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教父箴言:创业之前

专为互联网人打造的365天成长计划,构建你的产品、运营知识体系,做个有竞争力的互联网人。查看详情

关于作者: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美国著名程序员、风险投资家、博客和技术作家,他与别人联合创办了 Y-Combinator 创业孵化器,输送了一大批优秀的创业企业和创业人才,人送外号「创业教父」。

1412694299632

(这篇文章是 Sam Altman 在斯坦福大学的创业课上客座文章,本来是为大学生们准备的,但是对各年龄的的创业者也有潜在的帮助。)

有孩子的一个好处就是当你想给别人建议的时候,你就会问自己「我会怎么跟自己的孩子说?」我的孩子还很小,但是我可以想象,如果他们上大学选了这门课我会怎么跟他们讲创业,于是乎,下面的内容就是我要讲你们听的。

创业是非常违反直觉的(counterintuitive),我也不确定为什么。或是只是因为有关创业的知识并没有渗透进我们的文化中。但是不管什么原因,开公司创业是一件不能够靠直觉来进行的任务。

这就好像是滑雪,当你第一次滑雪的时候,想要减速,直觉会告诉你向后倾斜,但是在滑雪的时候向后倾斜会加快下滑速度,使其失控。所以滑雪教学的一部分就是学会抑制这种冲动。最后你学会了滑雪,但是一开始要下一些功夫。在滑下山坡之前,需要记住一系列的东西。

创业就像滑雪一样不自然,所以创业之前也有一个相似的需要记住的列表。在本文中,我将告诉你其中的第一部分,即在你准备开公司创业之前需要记住的内容。

违反直觉

第一件事以前我就提到过:创业太怪了,如果你相信自己的直觉,会犯很多错误。如果你只知道创业,在下手之前最好先停一下。

在创办 YC 时,我开玩笑说我们的工作就是告诉创始人他们会忽略的事情。这是真的,YC 一批又一批的毕业生中,YC 合伙人警告过他们以后会犯的错误,有些创始人忽略了这些问题,第二年回来后告诉我们「我真希望当时听了你们的话。」

为什么创业企业创始人忽略了合伙人给的建议?这就是违反直觉的表现:他们会否定合伙人给的教导。有些建议看起来是错的,所以你的第一个冲动就是忽略这些建议。实际上,我的玩笑话不仅仅是在说 YC 的企业,也包括其他企业。如果创始人的直觉给他们正确的答案,他们就不需要我们的辅导了。你需要的是其他人给的意见足以吓到你。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滑雪教练,但是却没有那么多跑步教练的原因。[1]

不过,你可以用直觉来相信人。事实上,创始人最常犯的错误中有一条就是对别人不够信任。他们和一群看上去很厉害的人打交道,但是对这些人他们却有顾虑。所以,之后如果出现了问题,他们就会说:「我就知道这个人有问题,但是因为他看起来很厉害所以我当时就忽略了。」

如果你准备和某人打交道,对方可能是联合创始人、员工、投资者或者收购方,如果你觉得他们心怀不轨,那么这时就要相信你的直觉。如果你觉得一个人油腔滑调、虚与委蛇,或者干脆就是个不正常的人,千万不要忽略这些问题。

这里全凭自己的决定。和真心喜欢的人在一起工作,和真的熟悉的人在一起工作。

专业

第二条违反直觉的内容就是:了解那么多有关创业的内容并不重要。想要创业成功并不是说要成为创业领域的专家,而是要成为用户和解决问题的专家。马可•扎克伯格并不是创业领域的专家。他成功是全是因为他对创业完全无知,因为他对用户非常了解。

如果你对创业一无所知,不知道怎么进行天使轮的融资,不要因此而感到沮丧。这些都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再了解就可以的知识,天使轮完成忘了就行。

实际上,我担心的不仅仅是了解太多创业的知识是完全没必要的,更是因为有些知识是致命的。如果遇见了一位对可转换债券和用工协议等内容非常精通的研究生,我不会认为「这位比其他人更厉害」,而是给我敲响了警钟。因为年轻创业者的另一个典型错误就是参与创办创业公司。他们想出貌似可行的创意,以不错的估值拿到了投资,租了一间很酷的办公室,招聘了一批员工。在外界来看,这就是创业公司该做的事情。但是租了办公室、招聘员工之后的下一步:慢慢地意识到他们完全不会搞,因为他们模仿了创业的外在形式,却忽略了最重要的本质,即做出人们喜欢的产品。

