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花90亿为马化腾试错

4 评论 2273 浏览 3 收藏 19 分钟

上周,PICO宣布裁员;周末时,有消息称腾讯放弃自研,准备代理meta的产品。在字节亲身实验XR这条路发现此路不通,腾讯迅速调转方向。这背后,是VR这个行业暂时不会在现在或者未来10年,选错方向的字节,显然并没有“越努力越幸运”。

在张一鸣下达PICO裁员指令后,马化腾的VR梦也有了新进展。

据外媒近日爆料,腾讯与Meta已达成初步协议,腾讯将成为Meta VR头显在中国的独家销售商,正式开售时间定于2024年底。对此消息,截至发稿,腾讯暂未回应。

2021年竞价PICO不敌字节后,腾讯曾一度希望通过收购黑鲨走上VR自研道路。但在元宇宙风口衰退后,腾讯率先放弃自研思路,开始走上轻资产的代理路线。

相比马化腾,背负着PICO这项重资产的张一鸣,正在经受更大的阵痛。

“花了张一鸣90亿的PICO要’死’了吗?”近一周,这是入职字节PICO业务的大宇听到最多的提问。从2021年字节大手笔收购后,每当PICO出现在公众视野,往往都带着“国内头部VR企业”“字节元宇宙布局”的光环,而如今,随着字节宣布大规模裁员,光环早已消逝,PICO换了一种“姿势”挂在热搜上,连同大宇的情绪。

11月8日,在PICO裁员的风暴中心,北京海淀区盈都大厦门口,大宇告诉字母榜,“这栋大楼曾经全是PICO的,今年年初裁了一波后,开始有别的业务线搬进来,现在就更空了。”全员大会过后,负责内容的大宇进入了裁员名单,“虽然提供了一个月的内部活水期,但是到了年底,其他部门也没多少坑位了。”提到几乎是必然的离开,大宇不无落寞。

可留下的人,也并不轻松。在北京11月的寒风里,暂时“安全”的产品经理阿越,也和大宇一样选择离开温暖的室内,“出来透透气,这两天脑子太乱了。”提及接下来PICO的业务方向和安排,阿越表示,“裁员都是HR直接通知,我的leader对部门的裁员名单都一无所知,现在整个业务部都是混乱的。”

张一鸣花90亿为马化腾试错

图/裁员后,分外冷清的PICO北京办公大楼

来源/字母榜拍摄于北京盈都大厦

裁员风暴之下,多家线下的PICO VR体验店,仍是一派“祥和宁静”。

正值双十一,在线下体验店,“PICO4打到骨折,8+256到手价2499,Pro的裸机只需3499”,某店员表示,“销售量还行,来体验的人也很多。”当问到PICO裁员是否可能影响售后,该店员则直言,“不会的,这边后续的配件已经开始准备了。”而谈到姗姗来迟的PICO5,店员则表示,“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估计要等到明年年底了。”

曾经,赶上元宇宙热潮的VR,是包括字节、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大厂争相布局的跑马场,国内市场排名第一的PICO更是国内VR产业的“精神图腾”。砸了90亿做VR的张一鸣希望效仿Meta,做一款“下一代的iPhone 4”,但战略定位则从“游戏机”到“下一代生产工具”频频调整,最关键的销量,也变成了“不能说的秘密”。

字节之外,腾讯的XR业务部、爱奇艺奇遇事业部一早便传出大规模裁员解散的消息,阿里达摩院XR实验室以及快手VR全景视频业务也先后低调解散。

在被新的时代浪头拍上沙滩后,对PICO大刀阔斧裁撤的张一鸣们,逐渐对VR冷静下来。

01

每个进入PICO的人,都曾以为VR是风口,但显然,风起也急,退亦快。

刚刚搬进盈都大厦时,负责内容的大宇曾经兴奋地和门口的logo合影,彼时市价30亿元的PICO被字节收购,卖出了90亿元的“好价钱”,原先几百人规模的PICO迅速扩展到了近2000人的大团队,“占了满满一栋楼,在茶水间,同事们嘴里谈的都是元宇宙,业绩目标对标苹果,大家都相信,这是一块充满潜力的新业务”。

在大宇的感知里,团队人员的“充气式”扩充,和硬核“砸钱”推业务的举动几乎是并线而行。

“字节挖人一向在条件上是很慷慨的,”某猎头透露,“很多人其实他们也没想好放到哪里,但是不论如何,提前把人才锁住,一向都是字节的风格。从前几年做教育到做游戏、做VR,先把人招起来,都是第一步。”

