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35岁离开大厂创业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9 评论 4398 浏览 1 收藏 17 分钟

内卷时代下,铁打的互联网大厂,流水的求职者。随着大厂红利的消失,一些年轻人也从中离去。创业成了许多大厂离职者的热门选择,本文对话多位35岁左右的大厂离职者,探寻他们离职后的创业生活与轨迹。欢迎感兴趣的小伙伴们阅读交流~

大厂似乎已经不再是当下年轻人的神往之地,甚至更早进入大厂的一批互联网人,正在悄悄“逃离”去创业。

曾经的互联网大厂是80 后、90 后削尖脑袋都要挤进去的神往之地,它背后是平台势能、高薪福利、光鲜履历等砝码。然而伴随着疫情大环境和裁员潮阴翳,流量和增长见顶的互联网大厂跑步迈入寒冬。

大厂似乎已经不再是当下年轻人的神往之地,甚至更早进入大厂的一批互联网人,正在悄悄“逃离”去创业。“35岁是互联网大厂的退休年龄”这句传言由来已久,没有人能证实它的真伪,但的确有一批“中年人”正在离开,他们有的看到职业的天花板,想去看看世界;有的想挑战下年龄的局限,逃离公司的管理机制;有的基本上实现了财务自由,开始追求精神上的富足……

最后,他们都选择了创业。创业邦与几位35岁左右的曾经大厂人聊了聊,他们逃离大厂之后的创业生活。

一、想去看看更多的世界

30岁的张秋梦,在2021年面临三十岁大关的时候,焦虑更多来自于职场。

互联网大厂工作七年多,从乐视跳到京东,资历见长,但一直扮演着螺丝钉的角色,职位的天花板触手可及。

“我当时在京东科技集团负责所有视频广告的工作,工作三年半,很快就看到了职位的天花板,感觉自己成长的边际效应在递减,第一年我在各方面进步都比较快,但后来积累的越来越少,就像是在拿时间换钱。”张秋梦说,诞生这样的想法之后,她就经常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后来她得到一个答案,就像很多人离职报告中写道的:想去看看更多的世界,挖掘更多可能性。

离职的想法萌芽了,但未来的职业方向并没有想好,张秋梦一次在与大学同学倾诉中,表达了自己想离职的意愿,有过创业经验的同学鼓励她一起创业,两人一拍即合,决定成为创业合伙人。

创业方向大概定为视频广告,但如何切入仍没有头绪,两人坐在一起第一次开会,拿出一张纸,每人把自己擅长做的事和喜欢做的事列出来,合并同类项,取最大公约数,决定了未来创业的切入口:给大公司提供商业视频广告的年框服务。

2021年7月,张秋梦正式从京东离职,加入创业合伙人的工作室北京天光云影Studio。在离职后的一个月内,工作室仍没有接到一单生意。“之前早就听过创业九死一生,会经历很多坎坷,我们早做好了心里准备,心态比较平和。”她说。

在一筹莫展之际,之前在大厂积累的人脉起到了作用,经过朋友的介绍,天光云影Studio迎来了第一单。

“不得不承认,有大厂的工作经历,京东的背书,不管在谈合作还是客户的信任度上,都有正面的影响。”张秋梦坦言,大厂的工作虽然不是她职业的终点,但更像是良好的职业培训营。

这样的正面影响不仅体现在生意上,还体现在工作方法和效率上。“我觉得收获最大的一点是大厂有非常体系化的工作流程,特别注重效率,也培养了我良好的工作习惯,做事的思维逻辑和解题方法,这些一直延续到了目前的创业的工作中。”

另外,凭借对京东业务的熟稔和需求的精准把握,天光云影Studio成为了老东家京东的供应商,拿下了京东提供商业视频广告的年框服务,业务包含TVC、宣传片、短视频、纪录片、CG特效等前中后期一整套解决方案。

有了大客户的加持,天光云影Studio这家小而美的独立工作室正式步入了创业的正轨,从刚成立几个月的入不敷出,到业务量每年60%的增速。他们的作品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客户群体也在逐步扩大,从京东到百度、腾讯、华为、比亚迪、泰康人寿、中交集团等大型公司,涉及的业务也越来越广泛,涵盖电视广告、影视特效、动画片创作、短视频、纪录片等多个领域,提供从策略创意、拍摄、剪辑、调⾊、配⾳、配乐等全流程影像制作服务。

