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支付体系梳理

0 评论 4269 浏览 17 收藏 19 分钟

编辑导语:以前,我们不带钱包出门寸步难行,而如今手握手机去哪里都不怕。移动支付技术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隐私泄露、账户盗用等新风险。随着新支付方式的快速发展,传统的监管框架已显得力不从心,因此新加坡监管部门不断完善监管体系,在保持金融稳定的同时促进支付领域创新。

前言:

今年我在一家新加坡直播社交公司里做支付,我们当前的项目需要到新加坡申请牌照,遂对新加坡的支付体系进行了一些梳理。

新加坡是位列纽约、伦敦、香港之后的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拥有完善的支付基础设施,以及较为全面的支付体系监管框架,但移动支付等新兴零售支付方式的普及率却并不理想。

为推动电子支付的发展,新加坡推出了一系列的鼓励创新的措施,并将电子支付作为国家战略方向之一。

本文介绍了新加坡支付体系的法律基础、监管框架、支付行业和市场,对新加坡电子支付的发展情况进行了梳理。

一、国家基本情况介绍

新加坡简称狮城,是一个比较小的国家,拿国土面积对比的话,深圳相当于3个新加坡,上海相当于9个新加坡,广州相当于10个新加坡,北京就更多了,22个,就是这么小。

人口呢,600W不到,大概相当于我国一个二线城市的人口量,是一个移民国家,其中华人占了约70%。

就是这样一个体量的国家,居然是亚太第一大、全球第三大外汇交易市场,金融市场发达程度位居世界第三,有超过200家银行。

此外,新加坡的营商环境、政府办事效率等在全球也是名列前矛的。

新加坡支付体系梳理

(世界银行公布的2017年全球经商环境报告(Doing Business 2017),新加坡在全球190个国家评比中排名第2。)

新加坡支付体系梳理

在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7年贪腐印象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6)」报告中,新加坡在180个国家或地区当中与瑞典并列第6名,是亚洲唯一位于前十名的国家。

二、支付体系立法情况

2006 年以前,新加坡一直没有覆盖整个支付体系的立法。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对支付体系的监管规定散见于《银行法》、《汇票法》以及一些非正式的、合作性的文件中。

随着金融业的不断发展,MAS 逐渐认识到支付体系对于货币政策、金融稳定和公众利益的重要性。

在经历了多年的酝酿、起草、修改和完善的过程后,MAS 于 2006 年颁布了《支付体系监督法》(PS(O)A),为其监管支付体系提供了统一的法律基础。

目前,新加坡根据 2006 年颁布的《支付体系监督法》(PS(O)A)和 1979 年颁布的《货币兑换和汇款业务法》(MCRBA),监管各类支付服务。前者主要针对辖区内重要支付系统、储值类支付工具(SVF)做出统一规定,后者则对开展汇款类业务的企业设立了牌照等监管要求。

随着支付领域创新的演进发展,新兴支付工具和业务模式使得这2项法案(06年颁布的《支付体系监督法》和79年颁布的《货币兑换和汇款业务法》)所调整的业务边界日益模糊,在监管范围之外的新兴业务带来了新的风险。

在2017 年 11 月,MAS 提出制定新的统一支付立法——支付服务法案(Payment Service Bill,PSB),进一步整合精简 PS(O)A 和 MCRBA 的相关规定,扩展支付业务监管范围,并根据支付活动引发的风险优化法律法规。

PSB 的核心包含两大平行的监管框架,一是针对直接面向消费者和商户的零售支付业务牌照制度,二是对于跨行支付系统、卡组织等虽不直接面向零售用户,但可能对金融稳定造成影响的支付系统的指定制度。

PSB 规定在新加坡境内开展以下七类支付业务必须取得支付牌照:

  1. 账户发行服务:包括支付账户的开立、维护或运营,比如电子钱包、非银行机构发行的信用卡服务。
  2. 国内货币转移服务:境内资金转移服务,包括支付网关、自助机具等。
  3. 跨境货币转移服务:提供资金跨境汇入和汇出服务。
  4. 商户收单服务:支付服务机构与商户签订协议,开展支付交易受理和处理服务,包括 POS收单和网络支付网关。
  5. 电子货币发行:发行电子货币,包括储值工具(SVF)等。
  6. 虚拟货币服务:虚拟货币的购买或销售,提供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等。
  7. 货币兑换服务:购买或销售外币。

三、支付监管机构的基本情况

1. 金融管理局(MAS)

