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大厂手起刀落

2 评论 2960 浏览 12 收藏 27 分钟

2023年,大厂们不约而同地收缩了战线,一些业务被砍下,但又有部分业务被重提台面。在这篇文章里,作者就梳理了那些被大厂们砍掉的项目类别,一起来看看这份记录和分析。

2023年,大厂都在“断舍离”。从腾讯、阿里,再到百度、字节跳动,几乎所有互联网巨无霸都在收缩战线,砍掉一切不必要的业务。

这些被大厂砍掉的业务,有的曾被寄予厚望并投入大量资源,发展却不如预期;有的为追逐风口仓促上线,在风口冷却后被无情抛弃;还有的虽潜力无限,但回报周期太长、就连大财大气粗的大厂也忍受不了“延迟满足”,只能忍痛止损……

2023年,互联网的春天并未到来,寒冬依然凛冽,企业愈发谨慎。没有人能说清,这到底是一时的权宜之计,还是不可逆转的产业大势。当大厂不再“扩张优先”,而是“收缩式生存”,曾经疯狂的时代也在徐徐落下帷幕。

本文要点如下:

一、被大厂抛弃的四类项目

  1. 风口凉凉类:竞逐风口失败了
  2. 长跑选手类:有前景却太烧钱
  3. 鸡肋业务类:边缘化不太赚钱
  4. 不太争气类:核心却不及预期

二、朝花夕拾:那些被大厂复活的项目

三、砍掉的是项目,收获的是教训

一、游戏、VR、社交、芯片,被大厂砍掉的那些项目

2022年,大厂已在砍项目、优化组织结构、缩减外部投资。当时很多人以为是疫情的影响,殊不知却是大厂在更长周期的动荡中的被迫抉择。进入到2023,大厂断舍离依然在继续,且愈演愈烈。据价值研究所观察,2023年被大厂关停的项目大致可分四类。

第一类:风口凉凉类:竞逐风口失败了

最先被大厂抛弃的,是那些为追逐风口而创立,没等走上正轨,风口却先破灭的项目——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和过气风口“元宇宙”有关的项目。

元宇宙是META(原Facebook)在业绩压力下为了创新而创新而强推的概念,在META带动下,多家科技公司加码“元宇宙”。2023年,元宇宙赛道遭遇紧急刹车。

今年2月,腾讯在毫无预兆下解散XR团队,取消全线岗位,超过300名员工只有2个月过渡期寻求内部活水调岗机会或另谋高就。而在全员解散的消息传来前,XR业务负责人沈黎已低调离职。此后腾讯多次被传将代理Meta旗下的Quest硬件重返XR赛道,但一直没有下文。

字节跳动与腾讯不谋而合,2023年向VR业务动刀,在腾讯XR解散的同一时间,PICO被爆进行年内第一轮大裁员,涉及员工约300人,占比在15%左右。PICO当时并未否认裁员消息,高层在发言时仍对未来充满信心,并坚信将于年内发布的PICO 4能扭转颓势。

年底,PICO迎来了更轰轰烈烈的80%大裁员,市场、游戏、视频、直播等团队无一幸免,就连PICO 5的研发也可能无法进行下去。与此同时,PICO内容业务负责人任利锋被传离职,字节外派到PICO的多名高管纷纷被抽调到其他部门。PICO由字节收购而来,种种举动表明,字节在止损。

(图片来自PICO官网)

腾讯和字节外,快手的全景视频、元宇宙空间等项目在年初已被低调叫停,2020年入职的业务负责人马英武早已离开;百度希壤业务负责人马杰5月离职,希壤被边缘化,去年举行超过120项元宇宙空间活动,今年寥寥无几;爱奇艺旗下VR公司被爆裁员、停摆,更因欠款被列为被执行人。

2023年苹果发布“次世代”的Vision Pro,喊出“空间计算”的概念,一度让XR以及元宇宙行业振奋无比,然而Vision Pro仍未开售,定价上万前景也不乐观。这一次,苹果并未像往年一样成为一个产业的“白马骑士”。XR产业不再是香饽饽。