一场游戏

这种情况时常发生,于是乎我们还给它起了一个名字:过家家。终于,我明白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年轻创业者创业的理由是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被训练来创业。想一下,如果想上大学需要做什么?课外活动?没错!即便是大学课堂,里面的绝大多数任务都假得很。

我并不是在攻击教育制度。当你被教导一些事情的时候,里面总有一些虚假的成分,如果你想测量一下他们的表现,也会不可避免地遇到你测量的内容也有人工虚假的成分。

我承认,我在大学里是这样的。我发现许多课堂上大概只有 20-30 个观点可以用来考试。我在课上学到的是为考试准备的内容,并不是为了掌握课堂上的知识,而是为以后可能考试的题目做准备,提前找到考试答案。当走进期末考试考场的时候,我心里最大的好奇心就是,我准备的那些题目有几个会出现在试卷上。就像是一场游戏。

当我们整个人生都被训练来玩这种游戏的时候,年轻创业者的第一次创业冲动就是想找到赢得这场比赛的秘诀,这样看来就不奇怪了。因为融资是判断创业公司是否成功的一种方法(另外一个经典的新手错误),他们总是想知道应该如何说服投资人来投资。我们告诉他们,说服投资人的最好方法就是创办一家真正运营良好、快速前进的公司,然后把这些情况告诉投资人就好了。之后他们会想知道如何快速发展,然后我们会告诉他们最好方法就是做出人们想要的产品来。

所以 YC 合伙人和年轻的创始人之间的对话一般是:创始人问「我应该…………?」合伙人答:「只需要……」

为什么创始人总是把事情弄的那么复杂?我觉得原因是他们总是想找到诀窍。

这就是创业者需要记住的第三个违反直觉的事情:创业不适合游戏系统。游戏系统或许在大公司里有用。大公司四分五裂,可以通过吸收正确的人,提高生产率来取得成功。[2]但是这一方法不适合创业公司,创业者不需要对付老板,要面对的只有用户,而用户考虑的只是你的产品是不是他们需要的。创业跟物理书上的内容一样客观。你需要做出一些人们希望得到的东西,只有靠自己做的程度来判断是否成功。

危险的来了,作假在一定程度上能在投资者身上起效。如果你的公司听起来超级棒,自己似乎也知道在说些什么,那么就可以哄骗投资人一轮或者两轮的融资。但是这并不是你的兴趣所在,公司最终也会失败。你所做的就在浪费时间走下坡路。

所以,不要再找什么创业秘诀了。跟其他领域一样,创业也是有技巧的,但是这些技巧跟解决真实的问题相比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一个对融资完全不懂、但是能做出用户喜欢的产品的创始人更容易拿到融资,但是那些知道做个精美的平面使用图的技巧的创始人就不然。更重要的是,能够做出用户喜欢的产品的创始人拿到融资之后还是会成功。

虽说被剥夺了这么一个强力的武器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我觉得在创业的时候游戏系统能停摆也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它让人兴奋的地方在于,在这个世界上依旧有地方可以通过努力工作取得胜利。想像一下,如果这个世界跟一所学校、一家大公司一样,花了大部分时间来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疏于联系别人,那得多压抑。[3]如果在大学里我就意识到现实世界中有这么一个地方,游戏系统比其他内容的重要性次之、其他学到的内容的重要性次之,我会很高兴的。这种变化是你在思考未来的时候会考虑到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如何在不同的工作中获胜,怎么做才能获胜?[4]

耗时耗力

这就是我们第四个违反直觉的内容:创业耗时耗力,什么都耗。如果你开始创业,它占据你生活的程度是你无法想象的。如果你创业成功了,可能会占据你很长的时间:短则三五年,或者十来年,长则是剩下的工作生活的全部。因此,存在真实的机会成本。

