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重塑社交,谁才是C端叙事正解?

0 评论 909 浏览 3 收藏 17 分钟

以Character.AI、Replika等为代表的聊天陪伴型社交APP,以及国内互联网大厂相继推出AI社交试水产品或新功能,都表示AI社交的底层技术、模式创新都有了新的变化,这种情况下,互联网大厂在AI社交领域打响的“百团大战”,是否存在竞争壁垒?而热闹过后,究竟凭何释放商业空间?

在奥斯卡获奖科幻电影《Her》里,失恋作家爱上了人工智能操作系统“萨曼莎”。

声音性感沙哑、聊天善解人意、陪伴无时不在,并且能够和用户进行各种天马行空的对谈,接住所有“懂你”的梗,让用户感觉“被理解”、“被看见”,于是AI成了与用户灵魂高度契合的“soulmate”,满足孤独人类社交需求。

如今,AIGC技术突破式发展让科幻成为现实。

随着ChatGPT、Sora、Suno相继横空出世,AI社交的底层技术、模式创新都拥有了新变化。

以Character.AI、Replika等为代表的聊天陪伴型社交APP,正借助AI创新社交玩法、优化产品形态,也吸引了更多用户花费更多0时间倾注于AI的互动陪伴。

与此同时,国内互联网大厂相继推出AI社交试水产品或新功能,QQ的“AI聊天搭子”、腾讯音乐的“未伴”APP,美团的“WOW”、快手的“AI小快”、抖音的“话炉”、百度的“万话”、微博的“明星AI情感伴聊”,还有Soul此前推出的“AI苟蛋”……

为什么AIGC技术最先在社交领域实现产品应用落地?目前,互联网大厂在AI社交领域打响的“百团大战”,是否存在竞争壁垒?而热闹过后,究竟凭何释放商业空间?

01 AI+社交,全方位“抢跑”应用元年

市场诞生于需求,而社交,是人类情感天然需求。

哈佛耗时75年的社会实验研究证明,幸福感来源于良好的人际关系。即人类通过社交来建立关系、获取信息、寻找归属感,以及满足自己的情感需求。

在国内,社交挑战尤为突出。

快节奏的生活和高昂的社交成本,时间、金钱、情感的投入,都让独居青年难以建立有效的社交联系。

然而,AI社交则提供了全新社交方式,模拟真实人类交流,提供定制化陪伴体验,在用户心中呼声高涨。

如微软开发的“小冰”在国内就拥有1.6亿活跃用户,其中虚拟恋人平台上16%的用户,每周对话量3800多条,而一个用户一周在微信上发的消息是310条。

实际上,相对于文生视频的Sora和文生音乐的Suno,显然发展时间更久的AI人机交互技术更成熟。

且随着技术不断进步,AI聊天机器人已经可以做到更多。

比如在火爆外网的Character.AI上,用户只需提供几张图片和描述,就可以将聊天机器人塑造成理想模样。

兴趣社交社区平台Soul,也较早上线了AI对话机器人“AI苟蛋”,能够与用户进行多轮个性化沟通,准确识别网络社交用语,如“尊嘟假嘟”,并结合发帖、互动等多项行为,对用户进行个性化的主动关怀。

在近期接受极客公园专访时,Soul创始人张璐曾表示,对话式 AI 需要具备情感化的能力,会找人的情绪点,还要个性化、拟人化、多样化。AI苟蛋正是沿着拟人化、情感化方向进行功能迭代。

技术之外,相较于ChatGPT、Sora、Suno这类实用工具型应用而言,面向C端社交赛道的AIGC应用产品,更能获得用户的时间青睐。

根据Writerbuddy进行的AI行业分析,Character .AI访问量在2023年6月达到了2.8亿,用户平均每次停留时间长达28分钟,这一数据远高于ChatGPT的8分钟平均停留时间。

在国内,AI社交应用也展现出了极高的用户粘性。以通过AI技术实现推荐关系、辅助对话、降低表达门槛、提升互动体验的Soul为例,平台月活跃15天以上的用户占比63.7%,人均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46.4分钟,日均私人信息数为66.9条。

