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讨也需好设计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斥着琳琅满目的设计与品牌包装,简陋的手写乞讨板容易湮没于人潮之中,美国麻省两位艺术家为流浪汉们设计手牌,以醒目的彩绘标语吸引路人驻足。

即使是最不起眼的公司,在良好品牌推广与精美平面设计的双重包装下,也能重获新生。那么默默无闻、饱受冷落、权利被剥夺的下层流浪汉呢?精心设计的外在包装又能否改善他们的生活?

在美国麻省的波士顿与坎布里奇,艺术家中山健二(Kenji Nakayama)与克里斯托弗•霍普(Christopher Hope)合作发起“为流浪汉设计手牌”(Signs for the Homeless)项目,用醒目的彩绘手牌取代简陋的手写标语,为流浪汉发声,吸引路人的注意。


 科琳(Colleen),麻省坎布里奇哈佛广场。

霍普告诉Co.Design 栏目,“无家可归现象就像社区里的白色噪音(频率不同但强度相等的混合杂音),平稳而不容易引人注意。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斥着琳琅满目的设计与品牌包装,简陋的手写乞讨板瞬间就被湮没于人潮之中。”

每一天,街边流浪汉挥舞着手上破破烂烂的标语不下千次,只为了吸引路人的驻足。事实上,乞讨并不是他们唯一的目的。霍普迅速指出,很多流浪汉手牌并不是在讨要钱财或食物,而是自我表达的艺术作品,传达着一个人对周围世界的看法。

 安吉拉•杜万•普乐韦龙(Angela Douyon-Previlon),麻省坎布里奇中央广场。

 霍普说,“我常看到手牌上面写着露宿者的政治或宗教宣言。不少人举手牌根本不是为了乞讨,而是为了发声,向社会呼吁。”而这一呼吁得到的回应往往是漠视。从文化角度来讲,用签字笔胡乱涂鸦在斑驳纸板上的信息很难得到一般人的重视。而无家可归早已是棘手的社会问题,甚至连富有同情心的路人也选择视而不见。哪怕只是瞄一眼,都会给对方交流的错觉。但如果帮不上忙,空有交流又有何用,只会让观者心碎。于是我们选择了无视。

健二与霍普希望“为流浪汉设计手牌”能够撕破这一层冷漠,用精美的设计吸引路人驻足观赏。霍普说,“我们希望大家能看到这些手牌,并且渴望了解手牌背后的人。希望他们能走上前问道,‘手牌真漂亮,从哪里来的?’”

德纳•罗宾逊(Dana Robinson),麻省坎布里奇中央广场。

霍普倡导为流浪汉争取福利保障。他长期驻扎街边,任何人需要新手牌都可以找他设计。每当有流浪汉向霍普求助,他们就和健二讨论,研究适合对方的手牌设计。霍普说,“他们会说出自己想要的效果,希望传达什么信息、喜欢什么颜色、甚至包括想要什么字体。”手牌完成后,霍普就会采访流浪汉,并为他们拍照,随后赠予大概20美元作为回报。

采访是整个项目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作为原本缺失的社会元素,它与健二的手绘服务相辅相成。霍普所作的贡献,是直面露宿街头的现实惨况,探究背后的成因。

阿尔贝托(Alberto),麻省波士顿南站。

霍普解释道,“任何人都有可能露宿街头。作为一个社会群体,无家可归者并不是我们一般以为的典型街头流浪汉,比如受虐者、精神病患、瘾君子和酒鬼,而是由于意外或有意选择而流落街头。最常见的原因是失业、巨额医疗费用或两者的结合,但也有人选择成为流浪汉,比如吉米•桑塞恩(Jimmy Sunshine)。某天,桑塞恩意识到自己搏命工作,却只拿到微薄的薪水,为了租廉价屋,连饭都吃不起。他心想,与其蜗居当孙子,还不如上街当老子!于是,他开始了在麻省萨默维尔市沿街乞讨的生活。

新手牌是否实实在在改变了流浪汉的生活?具体到个人而言,正如无家可归问题的其他层面一样,答案并不明确。霍普认为,新手牌也许能提高流浪汉的收入,但也可能让他们沦为箭靶。“流浪乞讨是一门脆弱不堪的营生,流浪者处于不断的迁徙之中。仓皇之中可能丢失手牌,或者不得不把手牌留在原处,甚至被偷走。”

 吉姆(Jim),麻省波士顿南站。

    此外,有些流浪汉早已习惯了被漠视、被边缘化,若扛着健二设计的炫目手牌,他们还懒得应对路人的关注呢。笔者在坎布里奇中央广场采访霍普时,当地一名流浪女子安吉拉(Angela)正好路过。我们问及霍普和健二为她设计的手牌时,她支支吾吾不肯明说。最后,安吉拉羞怯地承认,虽然有了新手牌,但她从来没用过。

假如流浪汉丢了手牌、或者从来不用、或被他人盗走,那这个项目还有何意义呢?面对无家可归这一社会重疾,设计醒目的手牌只是打了一针安慰剂。在霍普看来,真正的灵丹妙药是对话:不只是帮助流浪汉重新融入社会的宏观对话,还有一对一的个人对话,当一块精美的乞讨板吸引到路人的眼光,说不定他就会勇敢走上前,和举着手牌的人交流了。

 弗兰克(Frank),麻省波士顿南站。

霍普认为,“好的设计能够改变你看待世界的方式。”设计具备强大的力量,能够压倒人类的先入之见,诱使我们接受一度反感的事物。好的设计本身无法改善流浪汉的生活,但可以赋予他们话语权及人性的关爱。假如能够实现这一点,那么设计根本不需要解决无家可归的社会问题。这个任务就交给我们了。

 克里斯(Chris),麻省波士顿下城十字区。

中山健二与克里斯托弗•霍普有意将“为流浪汉设计手牌”项目扩展到其他州,并组建非营利机构。

 鲁道夫•韦斯特(Rudolf West),麻省坎布里奇中央广场。

via:fast company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3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真不错~很喜欢!在中国试试吧

    回复
  2. 乞讨也这么有创意

    回复
  3. 哈哈 这篇文章太有趣了,推荐大家都看下。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