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电商的中场战事

0 评论 4124 浏览 2 收藏 13 分钟

编辑导读:人们越来越习惯于网上购物,买东西越来越方便,“剁手族”的人数也越来越庞大。买多了东西不舍得扔怎么办呢?有需求就会有对应的产品,二手电商平台应运而生。本文作者对二手电商平台进行了分析,与你分享。

5月29日,二手电商平台万物新生集团(原名爱回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IPO招股书,拟于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RERE。

这也是继年初全球二手平台Poshmark上市之后,国内首家准备奔赴海外上市的二手电商企业。

二手经济,这个曾经作为商贩市场的商业名词,如今正引导着新的商业形态建立,利用移动互联网的信息透明优势,重构线上二手电商模式。

相比于淘宝、京东等综合电商平台之间的惨烈厮杀状况,二手电商玩家们选择另辟蹊径,在存量与增量市场中找到了二手经济互联网流量入口。

如今,关于二手市场的战争并没有偃旗息鼓,各路玩家延续着往昔巨头们的成长路径,欲在剩余电商市场中,找到自己的增长脉络。

互联网之间的竞争,本质上是流量入口的竞争,电商形态催生出了如淘宝、京东、拼多多等万亿级电商巨头,如今,资本们瞥见二手经济的魔力,欲把二手电商平台作为新品电商有力补充的一环。

01 “二手经济”进化

二手经济,是围绕存量资产进行的一种交易,通过对物品的循环利用,提高商品在其生命周期中的利用效率,进而产生价值,本质上属于“剩余价值”交易。

大众对于“二手经济”这样的名词可能还有些陌生,但它还有一个耳熟能详的称号-“跳蚤市场”,这是一个从欧美国家过渡过来的舶来品,指的是由旧货地摊组建成的小市场,由线下摊贩进行撮合,完成二手商品交易。

事实上,早在20多年前,国内就已经兴起在线二手电商交易。在PC互联网时代,很多地方门户网站以及主流论坛BBS上,有大量用户通过网站的二手或者跳蚤市场之类的板块,进行二手商品交易。

不过,当时的门户网站只限于流量的获取以及信息的展示,盈利模块还聚焦在广告收益,各大二手交易频道并不负责撮合交易以及售后服务,导致买卖双方只能通过线上信息展示,达成初步购买意愿后,再选择线下进行交易。

随着支付工具出现以及移动浪潮推动,催化了二手电商向正规模式迈进,而综合型电商淘宝、天猫、京东等平台新品铺设量扩大,推升了二手市场的用户需求量。

经过二手标签注入,价格往往是新品的多重折扣价,买家可以用最优性价比获得自己需要的商品,而卖家可以通过二手转卖消化闲置物品,达成需求双向平衡。

需求催生了产业,流量也迫切需要新的出入口,对于自带流量的阿里、京东来说,二手电商无疑是最好的结合方式。也就是在这一阶段,二手电商有了足够的牌面去玩正规军的玩法。

02 二手电商混战

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二手电商交易规模达到3745.5亿元,用户规模超过1.8亿人,二手电商市场仍处于持续高速增长状态。

赛道的高增长路径,进一步吸引二手服务商们的加入。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二手交易行业新注册企业达2.0万家,同比增长8.1%,其中四季度新增0.48万家,截至2020年底,国内拥有达12.1万家二手交易相关企业。在这样大背景之下,也进一步说明用户的需求迎来爆发点。

现阶段,国内二手电商格局基本呈现两超一强局面,咸鱼、转转以及爱回收(万物新生),他们的背后不乏有大财阀作为靠山,山头分势很明显,流量抢夺战也很激烈。

2011年,移动互联网的战火还没有燃烧到二手平台上,作为最早一批入驻二手电商的选手爱回收,以做电子产品回收业务迅速起家,获得短暂高峰成长期;2019年,在大股东京东集团的撮合下,与京东拍拍合并,从2011年至今,爱回收先后获得多次融资,最高融资数额达1.5亿美元,成为了二手电商平台的一极。

意识到二手电商红利期的阿里,手握淘宝、天猫两张流量王牌,也开始在内部孵化二手交易项目,2014年,阿里巴巴成立闲置平台闲鱼,为了更完善提供二手服务,2016年阿里巴巴将闲鱼与拍卖业务合并,成为了国内最大的二手电商交易平台;