不过,无论何种技术创新,在自由市场经济发展下,都不可能完全不考虑盈利问题,“为爱发电”始终难以为继。

毕竟,一切都是生意。

AI社交之所以能够“抢跑”AIGC应用元年,除了技术更成熟、需求更旺盛外,还因为互联网社交的商业生态也已经十分成熟,并且从腾讯、Meta的万亿科技帝国来看,AI社交的市场潜力广阔,用户付费心智、习惯都经过了市场长期培育。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Grand View Research预测,全球社交应用的市场规模保持快速扩张态势,预计到2030年,全球的市场规模将超过3100亿美元 (约合超过2万亿元人民币) ,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6.2%。

也正是基于对社交万亿市场的美好畅想,凭借AIGC技术加持,打破“人与人”传统社交模式,AI社交细分赛道开始沸腾。

02 百团大战打响,竞争壁垒何在?

过去一年,国内涌现了大量AI社交产品,不过目前大多处于集体测试阶段,且打法上也存在些许差异。

原本就带有社交基因的玩家们,“两条腿”走路,这包括了单独推出全新AI社交APP,以及将AI社交内置于既有应用中,相当于是对应用的AI重构,如腾讯音乐“未伴”、抖音“心晴”以及微博“明星AI情感伴聊”、QQ“AI聊天搭子”等。

Soul则是依靠自研的语言大模型Soul X,上线智能对话机器人“AI苟蛋”、AI辅助聊天等诸多功能和场景,卷起AI互动体验。

另一边,是缺乏社交基因的大厂们,如百度、美团,将希望寄托在独立APP上,美团推出“WOW”APP,至于百度,更是前后推出包括“万话”在内的四款应用。

实际上,底层AIGC技术是开源的,打造一个专属AI伴侣并不难。

不过,大家都在玩,让AI社交看起来没有进入门槛。

事实真是如此吗?

首先,数据就是一个核心壁垒。

AIGC把数据要素提到时代核心资源的位置,但是对于AI社交向应用来说,用以“预测+训练”的数据,不仅仅是一般数据。

想要自研模型具备理想的表现效果,训练数据的数量和质量是重要的影响因素,将直接决定垂类模型的表现、迭代速度和训练成本的关键因素。

换句话说,玩家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数据,而是高质量的社交数据。

这也是为何马斯克用X平台 (原推特) 数据训练AI模型的同时,扬言起诉微软并禁止其使用X平台数据训练AI。也是为何谷歌等科技巨头也会寻求与 Reddit 这些社交平台合作的原因。

国内,中文互联网领域中,拥有高质量、高关联社交数据资产的AI社交玩家并不多。除开社交元老级、国民级的微信、QQ之外,少有大厂或创业公司具备成熟社交场景,能够形成稳定的流量入口,实现社交数据的积累沉底和用户的快速反馈。

特别是,面对年轻一代的社交需求,掌握Z世代语料数据或许更能适应当下“赛博社交”的趋势。

拿近8成月活用户都为Z世代的Soul来说,上线7年多,月活用户近3000万,在年轻群体中渗透率很高,同时拥有有高活跃、高粘性生态,每个聊天的日活用户,平均每天发出约70 条点对点私聊消息,以及大量一对多、多对多公域社交场景的互动内容,大部分都是生活化、趣味化的内容。例如,用户交互数据方面,平台一年新内容瞬间发布条数就超过 6 亿。

相比办公、现实关系场景数据而言,这些高质量的社交数据与情感交流、建立关系链接等社交互动行为具备更高的关联度,也能够更好的训练对话式AI模型。

过去,想象中的AI聊天中,会是“人工弱智”或者已读乱回,或者只是冰冷客套话,不懂梗也没有情绪波动。而Soul基于平台社交数据诞生的“AI苟蛋”,却被网友吐槽怀疑是披着AI外衣的真人,过于真实。