新加坡的金融监管机构MAS大致相当于我们的一行三会(人行、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MAS用了许多年时间,陆续颁布和实施了包括银行法、保险法、证券法、期货交易法、基金管理法、外汇交易法等在内的一火车皮金融律法,对新加坡所有金融机构和持有资金服务牌照的公司履行监管职能,还包括对财富管理、信用评级等准金融类机构的管理。

MAS颁布的与支付相关的法律法规在上文中有介绍,此处不再赘述。

2. 其他机构

1)新加坡清算所协会(Singapore Clearing House Association)

1980 年成立,负责建立、管理及监督其成员机构的清算服务和相关设施,成员资格对相关金融机构和 MAS 开放。

清算所协会不直接运营支付系统,主要负责为新加坡元支票清算系统(SGDCCS)、美元支票清算系统(USDCCS)和银行间转账系统(IBG)的参与银行和系统运营机构制定章程、规则和条件,指派清算系统运营商,并确保运营商提供的清算服务符合清算所协会设定的规则。

2)新加坡银行协会(Association of Banks in Singapore)

非盈利组织,由获得MAS许可的各类银行业机构组成,为行业最佳实践制定最低标准,并支持行业性互惠项目,也会就支付结算体系等影响行业发展的立法和指引提出意见建议。

四、支付行业

据数据分析机统计,2018年新加坡电子支付用户数达到 460万,超过新加坡总人口的 80%,交易总额将达到 117.77 亿美元,交易总额将以 12.4% 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增长,预2022 年交易总额将达到 187.96 亿美元。

新加坡支付体系梳理

(来源:Statisca,新加坡电子支付市场交易规模)

五、支付市场

1. 传统支付方式

1)现金

现金仍然是新加坡小额交易中常见的支付方式,2015 年,新加坡现金支付交易金额为 14 亿新元,在常用支付工具中,排名仅次于储值工具(SVF)。

2)支票

支票仍因其使用的方便性和安全性而在新加坡支付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个人消费者通常在账单和小额支付场景中使用支票,支票支付也在企业之间的商业活动中较为常见。整体来说,支票的使用率呈逐年下滑趋势。

3)银行卡

在新加坡,信用卡和借记卡均得到了广泛应用,成为零售支付最常使用的方式之一。

根据交易验证方式,借记卡大致可分为基于 PIN 码和基于签名的借记卡,NETS EFTPOS 是常见的基于 PIN码的借记卡支付方式,而 Visa 和万事达借记卡则是基于签名的借记卡。

4)储值工具(SVF)

储值工具(SVF)相当于我国的预付费卡,比如京东卡、沃尔玛卡,是新加坡较为常见的支付方式,是可以在 SVF 发行机构体系内通用的预付电子现金或预付卡,一些电子形式的 SVF 也可称为电子货币(e-money),使用 SVF 进行交易一般不需要PIN 码或签名。

跟我国预付费卡分单用途和多用途卡一样,在新加坡,SVF 可分为单用途(SPSVF)和多用途(MPSVF)两类,单用途储值工具只能用于购买发行机构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典型的单用途储值工具如预付费电话卡;多用途储值工具可以用于购买发行机构及其他主体提供的商品和服务。

5)电子转账

新加坡电子转账服务主要基于新加坡自动清算所(Singapore Automated Clearing House,SACH)的银行间转账系统(Interbank Giro System,IBG),系统参与银行的客户可通过 IBG 系统进行直接借记和直接贷记转账。

2. 新兴支付方式

1)PayNow

PayNow 是一个以商业银行为主导的支付解决方案,由新加坡银行协会(ABS)于 2017 年 7月推出,目前参与银行共有 9 家,包括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PayNow 注册用户超过160万。

新加坡支付体系梳理

支持PAYNOW的银行目前只有9家,也就是说只有这9个银行的APP上可以用PAYNOW这个功能。与我国支付宝微信基于虚拟账户基础的不同,PAYNOW还是基于银行基础的一个移动应用,离开了银行账户体系就玩不转了。

在PayNow上转账时,仅通过手机号码或新加坡身份证(NRIC)、外国人身份证号(FIN)即可发起新元转账,资金实时到账。

PayNow 全年全天候提供服务,用户可通过网上银行平台或手机银行 app 获取 PayNow 服务,在首次使用时将银行账户和手机号、身份证号等进行关联。从这点上看,跟香港的FPS还是非常像的。

2018 年 8 月,企业版 PayNow Corporate 上线,将服务延伸至公司、政府机构、行业协会等对公主体。这些机构可将组织识别码(UEN)与其银行账户关联,即可通过 PayNow Corporate实时收付款项。

