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妈“翻车”引群嘲,“打工人”的流量还能吃多久?

0 评论 1826 浏览 3 收藏 15 分钟

"霸总"和"反霸总"两大热门题材,迎合了大众情绪,也直接让王妈系列短剧出圈。只是"普通观众"时代的到来,大众情绪对内容创作和舆论的影响越来越大。"打工人"话题虽然能带来流量,但也需谨慎对待,否则容易翻车。

短剧“顶流”王妈,5月迎来了戏内戏外的双重“崩塌”。

戏内是作为保姆的王妈在顾家晚宴上喜提“惊艳变装”,被网友质疑夺走男女主角的光环;戏外则是“王妈”扮演者王志欣背后的MCN荒野文化,被曝出大小周作息、试用期无社保以及核心岗位工资不到6000。

由于此前王妈在短剧中被视为“打工人嘴替”,这种剧情与现实产生的割裂感转而化成了对王妈“背刺打工人”的指责。

5月26日,荒野文化连发两条微博,回应“参保人数为0”的说法,并表示将取消大小周实行双休制度、试用期为员工缴纳社保、将员工最低工资提升至6000元等。28日,荒野文化再次就管理问题向员工致歉。

MCN的“滑跪”并没能阻止舆论的雪球越滚越大。在网络上,网友们讨论的风向逐渐从“压榨打工人”转向“王妈究竟能挣多少钱?”;记仇的天眼查也蹭上热度,在小红书连发两条置顶内容,“公司参保人数为0,原因是什么”“王妈赚的钱,到底进了谁的口袋”。

当戏内的王妈逐渐走向霸总文化,戏外的王志欣霸总形象则已完全成型。短剧里人人都爱看打工人怒斥“癫公癫婆”,但在现实中,短剧不过是一门流量生意,踩中的就是大众情绪。

一、戏内:“王妈”的终点是霸总

“感觉剧情越来越走偏,王妈已经不是最开始的王妈了。”看完“王妈系列”最新一集更新后,木遥感慨道。

在她看来,原本在短剧中承担吐槽役角色的王妈,在这一集中成了槽点本身:霸总顾景琛批了一个亿举办家宴,王妈却因为不想拖地让每一位来宾都套上鞋套,甚至当场打脸一位想吐在地上的客人;拍卖会上,王妈偷拿了拍卖的项链和镯子,还与保安嘴硬。

“以往都是霸总夫妇发癫,王妈忍无可忍,但现在王妈成了那个无缘无故发疯的人。”

让她产生违和感的桥段还有,顾家晚宴原本是女主的高光时刻,但最终“惊艳变装”的剧情却给了王妈,女主则因寒酸穿着被众人奚落,“像是王妈夺走了娜娜的光环,搞笑女人设走颜值路线也很割裂。”木遥觉得,由反霸总起家的王妈,终点可能是另一部霸总小说。

事实上,虽然当下的主流声音是王妈靠“打工人嘴替”起家,但在戏内戏外,“王妈”其实都离打工人很远,却和霸总靠得更近。

从内容上,在“重生”“穿书”大行其道的当下,“重生为霸总小说配角”的设定其实并不新鲜,在知乎也有大量类似的段子、热梗,收获的流量足够丰盈。

而“王妈系列”最初也是从保姆视角出发审判霸总文学的离谱桥段,主打一个正常人思维在霸总短剧中如何运转,松散的结构、不明显的主线,也让这一系列视频相比于短剧更像是段子集合。

前期剧情中,网友们最为津津乐道的几个桥段包括:女主大半夜推醒王妈给晚归的男主热饭,王妈迷迷瞪瞪抱怨“刚眯着”;霸总质问女主究竟爱不爱他,王妈在他背后急得上蹿下跳,求爷爷告奶奶,“别惹他”;男女主吵架,女主雨中下跪,王妈一边撑伞一边生无可恋复读着固定语录,“小姐进屋吧小姐!”

当顾景琛大手一挥,“治不好她让你们全体陪葬”时,王妈的“我也要?”与奔波儿灞接到九头虫“你去把唐僧师徒除掉”命令时的迷惑达成了一比一复刻。

大人物反复折腾,最终烂摊子由打工人收拾——观众们在王妈身上照见自己,由此王妈迅速晋升为“打工人嘴替”,在之后的创作中,七颗猩猩也有意为王妈增添这样的人设,时常让王妈咬牙切齿,“真是班上少了。”

不过,相比于普通打工人,王妈到底多了一层光环:保姆是一个低姿态人设,但承担了观众审判霸总文学中癫公癫婆的作用,在此基础上,男女主像是被设定好一套“恋爱程式”的NPC,王妈则是空降而来的吐槽役。

因此,王妈的出格行为是被允许的,比如偷戴主人家的首饰,从霸总的餐桌上巧取龙虾和牛排,在不想干活的时候一抹布摔在霸总头上,手中的拖把更是唯一真神,时不时就直怼霸总鼻梁骨。

就算抛开被短剧刻意放大的“战斗力”,能一眼认出百达翡丽的王妈本身就并不普通。从这一点来看,王妈才是真正的主角,别忘了,“穿越成炮灰女配”也可以写作另一部“女配上位记”。

而无论是出于人设的丰富、内容的存续,为王妈加上更多高光是难以避免的事情。

再加上观众放不下霸总情结,自动为赵管家添上“小厉总”人设,调侃王妈是失忆的厉家少奶奶,七颗猩猩则从善如流拍了相关变装,“打工人”王妈抢走男女主光环,迎来自己的霸总剧情也算是有迹可循。

