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1+9个“支付宝” 到底如何普惠全球超10亿人

不懂技术怎么做产品?15天在线学习,补齐产品经理必备技术知识,再也不被开发忽悠。了解一下>

复制“支付宝”,互联网发展滞后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引入的不仅仅是移动支付,也可能是一个澎湃汹涌的移动互联网和普惠金融大繁荣的新经济未来。

未来服务20亿人的全球化目标,支付宝已经达成了一半。

上周,基于蚂蚁区块链技术的南亚首个区块链跨境汇款——马来西亚到巴基斯坦“链路”打通。这意味着,数万在马来西亚打工的巴基斯坦务工者,可以首次通过区块链技术把打工所得快速、安全地汇回家了。

据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在现场公布的最新消息:蚂蚁金服及其合作伙伴,已经在全球服务超过10亿人。而此前,全球拥有超过10亿活跃用户的应用程序的公司是:Google,Facebook和Microsoft等。

看1+9个“支付宝” 到底如何普惠全球超10亿人

关于阿里系一贯的并购风格,“强势”或许是外界共识——在新零售领域,先买后收几乎是惯例,比如大润发。但蚂蚁金服在海外的投资路径,则恰好相反,其投资的9个境外版“支付宝”中,几乎都不具备控股地位,身段灵活,态度柔软。

不求控股的蚂蚁金服,如何做到用数字普惠技术,让“一带一路”沿线上9个国家和地区的当地人,都开始愿意改变现金为王的传统习惯,用上属于自己的“支付宝”?

中国速度:168天,让中国经验因地制宜

和“逍遥子”张勇一样出身于CFO的井贤栋,内部花名“王安石”。自2016年5月上任蚂蚁金服总裁以来,就一直把全球化化提升为蚂蚁三大战略重点之一。

三年间,蚂蚁金服出海的动作颇为密集,已经落子9个境外版“支付宝”。这不,今年伊始,巴基斯坦版“支付宝”Easypaisa上又开通了区块链跨境汇款业务,这不仅是南亚首个区块链跨境汇款,也是巴基斯坦当地的首个区块链项目。

如果仔细复盘会发现,支付宝“出海造船”的区域,首先从“一带一路”沿线开始,包括:泰国TrueMoney、菲律宾GCash、马来西亚Touch ‘n Go Digital (TnGD)、印尼DANA、印度Paytm、巴基斯坦Easypaisa、孟加拉国bKash、韩国kakaopay、中国香港AlipayHK,其中包含东南亚4个、南亚3个本地钱包。

9个境外版“支付宝”虽然名字各不相同,但背后都有来自中国内地的支付宝技术的助力。

实际上,对于来自中国国民应用支付宝的本地化赋能,当地政府和行业普遍持欢迎态度。因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口密集,且普遍年轻化,金融基础服务供给不足。

有第三方粗略统计,目前在一带一路国家,尚有20亿人没有银行账户,仅10%的人持有信用卡,有贷款需求的人中仅21%通过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从中国实践而来的数字普惠金融经验,成为不少国家和地区在数字化进程中迫切想要学习的样本。

具体到这次的新闻“主角”,巴基斯坦2亿人口中35岁以下的劳动力有1亿人,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度。年轻人通常愿意“尝鲜”,而年轻人对新事物的反应,往往决定着潮水的方向。

另据世行的数据显示,巴基斯坦仍有1亿人无法获得基础的金融服务, 但巴基斯坦的3G 和4G 网络正在快速发展,当地手机渗透率已经超过70%,其中智能手机用户在30%左右。

这样的人口红利再加上普惠金融的战略窗口,以及当地监管的创新意识和政策鼓励,都为当地版“支付宝”快速落地培养了土壤。

继去年3月巴基斯坦最大的本地钱包Easypaisa牵手中国的支付宝,去年7月巴基斯坦央行行长塔里克.巴杰瓦又在北京走了一趟三源里菜场,在用随行的井贤栋的支付宝扫一扫后,他不用现金就买到了33元一包的葡萄干。

看到中国人“无现金”日常和小微码商的数字生意经,他当场表示“希望把中国经验早点搬回家”!

结果,仅仅168天,作为全球前十汇款输入国的巴基斯坦就引进了区块链,之前巴基斯坦央行还为此专门开辟了金融创新的“监管沙盒” 试点。

作为全球十大汇款接受国之一,巴基斯坦年均接收境外侨汇约200亿美元,巴基斯坦境外侨民超过1000万。这些外出务工人员的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过去的转账方式一般会受到时间或者地点的限制,比如一定要去柜台,或者都有当日截止时间;而打通了这个项目之后,首先快捷,秒到账,也方便用户7*24小时在两地随时汇款和收款,更省钱、更安全、更透明。

这是继去年6月菲律宾人用上区块链跨境汇款后(香港-菲律宾的全球首笔区块链跨境汇款打通),支付宝用 168天,又让巴基斯坦人能在全球也领先尝到了用区块链跨境汇款的甜头,展示了中国科技落地的“加速度”。

看1+9个“支付宝” 到底如何普惠全球超10亿人

“对当地人来说,金融服务未来会像巴基斯坦人民爱吃的烤馕饼一样,随时随地,无处不在,饿了就能吃到,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井贤栋在现场仪式上说。“这就是我们想做的,用技术帮助合作伙伴,为当地人民带去便捷、带去普惠。”

对此,塔里克.巴杰瓦的回应是:“新的区块链汇款服务,是使用新技术改变巴基斯坦金融服务格局并带来突破的大胆尝试,这是巴基斯坦中央银行议程的重中之重。我们非常感谢这一重大发展,并感谢支付宝为我们的数字和金融普惠目标做出了重大贡献。”

中国模式:支付宝“出海造船”走出3.0时代

通过“技术赋能+合作伙伴”的模式,支付宝把自己在中国14年积累的经验和技术,以更加因地制宜的方式在当地落地生根,9个本地钱包无一例外都在培养当地人才、服务当地用户。

然而,不控股,又非财务投资,如何实现战略协同性呢?