2023年大模型异军突起取代元宇宙成为新风口,相较于XR技术以及更早的区块链技术而言,大模型以及AI技术应用场景更广阔,商业前景更明晰,发展潜力大得多。但跟XR以及元宇宙一样,大模型也很烧钱,且需要长周期、大规模投资。大厂的精力和资源都是有限的,强如腾讯、字节也不例外,正在追求降本增效、聚焦核心业务的大厂不可能同时烧钱供养两个超级项目。

大模型与元宇宙二选一,头脑正常的大厂都会力推前者——就连META的资源也在从元宇宙向大模型倾斜。因此,与元宇宙相关的VR/AR硬件、虚拟社交等一系列项目成为大厂首选弃子,在情理之中。

第二类:有前景但太烧钱,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相较于元宇宙等“风口”项目而言,第二类被砍掉的项目商业化前景清晰、潜力巨大,但问题在于回报周期太长,大厂等不到兑现潜力的那一天了。

比如自动驾驶,将时间拉长到五十年、一百年来看,要说自动驾驶会普及可能没人会怀疑,然而,三五年内,L5乃至L4自动驾驶都让人看不到希望。对此,大厂的态度是纠结,既不愿意贸然砍项目,但也不敢持续加大投资了。

一方面,自动驾驶商业化前景在变得明朗。在国内,北京、上海等多个城市陆续开启全无人自动驾驶出租车/卡车的商业化试运营,用户的接受程度在逐步提高。但另一方面,距离全面商业化仍需时日,底层技术、安全、商业成本、政策法规、技术伦理等等都存在诸多挑战,无人车全面取代人类带来的失业问题也令人担忧。

今年5月,阿里达摩院旗下自动驾驶团队巨震,近百名员工并入菜鸟,专注于可商业化的自动驾驶物流业务;大部分员工被调往阿里其他业务或被“优化”。阿里否认了裁员70%的传闻并坚称并未全盘放弃自动驾驶,但在阿里1+6+N的组织动荡下,自动驾驶业务很难置身事外。

曾疯狂押注自动驾驶的大厂百度没有全盘放弃,但收缩姿势已现,其在今年初就对智能驾驶事业群进行了一轮人员优化,造车业务、智能车联、智能交通等业务均经历了调整。相较于华为汽车业务的轰轰烈烈而言,百度自动驾驶起了大早、赶了晚集,2023年开始做减法“聚焦”。

(图片来自百度Apollo官网)

另一个众多大厂不得不忍痛放弃的项目是自研芯片。

哲库的解散堪称今年科技圈的一大遗憾。今年5月,在几乎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OPPO宣布解散旗下芯片研发企业哲库。根据高层发布的内部信,所有员工和未入职的应届生都可选择加入OPPO其他部门或接受N+3的补偿方案,CEO刘君、COO朱尚祖等高管在最后一次全员视频会议上多次哽咽,可惜于事无补。

解散前的哲库备受业内人士看好,是本土芯片行业最值得关注的后起之秀。在今年早些时候,哲库仍积极扩张,挖来前壁仞科技海外AI团队负责人孙成坤担任NPU团队负责人。解散消息突然传来,一下子让所有人深感震惊。OPPO在自研芯片上的投入是坚决的,成果是有目共睹的,然而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OPPO 自研芯片项目戛然而止,让人扼腕叹息。

在OPPO之后,星际魅族旗下芯片研发团队、TCL旗下的摩星半导体公司相继传来停摆消息,更让人深感唏嘘。值得欣慰的是,还有阿里、华为、小米等大厂在坚持,给本土芯片保留了火种。卢伟冰就表示,小米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绝不会动摇自研芯片的决心,只希望行业寒冬尽快过去,不要再有“哲库悲壮离场”的遗憾一幕出现。

