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赚5W,小红书“知识博主”真那么香吗?

1 评论 3384 浏览 13 收藏 10 分钟

6年来,知识付费经历了一个阶段,从火热回归平静。平静之中,总归需要寻找续写知识付费财富故事的思路。本文以小红书的知识博主以及一些博主的案例分析为例,分析了短视频知识付费这个行业的发展思路。

6年,知识付费的舆论从“风口来了,猪也能飞”到神话破灭,回归平静。但总有人在存量与新流量之间,找到续写知识付费财富故事的思路。

01 小红书里的“知识博主”,闷声赚钱?

众所周知,“种草”是刻在小红书基因中的属性,除此之外它可能还是一个搜索工具,也可能是另一个分享生活的“朋友圈”,但几乎很少有人会将它与知识付费联想到一起。

在小红书否认“所有知识付费课程下架”传言的回应中,小红书曾表示,知识付费课程不能在电商商城里售卖,而是统一在博主个人页面的“专栏”产品中售卖。

事实上,这个“专栏”就是小红书里的知识付费功能。知识付费的风吹了很久,但小红书赶上风口的时间节点却是在去年。2021年12月,小红书才正式上线知识付费功能,并将其命名为“专栏”。

那么,谁会在小红书做知识付费呢?

自称是小红书里第一批知识付费博主的“魔都妈妈黛西”,如今在小红书里的粉丝量为56.6W。据其介绍,卖课三个多月,198元的《思维导图》课程和98元的《百万博主养成》课程,当时累计卖了1000多份,到手收入能有8W多。

在她的“专栏”中,这两门课程依然在售,销量较之过往还涨了一千多。而从“魔都妈妈黛西”的日常视频内容来看,几乎是围绕变现、涨粉等干货分享来吸引特定人群。

小红书上的知识付费博主,背后多半也有官方的推动。在小红书知识付费功能初上线之际,博主“芥末婉婉”就应官方之邀,为该功能作宣传,尽管“芥末婉婉”如今的粉丝量仍仅有8.1W。

据其开通的“专栏”显示,“芥末婉婉”的画画课程销量并不那么乐观。销量最好的课程是40元一节的《敦煌系列》,部分课程甚至只有一人购买。累计下来,“芥末婉婉”的付费专栏课程收入只有3.3W+元。

曾经就职艺人经纪工作的博主“孙小杨”,其视频多为分享艺人的工作、生活等相关内容。博主“孙小杨”在接受娱乐资本论采访时曾透露,虽然自己仅仅将小红书作为内容分发的平台,但此前推出的付费课程却意外受用户追捧。

一门定价49元的课程,第一天就卖出近5W元。随后改价至79元,累计收入在20W~25W元之间。与此同时,不少小红书博主因为售卖高价课程被举报,小红书干脆将同类型的产品作统一下架处理。博主“孙小杨”的这门付费课程也在下架之列,如今在其个人主页已无法找到付费专栏的踪迹。

在小红书这场知识付费的浪潮里,有人率先尝到了甜头及时退场,有人深耕其中追求细水长流。小红书知识付费用一年时间,就渡过了遍地是金的野蛮生长阶段,而留下来的人仍对这块知识付费的蛋糕虎视眈眈。

02 小红书的知识付费长什么样?

根据QuestMobile今年4月份的数据,小红书平均带货转化率为21.4%,抖音、快手和微博的转化率分别为8.1%、2.7%和9.1%。也就是说,小红书用户对“付费”这件事并没有那么抗拒。

通过对一些开设“专栏”的小红书博主进行观察,我们大致总结了以下几个较为常见的小红书知识付费内容类型。

1. 职场技能

从活动策划、行政管理到一对一的求职规划、个人IP打造,这类知识博主狠狠拿捏住了用户想要“提升自我”、“副业赚钱”的心理。

首先,他们擅长于打造自己的人设,或是在某一领域从业多年,或是名校毕业,以此加强自身的知识权威性。

其次,通过日常内容分享不断巩固自己的人设,甚至开诚布公与用户分享自己做知识博主的收入,吸引更多目标人群。

除此之外,他们更深谙爆款笔记的打造。封面简单明了地表明视频内容梗要,可以说用户的所有“痛点”都在封面上了。一套组合拳下来,自然会有鱼儿上钩。

2. 小众垂直领域

有人说,写作还没有变现,教写作的先变了现。尽管在外人看来,用户为知识技能付费的样子,像极了春天里待割的韭菜,但不可否认的是,总有人愿意为之买单。

在小红书里,不少博主会利用自身的技能去做知识转化。比如写作博主“一个唐安妮”,日常只是分享心灵鸡汤,其定价169元的《爆文作者直播课》也能收入超1.3W元。

如果你的头衔足够响亮,那付费专栏的收入更为可观。博主“乐感音乐吴老师”在个人简介里的身份介绍,就足以让用户付费的心蠢蠢欲动。价格1298元的《编曲创作课》《即兴伴奏课》,累计收入接近10W元。

3. KOL个人观点分享

在小红书里分享碳中和知识的博主“子敬碳长”,虽然日常视频点赞数只有几十,评论更是只有零星几个,但一门定价2998元的《打造碳中和底层逻辑》课程,截至目前也有10个人购买。其他定价近300元的课程,购买人数也有百来人。

事实上,博主个人主页上的付费专栏课程,并不是他们做知识付费的主要收入来源。在评论中引导用户加入自己的粉丝群,私下开设培训班、做付费咨询才是他们的尽头。粉丝数仅为2W的教育博主“Misfortune”,曾透露自己的“专栏”收入虽然只有2.6W元,却能通过线下教育产品变现7位数。

03 结语

在小红书之前,得到、知乎、喜马拉雅就已经分别成为了UGC、PGC、PUGC等知识生产模式的领军者。在短视频浪潮席卷之下,快手、抖音、B站的短视频知识付费异军突起。

2019年,短视频教育来势汹汹。据快手《2019教育生态报告》显示,2018年6月到2019年8月,快手教育平均每月付费用户环比增速超过95%,累计付费用户已超160万,其中拥有94.7W粉丝的主播“数学物理宫老师”卖出教学课程共计三万六千多份,售价9元的课程,销售额高达三十多万。

短视频平台的出现,让知识付费的形式有了老树发新芽的迹象,此前一直为音频付费的用户自此打开新的世界大门。但爆发期总是短暂的,随着知识付费的红海时代逝去、贩卖焦虑的套路失效,晚进场的小红书未来将迈入怎样的知识付费时代,还得看这个行业的命运走向。

知识付费的基因里,刻着质疑与争议。用户到底是不是“韭菜”,在今天以及未来,都将永远是一道无解的谜题。

作者:黄小曼

来源公众号:微果酱(ID:wjam123456),聚焦新媒体前沿,洞察新消费领域。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微果酱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小红书的内容比较丰富,适合知识类博主,像我经常在小红书百度百科哈哈哈哈哈

    来自江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