拉里•佩奇或许看起来有一个被人羡慕的生活,但是其中肯定有很多面是不被人羡慕的。基本上来说,从他 25 岁开始,他就不停地在跑,而且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每一天 Google 的大帝国里都有烂摊子事只有 CEO 可以解决,而他作为 CEO 只能去解决它们。如果他连着休假一周,那么就会攒一周的问题。而且他还得毫无抱怨,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作为公司老大不能表现出畏惧和懦弱,一部分是因为作为超级有钱人说自己过得很不好得不到任何同情。然而,作为成功创业企业创始人的难处,也只有真正成功的创始人才能懂。

YC 投资过的创业企业中有几家公司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成功,每一个例子中创始人都会说出相同的内容。创业并不容易,问题的本质发生了变化。你关心的是伦敦办公室的建设延期问题,而不是担心工作室里坏了的空调。需要担心的事情的总量绝不下降,但是会增加。

成功创业就像养了一个孩子一样,按下那个按钮,整个生活都不可挽回地发生了改变。虽然说有了孩子很美好,但是在有孩子之前,许多事情都比有孩子之后看起来简单得多。当有了孩子之后,你才能成为一名好家长。如果可以延迟按一下那个按钮,富有国家的人都会等会再按。

当谈到创业,许多人认为他们可以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办公司。疯了吗?大学是怎么想的?他们没法确保自己的学生有充足的避孕设备,却开始设立创业课程和创业孵化器。

为了公平起见,大学这么做也有自己的用意。许多来到大学的学生对于创业很感兴趣。许多大学都期待学生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做好准备。所以,想要创业的学生希望大学能教他们一些创业的内容。不管大学能不能做到,在一定压力下大学都得说可以做到,否则一些大学的申请人数就会下降。

大学能教会学生创业吗?答案既有是,也有不是。他们可以教会学生创业,但是正如我上面所解释的,那些是你不需要知道的内容。你需要学到的是如何知道用户的需求,而这些东西只有真正创业之后才能知道。所以,创业本质上来讲就是一种只有亲身实践才能学到的东西。它是不可能在大学学到的,正如我所解释的那样,创业会占据你的生活。你不可能在当学生的时候就开始真正创业,因为当开始创业的时候,你的身份已经不再是学生。你或许可以当一阵子学生,但是绝对当不长。[6]

两条道,你怎么选?当学生不创业,还是创业不当学生?我可以为你做出选择:不要在大学里创业。如何创业就跟你要解决的大问题里的小问题一样,这个大问题是:如何过上好生活。尽管对于很多有野心的人来说,创业可以成为好生活的一部分,但是 20 岁并不是一个最佳年龄。创业时追求的是深度,而绝大多数人在 20 岁的时候依旧在探索广度。

20 岁出头的你可以做之前和之后都不曾想过的事情,比如说全身心投入到一个奇葩的项目、没有最后期限的穷游。对于没有野心的人来说,这是那种「无法去做」的事情,但是对于有野心的人来说,这些事情都是具有无法比拟价值的探索。如果你在 20 岁就创业而且很成功,那么你没法去做这些人做的事情。[7]

扎克伯格绝对不会去国外穷游。他可以做到其他人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说包机去国外旅游。但是创业成功已经意外地占据了他的生活。Facebook 需要他,他离不开 Facebook。虽然能一手掌握自己认为是心血之作的项目感觉很酷,但是在年轻的时候还是会有更具优势的意外好事出现。在这些意外事情中,它给你更多的选项来选择自己一生的工作。

这里甚至没有妥协。在 20 岁的时候,如果你放弃创业不会损失任何事情,因为如果你等待的话更有可能成功。很少有人在 20 岁的时候能做出跟 Facebook 一样腾飞的项目,如果做到了你将面临是否选择运营的问题,或许运营它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创业企业腾飞的正常途径是创业者让它们飞起来,而 20 岁想做到这一点太无知了。

尝试

在任何年龄段去做?我发现上面说的似乎让创业听起来很难。如果你还是觉得创业不难,那么我再来说一下:创业非常困难。如果创业太难怎么办?怎么分辨你是否具备应对挑战的能力?