不过,短期内,想要做到对话式AI以假乱真的平台,或许还需要沉淀更多社交数据。

03 时间杀手,用户为王

移动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网友见过太多朝生暮死的社交产品,“人来,人走了”再正常不过,不少APP都沦为“月抛”玩具。

技术都一样,那么能够吸引用户常驻留存的,就只有场景和服务了。

目前,比较常见的是虚拟社交使用场景。豆瓣名为“人机之恋”的小组聚集了9000多名用户,大多是“Replika”的忠实用户。在Replika AI上,用户可以“捏”出理想伴侣,和自己创造的虚拟人像异地恋人一样聊天相处,属于沉浸式体验类型,而不会用完即走。

类似Replika AI、Character.ai在吸引用户留存方面的产品形态、使用场景设计,给国内AI社交厂商的一个启示是,想要提升用户产品体验的底层理念是,摈弃“流量思维”,用户不是流量,而是每一个具体的人类个体。

比如说,有用户反馈:“AI聊天刚开始很好玩,但聊久了便失去新鲜感。”

从用户反馈出发,单一的聊天场景,并不能满足用户多层次的情感社交需求,需要打造多元、立体的C端场景,升级用户AI社交体验。

实际上,除了AI聊天对话之外,国内已有不少AI社交产品,在尝试将更多的AI能力引入产品体系,像是阅文筑梦岛推出的用户共创“小剧场”玩法,抖音话炉的“短视频”玩法,Soul 创新推出的“AI狼人”游戏互动、音乐互动社交玩法等,将AI能力与自身社交场景深度融合。

游戏互动玩法上,Soul 站内“狼人觉醒”结合游戏机制创新,引入AI角色陪用户玩狼人游戏,Agents有不同音色,会角色扮演,会推理,会伪装、悍跳、互踩,十分逼近真实玩家,能给用户交互沉浸游戏体验。显然,游戏互动创造了单纯聊天更沉浸和趣味的交互体验,也更容易留住用户。

音乐互动玩法上,始于去年AI孙燕姿的走红让市场看到了AIGC在声音克隆、生成上的能力,很多音乐平台在推AI唱歌的功能和玩法。Soul的创新在于,除了在真实度上下功夫,重点基于平台社交属性,突出互动性。

所以,基于自研“伶伦”引擎的“懒人KTV”活动中,特别强调社交玩法,不仅是单人唱歌,用户还可以邀请多人一起AI KTV合唱,让个体在邀请、合唱、分享的过程中,完成社交,深化关系。

努力成为C端用户的“时间杀手”,意味着技术、产品获得用户认可,用户APP使用时长增加。

而对于互联网经济而言,本质就是用户注意力经济、时间经济。

按照罗振宇“国民总时间”论说法,正是用户总注意力、总时间有限,所以成为稀缺资源,用户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值钱,尤其在互联网存量时代,用户的时间越来越具有商业价值。

因此,深耕用户价值,获得更多用户时间,则成了市场增量的主要来源。

AI社交领域也不例外。

去年,全球头部社交网络公司Meta,设立AIGC产品部门Gen AI,将AI技术深入融合Meta的各项应用,创新产品形态,吸引用户留存。

基于AI社交推动平台用户规模增长,用户使用时长相应叠加,平台广告价值同步提升,最终Meta用户价值在财报中得以体现,2023年营收为1349亿美元,同比增长16%,净利391亿美元,同比增长69%,Meta市值也重回万亿美元。

从IM、LBS、兴趣到AI,社交赛道确实“时看时新”。

而在信息泛滥、技术平权的今天,强调用户价值或许略显陈词滥调。

但随着AI重塑社交赛道,各玩家重新回到一个相对平均的起跑线上,底层AIGC技术开源下,想要打造下一个如微信般的杀手级应用,用户价值是商业化绕不过去的核心点。

作者:江夏

来源公众号:深眸财经(ID:chutou0325),洞察商业逻辑,深研行业趋势。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深眸财经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