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逻辑思维:8种通用的系统模型(下)

上一篇文章解决了前三问题,这篇文章解决第四个问题,目前世界上都有哪些通用系统模型。了解了这些系统模型,未来应对复杂挑战、做出睿智决策的时候都能更深入、更系统化。

本文分享的核心问题:

  • 如何进行系统思考?
  • 什么是系统?系统的特征和要素分别是什么?
  • 系统思考有哪些陷阱?(有限理性、时间延迟…)
  • 目前世上都有哪些通用的系统模型?

8种普世基模及对策(划重点)

系统思维就好比学数学,精通数学的前提一定是能将基础数学公式及用法熟记于心。同理要想训练系统思维,首先要了解世界上已经存在的基础模型(以下简称基模)。

接下来我们将介绍8种世界上常见的系统基模以及解决策略。

拯救系统思考缺乏症!!!(下)

一、目标冲突

这种系统基模中,各子系统的目标不同或不一致时,就会产生变革的阻力。譬如当今社会毒品泛滥,政府采取了各种禁止、打击措施,但毒品泛滥依旧;再譬如当经济不景气之时,政府出台减税和刺激投资的政策,但事实上依然没什么效果。

在一个具有“政策阻力”的系统中,多个参与者有不同的目标。

以毒品供应为例,不同的参与者有不同的期望,于是将其拉向不同方向:

  • 吸毒者希望毒品供应充足;
  • 执法部门希望减少乃至杜绝毒品;
  • 贩毒组织希望毒品供应量既不多也不少,使价格和收入保持稳定;
  • 普通居民则希望减少吸毒者抢劫的风险。

每一个参与者都尽力采取措施,以实现自己的目标。如果其中一个角色参与者占据了优势地位,使得系统朝一个方向运动,那么,其他一些参与者将会付出加倍的努力,把系统往相反方向拉。

如公司以提升效率延长工作时长规定员工必须996工作,员工虽然打卡时长是996,但反而可能会因此规定降低个人工作斗志,从而降低工作效率。(没有特指MBB)

应对“政策阻力”的最有效的方式是设法将各个子系统的目标协调一致,通常是设立一个更大的总体目标,让所有参与者突破各自的有限理性。

用3个国家提升人口出生率的真实历史来举例:

案例1:一刀切的法律

1967年,罗马尼亚政府认为需要增加本国人口,于是一刀切的做出决定:45岁以下的妇女流产为非法行为。后来这个政策遭遇了报复,妇女死亡率骤升和孤儿率骤升。

死亡率是因为一部分妇女采取了非法的、危险的流产导致死亡;孤儿率是因为孩子虽然生了出来,但是家庭却因为种种原因不想要他们,遗弃了他们。

案例2:奖励机制

在罗马尼亚政府禁止流产的同一时期,匈牙利政府对低出生率也很担忧,政府发现,住房是影响家庭生育的一个原因。于是,政府出台了相应的奖励计划,人口较多的家庭可以拥有更大的住房,这个政策起到了效果,但效果也有限,因为住房只是影响生育的因素之一。

案例3:提升育儿质量

20世纪30年代,瑞典人口的出生率陡然下降,政府评估了自己的目标以及国民的目标,认为双方有一个基本的共识,就是关键不在于家庭人口的数量,而在于育儿的质量。于是政府出台一系列政策,包括人们可以自由地避孕和流产—这符合“每个孩子都应该被渴望、珍视”的原则。也包括广泛地进行性教育、不过分限制离婚、免费的产科护理、对有需要的家庭给予支持,以及大大增加教育和保健投资等。自从该政策出台后,瑞典人口上升率上升,之后也没给国民和政府造成大的恐慌。

上面3个案例中,针对人口出生率低,不同国家采取的政策不同,最后得出结果也不同,有些国家得到了根本性得解决,有些却适得其反。

二、公地悲剧

先抛个栗子,有一块牧场对所有牧民免费开放,显然每一个牧民都会尽力扩大自己的畜牧规模,随着规模增大牧民的收入也会提升,正面的效益+1,然而如果每个人都这么做,将导致过度放牧,这个结果也会由所有牧民一起承担。但对于单个牧民来讲,负面影响只是若干分之一。

任何一个系统离不开资源的使用者(奶牛和牧民),他们有很强的增长动力,且增长速度不被系统的状况所影响。你可能会想,不会有人这么目光短浅,以至于大家都同归于尽吧?但现实恰恰如此,现在的城市交通拥堵就是因为汽车公司为了获取盈利不断生产销售汽车、个人因为出行方便购车,从而导致车辆过剩。

试问自己或有车的同事:是否愿意为了减少空气污染和拥堵而少开一天车?