如今,距离天价收购刚刚过去2年零2个月,大宇们面对PICO的剧烈震荡,身边的朋友甚至亲戚都看到了新闻,问他,“你们公司怎么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略带苦涩,当大宇得知自己上了裁员名单时,“一半是解脱,一半是迷茫”。“11.7通知后,到12.6正式离职,给了我们一个月的内部活水时间,即使要走,除了正常工资、裁员补偿外,还有m的年终奖(内容及运营拿3个月工资,技术和产品拿6个月工资),也足够我躺一段时间了。”

虽然礼包丰厚,但是大宇更担忧的是,自己下一步能去哪里?“到了年底,字节其他部门坑位早满了,HR放话还招的都偏技术岗,如果去外面,同类VR中小厂都在裁业务,其他大厂如爱奇艺、阿里裁得更早。”他决定先在字节内部碰碰运气,“实在留不下,就gap一段时间。”

除了“PICO怎么了”的问题之外,阿越被问的最多的,还是,“PICO会死吗?”

在PICO的这两年,作为产品经理,阿越像部门其他同事一样,“业绩目标对标苹果、Meta,梳理OKR,完成自己所属的绩效指标”,如今,面对混乱,阿越还难以抽出精力“复盘PICO的失败”。

根据36氪报道,PICO当下总人数在1600人左右,其中转岗的OS部门约400人;市场、游戏、视频部门近千人,其中裁撤近400人;剩余的硬件部门仅200多人。裁撤和转岗的变动比例近半。阿越所在的部门,“最先被裁的是海外的业务团队,在国内,内容与运营的部分员工已经被HR通知,更多的人员还未收到消息,所有人都在猜,最终谁会留下?”

即便如今暂未收到裁员消息,阿越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留多久。对于PICO的未来,阿越唯一明确的,就是PICO5 仍遥遥无期,如今留下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02

攀上字节这颗大树,PICO曾有不少高光时刻。

2021年8月底,字节击败腾讯等竞争对手,以90亿元的价格收购PICO,随后,前西瓜视频总经理任利锋,前小米VR负责人马杰思等人纷纷加入PICO。根据36氪报道,据测算,在2022年,字节在PICO的业务投入高达100亿元。而上一次让字节年投入百亿的,还是教育业务。

高打高投之下,2022年9月,PICO创始人兼CEO周宏伟在PICO4的发布会上高调宣布,“今天我们将通过PICO4正式开启国内VR的大众化之旅,将全新的产品和内容带给大家,它将是很多用户的第一台VR设备。”

时隔一年,2023年,从年初到年末,PICO已经两次传出裁员消息,一裁再裁的背后,PICO的命运似乎早有预示。

“春江水暖鸭先知”,最先感受到变化的,是末端的VR游戏测评博主们。

一向信奉“大力出奇迹”的字节,花大价钱补贴PICO VR一体机,可用户活跃度却并不理想。

资深VR从业者kreac表示,想在中国复制Meta的字节,曾试图通过砸钱收购VR游戏内容、低价补贴VR设备,让VR一体机成为“下一个世代的游戏方案”。“每卖一台PICO,字节就要补贴1000元-2000元,相对应,每卖一台Oculus,Meta也要补贴100美元-200美元。”

在B站专门做PICO相关的游戏测评的博主@VR胖大海,则明显感受到,频道粉丝过万的他,曾经粉丝活跃度能维持在6000-7000人次,到了2023年,粉丝活跃度已经降到了2000-3000人次。

据统计,尽管PICO每周几乎保持2-4款的海外游戏上线速度,PICO上的游戏数量很快翻倍到与Meta持平的水平,但在用户“买入PICO即吃灰”的背后,字节的努力似乎用错了地方。

“字节真的没把PICO的内容生态做起来。”在游戏主播的上一环,是VR游戏的制作方,资深VR从业者kreac直言,“我认识的独立游戏制作人,都已经从PICO VR游戏退出了,我还没见过,在首款VR游戏上线PICO后,还愿意继续在PICO开发第二款VR游戏的制作方。”

“做一款VR游戏,制作方往往需投入更多的精力,但VR市场的用户体量又太小,如今VR市场上最火的仍然是《节奏光剑》和《半条命:Alex》,对于VR游戏制作方来说,VR业务一直烧钱,很难产生收益。”kreac表示。

在PICO已经上线3款独立游戏的一家VR厂商亦表示,在PICO上线的VR游戏并非为了PICO专门研发,“一开始研发是为了参加行业比赛拿奖金,上线PICO更多是为了好玩,反正为了参赛已经做了游戏,不上架就浪费了。”不仅是他,另一位VR游戏创业者也表示,他早已结束与PICO的合作,如今已全心投入海外赛道。

VR胖大海亦直言,“自研的轻世界,只有玩家做的一些地图,用户只能在里面聊天和走动,同时社交性太差,比如最简单的VR联机斗地主,限制和朋友玩的时候,不能开房间拉好友,也不能开语音,你无法判断和你玩的是真人,还是机器。”

