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记者编辑到产品经理,我的转行感悟

产品经理就业班,12周特训,测、练、实战,22位导师全程带班,200+名企内推,保障就业!了解详情

转行的过程中,我发现,如果能找到不同行业的共通视角,掌握关键能力,就能以不变应万变。

曾经在咨询行业工作过一段时间,发现咨询师都有一个基本的技能:“七天快速了解一个行业”。

你需要知道从哪些角度去搜集关键信息(通常会有参考模型),在此基础上进行分析总结,再输出自己判断。在这一过程中有两个关键的能力,一个是纵向分析,另一个是横向联系,分别影响思维的深度和广度。

纵向分析就像挖井,找准一个点,用趁手的工具,不停地向下凿。在分析的过程中,信息是掩埋井水的土,模型是你的工具,你要用她不停地凿,最终从海量的数据里找到你最终的结论。

不过,在寻找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不是信息,不是模型,也不是结论,而是从信息推导出结论这一过程中的逻辑分析,也就是“凿”的过程。

高级咨询师,也许看到的信息、使用的模型和初级咨询师是相同的,但是却能在更短的时间内推衍出更深层的结论,这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于他能更熟练的使用更好的分析方法,就像更高效的算法,能用更短的时间运算出更优的结果。

横向联系是寻找共通性,你在A地从选址、找工具到凿出水源,花了1个月时间,那么在B地能不能缩短成1个星期?你思考A行业竞争模式时使用的分析方法,能不能快速运用到B行业中?如果可以,有什么区别和共通之处?你能不能快速推衍出一个适合C行业的分析方法?

“七天快速了解一个行业”,更多强调的就是这种横向联系。

高级咨询师反应更快,除了得益于他们的分析方法,还源于他们能利用共通性快速理解一个新的事物

随着了解的行业越来越多,大脑里建立的相关神经元也越来越多,它们开始由单个的点逐渐形成网状的结构,构成一个知识通路。在进入一个新行业时,高级咨询师能快速触发原有通路理解新事物,然后又迅速建立新的联系,扩展原有的知识结构,如此形成良性循环。

发现这一点后,我也开始有意识地训练自己,记录研究某个事物时自己的分析过程,更加关注共性和不变的因素:

  • 解决这个问题用了哪些步骤,这些步骤是否可以优化?
  • 是否可以推衍到不同的场景使用?
  • 变化的什么?
  • 不变的是什么?
  • 如何将变化的元素转化为不变?

慢慢地,我发现,隔行并非一定隔山,因为:不同岗位、不同行业考察的关键能力是相同的,许多工作的思考角度也是类似的。只要找准共通点、让自己的能力提升,就能以不变应万变。

(一)

让我感触最深的,是自己从记者编辑转行为产品经理的经历。

担任记者编辑时,我的核心任务是输出文章,内容大致分为商业新闻和创业公司介绍。前者追踪的是商业动态、时事热点,以大公司为主。后者则是和创业者对话,报道出公司的特色。

转行为产品经理后,工作不再只聚焦在文字,而是要对产品的全生命周期负责,从需求分析、产品定位、原型设计,到产品上线、更新迭代,甚至市场推广,都需要跟进。

但如我前面所说,虽然具体的工作内容不同,但两份工作中许多思考角度是相同的。例如:

1、 公司的战略是什么?

当你成为组织的一员,你产出的任何成果便不仅仅属于你,更多的是为公司创造价值。所以无论是文章还是产品,都要保证它符合公司的战略部署。

去年我入职K公司时,正值其组织架构大变动,编辑部新划分了小组,主站也增添了多个栏目。后来才发现,根源是公司在进行战略转型,所以才对人事和栏目进行了不小的调整。如果要在这场变动中更好的生存,就需要理解公司未来的规划是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规划,在理解的基础上调整自己的成长策略,比如关注更适合的领域、积累更有用的素材、调整文章的内容。这样个人成长和公司发展能相呼应,自己上升的空间也更大。

产品更是如此,只有你了解公司的战略部署、价值观和理念,才能让产品方向和定位符合公司的长远发展,才能在设计时将公司的理念融入到产品细节中。如果大公司的竞争遵从黑暗森林法则,那你更需要站在管理者的角度,思考公司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才能为产品争取到更多的资源。

2、你的用户是谁?用户需求是什么?

站在公司的层面,雇佣员工是投入,员工的价值是为公司创造收益,而收益的最终买单者就是你的用户。所以不管什么职位,都需要知道自己在服务谁,是如何为公司创造价值的,然后研究被服务者的行为偏好,在此基础上落地自己的工作。

记者编辑主要是靠文章来抢夺注意力这一越来越稀缺的资源。一篇“十万+”,或者说,一篇被市场认可的热文的创作过程,不仅要内容有吸引力,标题也要抓人眼球:

我的读者是谁?他们最想看什么内容?哪些是最大的亮点?怎么写才能更吸引他们?怎么表述才能更容易理解?如何触发他们的分享心理?如何让文章得到更多人共鸣、更迅速的传播?