第三类:赚钱不多的鸡肋业务,聚焦主业更实际

第三类项目没有那么烧钱,但花费不菲;商业化环境成熟也能赚到一点钱,只是对集团整体贡献有限;能看到增长潜力,只是不多。

字节跳动和B站的游戏业务,腾讯的C端教育业务,都是其中代表。

11月底,字节跳动旗下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宣布进行大规模收缩及裁员,已上线、表现良好的项目会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未上线的项目除少量创新业务和技术项目外将全部关停。高价收购来的沐瞳科技在稍早时候被爆出售,大撤退十分坚决。

不久后,B站的游戏业务也传来了不利消息,自研项目或遭全部裁撤。B站官方对此的回应是相关消息不实,但部分项目确有调整。目前,B站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设有游戏研发工作室,其中广州工作室在今年10月便传出过解散消息。

腾讯教育业务的变动相当低调。10月,腾讯教育总裁殷宇低调离职,腾讯课堂教培通早在9月便暂停了对外服务,整个C端教育业务线都将逐步关停。在头部教育巨头新东方都将重心转移到“东方甄选”直播带货时,腾讯割舍教育业务不让人意外。除腾讯外,字节大力教育等业务早已被弱化。

和自动驾驶与芯片等“长周期大投资”项目相比,游戏和教育的成本没那么高,投资周期短得多,商业化程度也比元宇宙和自动驾驶要成熟得多。B站今年下半年已经上线4款自游戏,年底还有一款《艾塔纪元》等待上线;字节旗下已有《晶核》、《星球:重启》等代表作,还有多款小游戏登上过iOS畅销榜。既然如此,为什么巨头要割爱呢?

(图片来自《晶核》官网)

只能说,这些项目的投入产出比还达不到大厂的预期,市场大环境无法支撑其长期发展的需要,大厂在“抓大放小”,鸡肋业务能不做就不做。相比之下,聚焦主业、收缩战线更符合降本增效的大趋势。从拼多多市值超越阿里来看,“聚焦主业”才是更符合当下高质量增长主旋律的发展模式,大厂都在做减法,聚焦主业。

甩包袱,就成了大厂不约而同的动作。

比如腾讯除了砍掉上面提到的C端教育业务外,对很多业务也是“手起刀落”从不手软。9月6日,在线音频应用企鹅FM在上线8年后停止运营;12月20日,腾讯旗下的待办事项及日程管理应用腾讯代办全面停止运营;12月26日,腾讯NOW直播停止服务……

真的是当年扩张有多猛,现在收缩就有多狠。

第四类:主业未能高枕无忧,利润考核渐趋严格

大厂都有那么一两个不能轻易动刀的核心业务,可以说是自留地,可以说是大本营,比如电商、云计算之于阿里,游戏、社交之于腾讯,零售、物流之于京东,外卖、到店之于美团,快递、物流之于顺丰。

但问题在于,核心业务过去几年也走在扩张优先的路上,不断加大投入、迭代新产品/服务,试图抢占市场份额。如今的市场大环境,难以支撑这种高举高打、以短期利润换长期规模的发展战略,大厂对项目利润的考核越来越严,高质量增长成新风向。

因此,腾讯也会狠下心来砍掉那些不赚钱、成长速度不及预期的游戏,阿里会减少对部分电商业务的投入。

阿里动刀的对象,是为下沉市场特供、为狙击拼多多而打造的淘特。

早前去年底,淘特在阿里内部的战略地位就有下降趋势。有网友统计过,淘特在阿里财报中出现的频率不断减少,三季度出现了三次还都和亏损二字挂钩。今年3月,有报道称淘特大部分员工将回归大淘宝,淘特APP上的店铺陆续并入淘宝,这是鸣锣收兵的态势。

虽然阿里否认了上述消息,但高层的变动是摆在台面上的:淘特一把手汪海(花名:七公)后主要负责中小企业发展中心的工作,汪海的接任者张胜(花名:邹衍)也在不久后带着部分高层回归大淘宝团队。

来到年底,阿里又将1688确立为集团第一批“战略级创新业务”,所谓“四小龙”之一,其希望将其辐射范围从B端中小企业延伸至C端消费者,大有取代淘特都成为下沉市场排头兵的趋势。

