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遍地都是董宇辉,还要啥公司了

1 评论 1647 浏览 2 收藏 12 分钟

这段时间,有关东方甄选、董宇辉的事情在网络上掀起了热烈讨论,那么如果换个角度来看,我们可以得出怎样的结论呢?如果将这一事件映射到AI上,我们又可以怎么解读?一起来看看本文的分析。

东方甄选董宇辉的事前阵弄的沸沸扬扬,当我们从人的角度去解读这类事件的时候更多的就看到利益分割、人品道德、权谋武功等等,等等,而如果从这个角度去解读就会关联到过去发生的无数的事件,然后就像西游记一样,九九八十一难主打的其实是个重复。看一个还有意思,看多了实在没意思。

如果我们换个视角,开个脑洞的话就会发现这类事件的另外意义:公司的存在意义其实在被削减,如果遍地都是董宇辉,那公司意义不大了,更适合梅兰芳这样的班主式的运作方法。

一、京剧班子其实不是公司(可以对号入座,现在还有)

工业化催生了公司这种形式,并让其发展壮大,核心原因是什么呢?

在生产制造过程里,生产资料本身的权重很重与人力资本、资本必须紧密结合才能完(没炼钢炉没法炼钢)成整个生产流通的过程。形象讲必须大规模对人进行组织,大规模组织就需要分层分工、需要流程、需要组织,然后公司就诞生了。

在这种体系下,从价值创造过程来看,每个人创造的价值相对平均,有差异但不是悟空和猎户的区别。CEO很多时候是掌控了经济分配的权利而强大,乔布斯、马斯克类的还是少的。

那京剧班子是什么差别呢?

第一个火的那个人就是最大的生产资料比如当年的梅兰芳,其次是价值创造极其不均衡。互联网造就了这种趋势。摆地摊的时候厉害的销售和差的销售每天销售额可能是1万和1千的区别,现在则是10亿和1千的区别。

这时候如果火的这个还不是老板就会出各种事,典型就是:台柱子觉得拿的少了,老板觉得我也差不多了。老板拥有组织上的权利,台柱子拥有经济上的权利,但公司这种组织其实是以经济权利兜底的。(国家其实是暴力和力量兜底)

这种双元体系就不可能平衡,所以今天徒弟和师傅闹起来了,明天董宇辉了。

最根本的原因是,一旦这种形态,它就不适合弄成公司的形式,或者说和传统的公司不太一样,可能需要更像合伙企业,这在律师、会计师事务所常见。

这时候谁牛谁上,能力,经济权利,组织权利统一。

这就是京剧班子模式,那时候甚至合同都没有,干一年,年底分钱,如果用你,过完年吆喝你,不吆喝你就别来了。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震荡过程呢?

先是小摩擦,然后僵持,然后自立山头,自立山头后回头想想得做大做强,这时候就一旦江山代有才人出就回到第一步。

超级中心化化后,当中心变成二元的,那就注定是非稳态结构,我们现在的智慧好像处理不了这事。

二、公司形式的重构

如果这类事变的越来越普及,公司的形式会重构的。

这时候毕竟还有一些共通的事,比如行政、比如财务、IT、人事,虽然这部分已经变的很薄,但没有也不行。一人搞一摊可能成本太高,对大咖可能不是事,但对很多人估计不想花这钱,也没这能力,所以MCN就应运而生(得搞定平台等)。

围绕着分成比例会产生激烈对撞。一边尝试垄断定价权,一边要拿回来。

但这一定是过渡形式,崛起的主播一定是想自己干,在正常的情形下,他们的势能一定越来越大,达到一定程度就是老罗,这部分会压到组织那部分的共通价值。

MCN部分其实适合工具化。当你像云服务一样,拿走你该拿的,那大致没问题。

只有AI大幅进展,才可能真正形成这样工具。

需要大量的真正的和人一样的Agent,每一个要能独立的完成职能性工作。

这时候假如董宇辉要自己比划了,那除了必须人介入的比如直播、选品,所有其它繁琐的事全部交给这个平台。招聘有招聘的Agent,IT有IT的Agent。

这时候的分工模式是:牛的人让自己更牛靠差异化赚钱;充满AI Agent的平台(原来公司的很大一部分职能)靠服务赚钱。

这还真适合在直播这领域做,这领域先天数字化程度极高,生产制造过程其实简单。

(过去设想的各种组织形态,未来恐怕那个都不是,而是一种星系型的组织)

围绕强个体,很少的人,一个基础的工具构成未来的公司的形式。

很少的人都是什么人呢?

