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的cos委托,是生意还是社交?

1 评论 6091 浏览 10 收藏 16 分钟

最近在社交平台上,cos委托这一形式正在逐渐成为一门生意,这一服务源于亚文化中的cosplay文化,接受服务的人会扮演委托人喜爱的二次元男性角色,陪伴委托人度过一天的约会。那么,如何理解这样一门生意?cos委托应该算作一门生意,还是一种社交?

见你之前,专程烤制你爱吃的马卡龙,亲自插画准备精致的花篮,再绘制一副永不凋零的鲜花,作为送给你的三样礼物。

见面之后,逛金光闪闪的古着店时,偷偷买下你目光流连的小小饰品。吃完饭后,一起在阳光晴好的河岸散步,天色将晚时在水边放烟花,在路灯下共舞华尔兹,牵着彼此的手轻轻旋转。

这并非偶像剧或乙女游戏的剧情,而是B站热门cos委托视频中的一例。委托人与coser即使是“一日恋人”,带来的浪漫恋爱与满足感确实无与伦比的。

cos委托是一种服务,它源于亚文化中的cosplay文化,参与者会穿上服装,化妆扮演自己喜爱的动漫、游戏等作品中的虚拟角色。

作为伴随着国内乙女游戏的兴起应运而生的一种副业,cos委托一般是扮演委托人喜爱的二次元男性角色,陪伴委托人度过一天的约会。出于安全考虑,cos委托一般由女性向女性提供。

一、一门生意——时薪二十,上不封顶

cos委托正在成为一门生意。

线上存在一种举牌委托,它特指coser手举单主照片(一般举手机相册)拍摄照片的活动。整个委托在线上进行,以照片交付,价格非常低廉。

线下的委托活动则更加丰富,普通cos爱好者标价20-200元/小时,一般一天起算。头部coser由其专业度标价则高上许多,日薪能够达到千元甚至更高,但即便如此,头部coser的委托可能已经排到了明年。更有甚者,会有爱好者以六位数买断某个coser,只接受自己的委托。

cos委托中会看到很多新词语,下文以名词解释给大家做一些简单介绍。

  • 【推】“推”指喜欢的角色,“单推”表示只特别喜欢某一角色,“单推人”是一种自称。类似还有“激推”,表示情感非常激烈地喜爱某一角色。“多推”则是喜欢多个角色。约cos委托一般就是约“我推”。
  • 【厨力】是指喜欢、迷恋的程度,具体可能会表现为对相关作品的了解程度。
  • 【单主】谐音也称弹珠,指委托人。一般为女性。有偿约coser扮演自己喜欢的角色,承担差旅开支。视情况而定,承担妆发服装费用。
  • 【梦女】指幻想自己与文学作品或游戏中的角色发生互动的女性群体。部分单主会自称“梦女”。
  • 【老师】谐音也称劳斯,完整一般被称为委托老师。她们接受委托时cos男性角色,但一般为女性。不论自身身高条件,都会被要求垫高到175+,营造男友感。业余与专业coser老师都存在,价位不等。
  • 【咪】完整称呼是“妈咪”,二次元受众彼此的爱称、敬称,不是母亲的意思。起初特指会产出二创作品的人,他们之于他们的产出而言是“妈咪”,后泛化使用。对单主还有一种称呼就是“咪”,常常出现在repo中。
  • 【同担】共同喜爱一个角色的粉丝的相互的爱称、敬称。单主和委托老师一定概率是同担,有厨力保证,可以避免ooc。
  • 【OOC】Out Of Character,指某同人作品创作过程(包括各种意义上的cosplay)中,角色做出了不符合原著作品设定的行为举止,使其做出原角色不可能做出的行为。属于大忌。
  • 【委托条】委托老师在接受委托时出具的简易的说明,包含委托的时薪和cos时的注意事项:服装穿着、语言表达、本人恋爱状况、游戏中主推角色,对单主喜爱角色的了解程度、委托时吃喝玩乐开销资金分配等等综合问题。
  • 【语擦】即语C,语言cosplay。通过即时通讯软件扮演自己喜欢的二次元角色与他人交流,需要模仿该角色在作品中的性格、表达习惯、语气等等。cos委托中自接单算起,cos老师有一定陪伴单主语C的义务,在委托过程中,也可以称为一场大型现场语C。
  • 【营业】委托老师在过程中努力还原角色,照顾单主感受,营造良好的服务体验的综合行为。如果委托老师在委托时一直在玩手机,或者太社恐不怎么说话,会被指为“不会营业。”
  • 【售后】指委托结束后,委托老师当日发布委托时合照至朋友圈,三天内适当回复单主消息等等照顾单主情绪的行为。和经济上的纠纷无关。
  • 【repo】即report。单主结束委托后,自发为委托老师写作评价。一般评价写了就是好评,可作为委托老师的私域宣传。
  • 【皮上&皮下】因为cosplay本质是角色扮演,扮演的角色称为皮上,而扮演者本人则称为皮下。虽然由虚拟角色而起,但是扮演的角色的魅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扮演者本人是否有魅力,所以是无法回避的话题。“戒断反应”某种意义上就是皮上与皮下混淆的问题。
  • 【戒断反应】单主结束委托后,对委托老师本人产生较强的依恋情感,无法割舍。“花钱买来的,也可以被人花钱买走。”