有意思的是,没有电商巨头站台的转转,却拿到了互联网顶流微信的支持。

2015年,转转由58集团推出,之后宣步开通微信钱包入口,全量接入微信用户,2020年合并二手市场头部玩家找靓机,兼并了综合二手电商与数码二手电商的属性,成为二手电商又一极。

头部二手电商平台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依附于新品电商的平台,比如闲鱼、爱回收,有阿里、京东作为支撑,即拥有供应链资源,又兼备电商流量资源;

另一类则具备增量市场流量,比如转转,背靠58、腾讯,提供丰富的C端流量。混战之中的玩家都有资源共性,在这场巨头割据的间隙中,逐渐形成多方平衡的局面。

二手电商平台的战役,也可以归纳为背后互联网巨头之间的战役。

在短时间内,二手电商虽难以形成规模效应、提供盈利空间,但却为将来的流量入口提供一个潜力点,这也是各路巨头不惜代价重仓这一赛道的原因。

03 模式优劣难辨

模式问题一直是二手电商玩家们争议的话题之一,二手电商平台大致可分为C2C、C2B2C和B2C三种模式,选择哪种模式将决定平台的轻与重,以及C端用户与B端用户之间的平衡关系。

传统国内二手市场以B2C模式为主,二手商通过平台从用户手中收购闲置物品,然后进一步二次处理,将闲置物品美化成可售卖的商品,加价卖给C端用户。

到了互联网模式下,开始改变原有的模型。C2C模式更倾向于开放,如闲鱼、转转平台,平台提供窗口,买方与卖方直接沟通,优势在于可以除去中间商,双方都能获得最高性价比,但劣势也很明显,假货横行以及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引发平台口碑下滑。

而C2B2C模式则加入了平台背书环节,比如闲鱼提供“验货宝”服务、转转提供官方严选,爱回收提供质检服务,由平台作为中间调度商,承担品控一环,对产品进行评测,从而对产品进行定价。

优势在于可以最大程度保障产品质量,但同时也意味着高成本投入,并且,平台评测的接入,买卖双方未必能认可。

在二手电商模式方面,无论是闲鱼、转转或者爱回收等平台,都没有办法准确给出一个最优解,各个平台从刚开始的差异化竞争,逐渐演变成同质化竞争。

一方面,由于平台只是交易过程中的展示界面,介入过多将打破买卖双方之间的信息平衡,反噬平台信誉;另一方面,盈利问题仍是困住平台最大的难点,非标化质检意味着投入产出不成正比。

04 难修的“内功”

现阶段的二手电商市场还面临着诸多挑战,不同于新品电商,二手产品难标化、非高频、口碑差,让二手电商行业一直被人诟病。

首先,模式轻重问题仍是行业待解决的症结。据爱回收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爱回收三年累计亏损13.8亿元,2021年一季度,爱回收净亏损9000万元。虽相较去年同期1.2亿的亏损有所收窄,但仍未摆脱亏损魔咒。

不同于其它轻资产模式,选择重仓供应链能力和发展线下门店,意味着投入更多,回报周期更长,截止5月26日,爱回收线下门店达到800家。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提升线下门店覆盖率,虽然可以扩大服务用户物理半径,但同时也增加了平台运营压力,面临现金流短缺风险。

其次,二手电商在行业中普遍面临非标化、口碑差等问题。在二手商品交易过程中,可能因为买卖双方在沟通上欠缺,造成买方对商品的认知产生偏差,容易导致交易纠纷。

据艾媒数据显示,46.1%网民在二手电商平台购物遭遇过商品信息不透明问题,43.3%网民使用二手电商平台购物遭遇过无法退货问题,实物与图片不符也是网民主要投诉的问题。

事实上,非标化产品的二手折旧率,很难通过简单的指标作为衡量标准,加上平台本身需要考虑盈利问题,差价界线不明朗,评测结果也就难说服供求两端消费者。

此外,二手电商玩家们普遍陷入“流量陷阱”当中,纵是背靠阿里、京东、腾讯等平台优势,疯狂注入流量,也难耐二手交易本身属于非高频交易场景,转化率未必能达到预期。

二手电商战役还在继续,无论模式轻重,还是拥有巨头资源,在差异化边界逐渐消退的竞争体系中,更考究的是平台自身的运营能力,在现有资源下,如何平衡投入产出比,如何把控质量与盈利问题,修炼好平台内功,才是现阶段二手电商们该做好的功课。

二手电商的中场战事已经打响,爱回收能否借上市之势突围成功,或将成为破局的关键。

 

本文由 @零售商论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