那么,针对这种“公地悲剧”有三种方式可以降低它的发生率:

  • 方式一(真善美大法):教育、劝诫。帮助人们看到无节制使用公共资源的后果,号召并激发人们的美德品行。
  • 方式二(个人负责):将公共资源私有化。将公共资源分给个人,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 方式三(法律条例):对公共资源进行管制。管制可以采取很多种形式,从对某些行为的严格禁止,到配额限制、许可制、税收调控以及鼓励措施等,同时还需要有强制性的监管和惩罚设施。譬如市区中对每个车位采取计时收费,就是限制停车时长,让人们不能想停多久就停多久。

三、温水煮青蛙效应

生活中,我们可能会经常听到:

“唉,就这样吧”

“好吧,看来我们只能如此了”

“唉,我们至少不能比去年做的更差吧”之类的感叹,这其实就是一个目标侵蚀(温水煮青蛙)的渐进过程。

这个基模是指当人们感知到系统的状态越差,期望就越低;期望越低,与现状的差距就越小,从而采取更少的修正行为;而修正行为越少,系统的状态也越差。

针对目标侵蚀,有两个对策:

  • 不管结果如何,都要保持一个绝对的标准;
  • 不断将目标与过去的最佳标准相对照,而不是和最差的标准对比。

四、竞争升级

这个基模可以理解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参与者都试图超越对方,占据上风。每一个参与者期望试图超越对方,领先一步,连并驾齐驱都不行;而且每个参与者都有高估对方的敌意、夸大对方实力的倾向。

竞争升级最常见而可怕的例子是地区、种族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与冲突,经常酿成暴力事件。

其次还有价格战,如滴滴和快的烧钱大战,ofo和摩拜的线下推广战,再如当年的百团O2O大战,你送20的券,我送50,他送100,最后引起连锁反应,如此下去,每一方都会遭受损失。最终的结果,可能导致一方破产或两败俱伤。

再比如:最近在公司和老师接触比较多,才了解到原来孩子的教育可以选择早培(提早培养),再后来又听有些家长为了孩子教育全职在家做早早陪(刚出生培养)。对于那些想让孩子拥有快乐童年的家长来说,如果自己不早培,其实孩子就输在了起跑线。

应对竞争升级陷阱的一种方式是一方主动让步,降低其系统状态,从而引导竞争对手随之下降。但实际上,按照通常逻辑,这一选择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更优雅的方式是,谈判达成协定。譬如:滴滴和快的的合并,美团收购其他团等。相对于深陷其中,停战是更好的选择。

五、富者愈富

玩过“大富翁”游戏的人都知道一开始所有参与者处于平等地位,当有人首先获得了财产,并在自家地盘上盖起了“旅馆”后,就能从其他参与者身上获取“租金”,这样他们就有钱买更多的旅馆。因此,富者愈富基模是指利用积累起来的财富、权力、特殊渠道或内部信息,可以创造出更多的财富、权力、渠道及信息。

在生态学领域,富者愈富是个普遍存在、广为人知的概念,也被称为“竞争排斥法则”。按照这一法则,争夺完全相同资源的两个不同物种,不能共生于同一个生态小环境中。

因为物种不同,为了生存,每一种都需要繁殖更快,或比对方更有效的使用资源。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一方将占有更多资源,而这将使其繁殖的更多,并持续保持优势地位。

富者愈富的陷阱会持续拉大贫富差距

  • 首先,富人比穷人有更多的避税方式;
  • 其次,穷人家庭的儿童要么失学要么接受最差的教育,因此他们只能从事一些简单的工种,从而获得很低的报酬,是他们难以脱贫;
  • 再者,低收入人群因为缺乏可抵押资产,使其无法从银行贷款去投资,无法像富人那样做到“钱生钱”。

当然,这些只是众多反馈机制中的少数几种,他们使得收入、资产、教育和机会等分配持续失衡且不断加剧。

那么,怎样才能规避富者愈富的陷阱呢?