整个创作过程,其实是在分析和解决用户的痛点。

产品也类似,公司的战略是建立在研究用户需求之上的,你需要找到你的目标用户,分析他们的行为偏好和消费心理,挖掘痛点,在此基础上设计产品的功能和服务,制定相应的推广方案。

这个研究用户的过程,其实是在理解人性,理解人行为背后的动机。所以,不管是在哪个岗位,或许我们更需要的,是用心理学、社会学等知识武装自己。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研究过程中,我们很可能陷入各种认知偏差,例如:

确认偏差,Confirmation bias,当人们形成某种观点或论断时,就会倾向于寻找能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或把已有的信息往能支持自己观点的方向解释,忽视否认或反对自己观点的信息的现象,

实验者偏误,Experimenter’s bias,指认可、发布符合他们期望的结果,而不信、贬低、弃置不符合的观点。

逆火效应,Backfire effect,指遇上与自身信念抵触的观点或证据时,除非它们足以完全摧毁原信念,否则会忽略或反驳它们,原信念反而更加强化。

许多时候,我们看似在满足用户,但其实只是自己在“自嗨”:按照自己的想法定位用户需求,然后调研时通过一张“确认偏差”的过滤网搜集信息,忽略或反驳别人的质疑,最后报告时提交一份符合自己预期的结果。

整个调研,可能只是一个陷阱,一个自我验证的陷阱。我们要极其谨慎,才能不落入这个陷阱。

 3、你的竞品在干什么?行业发展趋势是什么?

企业是产业链中的一环,企业在行业中地位、与竞品的动态关系、行业趋势,你要了然于胸。因为行业趋势孕育着新的商机,也会淘汰一批掉队的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越资深的媒体人,对新闻的敏锐度越高,越能更快地写出更好文章。因为在整合一件突发新闻的来龙去脉时,通常会涉及多方利益的博弈,所以需要你对这个行业保持着长久的观察,才能通过风吹草动觉察最新的趋势,然后从迅速中以往的资讯中调用可用的素材。

产品就更不必解释了。小米曾经通过互联网的零渠道节省大量成本,推出优质低价的产品,迅速占领市场。但《参与感》余温还未散去,2016年小米的出货量就被排挤到五名开外,靠铺天盖地的广告和直营店砸开二三线市场的VIVO和OPPO,却成为两匹黑马。

这个时代,你可能刚被加冕,下一秒就被扯下皇冠。

(二)

上面的三点思考视角,其实放到任何岗位都可以适用,如果概括一下就是:干小兵的活,操将军的心,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除了这些通用的思考角度,这两份工作还有一些小共性,例如:

1、时效性 VS 快速迭代

媒体文章通常分为两类:新闻和评论。新闻讲究时效性,客观还原事实;评论则强调的是观点,更看重分析的角度和深度。

遇到大的新闻事件,媒体通常会搭配这两类文章:

首先快速出新闻稿,抢占热门搜索。文章短小精悍,用最精简的篇幅最大程度的还原事件经过。

紧接着推出一篇中等篇幅的分析性文章,一方面更新事件的进展,一方面开始整合蛛丝马迹,推测事件的前因后果。当然,这时候也有媒体不按套路出牌,譬如摩拜ofo接连获投资的时候,不是去分析共享单车,而是关注修车师傅的就业率。

最后,如果事件持续发酵,媒体还会跟进一篇深度解析的文章,借着这一事件,系统或深入的梳理行业或公司的发展。

这种思路跟互联网产品的快速迭代非常类似:

找到一个好的切入点,迅速做出产品的雏形,占领先发优势,然后根据用户的反馈快速迭代,一步步完善产品的功能。

在工业时代却完全不同,企业会打造一个完美的产品再投入市场。这一转变,无疑于是受互联网的影响。

互联网的普及使商家和消费者间的单向沟通,变为商家与消费者、消费者与消费者间的网状沟通,信息不再被垄断,消费者的言论能空前地影响他人的购买决策。于是 ,商家更加注重口碑,不断迭代产品,产品销售从一锤子买卖转化为持续服务的过程,盈利方式发生转变,产品生产方式也被颠覆。

媒体也在经历类似的变革。

信息由单向传递转化为网状流动,人人都可以成为中心,发掘新闻事件、成为评论人。在这种背景下,社交导向的新闻资讯网站,如微博等新媒体平台赚了个盆满钵,纸媒却只能黯然地走向颓势。

同时,当人人都成为内容中心,信息变得廉价,内容爆炸就会像席卷一切的龙卷风,裹挟着良莠不齐的资讯向你砸来。淹没在碎片信息的大海里,人们前所未有的焦虑。

2016年,内容付费之所以突然兴起,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通过便捷化的消费流程,内容付费能帮人们迅速筛选优质内容,解决知识焦虑的困境。

有点跑偏了,这一点以后有机会再详细说。

2、文章思路 VS 产品逻辑

一篇好的文章,就好像在和读者对话,能清晰地让人看到作者的思考过程。

但许多编辑新手一方面资讯储备少,另一方面可能对信息点拿捏不准,写出的文章就像一份生硬的“产品说明书”,于是编辑部的老司机就会皱着眉头敲着屏幕说,一点逻辑都没有,回去重写。

于是,又是一个通宵。(没错,就是我的血泪史)

产品经理的逻辑思维能力也同样非常重要。

他不仅要梳理产品的框架、流程、逻辑图,还在雕琢每一个小的按钮,理解按钮背后的决策意义:

它代表着什么功能?为什么要使用这个功能?消费者背后的需求是什么?优先级有多高?实现成本有多大?

