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5岁,在朝阳公园玩“躲猫猫”

6 评论 4071 浏览 9 收藏 23 分钟

在飞盘、晒背之后,融入“位置共享”玩法的“躲猫猫”游戏,成为了年轻人的线下社交新宠。那么,成人版躲猫猫,究竟有着什么魔力?不妨跟着作者来一探究竟。

朝阳公园接纳所有年轻人。

作为北京四环里最大的免费公园,朝阳公园春天的河边上挤满了帐篷、天幕、野餐垫,夏天的草地上长满了“形态各异”的年轻人,无论你是想在这儿坐着、躺着,还是跑着,都可以。

于是,继春天露营、夏天晒背之后,秋天的朝阳公园又迎来了一群新的年轻朋友。也有可能到来的还是同一批年轻人,只是最近更新了快乐源泉,但朝阳公园才不会询问那么多,草坪和飞鸟不会问你是谁,来做什么,需求上线了没,或者有没有50万存款。

周六晚上七点,天已黑透,从朝阳公园南门进入,显眼的“朝阳公园精酿啤酒节”广告牌对面,一小群人正在花坛边左顾右盼。

试探着走上前,问:“是玩躲猫猫吗?”

“是。”

接头成功,我和朋友也在花坛边找了个地方坐下,等待其他玩家的到来。

“成人版躲猫猫”“线下猫鼠大战”“猫捉老鼠”,或许你已经在抖音或者小红书上刷到过这些名字了,九月以来,曾经的童年游戏凭借着“共享定位”技术,摇身一变成为了年轻人的社交新宠。游戏没有人数限制,玩家通过抽签划分成猫和老鼠两大阵营,通过地图共享定位后展开寻找与追逐。

在朝阳公园,这一社交游戏的热度很容易被感知,当晚起码有三个不同的社群在同时进行游戏,游玩过程中,认错队友的情况时有发生。

“诶?你这荧光手环咋和我们不一样?”

“哦,不好意思咱们不是一个队的,抓错人了。”

所以,添加了共享定位的成人版躲猫猫,到底有什么魔力?

一、三二一,跑!

晚上七点半,30名参加游戏的同队玩家已经聚齐,大家打开抽签小程序,分出了5只猫与25只鼠,游戏正式开始。

“鼠鼠们准备好,三二一,跑……”没等升升把话说完,队伍里的大部分人就冲出去了。

这些是抽到老鼠一方的玩家,鼠鼠是他们的代称,可爱版。按照规则,鼠鼠们在游戏最开始有三分钟的逃跑与躲藏时间,三分钟后,他们需要打开地图上的“位置共享”,抽到猫的一方将全部出动,依据地图线索在朝阳公园的各个角落里寻找老鼠玩家。

升升是这场活动的组织者,Reverse(逆行道)厂牌的主理人,一个rapper。在不出意外地“成功”带领厂牌走向“衰落”后,他和朋友们试着转向做青年社群,时不时地组织些线下活动。

大约一周前,活动预热就开始了。

升升在小红书和抖音等社交应用上招募玩家,标题很简单:“周六猫鼠游戏,快来参加!”配图是一张共享地图,猫鼠头像分散在不同的位置,图片正中贴着“朝阳公园猫鼠游戏”的标签。

社交应用上的宣传吸引了一批感兴趣的人,升升和他的朋友们会在后台邀请大家加入游戏群聊,在群内详细讲解成人版躲猫猫的游戏规则。

玩家需要提前下载好高德地图,加入高德聊天群组后换上代表猫鼠身份的头像(Tom&Jerry),方便大家在共享地图上分辨敌友。游玩过程中,玩家身上也要佩戴荧光手环进行身份标识,猫有一只手环,鼠有两只。老鼠被抓到后会变成猫,需要交出一只手环给猫,随后在群组中更换头像并发送“玩得很开心,现在我也来抓大家啦”。

最终,在规定时间内猫抓到所有的老鼠则为胜利,否则为老鼠胜利。

由于朝阳公园太大了,为了保证游戏体验以及安全,升升和朋友们提前踩点,划定了朝阳公园南门附近、被湖水围出的一片区域作为游戏区。

根据升升的经验,适合跑步、夜晚有路灯的公园更适合成人版躲猫猫,除此之外“公园里既要有能跑的地方,也要有一些小路或者设施方便大家躲藏。”一步一步逛过了北京大部分公园的升升,最终认定朝阳公园、奥森公园、首钢园以及管庄公园是北京城内四个不错的选择,“像朝阳公园比较大,我们就会再进行细化分区,决定到底是在南区玩,还是在北区玩。”