路径是技术赋能,包括基础技术架构、安全风控技术、防欺诈技术、反洗钱技术,以及这两年风头最劲的区块链等前沿技术(要知道在全球区块链专利申请数量排名中,蚂蚁金服已经连续两年排名第一)。

“一地一策是支付宝走出去的基本方法论,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我们首先要尊重当地合作伙伴、找到当地痛点,我们可能采取不同的措施,但最终的目标其实是非常一致的,就是给这些国家或者地区的民众可以享受到跟中国国内一样的移动支付的便利。”蚂蚁全球本地化钱包技术负责人 兼马来西亚本地钱包TnGD的CTO熊务真说。

从支付宝走出去最早的印度说起,刚开始在2015年其用户不过2500万、风控团队一共不到十个人,看到可疑操作,就通过最传统的电话沟通一一排查,因为风控不到位,甚至一度关闭了P2P转账功能——后来,在支付宝的技术赋能下,才替换了这种人工的低效风控系统。

与此同时,扫码支付、在线预订电影票、黄金版“余额宝”……越来越多适合印度当地的功能和场景,也在双方团队的共创中应运而生。

这些通用或者专用型的变化升级,伴随莫迪“废钞”政策让当地的移动支付需求井喷,也让Paytm到2017年底就生长为用户超2.5亿人的全球第四大电子钱包。

“技术出海”的路径在印度得到了验证后,就在接下快速输出给其他“洼地”国家,复刻“支付宝”。

同样在南亚,在支付宝的助力下,巴基斯坦版的“支付宝”Easypaisa已经从功能机向智能手机升级,开始成长为不止于转账汇款的一站式移动支付和生活方式平台。

去年8月,Easypaisa上线了巴基斯坦首个在线借贷产品Easypaisa贷款(类似支付宝在国内对小微贷款的310模式);去年10月,Easypaisa开始从大学校园起步,试水扫码支付功能。

此外,包括支付宝上最新的一些思想和应用,也开始走到了海外。比如:在中国很多城市刚刚才可以用手机扫码过地铁没多久,去年下半年在马来西亚的“支付宝”TnGD 加上中国的技术一起,让马来西亚成为了全球第二个可以开启手机过闸的国家。

这一年来最火的区块链技术,在中国内地充分实现了从商品溯源到供应链金融等一系列民生应用后,又在境外开启了从中国香港到菲律宾、从马来西亚到巴基斯坦等多个本地钱包上的区块链跨境汇款。

有意思的是,相比在中国国内以追求稳定为主的金融严监管市场环境,一带一路沿线的当地政府和企业对于中国经验的落地更加迫切和渴望。

尤其在支付宝14年锻炼出的最核心最基础的安全风控等基础平台能力之上,又有因地制宜地落地,支付宝的“出海造船”既为当地培养了移动支付人才,又让相关研发时间缩短了数年。这对处于数字化国家进程中的发展中国家,具有非常宝贵的“传经送宝”的意义。

此外,支付宝出海还有另一大特点,就是和阿里系的电商业务有协同性。

中国互联网,先有电商(淘宝),再有电子支付(支付宝);但在其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往往是反其道而行,先有支付工具(本地钱包),再发展电商。

原因是如果支付解决不了,电商业务无法走通,换句话说,支付宝也为阿里系的集体出海,提供了“全球付”和“全球汇”的基础通路;对于这些互联网业务还落后中国数年的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来说,支付宝经验的因地制宜,不仅仅带来了移动支付,也为当地电商等业务的繁荣提供了可能性。

因此,在全球复制“支付宝”的时候,上述发展中国家,引入的将不仅仅是移动支付,更可能也是一个澎湃汹涌的移动互联网和普惠金融大繁荣的新经济未来。

有一个去年“双11全球狂欢节”的全球数据或可佐证:

去年11月11日,包括菲律宾、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4个海外的“支付宝”,首次尝鲜“双11全球狂欢节”。在阿里生态体下东南亚最大的电商平台Lazada,以及南亚最大电商平台Daraz上,通过本地版“支付宝”,当地人第一次体验到中国人发明的“双11”,并且在电商平台优惠的基础上还能再拿本地钱包的叠加折扣。

最终这些本地钱包不仅顺利扛住了首次“双11”的大客流洪峰,更在当日交易量上成绩喜人,比如:巴基斯坦人的“支付宝”Easypaisa当天交易量增长了5.6倍、菲律宾人的GCash当天交易量增长了20倍!

毫无疑问,“一带一路”的全球数字化现在时,首先给中国科技企业走出去提供了猎猎风口。

中国企业走出去,已经从昔日的“借船出海”1.0时代,走过“买船出海”的2.0时代,现在到了以支付宝全球化为样本的“出海造船”3.0时代了。

井贤栋说:“我们觉得这一轮互联网技术是为普惠而生,为发展中国家而生,所以我们也期待将技术带到更多的国家,找到更多的合作伙伴,帮助他们去更好的服务更多的当地人和小微企业。”

 

本文由 @ 财经故事会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