不过,阿里依然坚称不会放弃淘特,其表示淘特团队会花更多心思打造产业带、淘小店,弱化在业务端的扩张和拉新获客指标。丢掉战略核心地位,转变为大淘宝的后勤兵,或许已是淘特最好的归宿。年底,在阿里新掌门吴泳铭亲自执掌淘天集团后,淘特是被重新加码抑或被彻底放弃?有待观察。

比起阿里,腾讯对游戏动起刀来更决绝。马化腾很早就在内部讲话中说过,腾讯游戏之后会聚焦于精品内容,不论自研还是代理产品的上线都比以往更加谨慎。根据公开信息,截至10月底,腾讯年内已下线十多款游戏产品,其中不乏上线多年、有一定核心用户群的老产品。

代理产品这边,上线近10年的《疾风之刃》、上线6年的《街头篮球》都在今年宣告停服。自研游戏的情况没好到哪去,由腾讯北极光工作室开发的《无限法则》在12月1日正式下线,魔方工作室出品的《妖精尾巴:魔导少年》早在今年5月便寿终正寝,这两款产品存在的时间分别为5年和4年。

说到底,大厂都在努力“扣出”利润,将资源留给核心业务中更核心的产品,以及聚焦在真正决定未来的极少数关键业务上。在大寒冬中,这也是最稳妥的做法。

二、朝花夕拾:大厂的这些项目又活过来了

不少被大厂抛弃的项目,都拥有一批忠实拥趸。下线的消息传来,让人唏嘘。好在砍项目是有效果的,从最新的财报能看出,大厂虽回不到躺赚的黄金年代,利润的修复却是立竿见影。

三季度,腾讯Non-IFRS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分别录得554.83亿元和449.2亿元,均高于市场预期,同比分别增长36%和39%,毛利率也上升至49.5%;阿里的Non-GAAP净利润则录得401.88亿元,同比增长19%;快手全面实现扭亏为盈;美团的净利润同比暴涨195.3%;哔哩哔哩的亏损也同比大幅收窄51%。

客观地说,2022年是大厂“降本”的高潮期,裁员力度、关停的项目数量都达到顶峰。与之相比,2023年的情况已稍有好转,秋招时,多家大厂招聘力度有所增强,补充了更多新鲜血液。其中,美团给出的HC为6000+,涉及技术、产品、职能、商业分析等多个岗位;京东释放出8000+招聘名额,涵盖供应链、技术、产品等八大方向。

2023年,大厂利润已得到修复,头部企业都在加码对未来的投入力度,但投资策略跟疫情前的“撒钱式投资”已截然不同。大厂在关停大量边缘项目、重新集结资源的同时,一批曾经被打入冷宫甚至彻底放弃的项目被重新捡起。

比如百度、顺丰第N次捡起电商,前者上线百度优选押注AI+电商这一新形态并提供大量扶持措施,后者全面拥抱直播电商并尝试自建供应链;告别悟空搜索、头条搜索、抖音搜索“三驾马车”时代后,字节跳动带来了全新的闪电搜索,全面打通今日头条内容生态;美团社区团购重启扩张,于11月初上线团买买。

(图片来自百度优选官网)

没有谁能脱离时代,大厂的发展路线在不同阶段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前些年扩张优先、上线大量项目,现在不断收缩战线,聚焦资源搞增长,砍业务的同时再兜兜转转重做一些放弃的项目,无非还是因为存在市场机会。毕竟市场在变,企业能做的是拥抱变化,而不是刻舟求剑。

三、扩张优先失效了,大厂开启“谨慎扩张”模式

说到底,大厂在经历“扩张优先”后,逐步回归到“收缩式发展、谨慎式扩张”的成长轨道。在扩张最快那几年,头部大厂秉持着人有我有的策略,往各行各业渗透。即便是和自己的主业没有多大联系,也没想清楚该怎么赚钱的业务也去探索,不知不觉业务线变得无比庞杂,团队变得十分臃肿,企业逐渐失去了焦点。