安全很重要。

关于升升的现实身份,两度让我表示“震惊”,一次是他说自己是名rapper,一次则是他说自己是名“在职护士”。当我满怀好奇地问他,团队里的救急护士是特意招聘来的吗?他十分淡定地回到:“我自己就是。”

成人版躲猫猫融合了共享定位,猫和老鼠都能更清晰地看到彼此的位置变化,于是传统游戏中“躲”的部分被弱化了,“追逐”的部分得到了加强,而这也意味着玩家可能会在游戏中意外受伤。

因此,每轮游戏开始前升升都会拿着大喇叭反复强调“点到为止”,不要产生肢体冲突,不要躲在危险区域,如果出现问题立刻在群里联系他,他会安排护士为大家进行应急处理。

“而且我们是有意外险的,大家在报名的时候,需要在软件上填写一个实名信息,这个信息会用来给大家上保险。”

忘了说,成年人想要重温儿时的乐趣是需要付费的。不同社群的收费标准略有不同,大多在十元到三十元之间,主要用于矿泉水/饮料、荧光手环、活动组织费以及保险费。

二、从“飞盘”到“躲猫猫”

“网上总说现在玩躲猫猫的这群人还是之前玩飞盘的那群人,是有道理的。”

在东莞青年社群贝壳Time的主理人柯润看来,爱玩的年轻人聚集的社群和兴趣爱好都差不多,成人版躲猫猫和飞盘只不过是大家游戏和社交的“载体”有所不同。究其本质,成人版躲猫猫其实与去年火爆一时的飞盘运动极为相似,两者都反映出了当代年轻人的“低成本社交”趋势。

去年同期,只需要一块草地、一个飞盘、几个朋友就能组队玩耍的飞盘曾经备受年轻人的青睐,但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如今反而很少再听到有人提及飞盘这项运动了,打开小红书搜索关键词“飞盘”,映入眼帘的几个标题是“只有我感觉玩飞盘的人变少了吗”“飞盘比赛越来越贵了,感觉玩不起了…”不难发现,当飞盘从“几个朋友随便玩玩”的游戏逐渐转变成需要支付几百元的训练费、场地费、比赛费的“竞技运动”之后,大部分普通的飞盘玩家消失了。

成人版躲猫猫取而代之。

这是一种更为低成本的社交方式,对场地和器材的要求几乎没有,只要能保证安全问题,无论是公园草地、艺术园区,甚至是小区楼下,都能玩。更重要的是,躲猫猫游戏已经存在了上百年,几乎每个人儿时记忆里都包括这样一句话:“准备好了没有,我要来抓你啦。”无需多言游戏规则,本能反应会告诉你应该怎样赢得游戏。

我能搜索到的最早一批将躲猫猫升级为“成人版”的青年社群组织,是位于东莞的贝壳Time。

“我们社群办的第一场活动是‘遇见CRUSH’,当时一直在思考怎样使用创新的玩法组织青年交友类的主题活动。有一次打开社交软件定位找人(位置共享)的时候,灵感就来了。”柯润介绍到,当时是在2022年7月,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贝壳Time在东莞植物园采用“共享定位捉迷藏”的形式,举行了第一次活动。

此后的一年间,贝壳Time也曾多次开展成人版躲猫猫,但“玩的人并不多,我们平均一个月也就组织一次该主题的活动,当时的社交媒体并没有如此大规模地关注此类玩法。”

转机出现在今年8、9月份,社交平台上关于“成人版躲猫猫”“线下猫鼠大战”的内容突然多了起来。

据柯润观察,在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上甚至无需讲明活动内容,只要发个猫和老鼠的地图,就能吸引大批年轻人报名尝鲜。如今在抖音平台上,“#躲猫猫”的话题已经有17.7万人参与、55.1亿次播放,“#猫鼠游戏”的话题也已经有8.7亿次播放。

成人版躲猫猫火爆网络

在众多已经开展了成人版躲猫猫游戏的城市中,长沙,是第一个“玩疯了”的城市。

8月中旬,升升在长沙游玩的第二天夜晚,当地的某个公园里,他看见一群人正你追我赶、跑来跑去,手上还佩戴着不同颜色的手环。好奇心驱使下,升升拉住跑过来的一个玩家,询问这是在进行什么活动?得知是成人版躲猫猫后,升升也想参加,但却被对方告知这次是大学生校内组织的活动,校外人士不能参加。