离开京东不到一年的时间,张秋梦借助前期的积累和后期的坚持不懈,成功打破了原先职业的天花板,找到了人生更多的可能性。但对于创业的态度,她并不是激进派。

“我觉得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不是人人都适合,而且创业真的是九死一生,如果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建议不要尝试。”

对于外界传言已久的“35岁就到了互联网大厂的退休年龄”,张秋梦也不以为然。她认为,不是年龄限制了在大厂的发展,而是核心价值。“很多人65岁从大厂退休了,还会被返聘回去做顾问,如果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就不怕公司会放弃。”张秋梦觉得,想在大厂生存下去还是要不断创造自己的价值,这也就是外界所说的“内卷”。

只是有些人到了一定的年纪,不愿意再“卷”了而已。

二、尝试独当一面

问宇(花名)就是那一批到了一定年纪不愿意在大厂里“卷”下去的人,他给自己设立了一个人生目标,就是要挑战下自己的35岁,能不能脱离公司管理的环境,成为到社会上独当一面的人。

在此之前,他在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已经工作了七年,年薪收入不菲,也算是小有成就。

但问宇并不满足,眼看着离35岁越来越近,他也迈出了脚步。技术人员出身的他,在人工智能大数据领域研究多年,多次参与跨事业部的对赌项目和CEO项目。

“在阿里的七年,我从大数据到人工智能到Java开发,成长为一个全栈工程师,让我觉得有能力在互联网中创业,从0-1做一些事情。另外,阿里体系内业务线非常丰富,可以让我有幸了解到用户运营,商家运营,产品设计等背后的逻辑,对于商业模型有了一定的敏感度,这是非常难得的。”问宇说,他觉得自己出去闯荡的时候,该到了。

于是,在2019年初,问宇就与几位合伙人开始兼职开发一个项目。出于对儿童教育的热爱,以及看好STEAM教育未来的发展,他们的第一款产品主要针对线上儿童编程教育。就当时的市场情况来讲,进入这个赛道不算晚,但团队都是兼职,加上对资源的判断失误,导致错过了融资机会,以及业务发展的最佳阶段。

而后,国家双减政策出台后,儿童编程教育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也失去了竞争优势,问宇迫不得已关掉了第一次尝试创业的项目。“尽管第一个项目失败了,但还是积累了创业经验,也对后来的创业方向提供了参考。”问宇说。

小试牛刀之后,问宇并没有放弃创业梦,仍在早期教育的道路上探索着。在阿里巴巴的内网中,发表了一篇对于儿童成长助手项目的畅想,从技术的角度出发描绘了一副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赋能儿童早教和养育的蓝图。通过互联网技术,能够帮助到更多有需要的人。

这篇洋洋洒洒的创业蓝本很快成为内网中的热帖,被同事甚至上司热议,最后传到了蚂蚁公益的总裁彭翼捷耳朵里。很快,彭翼捷约见了问宇,听他汇报了一边创业的想法,并加以认可,还探讨了未来与蚂蚁公益合作的可能性,这也更进一步坚定了问宇创业的信心。

“我觉得阿里这一点还是蛮特别的,他们会包容很多可能性,不管是接纳在集团内部的创新,还是想离开创新,都会支持的。”问宇表示,除了内网交流之外,阿里还有校友群,里面有很多离职创业的前辈,有的已经融资两三轮甚至上市,他们会对后辈们提供直接的指导意见,以及推荐投资机构和资源。

如今,问宇已经正式离职八九个月,他带着原先第一次创业的团队在研发一款新的产品——亲亲成长助手,希望通过人工智能等技术对儿童成长发育、兴趣爱好、心理状态等方面的评估和数据化,帮助家长、老师、社会更了解儿童,进一步实现对每个孩子的个性化早教。

据其介绍,目前亲亲成长助手已经进入最后的公测阶段,等顺利融到天使轮,便准备开始下一步的商业化版图。

在产品研发的八九个月期间,问宇和他的团队几乎没有收入,还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来进行研发产品和打磨知识内容,与之前在阿里的待遇相去甚远。问宇称他给这次项目的期限是两年,如果两年之内没有成功商业化,他将把产品完全公开给有需要的人或机构,作为一个公益项目长久的运行下去。

