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我是佛系运营,而我身上却有你的影子

从零开始学运营,10年经验运营总监亲授,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学习,做个有竞争力的运营人。了解详情

运营的职业链条里,无数个轮回等着你,每个人都要经历从0到1再到逆风出列的过程。

般若约我出来,在望京的一家人力资源咖啡厅里见面聊运营。她说现在流行的“佛系运营”不就是你原来定义的运营三段论里的运行岗吗。

我云淡风轻的对她说:你知道佛系运营是怎么来的吗?她摇摇头。

运营职场的小人之仁就在于:你的领导会让你先偿一下运行的苦果,然后再慢慢让你破解运营的真相。最悲催的是,不给你任何青春补偿,而你还受益颇丰。玄之又玄!”

她斜身45度,翘着腿喝咖啡的姿势,有运营人的知性美,很熟悉。

我正打算跟她聊“时光倒流”“知识裂变”“66天危机论”时,她开口说:

“这话,我领导和我说过!”

“你的领导叫什么名字?”

“李浮生”

“啊!”

浮生姓李,是我原来的手下!我,也曾一边翘着腿喝咖啡,一边和浮生聊运营的小人之仁。

T=-8

我曾经是个不折不扣的佛系运营。领导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大部分情况下不争不抢不生气。领导说,你应该把广告放在文章的黄金分割线上,好咧!你应该给数据部发个需求,分析一下最近产品的转化情况,好咧;快考研了,你是不是该搞促销活动了,马上…

领导的话就是圣旨,如果我不听,没准就会拉出去斩了(这是大多数职场新人的心态)。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大概有了1年左右的运营经历,我有些犯迷糊,我工作了这么长时间,看不到价值呢。这样日复一日的重复性工作,不会把我拖垮吧。我可是想在北京点盏灯的有志青年。

那个时候,我见识有限、情商欠费,就跑去约领导谈心。领导很重视这件事,说正好晚上有空,咱去楼下的咖啡厅聊。

那个晚上,我的领导一直翘着腿,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谈他的运营哲学和心法。

我的领导叫如来。

“你是个很内秀的人,和我原来很像?”如来领导原来做过个人站长。

“可是我现在有点犯迷糊了,你看我这运行的工作是不是调整一下…”

他云淡风轻的对我说:你知道运行的职位是怎么来的吗?

我摇摇头。

“运营职场的小人之仁就在于:我会让你先偿一下运行的苦果,然后再慢慢让你破解运营的真相。最悲催的是,我还不给你任何青春补偿,而你将来还受益颇丰。玄之又玄!”

“也就是说,您原来也干过运行?

“岂止干过,3年,我足足干了3年,那是一段没有烟花的日子。”如来脸有痛苦,随即转为晴天:“不过现在想起来,还很憧憬的!”

“啊,那种日子还憧憬?”我怀疑咖啡里有酒精。

“等你到我这个层级就知道了,运行是互联网公司的公务员,没有业绩压力,技能越熟练,就越能快速完成任务。运营就不一样,你看我现在,头发都没了:业绩完不成,奖金没戏,绩效扣光光,还得用阳光心态背着锅负重前行。”

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每次在月度员工大会上,大老板赞赏如来的时候,他总是平静如水,反倒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如来会挺身而出。这也许就是一个运营人的风骨:锅来的时候,逆风出列,成绩来的时候,宁静致远。

“后来你是怎么摆脱运行岗位的?”

“互联网毕竟混的是才华和梦想。没有人愿意原地踏步,等你能像个爷们一样真刀真枪的拼业绩了,你想做运行,上帝都不答应。所以,你要趁运行这三年时间,把自己练出肌肉块来。

“我觉得现在我就是个爷们,可以拼业绩了,领导,你说怎么做吧?”我拍着胸肌打保证。

“不要急,我现在提拔你有可能会毁了你!”

领导呷口咖啡,抿抿嘴:“《西游记》里孙悟空为何不背上唐僧,翻个跟头十万八千里去取经,当天就能有个来回。非得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取经成功,这不是资源浪费吗?是唐僧不懂财务、ROI?

佛法说:若将容易得,便作等闲看。你不经历点什么痛苦,怎么知道浮生若水。那么容易就让你当上运营经理、运营总监、首席增长官,恐怕你也不会善待,不会珍惜,会觉得原来运营也就那么回事,运营岗来不得半点轻视

所以,佛祖特意安排给运营3年取经期。”

又在忽悠我,如来哪都好,就是仙气过重,一会上帝、一会佛祖的,没准一会还会蹦出个太上老君。

“为什么是3年?”

“3年是个众数,有的人1年就得道了,而有的人4年了还蒙在鼓里,道法自然。”太上老君果然如约而至。

“那我这三年要怎么熬过来呀?”