在新的发展阶段,“扩张优先”风险越来越大。

最重要的一点变化,是老生常谈的流量红利消退。

CNNIC的报告指出,截止今年上半年我国网民规模为10.79亿,较去年年底增长1109万,互联网普及率已经达到76.4%。回顾最近几年的增长曲线,新增触网用户的减少延续许久,最近半年下来普及率仅提升0.8%,增长已经非常接近停滞。

大厂当初之所以敢“透支”未来的钱,牺牲利润换规模,是因为流量红利足够多、市场潜力足够大,它们相信总有赚钱的机会,当下的利润在未来的大蛋糕前不值一提,这也是互联网企业习惯的“免费”思维的核心逻辑,于是我们看到“延迟满足”、“长期主义”、“价值投资”等等概念被行业奉为圭臬。然而,现在流量增长快到头了,天花板越来越低,内卷越来越严重,大家都清楚砸钱很难砸出更辉煌的未来。

唯一的例外是出海——今天依然在高速增长的互联网巨头,都是出海业务强劲的巨头,比如Temu助推拼多多成为电商新王、最大的准上市独角兽之一SHEIN 、以及TikTok。除电商出海外,游戏、泛娱乐、新消费、消费电子、家电等等出海赛道均充满机遇。在海外战场,巨头们依然在扩张版图,相对极度内卷的内地市场而言,海外市场仍是相对蓝海。

在“谨慎式扩张”的阶段,大厂的风格已截然不同。

首先,大厂对风口不再感冒了。风口来得快去得也快,盛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厂们对此想必深有体会,知识付费、区块链、ClubHouse语音房、共享办公、元宇宙诸多风口均昙花一现。巨头对风口变得更加警惕,追也只追真正有潜力、能看到清晰的变现路径的风口。

其次,扩张更多是围绕主航道。AI大模型大红大紫,其潜力很快在全世界内形成了广泛共识,头部大厂均已推出相应产品,但这些产品并非独立发展,而是全面与主业融合、助力核心业务增长。比如阿里通过大模型来帮助电商商家降低经营门槛和成本,百度智能云、阿里云经过大模型改造以吸引更多客户,度小满推出金融大模型“轩辕”则强调与自身业务的全面融合并对外开放给金融产业。

最后,越来越强调ROI管理了。在当前的大环境下,大厂无法不计回报地投入,投出去的每一笔钱都要考虑收益的问题。多家大厂人士对价值研究所透露,以前不计较回报(抑或说难以量化回报)的一些岗位如品牌、公关、法务,现在都要考核ROI,虽然看着很不现实,但仔细想想也不难理解,大厂变得越来越“抠门”,越来越谨慎,越来越务实。

四、写在最后

传闻中,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学生曾向他推荐一个集市,那里满是各种新奇玩意儿,学生们都相信苏格拉底只要去逛一轮,肯定会满载而归。结果苏格拉底乘兴而归,但满手空空。

当学生问他为什么什么都买,看起来还是那么开心时,苏格拉底的回答是这样的:

此行我最大的收获,是发现世界上有那么多我并不需要的东西,而我的生活还是如此美好。

和古希腊流传下来的许多哲学典故一样,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也难以考究。但故事讲述的道理,在数十个世纪后的今天仍然适用。大厂有很多业务,其实也不是必需品,只是锦上添花或为未来添一份保险。只可惜锦上添花过于奢侈,活好当下已十分不易。砍掉‍不必要的项目轻装上阵,也未必是一件坏事。世界很大,波浪也很大,好在面对未来,大厂已经变得足够从容。

作者:Hernanderz

来源公众号:价值研究所Pro(ID:quanwaicaijing),关注企业长期价值。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价值研究所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赞,写的不错

    来自广东 回复
  2. 就连大财大气粗的大厂也忍受不了“延迟满足”
    应该是:就连财大气粗的大厂也忍受不了“延迟满足”

    来自广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