野蛮生长的cos委托,是生意还是社交?

(闲鱼上的单主找cos委托)

二、一个梦想——“他替我来治愈你”

随着参与cos委托的人越来越多,前期的准备也愈发完善,有时简直是量身打造一场幻梦。

一些委托礼仪中,在接委托前后几天coser都需要更换朋友圈封面、头像为其扮演的角色的图片,更有甚者会将自己的手机壁纸更换为单主的照片。前置工作还包含:确认单主期待被如何称呼,感到舒服的相处模式,见面时喷什么香水,吃饭有无忌口,奶茶习惯喝几分甜等等细节。

如果你希望,通过cos委托,你可以约到当众单膝跪地求婚的查理苏,骑着一辆黑色摩托车带你城市漫游的萧逸,或是唤你兔子小姐开着迈凯伦来接你下班的陆沉。

(B站搜索cos委托一词可见)

看他人约会的视频与自己是梦女并不冲突,cos委托的视频评论也往往充满爱意。一次幸福的约会是很治愈人心的,一些人甚至会看哭,“谢谢你来到我的世界”。

来自B站的一条评论或许能概括这种心情,不仅仅是因为单主和委托老师都会认真对待约会,这种从二次延续到三次的爱意——“不管在哪个次元,何时何地,我都会在不同的时间爱上你”,会让人非常动容。

“还有我也想到了我的爱人,我的二次元里的爱人,我什么时候会见到他呢?我不知道,可是我还是爱他。真的,边看视频我边想,也许真的有一天,他活生生地站在我身边,他不需要干什么,我的心一定会乱,不管在网上怎么口嗨什么的,真正见到他,我也只想抱抱他。”

乔治·赫伯特·米德(George Herbert Mead)的符号互动论或许能够解释这个现象。他认为个体通过社会互动和其中所使用的符号来产生意义,在cos委托现象中,付费让他人扮演喜爱的角色,实际上代表了委托者在其身份认同和愿望中所赋予角色的符号价值。

cos委托的单主与coser在互动中,都呈现出自己理想中的“我”,反映内在自我认知。对单主来说,cos委托是实现“梦女”这个自我认知的重要方式,通过与理想“他者”的互动,完成自我。coser通过扮演这个理想化的“他者”形象,也满足了获得认同和实现自我的需要。

cos委托的互动本质上是一种象征互动,单主和coser通过扮演某种角色制造符号,互相传达信息。这种互动塑造了他们的个体自我,也让双方获得情感体验,是一种自我实现的过程。