既然不能从如来领导口中套到好项目,我总得收获点什么。像我这样穷的北漂,请人喝咖啡是奢侈的事,投入要有产出。

“首先,你要会时光穿越!”仙气又来了。

他和服务员借了纸笔,他喜欢用坐标轴表达,一边画一边絮叨:

假设横轴是时光,纵轴是状态值,现在我们在T=0的刻度线上,昨天就是T=-1,明天是T=1。你看这条状态曲线就明白了,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状态都在一条线上。如果你把纵轴的状态改为“绝望”,会让你很害怕。

现在,我们来时光倒流,把“现在”放在T=-1的刻度线上,你发现毫无意义,因为T=-2依然是绝望,T=0,现在变成了未来,也是绝望状态。

这就告诉我们,不管你退后1刻度还是向前1刻度,始终是一样的体验。那做运营还有什么意义?只能每天念佛了。”

我脑洞大开。

如来接着说:“我那个时候,也是绝望上身,如影随形。后来我学了一招自我酬赏。我先给自己定了1个亿的目标,然后完成这个目标,赏一下自己。然后再定一个亿的。如此轮回下去,终于得见天日。

这一个亿的目标是什么呢,不是钱,是知识。我把知识货币化了。学到一门知识就上嘴唇亲一下下嘴唇,就算一个亿的赏金了。

但是我发现,一个亿的亲嘴并没有给我带来快乐,反倒是学知识的过程给我带来的回忆更多一些。”

如来话锋一转:

“后来看到过一个心理学实验就明白了,是研究赌博的,研究者发现,赌博者赢到钱的时候伏隔核并没有受到刺激,相反,期待赢钱的过程反而波动幅度很大。这说明,驱使我们采取行动的,并不是赢到的钱数,而是渴望赢钱时产生的那份迫切需要。这就像恋爱一样,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所以,我开始刻意追求这种过程,给自己定的目标越来越高,然后努力完成这个目标,顺道享受完成目标的乐趣,如此一来,我3年时间把目标轮回了6次,知识裂变了。

我忽然发现为何每个领导都给手下定高kpi的根源了。

“怎么才能知识裂变!”我对知识一直有兴趣,就是没方向。

“知识裂变分横向裂变和纵向裂变,横向裂变就是你不仅仅对现有工作有兴趣,还开始扩展到其他领域,比如技术、市场、产品、创意等等;纵深裂变很好理解,就是对运营技能的深度挖掘,比如用户、内容、活动、分析、文案等;”

“领导你真厉害,那我这3年的悟道路上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注意运营人的66天危机。”

如来开始正经起来,油嘴滑舌的人一旦正经了,你就觉得滑稽。

“你看和你一起来做社区的那个小孩了吗?那孩子很灵气的。他的工作比你的简单,每天找内容,改内容,粘内容,写评论,互动。他也找我聊过。也是吃不消这样的工作。我也理解他,就让他做策划一些小活动,写个活动贴。一周之后,我问他要结果,他说他都忘了这回事了。

他养成了每天找内容,改内容,粘内容,写评论,互动的习惯,随着工作天数的增加,他这套工作流程炉火纯青,都不需要思考我上班来第一件事做什么,第二件事做什么,他的行为存储卡里,只有增删改查评,自动化程度相当高。

这很危险。一个人习惯的养成,是66天

我满头大汗,咖啡厅旁边的灯灭了一盏。我发现我早已深陷66天危机中。

这次谈话很受益。回来后我就开始玩时光倒流、知识裂变的游戏,终于在2年时间摆脱了运行的命运,逆风出列,走上了运营经理的背锅之旅。

然后,我招到了浮生。

T=-6

篇外:李浮生

我招聘浮生做运行专员。大概3个月左右,他受不了这个岗位,认为这个事毫无价值,就想跳槽。

我把他约到圣摩尔咖啡厅,对他说:“运营职场的小人之仁就在于:我会让你先偿一下运行的苦果,然后再慢慢让你破解运营的真相。最悲催的是,我还不给你任何青春补偿,而你将来还受益颇丰。玄之又玄!”

然后如法炮制如来的“时光倒流”“知识裂变”“66天危机”的概念。

2年后,他逆风出列,走上了运营经理这条不归路。

T=0

篇外:般若

般若是李浮生校招的时候挖到的大美女。大概2个月左右,般若不太愿意做这份工作,然后,李浮生约了她到咖啡厅,将我说的话如法炮制给她。

她拜倒。想做知识裂变,于是微信联系到我,本意是想听我聊运营体系的。

结语:

运营的职业链条里,无数个轮回等着你,每个人都要经历从0到1再到逆风出列的过程。不同的是,有的人1年就跳出了如来佛掌,而有的人3、4年还被蒙在鼓里。什么原因?是运气,运气的无法度量性让其神秘异常。也许就是因为潘金莲掀窗户的时候,我运气好,正站在楼下,而你经过时,只是打了个照面,没转发这篇文章就匆匆走了!