很快,成人版躲猫猫就从“会玩”的大学生群体中蔓延出去,长沙本地开始有各式各样的社群争相组织活动,彼时在小红书上发布相关帖子的ID,大多位于长沙。

另一边,回到北京的升升也迫不及待想找朋友一起尝试躲猫猫的新玩法。“但是现在大家都已经成年了,有要加班的,有要陪伴家人的,不是很好凑齐人。”无奈之下,升升选择在小红书上寻找“搭子”,发帖的效果出奇得好,一直有网友在评论里问“这是什么游戏啊,感觉很好玩”“怎么参加?”升升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游戏组织者,并和朋友将社群一直运营到了现在,成人版躲猫猫也逐渐在全国各地开花。

三、当地图App融入游戏

朝阳公园里,游戏还在继续。

当大部分老鼠在游戏一开始就跑向最远处时,95后男生阿福反其道而行。秉持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理念,阿福在出发点附近的下沉广场转悠,利用周围的花草树木作为自己躲藏的掩体。直至中间有人近距离经过,虽然没被认出自己的老鼠身份,但是感受到不安的阿福终于开始移动。沿着湖边狭长的小路一直走,阿福发现两边的灌木丛地势较高且没有照明,便爬到土坡上,进入灌木丛中隐藏自己,直至游戏规定时间结束。

很幸运,阿福成为了第一轮游戏中唯一幸存的老鼠,同时也代表老鼠一方获得了游戏的胜利。

“我家就住在朝阳公园附近,晚上没事儿的时候经常会过来溜达,发挥了熟悉地理位置的优势。”阿福如此复盘自己获胜的原因。实际上,“熟悉位置”的确是赢得游戏很重要的一点,尤其是成人版躲猫猫增添了“位置共享”这一玩法之后。由于原本处于暗处的老鼠一下子被共享地图照到了明处,所以玩家需要及时根据敌方的位置变化也进行相应的移动。

游戏过程中猫鼠能够看到彼此的位置

据柯润介绍,贝壳Time一开始是从微信的位置共享功能诞生出了成人版躲猫猫的游戏想法,但最终还是改成了专做地图的App高德,之后很多其他的青年社群也大多利用高德地图的群组功能组织游戏。采用地图App的好处在于,用户可以直接以地图为背景展开聊天,不用为了在群组中发言而频繁地进入、退出地图。

高德的群组功能,设计之初原本是为了帮助车队定制共同行驶线路,之后又成为了大家堵在路上时能够彼此告知路况、共同吐槽的“路怒解压阀”。高德的产品经理们可能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这个平平无奇的群组功能竟然能演变成年轻弄潮儿的社交工具。

但这其中仍有些难以解决的问题,比如:共享定位会有偏移,且有时比较严重。

在柯润组织的一场活动中,晚上八点多,群组中突然传出了“某某掉河里了”“某某在河里已经几分钟不动了”的呼救,她立马赶到了现场,十几只“猫”在湖边探头找“老鼠”,神情紧张。事情很快迎来了反转,正当大家准备报警施救的时候,某某从旁边的厕所里走了出来:“你们在干嘛!我在这呢。”团队事后才发现,原来因为共享位置的精度和网络延迟,定位偏移了二三十米,某某其实在旁边上厕所。

有玩家提醒要注意定位误差

相似的事情也发生在了阿福身上。第二局游戏开始后,阿福躲在一个偏僻的公共厕所附近,但地图App却将其定位在了厕所里面。一只照着地图定位找来的猫在厕所门口耐心地“守株待鼠”,但没想到,阿福其实根本不在厕所。

如果非要安个名头的话,成人版躲猫猫其实属于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游戏的一种,即基于实际地理位置展开的游戏。

随着GPS的出现及其精度的提升,自20世纪初,这类游戏的出现不在少数。

早在2000年,几乎是最早的LBS寻宝游戏Geocaching 就已经诞生了,寻宝者可以依靠位置信息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寻找其他玩家藏匿的“宝藏”。

