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长假返乡,我发现了独居老人直播间的“秘密”

0 评论 1961 浏览 1 收藏 14 分钟

除了年轻人外,中老年群体也在为短视频直播平台贡献着流量,尤其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看直播这一方式逐渐成为了中老年群体打发时间的方式之一,部分中老年人还会尝试直播相亲。一起来看看本文的故事讲述。

前段时间,有着千万粉丝的“秀才”被封,在全网引起不小的轰动。

在这个油头粉面的油腻男人背后,我们看到了一个庞大的、被忽略的中老年群体。

平日里,他们和亲人发条信息可能还有错别字,但在直播间,他们如鱼得水,短视频直播平台贡献着可观的收入和流量。

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我国老龄人口超过2.64亿,人户分离规模逼近5亿人,丧偶老人将近5000万。离婚、丧偶、人户分离……

种种因素使得单身老人的数量不断增加,老年孤独已成为我们每个人未来都可能会面临的窘境与难题。

短视频时代,看直播、刷手机,成了他们打发时间的重要方式。很多人为了排遣寂寞在网上寻找寄托,中老年相亲平台也应运而生。

嘈杂的直播间,犹如另一个广场舞大厅。

有人全情投入,有人路过看热闹,有人真心想要寻找另一半,也有人只是希望在青春凋谢之后,再次得到认同,通过上麦与刷礼物寻找存在感。

他们放下羞涩和扭捏,与素不相识的主播和网友连麦,一遍又一遍重复自己的年龄、身高、体重,家庭情况和财产状况,一边被“红娘”和平台“割韭菜”,一边享受着直播相亲带来的乐趣。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晚上八点多,老黄还在灯火通明的工地上忙碌——明天这里有一场展销会,他正带着几个老乡搭展台。

干他们这行,夜里工作是常事。虽然是个小包工头,老黄自己也亲自进场干活。不过,日益鼓起的肚子让他感觉行动起来不如年轻时利落了。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体力也不比从前。

每天下工后,老黄唯一的休闲就是刷直播,在各个相亲平台“猎艳”。

离异二十多年,他虽然一直没有再婚,但也接触过不少异性,只是没有人能处得长久。

最近,老黄开始迷上直播相亲。在这里,他又一次打开人生,单调的生活似乎一下子明朗起来。

因为出手阔绰,动不动就刷跑车放烟花,老黄在各个直播间混得很开,深得“红娘”和女嘉宾的喜爱。当然,他也收获了所谓的“爱情”——遇到了几个感觉还不错的恋爱(暧昧)对象。

不过,他并不想和任何一个人走得太近,开放式的关系让他没有束缚感,这样,他就随时可以自由出入直播间,去认识更多的人。

他知道,在这个看似虚无的网络世界,有许许多多和他一样的人,以找伴侣为名,打发孤独的时光。

只是,老黄并不知道,那些在视频里看着很美好的相亲对象,有很多是主播雇来的“托儿”。

一、刷礼物,见女嘉宾的第一道关

49岁的米娅就是其中的一个“托儿”。不过,当“托儿”并非她的自愿。

米娅的表姐雅文是某直播平台的“红娘”,因为人气和流量都不太好,雅文就把米娅拉到直播间,让她充当女嘉宾。

那个时候,米娅还不是单身,丈夫还在世,但她长得漂亮,唱歌又好,表姐经常让她上麦表演才艺,增加人气。

米娅的加入确实给雅文的直播间带来不少流量,米娅的很多“暗恋者”也是在那个时候看上她的,但米娅不想欺骗大家,她坦率地告诉粉丝们,自己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爱她的老公。

在雅文的直播间,“托儿”不只米娅一个,仅米娅认识的就有好几个。

不只雅文的直播间是这样,很多相亲平台的直播间,都存在着雇“托儿”当嘉宾的现象,与当年红极一时的某电视相亲节目手段如出一辙,只不过“托儿”们从电视里转移到了手机上。

图 | 直播间里的“相亲会”

其它平台怎么给“托儿”报酬米娅不清楚,但给雅文当“托儿”,米娅没有收任何好处费,直播间里的常客都知道她的真实情况。

在雅文的直播间,女嘉宾上麦征婚免费,男嘉宾上麦则要刷礼物。

若是男嘉宾对某个女嘉宾感兴趣,想让她开视频看看长啥样,也是需要刷礼物的。男女嘉宾若是牵手成功,主播会让他们单独联系,但是需要给“红娘”转个红包或刷个礼物。

大多数牵手成功的人,都会依照“行规”给主播刷个跑车,也有不守规则的人,牵手成功人就消失了。

“几十块钱的事,要是不想给,你也没办法。人家私下互关加好友,想拦也拦不住啊!”雅文对此很无奈。

不过,无论刷多少礼物,给多少打赏,“红娘”都是不可能全部拿到的,平台会抽走近一半的分成。

“有些粉丝觉得我们做主播的是‘韭菜’收割机,其实平台才是最大的‘收割机’。”雅文说。

二、结婚可以,先帮我还债

与年轻人相比,中老年人相亲似乎与农耕社会沿袭下来的传统更吻合,看家庭、看长相、看财力,还要看看能给多少彩礼。

在某短视频直播平台,几乎所有的相亲直播间,都不避讳要彩礼这样的事情。

有的主播在让女嘉宾介绍个人情况时,把要多少彩礼也作为一个重要的内容指标。

51岁的魏姐离异多年,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如今,儿子长大成人,魏姐用打工赚下的钱,给他买了房娶了媳妇,同时也欠了好几万的外债。