PayNow 同样支持扫描二维码付款功能,企业和消费者可以使用 9 家手机银行 app 扫描PayNow 二维码完成支付,PayNow 二维码新加坡通用二维码 SG QR 整合(下文会讲到这个SGQR,新加坡官方的统一二维码标准)。

2)NETSPAY

NETS 成立于 1986 年,是由新加坡商业银行发起设立的支付卡网络,目前 NETS 集团的业务范围已延伸至新加坡支付产业链各个环节中,包括 POS 直接借记和贷记支付、网络和移动支付、预付卡业务、支付系统运营等等。

2017 年,NETS 推出手机钱包服务 NETSPay,支持非接支付和二维码支付功能。用户可通过绑定银行卡或预付费账户方式,实现线下的 NFC、二维码扫码支付,以及应用内购买(IAP)。

此外,NETSPay 用户之间可通过手机号实现转账、收发红包等功能。在新加坡境外,NETSPay 也可在支持中国银联 QuickPass、银联二维码的受理商户进行支付。NETSPay 目前对于不超过 100新元的交易实行免密支付。

截至 2018 年 6 月,NETSPay可在全新加坡超 10.5 万个线下受理点进行支付,其中包括6万个支持二维码支付受理点。

3. 新加坡通用二维码SG QR

目前我国主流上是三家的二维码:微信、支付宝、银联,还有其他的一些用得比较少的钱包的二维码,比如壹钱包、京东金融钱包等。

各钱包之间的二维码是不通用的,即微信的钱包不能扫描支付宝的二维码,当然国家当前正在推进二维码的互联互通,已有小范围的测试,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微信扫描支付宝的二维码将大范围使用。

2017 年 11 月,新加坡支付委员会(Payment Council)发布了新加坡二维码电子支付规范,我国的银联国际、微信、支付宝等巨头也参与了规范的制定。

2018 年9月,SG QR 正式上线运行,成为全球首个统一通用支付二维码。SG QR 整个了新加坡市场中已有的二维码,包括 PayNow、NETS、GrabPay、Liquid Pay、Singtel DASH、微信支付、支付宝、银联等 27 种。

在付款时,消费者只需查看商户展示的SG QR 付款码是否支持其希望使用的支付 app,登录该支付 app 后扫码完成付款,而商户则无需在收款台展示多个不同的二维码支付标签,只需在一个 SG QR 标签中显示支持的支付方式即可。

(新加坡通用二维码 SG QR 标签示例)

六、新加坡零售支付系统

MAS是这么分类新加坡的支付清算体系的:

  • 国之重器:systemically important payment system,也就是那些一旦出问题就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破坏国家金融稳定的清算系统,典型的比如为银行业、证券业提供同业清算服务的:MAS Electronic Payment System(MEPS+);
  • 民之重器:system-wide important payment system,也就是那些一旦出现问题就会动摇人民群众支付信心、但是不足以动摇金融根本的清算系统,这类通常是民营公司搭建的、服务零售行业的清算系统,比如GIRO、FAST、PAYNOW等;
  • 对外合作的系统:比如外汇交易的CLS系统(Continuous Linked Settlement),CLS是全世界外汇交易里举足轻重的系统。

七、新兴支付的发展机遇

16年,新加坡金管局委托咨询公司毕马威对新加坡的支付市场进行了一项调研,调研报告指出新加坡支付产业存在的一些问题,包括个人和企业用户仍对现金、支票等传统支付方式依赖度较高。

新兴支付解决方案发展分散,缺乏互联互通性,制约了整体普及进程;支付领域的法律法规落后于产业实践等。

金管局基于毕马威的结论,启动了一系列改革举措,包括推进支付监管框架调整,完善支付基础设施建设,促进支付创新领域的协调与合作等。

加上新加坡开放的金融环境,新加坡的新兴支付市场,存在较大的发展空间。

一方面,新加坡的移动互联网环境较为发达,银行账户覆盖率(96%),手机渗透率(149%),无线网络渗透率(186%),均排在了东南亚第一名;同时,新加坡的人口素养比较高,对于新兴支付方式的了解程度,也超平均水平。

另一方面,智慧国家计划为电子支付发展提供有力的政策支持,电子支付产业发展与国家战略相挂钩,将有力推进新兴支付的推广应用,通过二维码SG QR就是一个典范。

 

作者:刘小石;微信公众号:刘小石

本文由 @ 刘小石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