2003 年,一款名为《Moji》的手机游戏使玩家可以基于 GPS 在现实世界中寻找虚拟财富;2004 年,《I Love Bess》给玩家提供了 210 对 GPS 定位要求他们破解难题;2012 年 Niantic 推出的《Ingress》则要求数百名玩家分为蓝军和绿军,通过GPS定位在现实世界中进行对抗,身边的地标、雕塑等物体均有可能成为游戏内需要用到的道具;还有2016年一上线便风靡全球的《宝可梦Go》,允许玩家依据地理信息对现实世界中出现的宝可梦进行探索捕捉、战斗以及交换……

相比之下,成人版躲猫猫的规则最简单、游戏门槛最低。

柯润坦言:“共享定位结合文旅、户外运动、剧本杀等元素,可以玩出很多花样,我们也已经在设计中。”但作为鼓励青年群体线下社交的社群组织,贝壳Time还是更倾向于把玩法做得更简单、易落地,“一个游戏角色越多,使用的地图定位工具越复杂,对于玩家的体力和脑力要求也就越高,而门槛一旦升高,大多数玩家的体验感就有可能打折扣。有的时候,越简单,才越快乐。”

四、彩蛋时刻

有个画面一直印在升升脑海里。

那是他在长沙第一次看别人玩成人版躲猫猫。当晚,三只猫正在围捕一只小鼠,小鼠一路逃命至花坛旁边,不知道下一步要往哪里逃就开始围着花坛绕圈。四个人围着花坛跑了一圈又一圈,体力都有些跟不上了,三只猫便设计用三角阵势从三个方向包围了那只小鼠,最终成功抓到。四个人乱作一团,三只猫大笑着宣告自己的胜利,而那只小鼠,丝毫没有被抓住后的懊恼,脸上也挂着相同的笑容。

“我觉得他们很快乐。”

升升没有看到这个游戏的竞技感,反而是他们抓到彼此之后,满脸洋溢着快乐的感觉。跑不动了就不跑,笑嘻嘻地被抓住,输赢在这里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无论输赢,总还有下次机会。当线上的游戏像素越来越高,3D和VR不断试图为玩家营造出一种所谓的更加“真实”的乐趣,成人版躲猫猫作为一个与地理位置结合起来的进阶版儿时游戏,将大家拉回了真正的现实,营造出了一种低成本、去电子化的游戏体验。

更重要的是,除了游戏本身的乐趣,在这个过程中,总有一些出人意料的“彩蛋时刻”。

就像吉田修一在《公园生活》中所描写的那样:“只要在公园长椅上发呆的时间一久,你就会发现泛着涟漪的池子,长着青苔的石垣,树木、花朵、航迹云,这一切都能尽收眼底。”游戏里跑不动坐在隐蔽的椅子上休息时,会知道朝阳公园西边的湖水被路灯的柔光照射时是什么样子;看着公园附近的楼房仍有着星星点点的光亮时,会想象里面的人正过着怎样的生活;听着黑色的树叶在晚风中摇曳,慌张但并不厌烦地驱赶身边的蚊子。

有个朋友后来告诉我,他玩这个游戏感到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跑不动的时候去听别人唱歌。”

我当时微微一颤,表示感同身受。

朝阳公园游戏区域最北边的小树林里,一盏惨白的路灯下,有独自一人的大哥拿着话筒安静地唱歌。旋转木马不再转动,巨大的游乐设施正在沉睡,给小朋友钓鱼的人工水池仍在发出咕噜咕噜的冒泡声,我和朋友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从其中穿过。

远处传来嬉笑声,一点点靠近后发现几个男生女生正准备唱歌。主唱的吉他并不熟练,敲击箱鼓的男生似乎也没打在点上,我们走过去,坐在他们面前的地砖上,把玩游戏用的手环摘下来,化作挥舞的荧光棒。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德的群组里传出了“游戏时间到,大家回来集合吧”。

我们才缓缓起身,再次走向夜色。

作者:啊游,编辑:陈梅希

来源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互联网内容行业观察与研究。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刺猬公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

    来自广东 回复
  2. 主要是给了年轻人们这一个机会和由头聚在一起玩,一是回忆童年,寻找纯粹的那份欢乐,二是报团活动,有不错的交友氛围和排解孤单的方式。

    来自四川 回复
  3. 感觉也就火一段时间,就跟飞盘一样销声匿迹了

    来自山东 回复
  4. 感觉好快乐

    来自广东 回复
    1. 哈哈

      来自广东 回复
  5. 听着都好快乐

    来自北京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