现在,她一个人在黑龙江打工,每月工资四五千块,除去租房、吃饭,每月到手的收入大概有三千多。

来直播间相亲她是背着老板的,一边干活一边对着手机跟大家介绍自己的情况。她说她可以不要彩礼,但是如果有人想要跟自己结婚,得先帮她把外债还上。

像魏姐这样,希望通过相亲来缓解生活压力的女性并不在少数。

58岁的许阿姨退休好几年了,一个人居住在辽西小城。由于年轻时花钱大手大脚,许阿姨没存下什么钱,靠每月1900元的退休金,根本无法支撑晚年生活。为此,她不得不打些零工,贴补日常。

“我找老伴儿一定得找个有退休金的,退休金不能太少,要不不够花。”

对于这样的诉求,有的男士表示理解,有的并不买账。

60多岁的张先生,是“红娘”为许阿姨推荐的男嘉宾。张先生是哈尔滨人,退休前曾多次到辽西出差,看中了这里比老家更温和的气候和更低的房价。

张先生每月八九千块的退休金,愿意到女方家落户,并且购房。

这样的条件在中老年直播间里可是“香饽饽”,但张先生也很挑剔,长相一般又有些物质的许阿姨并不在他的考虑之列。

女士重财力,男士重长相,这个在现实世界通用的法则,在直播间里也不例外。

三、跳舞、唱歌、搞对象,直播间三宝

自从被表姐带入直播界,米娅自己也开了直播。

不过,她的直播间基本都是熟人,亲朋好友、同事同学。直播也没有主题,就是东家长西家短地闲聊,有时也唱唱歌。

一年前,丈夫突发意外去世,开播成了米娅的精神寄托。以前在表姐直播间积累的粉丝,也陆续转了过来,成了她榜单上的“护花使者”。曾经的仰慕者,终于逮到机会,大胆地对她展开追求。

米娅和其中的几个在线上聊过,有感觉不错的也在线下见过,但都不太满意。

上大学的儿子对她在线相亲表示支持。自从丈夫去世后,米娅感觉儿子一下子长大了,自己也越来越依赖他,有什么事都会先和他商量。

人到中年,对于婚姻和爱情有着更多的顾虑和考量。能否找到另一半,对于米娅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直播间里找到了一个缓解和释放压力的出口。

“现代人楼对楼、门对门都不说话,直播间却让大家放下戒备,相谈甚欢,对我们来说是好事。要是能在开心聊天的同时,找到一个可以牵手余生的对象,那不是更好?”一位粉丝说。

唱歌、跳舞、搞对象,开心旅游不吃药,这是某中老年相亲直播间主播“老哥”的口头禅。

老哥今年六十多岁,能说会道,偶尔还唱唱二人转。几年前老伴儿去世,他难过了很久,后来在直播间里找到了排解郁闷的方式。

他尝试开播做“红娘”,在帮别人保媒拉纤的同时,也想给自己找个老伴儿。

对他来说,挣钱不是目的,图的就是一个乐呵。在老哥的直播间,他从来不要求粉丝们刷礼物,只要花一毛钱加入粉丝团就可以随便上麦,想聊天就聊天,想表演才艺就表演才艺,怎么开心怎么来。

除了线上直播,每个月他还会组织一次线下聚会,把天南海北的网友们聚到一起,“唱歌,跳舞,搞对象”。

开播一年多,老哥已先后促成一百多对儿中老年情侣,累计三百多人通过他找到了另一半。

“有些人想给我刷礼物,我说不用,帮助你们也是在给我积攒福报。我不像别的主播似的上播就不停地要礼物,不给礼物就阴阳怪气说这说那。

事儿做到了人家自然会感谢你,我不要礼物反而收到不少礼物。每次聚会,大家都带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来看我,我也交到不少好朋友。”

不过,像老哥这样的“清流”在直播界并不多见。

《法治日报》曾调查发现,社交平台存在大量以“老年人交友”“老年人婚恋”为主题的账号和群组,人数多的群里往往有几百人,里面发言活跃,互交好友频繁。而老年人因线上交友、网恋上当受骗的事例也屡屡发生。

“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似乎这才是更古不变的真理。

“直播间里的家人们大家晚上好,红心走一走,红心走一走,想上麦的赶紧送个礼物啊!”

雅文的声音刚落下,老黄刷的烟花已经绚烂地开满手机屏幕。

(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本文均采用化名)

作者:楚樵;编辑:卓然

来源公众号: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大时代下,每一个小人物都值得被看到。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显微故事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