问题的答案就是本文的第五个违反直觉的要点:你无法分辨自己是否有能来应对挑战。如果你想当一名数学家或是专业足球运动员,到了这个年龄你也许已经知道未来的道路该怎么走。但是如果你像一个创业公司创始人一样过着奇怪的生活、没做出多少事情来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创业会让你改变许多。所以你尝试预测的不是你是什么,而是你可以做成什么,谁能做到这些。

在过去的 9 年里,我的工作就是预测人们是否有能力来成功创业。夸他们聪明很简单,能读懂这篇文章的人都很聪明。难的地方在于预测他们将面临多么困难和他们多么有野心。或许没有别人在预测这方面内容上有经验,所以我可以来跟你说一说作为这方面的专家,答案是:并不困难,并没有那么有野心。我学着保持完全开发的心,在每一批创业孵化企业中发现明星。

创业者有时候觉得自己明星企业。有些创业者认为他们在到目前为止的生活中许多的测试(其实是很少、虚伪的、简单的)中拿了第一,就觉得他们可以拿到 YC 孵化的第一名。还有一些人来到 YC 之后在思考他们是如何进来的,希望 YC 不会发现他们犯过的错误。但是创始人最初的态度和他们公司的状况之间没有多少相互关系。

我曾读过一篇文章,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军队里:训练嚣张跋扈的新兵并没有比训练安安静静的士兵难。或许都是因为同一个原因:受训者所参与的测试与他们之前生活中的测试有很大的不同。

如果你完全害怕创业,那你就并应该这么做。但是如果你只是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行,那么解答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尝试。不过不是在大学里。

创意

所以,如果你将来想创业,在大学里应该做些什么呢?一开始只需要两件东西:创意和联合创始人。两者需要同时获得。这就得出了本文的第六个,也就是最后一个违反直觉的要点:获得创业创意的方法不是去尝试想出一个创业创意。

对于这一点,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所以这里就不再赘述了。说简单一点就是,如果你花了功夫去想一个创业创意,你想出来的创意、点子不仅仅是烂的,而是听上去可行但是又很烂的创意,也就是说在意识到这个创意很烂之前会浪费很多时间。

得到好的创意的方法就是往后退一步。与其花时间想创意,不如把自己的思维调整到不需要花功夫去想就能得到灵感的模式。实际上,不知不觉中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得到了一个创业创意

这并非没有可能,苹果、雅虎、Google、Facebook 都是这么来的。这些公司一开始都没想过要成为公司,都只是些编外项目。最好的创业公司几乎都是从编外项目开始的,因为伟大的创意都倾向于脱离本体,当你在思考创业创意的时候会有意识地拒绝它们。

那么应该如何调整到不知不觉想到创业创意的思维模式呢?1、学一些相关的知识;2、处理一些感兴趣的问题;3、和你喜欢、尊敬的人在一起。其中第三点,也可以帮助你找到联合创始人。

我第一次写上面这一段的时候,我其实写的不是「学一些相关的知识」,我写的是「对有些技术很擅长」。但是一开始写的那句话虽然也可以,但是应用面太窄了。让 Brian Chesky 和 Joe Gebbia 特殊的并不是他们在技术方面的专业水平,他们擅长设计,但是可能更重要的是他们擅长管理集体、完成项目。只要你靠解决问题来拓展自身,你自己就不需要学习技术。

那应该是什么样的问题?这个疑问很难笼统的来解答。从历史来看,有太多的年轻人解决了当时其他人,甚至是他们的父母都觉得不重要的重要问题。换句话说就是,历史上有太多的父母觉得他们的孩子在浪费时间,但是孩子们做的事情却是正确的。但是你如何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呢?[8]

我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真正的问题都是很有趣的,我自己很任性,总是想在感兴趣的事情上工作,即便可能没有人关心这些事(实际上,我对别人不感兴趣的事情很感兴趣),发现自己对无聊的工作提不起兴趣,即使有人认为这些无聊的工作很重要。