“假如两年之后没有达到预期,我应该还会看看能否回到大厂,或者加入其他创业公司吧。”问宇说,这说到底还是一场挑战。

三、打破原有的人生轨迹

如果江江没有去过拉美,看到过绚丽多彩的宝石,也许她将继续在华为做着高管,拿着不止百万元的年薪,过着普通打工人难以企及的生活。

江江的经历并不复杂,大学毕业后,便被华为录取,并派往海外市场部。在这10年里,她几乎走遍了南美洲的各个国家,为华为贡献着青春,从职场小白一步步做到华为高级管理层。在这10年里,她看过世界,走过繁华,她负责的客户群直接对接各个拉美国家的政府高层,被委内瑞拉总统邀请坐总统专机“空军1号”去做电视报道;作为高级翻译,陪着任正非老板与世界首富carlos slim喝茶聊天。她娴熟地切换着西班牙语,英语与世界各地的客户朋友们聊天谈判。

2014年,当时的江江拥有着不止百万的年薪,本应该过起自己悠然自得的小日子。但一次出差中,拉美丰富的宝石矿产资源和美轮美奂珠宝深深吸引了她,内心开始蠢蠢欲动,准备打造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一份与美丽相关的事业。

在此之前,江江没有接触过任何与珠宝相关的工作,但仅仅是凭着一份热爱,她决定深入了解宝石的产地和种类。在海外工作多年的经历,让她很快拥有了很多宝石矿井的资源,她甚至亲自下矿井与矿长交流学习,挑选宝石,因此建立了与许多矿长的信任。

下矿井这事儿既危险又辛苦,没有多少人愿意到矿场去做生意。江江却说,被华为千锤百炼过的人,这点辛苦不算什么。她看重的是与矿主直接交易,能够拿到一手资源。

很快,江江创立了自己的高端珠宝品牌AngieBella瑄珠宝。据其介绍,AngieBella的理念是 M to M,即 From Mine To Market,从矿区到市场直接打通,因为有丰富的矿区合作资源,省去了所有的宝石流通环节,溢价环节,使得他们的珠宝非常非常接近于成本,性价比高,可以使普通老百姓用金银饰品的价格,拥有一件真正的珠宝。

如今,江江在北京成立了小而美AngieBella瑄珠宝工作室,在她的团队中,不仅有深谙西方珠宝造型的设计师,也钟情于中式珠宝的设计师。她经常带着设计团队和作品在世界各地参加设计比赛,而她本人也在2019年获得环球夫人大赛澳门区冠军,实现了自己在美丽事业中另一个巅峰。

“人们都开始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更高的生活品质,追求更高的精神享受。珠宝也是我一生的事业,我不用退休,可以越来越有价值,越来越专业。”就像江江所说,她打破原有的人生轨迹,从一段事业的高处激流勇退,找寻到了人生追求的意义,收获了另一段不同的人生体验。

与很多逃离大厂的故事不同,我们今天提到的三位创业者,他们一方面在35岁之前选择了新的方向,但是另一方面,曾经的大公司经历,也成为了他们日后创业的基石之一。这或许印证了那句话,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作者:陈晓;来源公众号:创业邦(ichuangyebang)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创业邦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不是人人都有想走就走的勇气,希望我三四十岁也能硬气一回

    回复
  2. 我现在才二十几岁就已经开始年龄焦虑了,新型产业总会有新的年轻人出现,将来的我又该何去何从呢

    回复
  3. 创业或者去大厂,都挺好,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路走嘛,我还是打打工就好了

    来自云南 回复
  4. 不管结局如何,我都很佩服那些去创业的人勇气,毕竟不是谁都能这么勇敢的

    来自浙江 回复
  5. 我认为“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这句话说的非常对

    来自江西 回复
  6. 创业还是很难的,不过很多人确实不喜欢给别人打工,给自己打工也挺好的哈哈

    来自江西 回复
  7. 确实是流水的职工,铁打的大厂,大厂还是很多人都想进的

    来自江西 回复
  8. 主要现在的互联网行业也真的太卷了,很多也很想逃离

    来自山东 回复
  9.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35岁创业也是一个新的开始,这篇文章角度很棒

    来自贵州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