#专栏作家#

韩利,微信公众号:weboper,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原网站运营108将个人站长,原大街网运营副总监。畅销书《运营实战指南》作者,互联网产品运营知识一网打尽思维导图作者。创作有15万字有关互联网产品运营方面文章。关注内容型社区和新媒体,擅长运营优化、数据分析、文案,一直致力于研究四两拨千斤的运营技巧!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4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应该是,惯性运营做到最后的自我创新吧。不过,感慨万千啊。

    回复
    1. 同感慨😭

      回复
  2. 我还真是佛系产品经理。哈哈哈哈哈

    回复
    1. 哈哈,佛好

      回复
  3. 抱歉能不能删掉评论。。。

    回复
    1. 好像没删除功能

      回复
  4. 运维,这里指互联网运维,通常属于技术部门,与研发、测试、系统管理同为互联网产品技术支撑的4大部门,这个划分在国内和国外以及大小公司间都会多少有一些不同。
    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生成一般经历的过程是:产品经理、需求分析、研发部门开发、测试部门测试、运维部门部署发布以及长期的运行维护。运维,这里指互联网运维,通常属于技术部门,与研发、测试、系统管理同为互联网产品技术支撑的4大部门,这个划分在国内和国外以及大小公司间都会多少有一些不同。
    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生成一般经历的过程是:产品经理、需求分析、研发部门开发、测试部门测试、运维部门部署发布以及长期的运行维护。运维,这里指互联网运维,通常属于技术部门,与研发、测试、系统管理同为互联网产品技术支撑的4大部门,这个划分在国内和国外以及大小公司间都会多少有一些不同。
    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生成一般经历的过程是:产品经理、需求分析、研发部门开发、测试部门测试、运维部门部署发布以及长期的运行维护。运维,这里指互联网运维,通常属于技术部门,与研发、测试、系统管理同为互联网产品技术支撑的4大部门,这个划分在国内和国外以及大小公司间都会多少有一些不同。
    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生成一般经历的过程是:产品经理、需求分析、研发部门开发、测试部门测试、运维部门部署发布以及长期的运行维护。运维,这里指互联网运维,通常属于技术部门,与研发、测试、系统管理同为互联网产品技术支撑的4大部门,这个划分在国内和国外以及大小公司间都会多少有一些不同。
    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生成一般经历的过程是:产品经理、需求分析、研发部门开发、测试部门测试、运维部门部署发布以及长期的运行维护。运维,这里指互联网运维,通常属于技术部门,与研发、测试、系统管理同为互联网产品技术支撑的4大部门,这个划分在国内和国外以及大小公司间都会多少有一些不同。
    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生成一般经历的过程是:产品经理、需求分析、研发部门开发、测试部门测试、运维部门部署发布以及长期的运行维护。运维,这里指互联网运维,通常属于技术部门,与研发、测试、系统管理同为互联网产品技术支撑的4大部门,这个划分在国内和国外以及大小公司间都会多少有一些不同。
    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生成一般经历的过程是:产品经理、需求分析、研发部门开发、测试部门测试、运维部门部署发布以及长期的运行维护。运维,这里指互联网运维,通常属于技术部门,与研发、测试、系统管理同为互联网产品技术支撑的4大部门,这个划分在国内和国外以及大小公司间都会多少有一些不同。
    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生成一般经历的过程是:产品经理、需求分析、研发部门开发、测试部门测试、运维部门部署发布以及长期的运行维护。运维,这里指互联网运维,通常属于技术部门,与研发、测试、系统管理同为互联网产品技术支撑的4大部门,这个划分在国内和国外以及大小公司间都会多少有一些不同。
    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生成一般经历的过程是:产品经理、需求分析、研发部门开发、测试部门测试、运维部门部署发布以及长期的运行维护。运维,这里指互联网运维,通常属于技术部门,与研发、测试、系统管理同为互联网产品技术支撑的4大部门,这个划分在国内和国外以及大小公司间都会多少有一些不同。
    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生成一般经历的过程是:产品经理、需求分析、研发部门开发、测试部门测试、运维部门部署发布以及长期的运行维护。运维,这里指互联网运维,通常属于技术部门,与研发、测试、系统管理同为互联网产品技术支撑的4大部门,这个划分在国内和国外以及大小公司间都会多少有一些不同。
    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生成一般经历的过程是:产品经理、需求分析、研发部门开发、测试部门测试、运维部门部署发布以及长期的运行维护。运维,这里指互联网运维,通常属于技术部门,与研发、测试、系统管理同为互联网产品技术支撑的4大部门,这个划分在国内和国外以及大小公司间都会多少有一些不同。
    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生成一般经历的过程是:产品经理、需求分析、研发部门开发、测试部门测试、运维部门部署发布以及长期的运行维护。

    回复
  5. 说了半天,没觉得干货,倒是装逼居多

    回复
  6. 厉害哦

    回复
  7. 做运营做到怀疑人生。。

    回复
    1. 人生如花生,生吃不如熟吃

      回复
  8. 韩利老师终于又出新作品啦

    回复
    1. 嗯嗯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