至于引进的其他国外游戏,“同款游戏Meta Quest的版本已经更新到第五代,PICO版本还在第一代或二代,而且单款游戏收费在70元-100元之间,那我为什么不直接买Quest或者在Steam上玩呢?毕竟Quest可以通过下载破解版游戏免费玩。”

从内容端到产品端,即便身为字节战略坚定的执行者,PICO产品经理阿越也迷惑于字节在PICO战略定位上的左右摇摆。“一开始PICO对标Meta,主推游戏内容,后来又定位下一代生产工具,试图让VR一体机代替手机或平板,此前居家办公时期还推过健身内容,但最终,还不如就做游戏机。”

他不得不思索,一直以来字节在VR赛道的努力,或许在一开始就是选错了方向。

早在PICO确认大幅裁员前,曾经花了70元在PICO买了款社交游戏,登陆进入后,他发现,“以前上PICO,在免费的轻世界游戏中,大厅里能有几百人在线,但是打卡返现的那半年一过,现在大厅里也就几个人了,”在意识到根本没有人联机匹配的那一刻,伫立在明暗交织的VR世界里,本想消解寂寞的他,听到了自己轻轻的叹息声。

03

相比仍在萌芽期的VR行业,及时收缩业务和团队,对字节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尽管有字节烧钱,但是现有的硬件技术,并不足以让VR产业成为一个成熟的产业,它太过于早期和幼小了。”kreac表示,“VR仍然是一个小众赛道,新闻稿里那种全面铺开的盛况,不会在现在或者未来十年内出现。”

“即便是我自己,也觉得PICO的定位并不实际。”阿越表示,现在年轻用户大多租房,活动空间有限,但是VR体验往往对使用空间有需求,使用PICO一次,“先要把空间腾开,再取下擦灰、充电,不管是看视频、看直播还是玩游戏,现在的PICO都无法取代手机或平板的便捷性,至于之前PICO想推的居家健身,不仅要克服人的惰性,而且带着笨重的头显,汗流浃背地运动,也很难让用户长久坚持。”

作为产品经理,阿越每天都尝试提升用户体验,却最终无奈发现,“现阶段,VR技术很难提供给用户一个体验完美的产品,来说服他们放下手机或平板。对于上厕所都习惯带手机的用户来说,穿脱都更复杂的VR一体机,根本无法代替能同时操作多个页面的手机,而从最直观的体验而言,不管是看电影还是刷直播,仍然是手机更为流畅。”

至于字节烧钱却做不起来的内容生态,某VR游戏企业亦直言,“现在根本没有大厂做VR游戏,就是因为VR用户量小,赚不到钱,如此恶性循环,导致用户没有体验感好的游戏,最终,VR用户体量一直难以扩大。”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公布的数据,2023年上半年我国VR 头显出货量大幅下降,在2021-2022年的连续增长之后,2023年第2季度,中国在全球VR出货量中的占比仅为10%,其中拥有50%市占率的PICO,上半年经历了超过50%的同比下滑。

选错方向的字节,显然并没有“越努力越幸运”。

但PICO的收缩并不代表大厂XR战事的终结(XR,Extended Reality,即包括增强现实(AR)、虚拟现实(VR)和混合现实(MR)等不同的技术和应用的产业)。

2023年6月,苹果发布MR混合现实头戴眼镜Vision Pro,并宣布将在2024年初正式发售,这款定价3499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5万元)的苹果头显,宣称能让用户摆脱手柄,用眼睛、手势和声音去操作,“苹果头显一旦发售,预计又会引发一波ARVR热,带动相关产品的销量,可以说,VR企业如PICO、大朋,都在等待苹果头显救市。”某资深VR开发者表示。

根据公开报道,PICO也依旧保留MR(混合现实)的团队,继续探索如何更接近苹果Vision Pro。

同时,在苹果头显即将引发的新变局之外,“更轻”的AR眼镜成为行业新宠。“AR的体量将在3-5年内超越VR,5年后AR眼镜设备的规模将破亿”,XREAL创始人徐驰自信表示。

XR永远不缺新故事。但留给PICO探索新出路的挑战,变得更大了。

(文中阿越、大宇为化名)

作者:张劲草,编辑:赵晋杰

来源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让未来不止于大。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字母榜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来自吉林 回复
  2. 头条这个狗公司 是裁员最快的,不管哪个项目做几天业务就开始裁员

    来自山东 回复
  3. 过年的企业是承受不了很长周期的探索和孵化的,最终在这种最前沿的技术上还得是跟着国外厂商来走。

    来自北京 回复
  4. 当接大规模裁员花70体验自己研发的产品就输了;只享受到大平台带来的光荣却没时间体验自己做的产品

    来自美国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