二、戏外:“王妈”在塌一种很新的房

可能是王妈形象过于深入人心,所以当七颗猩猩“真霸总”的身份被扒出,其背后MCN荒野文化实行大小周、不给试用期员工交社保的情形被曝光,用户们“被背刺”的应激反应才如此剧烈。

虽然大火的出圈作是“王妈系列”,但七颗猩猩的走红还要追溯到2021年。彼时,她以宿舍日常为创作主题,时常创作出点赞超百万的爆款,并达成一年涨粉500万的里程碑式成就。2021年8月,七颗猩猩还因“00后大二学妹拍段子月入70万”登上微博热搜,全款为父亲买保时捷卡宴的故事也在互联网流传。目前,七颗猩猩全网粉丝超5000万,称得上是剧情号顶流。

由于没有正儿八经当过打工人,七颗猩猩大概没有预料到大众的怨气如此深重,第一次回应并不严谨,只是对“抄面试者的梗”“对超出的工作时间给予相应的劳动报酬”予以澄清,直到舆论发酵后,荒野文化才紧急发布通告,七颗猩猩也开直播回应,表示将取消大小周,将员工的薪资提升至6000元起,并为工作人员配备了苹果电脑。

七颗猩猩小红书回应

但当大众仇“资本”的情绪被点燃,MCN的“滑跪”并没有阻挡住负面舆论的进一步扩大,反而引发了连锁反应,一时之间,“王妈”成为微博热搜的宠儿。

比如,就“公司参保人数为0”一点,荒野文化对天眼查发出律师函,结果引发众嘲,天眼查也毫不犹豫蹭上热度,连发3条小红书笔记,迎来一波涨粉;在发现公司法人、财务、股东均是短剧中的“何娜娜”时,两人之间的友谊也遭到质疑;还有王妈电商平台上架的“不正之风”短袖也被拉出来批判,央广网热评“王妈只是角色,但背刺劳动者迟早翻车”。

与此同时,舆论的风向也开始转向为:“王妈究竟能挣多少钱?”

媒体信息显示,2022年2月时,七颗猩猩一支“21-60秒”的视频报价8万元左右,60秒以上视频价格约为10万元;而当下,“七颗猩猩”20秒内的广告视频报价涨至45万元,60秒以上的广告视频报价则为60万元。

而账号的商业模式也已十分纯熟,比如,在《重生之我在霸总短剧当保姆》中,七颗猩猩就接到了HBN、溪木源、去哪儿APP、韩束、永劫无间的商单合作,26集的剧情中就有16支广告植入,可见王妈系列为MCN带来的利润相当可观。在收入被爆料后,七颗猩猩的评论区被“查税”刷屏。

在最强调情绪价值的短剧领域翻车,七颗猩猩遭受的冲击也猛烈得多。尽管大众都心知肚明短剧只是一门流量生意,但当资本家的“虚假共情”被戳穿,舆论的走向也会十分危险。

三、“普通观众”时代

再回看王妈系列的爆火,与其说是流量选择了王妈”,不如说是“王妈”选择了流量。

从题材上,“霸总”与“反霸总”,二者都是今年的热门赛道,前者在短剧中依然具有称王称霸的地位,后者出于对霸总文学的解构,也因特定爽感受到观众喜爱。在“反霸总”赛道上浮沉的也不只是王妈,比如派小轩的《重生之我与顾少的百亿婚约》、刘大悦er的《搞笑女穿越玛丽苏》,走的都是“搞笑女与霸总文学”碰撞的路子。

虽然只有短短八集,但“顾少”系列对派小轩团队成员的加成是巨大的,男主角“葛广全”一路从路人甲晋升至官配,与派小轩的CP风生水起;时常有用户cue派小轩,“你和王妈在霸总赛道上强的可怕”。

伍尔夫在其评论集《普通读者》中引用约翰逊的一段话,“我很高兴与普通读者们意见一致……诗坛的荣誉桂冠,最终还得取决于未经文学偏见污染的读者们的常识。”用当下的视角看,我们已进入了“普通观众”时代,大众情绪所在即为流量所在。

普通观众的审美既影响着达人创作倾向,也影响着大众舆论,具体表现为,2024年,“情绪性塌房”的红人明显变多了。

普通观众的心态又是好琢磨的,几乎摊平在互联网上。过去一年,“打工人”绝对是大众话题中的“香饽饽”,出场即自带流量,无论是“班味”“禁止蕉绿”“癫公”都能与这一话题沾边,打工人释义的“五险一惊”,是“冒着五大风险、心惊胆战地上班”,谈起表来是“霸总们戴劳力士,打工人的表是excel”,这些热梗在内容平台广泛流传。

与此同时,“拉上打工人的话题,就能与观众真切共鸣”成了这个时代的虚伪“共识”。宝石老舅在综艺里唱“合租的出租屋有几平米,她的生日有谁铭记”,“打工人被老舅的rap整破防了”直升小红书热点;连影视博主都要拉上“打工人”情绪,热评《庆余年2》一段三皇子挑三拣四的桥段“这是吃了多少打工人”。可见,“打工人”的确是块砖。

但“成也打工人,败也打工人”。前有前百度副总裁璩静“员工闹分手提离职我秒批”,后有董明珠称“打工人想要休闲可以辞职”,打工人的流量,也不是那么好拿捏,如果只是“表演共情”,翻车似乎也是早晚的问题。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作者【卡思数据】,微信公众号:【卡思数据】,原创/授权 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