就好像编辑在思考:

文章为什么要选取这个内容?要传递什么信息?读者是不是已经知道?信息重要程度有多高?是否重复?能不能更加精简?

核心思路是一致的。

(三)

其实,如果要细数,这样的共通点还有许多。

如果你打算转行,不妨先思考你现处的行业,和你感兴趣行业间的联系,这样能帮你更快的了解和融入一个新的行业。

如果你已经转行成功,在关注共通性的同时,不妨思考两份工作的差异,这可以让你快速聚焦在应该提高的能力上,也能帮你预见自己身上可能发生的改变,比如我,转行后:

1、 从一个指点江山的人,变成踏踏实实做事的人

当报道一起事件时,归根到底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所以更有指点江山的豪气,特别是写大公司评论时,洋洋洒洒上千字,字里行间或是侃谈,或是怒其不争、恨铁不成钢。

这种第三方媒体视角本身就可能造成一种优越感,而且媒体工作者大多从行业趋势、竞争关系等角度分析商业新闻,某种程度上忽略了企业组织内部的复杂性。

产品经理的经历则帮我弥补了这一缺憾。

作为一个大管家,所有有关产品的工作都要跟进,事无巨细,面面俱到。你会发现,一个功能从提出到上线可以被反复探讨上百次,推进一项工作原来可以这么困难重重,你将心血都灌注其中,用高考答题时的战战兢兢对待每一个细节,你专注,你废寝忘食,但最终还是体会到项目被砍时的辛酸和无奈,战友离开时的孤立无援。

然后你站在原地,发现事情的复杂性远不是你之前寥寥的几行字可以概括的。

这,就是成长。

2、从一个人的战斗,转向一群人的征程

一篇文章,从选题、找素材、动笔、反复改稿、发布,大多是自己一个人的战斗。你像一个独侠客,虽然有时候要对接公共、创业者,或者被编辑部的老司机批得“文”无完肤,但终究是你主导整个进程:

你的观察,你的思考,你用笔尖将所有认知呈现出来,这是属于你的思想之旅。

可一个产品的发布,却是一群人妥协的结果。

你追求的不是一个人的完美,而是在资金有限、时间有限、人力有限背景下产品的最优解。

你像一个平民将军,用士兵授予你的权力,冲锋陷阵。你要鼓舞士气,眼观八方、耳听六路,带领着你的部下,在众多产品线中杀出一条血路。在这一过程中,有分歧、有争论、有取舍,最终呈现在消费者眼前的这个产品,是无数次妥协的最大公约数。

3、从即时到全流程的跟踪

在编辑部时,文章的完成数和阅读量就是业绩,每天都要统计自己的KPI。从公司层面,网站的流量、PV、UV,客户端的下载率、点击率,微信的关注量、互动率、增长量,各大平台上文章的传播和阅读量等等也都是即时统计。

但完成一个产品,时间跨度都是以月乃至年计算,你要有项目经理的统筹能力,按照不同节点推进产品的进度,去打磨每一个细节,去协调不同部门的同事,你要有绝对的耐心,才能迎来最终的成果。

不过,这些转变,仍是有联系的:

要仰望星辰,也要脚踏实地。无论什么工作,都是既要有战略蓝图,也要脚踏实地,真刀真枪地实战。

本职工作,更是团队配合。不同职责,只是因为在生产链环节中所处的位置不同,工作侧重点不同,但依旧需要彼此协作。比如编辑,其实是作为内容提供方,还是需要和上游的程序员、下游的运营小伙伴等配合,才能完整地展示文章。

短线总结,长线汇报。虽然编辑的KPI是日结,但对新闻事件的关注却是长线的;反之,虽然产品经理的工作跨度长,但每天工作的按时推进,才能保证每个节点的总结汇报。

从联系到差异,再到共通,不断地琢磨,其实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

你是否也曾转行?又遇到过哪些问题呢?欢迎跟我交流哦。

下篇将聊一聊不同行业考察的关键能力。

 

本文由 @YILAN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赞赏是对原创者的最大认可
4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交流
  1. 产品感还不错,逻辑可以再精简

    回复
  2. :mrgreen:

    回复
  3. 受教。受教。同样是编辑转行当产品 :arrow: 当中的苦辣酸甜,真是一言难尽啊

    回复
    1. 成功了吗

      回复
  4. 值得认真思考

    回复
  5. 哇哇好赞,我也是转行做的产品,敢问老师目前在做哪款产品?希望交流一下~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