三、一种趋势——野蛮生长与规范发展

cos委托一开始是同好之间约着喜爱的coser拍照片,一同参加漫展的活动。伴随着国产乙女游戏的兴盛,cos委托的随后演变为“一日约会”,成为有偿活动。可以约人cos自己喜欢的角色去国乙展,也可以做一些三次元的事情:一起吃饭、看展览、看电影、去迪士尼等等。

依托于闲鱼、小红书、抖音、B站、QQ空间等社媒平台,委托人和coser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期待,大家各取所需,总会相遇。如果说视频图文平台更接近于coser自我展示和宣传,那么闲鱼与微信则被视作各种信息集散的交易市场。

从事cos委托有大V也有普通人。但真正构成这个繁荣生态的,是普通人。加上刚刚兴起是的野蛮生长,共同构成了cos委托当下鱼龙混杂的原因。一位资深国乙玩家就向我表示,她坚决不会约cos委托,“二次元的东西,还是留在二次元。”

例如游戏玩家年龄偏幼,有时会遇见未成年人找委托,涉及金钱交易同时也不能为自己负责的未成年,在cos委托里境地往往有些尴尬。有时委托到一半,单主的妈妈冲出来要将coser带去警察局,认为这是拐卖或者诈骗,因此许多coser会直言「避雷wcn」。

再如虽然是女性与女性的约会,因为明码标价挂在互联网上,几乎免不了遭受部分男性性骚扰和误解。

一日约会带来的浪漫浓度太高,一些人会在委托结束后陷入“戒断反应”,进入无望和拧巴的单相思,甚至需要节衣缩食以便能尽快再见一次cos老师,步入幻梦之中。

而口头约定与不规范的交付流程让其中的账目经常算不清楚:单主购买的假发是否需要用毕归还,临时开销的食物coser买单后单主是否报销,临时跑单的coser是否需要退还单主双倍定金,服务体验不满意是否可以退钱等等。

在酷暑中辛辛苦苦出cos,带上厚重假发和垫肩,准备防水防汗的妆造,穿10cm增高鞋……接受委托确实辛苦,但是毕竟是在提供一种服务,过程中的她的抱怨是否有边界?虽然和coser是同担关系,单主付出了金钱,她又能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评判委托老师的颜值、人品、服务态度呢?金钱、颜值、女性友谊,演变成一个复杂的议题,常常能够看到有人因此争吵。

但也有人在这里收获了珍贵的朋友和经验,有人把委托老师当作情绪树洞,过来做心理咨询,有人在陪伴中缓解了自己的容貌焦虑,有人变得更加自信和勇敢。

在仅限女性之间的约会里,让人倍感亲切的“girlshelpgirls”成为了主流。

谢丽·图克尔(Sherry Turkle)在她的重要著作“Alone Together: Why We Expect More from Technology and Less from Each Other”中深入探讨了个体与科技形成关系的情感层面,讨论我们对社交媒体和虚拟互动的依赖,其中包括对虚拟游戏角色的情感依恋。

这种数字联系也会对我们的自我建构造成影响,例如共情、亲密关系和自我认同等等方面。

某种意义上来讲,cos委托正在试图打破这种藩篱。在这场游戏中,参与者是几乎全是女性、群体极其年轻化、对二次元衍生品内容付费意愿高、对泛ACGN爱好群体认同感强,这些将共同构成一个相当有趣的图景。

人们总会相遇,不过会以不同的契机。作为一种新出现的将人们组织在一起的方式,一种塑造社会自我的可能,这种势头一旦开始就不会轻易消失,但也不必抱有过于忧虑的态度。

以画世界的出现为例,绘圈良莠不齐的约稿也逐渐成为一种生态,开始有人作平台生意,开始有人为此制定共同遵守的规范。野蛮生长的cos委托,在泥沙俱下的境遇中或许也将变得完善与规范。

专栏作家

作者:斯维奇,监制:吴怼怼,微信公众号:吴怼怼,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左手科技互联网,右手文创与消费。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娱乐至死

    来自福建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