我的生活中充满了一桩桩我觉得很有趣就去做的事情,最后它们都很有用。YC 就是我觉得有趣才去做的事情。因此,我似乎有一种体内指南针帮助找到出路。但是我不知道其他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或许如果我多思考一下,我能想出发现真正有趣问题的启发教学法,但是此刻我能提供的最好的建议就是:如果你对一个真心有趣的问题,请积极地沉迷于解答它才是准备创业的最好方法。确实,这也可能是生活的最好方法。[9]

虽然我不能笼统地解释什么是有趣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它们有很多特征。如果你觉得技术像是分型图案一样,那么分型边缘每个移动的点都代表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因此,将思维调整成创业创意思考模式的有效方式就是让你自己引领某个技术的边缘,就像 Paul Buchheit 说的那样,「活在未来」。当你达到那一边缘点的时候,别人没法预见的创意在你看来将显而易见。你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些就是创业创意,但是你会知道他们是应该存在的东西。

例如,上世纪 90 年中期的哈佛大学,我朋友 Robert 和 Trevor 的一个研究生同学写出了他自己的 VOIP 软件。他并不是想创业,也没有尝试去创业。他只是想和远在台湾地区的女朋友免费聊天而已,作为网络方面的专家,显然他知道可以将语音编程数据包通过网络来进行传输。他并不知道这款软件除了跟女朋友聊天之外还可以做更多,但是伟大创业公司就是这么开始的。

奇怪的是,如果你想成为成功的创业者,最优先做的事情不是参加新奇的、职业性的创业课程。大学里的创业课跟其他大学里的教育非常相似。如果你大学毕业后想创业,你在大学里要做的就是学习有用的知识。如果对知识真的好奇,那么你就会顺着自己的喜好自然而然地去做。[10]

创业家精神中最重要的部分是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想成为拉里•佩奇,就得成为搜索领域的专家。而要成为搜索领域的专家要靠真正的好奇心来驱动,而不是一些未来的动机。

创业充其量只是激发好奇心的未来动机。如果你将这个动机放在最后,那么你会做得最好。

最后就给年轻的、未来的创业者的终极建议,融汇成 2 个字就是:学习。

注释:

  1. 有些创始人比其他创始人倾听更多,这可能是创业成功的一个信号。我记得 YC 孵化 Airbnb 的时候,他们非常专心的倾听。
  2. 实际上,这是创业公司成为可能的一个原因。如果大公司没有被内部的低效率困扰,那么大公司按比例来讲会更高效,给创业公司不留任何空间。
  3. 在创业公司,你要花很多时间在难办的事情上,但是这种工作是单调乏味的,并非虚假的。
  4. 如果你真的想用游戏系统,你应该做什么?做管理咨询。
  5. 公司不一定要成立,但是如果开始有一定数量的用户,不管你有没有意识到,你已经开始创业了。
  6. 大学不会教学生如何成为优秀的创业创始人,因为大学不会教他们如何成为一名好的员工一样,不足为奇。大学「教」学生成为员工的方法就是让他们通过实习生计划来完成公司的任务。但是却没法为创业提供相同的条件,因为如果学生创业成功了,就不回来上学了。
  7. 达尔文 22 岁的时候作为自然学家受邀加入英国皇家海军「猎犬号」周游世界。只是因为他其他专业都不精通,他的家庭知道让他出去走走,他会接受。如果他没有接受,我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这个名字。
  8. 父母有时候特别保守。有时候,他们眼中对重要问题的定义只有上大学的关键途径。
  9. 我想过如何判断你是否对有趣的创意有兴趣:你是否能发现无趣的想法难以忍受?你能忍受研究文学理论吗?你能在公司里干中层的管理人员吗?
  10. 实际上,如果你下定决心来创业,你可以比过去的学生更加专注于大学教育。以前的学生大学毕业之后主要是想找到工作,他们对于课程能否帮他们找到好工作知之甚少。更糟糕的是,他们怕得到低分就不去修难的课程,因为低分会拉低 GPA。好消息:用户不关心你的 GPA 是多少。我也从没听说过投资人关心创始人的 GPA。YC 也从不过问你大学的课程、你的学术成绩。

 

来源:创之网

写文章不容易,打个赏支持下作者吧

评论( 0

写下你的想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