  • 第一种方式是,多元进化。譬如一家公司可能创造出一种新的产品或服务,与现有竞争对手直接抗衡。在这种机制中,允许竞争中落败的一方可以退出,开启另一场博弈;
  • 因此,可以尝试另一种方式建立市场规则,避免任何一个竞争者完全控制,是富者愈富的状态处于可控。如“反垄断法”和“富人缴纳更多税”等。

六、上瘾

假如你是一个生活在饥荒与战争连绵国度的青年,你的目标是提高自己的幸福感,以使你感到高兴、精力充沛、无所畏惧。可是现实与理想差距过大,你也几乎没有多少办法可以缩小这一差距。但你可以做一件事,通过药物刺激逃避现状,麻痹感官,使自己产生幻觉,让自己感觉亢奋和勇敢。这种情况下,你会怎么办?

显然,很多人会选择容易、且快速见效的措施。身边其实还有很多案例,如孩子们用计算器代替了曾经的口算和心算能力;人们使用预防接种的抗生素代替了自身的免疫系统。

打破上瘾结构是痛苦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很难戒掉咖啡因、毒品、香烟等。那么要想防止陷入上瘾状态,需要以适当的方式干预,最理想的状况是:提前预防,防止上瘾。将关注点从短期的救济转移到长期的结构性重建上来。

譬如你的理想是某一天财务自由,那么最好从现在起搭建未来财务自由的基础,而非空怀一个梦想却每天被忙碌所摧毁。

七、规避规则

只要哪里存在规则,哪里就存在“规避规则”的可能。这个基模意味着采取一些迂回或变通措施,虽然名义上不遵守或不违反规则的要求,担本质上规避了系统规则的原本意图。

注意,“规避规则”并非违背规则,它只是遵守了规则的“表象”。

举个栗子,一些政府、大学和公司经常在年末突击消费,产生一些无意义的支出。这是因为,如果今年不把预算画完,明年就有可能被砍掉。

对于规避规则的行为一般有两种应对方式:

  • 强化规则及其实施力度,试图扑灭、镇压规避规则的行动,但这种通常会引起更大的变形。
  • 把规避规则看做有用的反馈,对规则进行修订、改善、废除,或给予更好的解释。

八、目标错位

这个基模是指:如果目标定义不完整或不准确,那么即使系统忠实的执行力所有运作规则,产出的结果却不一定是人们真正想要的。

举个栗子,某国度推行计划生育早期,该项目目标被定义为宫内避孕器的放置数量,于是医生们为了完成任务,未经病人同意就进行放环。

因此,追求错误的目标、陶醉于错误的指标是系统扭曲的另一个特征。如果你在某地发现,“因为这是规则”而发生了一些愚蠢的事情,你就面临着追求错误目标的问题(如去派出所办事要求证明“你爸是你爸”);如果你发现“因为有办法绕过规则”而发声一些愚蠢的事,你就面临着规避规则的问题(如横穿马路等)。

针对这个基模的对策就是要恰当地设定目标及指标,以及反应系统真正的福利。

小结

其实身边很多事情都围绕着这8个系统模型:譬如团队驱动乏力、遇到瓶颈无法突破很可能存在团队内目标冲突亦或是目标错位;譬如和别人沟通为什么容易不欢而散,可以考虑使用竞争升级的对策;譬如沉迷游戏无法自拔,抵御上瘾,可以试试构建长期目标而非被短期重点所吸引。

不断有意识地训练自己能够预先识别陷阱,不去触发它们或改变其结构,让自己的思维更有深度、更加系统化。譬如重设目标,增强、减弱反馈,增加新的反馈,都可以使自己获得额外的机会。

相关阅读

底层逻辑思维:系统思维的能力(上)

 

作者:金璐,公众号:金小米的学习笔记(ID:HelloJyn)

本文由 @金璐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