流量入口,模型的调用不再是问题,人文因素的差异被进一步放大。

谢明炫觉得,现在更大的问题反而出现在大模型之间的交流上,“我们在实际调用各个大模型时,感觉到一种新情况,大模式之间应该实现了自己的网络,类似AutoGPT这样的平台,就是一个AI自己的互联网,它们相互之间的串联很快,甚至可能人类都看不懂它们怎么交流。我稍微有点隐忧,那可能是一个AI原生的互联网。”

三、融到钱,活下去

尽管投身AI的创业者很多,但应用层创业融资并不容易。

有投资人表示,二级市场的AI概念股虚火旺盛,一级市场反而相对稳健。“二级市场涨的基本上都是和AI没什么特别大关系的。和AIGC最有关系的互联网公司和真科技公司反而股价反应没那么激烈。一级市场相当冷静,大部分人都在观察,个别大基金出于布局需求会出手。”

尽管火石创造产业数据中心数据显示,今年前四个月国内AI领域已经完成融资243起,但主要以明星项目为主。这一现象和行业发展阶段有关,“这是一波十年的大浪潮,你在互联网刚诞生的时候能投出腾讯、阿里巴巴吗?一个道理。现在技术发展太快了,看不太清楚。”该投资人表示。

不少创业公司依靠率先调用ChatGPT接口实现创新,但当3月24日,OpenAI发布Plugins (ChatGPT的插件集),可以将ChatGPT更方便地对接到第三方程序上时,不少先发者的优势灰飞烟灭,这些仅有接口没有壁垒的项目被称为“赚外快”,而非真正的“创业”。

对于应用层的创业,投资人的问题很直接:壁垒和成长性是什么。大部分受采访者的观点也很统一:市场可以听大模型讲故事,给很多耐心去培育,但应用类项目没有这个待遇,就是要看效果、看结果。

作为应用层创业者,尹伯昊看到不少创业项目已经Game Over,在奇绩创坛,不少创业者在社群中相互寻求合并,“我们算这一批AI创业企业中跑得比较快的,我们的飞书群里至少蹲着十几个CEO。”尹伯昊介绍,“我们非常欢迎项目结束的CEO们加入。”

他认为,能够上牌桌的都是现在已经融到资的人,现在没有融到资的人,已经再也没机会了。到明年这个时候,大厂还是大厂,阿里、腾讯、字节还在牌桌上,但AI原生的创业公司中,能活下来10家已经不错了。

在生存压力下,尹伯昊必须带着公司极速奔跑。他给自己的第一个要求是快,2022年8月创业,飞快地利用大模型优势找到模型调优和 产线产线编排这个切入口,飞快上线,飞快积累经验。

模型调优是大模型私有化部署的必要步骤,在国内,模型调优的最大对手就是百度千帆。尹伯昊认为,技术积累肯定不是创业公司的优势,但是极速奔跑是必须的。除了快速积累经验、积累数据,尹伯昊还预计实在打不过就加入——猴子无限已经和字节跳动进行深度接触。

“下次见面,希望项目进行得更好。”尹伯昊匆匆告别,然后匆匆赶往下一个会议。

作者:胡镤心;编辑:张睿

原文标题:大模型时代的创业者:抢跑,碰壁,活下去

来源公众号:亿邦动力(ID:iebrun),消除一切电商知识鸿沟。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亿邦动力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