差不多等于现在的CXO,然后做精简到最优。

这几个人大家一起做个拼盘,让核心技能匹配自己的事业,比如总该有个人负责选品,有人负责出镜吧。

那为什么说这是公司形式的重构呢?

因为这个时候组织就是算法。

留了一部分给上层给人,但大部分和项目、运营相关的事算法化了。

三、新式做大做强

这种形式的人效其实可以做到很高,比传统公司比如海康威视每年没人160万的销售额要高很多倍。但会有个天花板,这个天花板可能就是个人的天花板,到这个天花板后很难突破。

由于欲望的无边界特征,还是会有相当的人有一种扩张的冲动。

怎么扩张呢?

一种就会变成师傅徒弟制,从经济角度看就是赚个人成长的钱。但把道德体系和经济体系糅合在一起后,事情变的很麻烦。怎么给师徒名分情谊定价呢?所以这是一种可以整,但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强的方式,具体看人看命。

一种就自己再变成现在的MCN,重复过去的老路(新版大丈夫当如是与彼可取而代之!无限循环又来了)。但MCN要有掌控力,必须独特资源,否则为啥香港当年那么多黑帮片。也不是什么好路数。

当然还有一种就是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不要做大做强,能干点啥干点啥。

最后一种就比较理想了,用马克思的话说,叫自由人和自由人的联合。

都没那么缺钱,真想一起长远互利协同,本质要来到这里。

这其实是一种更为复杂的组织关系,这时候每个个体的都是绝对差异化和个性化的,还没人能像秦始皇一样镇压各种差异,每天大家自己协调其实也是受不了的。

说回来就还是需要工具,更智能的工具。

只有每一方都让渡一部分权利,让这种权利变成不单独依赖某一方这事才可能。否则怎么解决信任问题呢?碳基对碳基的信任构建成本超级高。不具有一般性,其实就没法扩张。

碳基对硅基的信任构建相对容易些,大致相当于玄幻小说里说的:起誓对公平之神说,不是就说说,你起誓回头这部分的兑现不归你管了。落到技术上就是经常说的智能合约。

参照:AI+区块链=?

四、回到AI

说董宇辉其实是蹭个热度,本质还想说AI。

我们都说AI会让各种应用重做一遍,但重做成什么样呢?

为什么做来做去大家还很难跑通自己的商业模型呢?

结合上面这个例子很容易看清。

不是不需要,是智能不够,新的工具出不来。

AI工具和过去工具最大区别在于它要是自主行为体。

Word你不让它动,它是不动的;但AI工具其实需要根据各种情形,自动处理场景下的问题。

这是个机会,类比过去Windows下的共享软件、移动互联网的APP可能机会更大,但不怎么成熟。

真想做好,要在技术和场景间做复杂平衡和选择。

参照:从手机App到AI原生应用

小结

很多行业里的人会经常提下代ERP,我直观上下代ERP根本不是ERP,因为你面对的组织对象和模式变了(不变就是微调,不是下代)。而它要真想启动也不可能从原本的ERP上启动,那地儿生产关系太复杂了,生产关系重构的成本比技术进步带来的收益大很多倍,可能需要从产业形态比较新的地儿开始,比如直播。

专栏作家

琢磨事,微信公众号:琢磨事,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声智科技副总裁。著有《终极复制:人工智能将如何推动社会巨变》、《完美软件开发:方法与逻辑》、《互联网+时代的7个引爆点》等书。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标题是河南话么

    来自福建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