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热歌,短视频还改变了什么?

3 评论 1418 浏览 0 收藏 17 分钟

编辑导语:新生事物往往会影响旧事物的发展。随着短视频的火爆,短视频音乐也逐渐衍生,但是谈及短视频音乐,舆论常常“颇有微词”。那除了热歌,短视频还改变了什么?短视频到底如何影响音乐行业?这篇文章详细地为大家解答了以上问题。一起来看看吧。

自12月11日晚,TEM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颁布“十大热歌”奖项之后,互联网上对此的争议便从未停歇。

在舆论漩涡的中心,人们质疑短视频对好音乐的威胁。

有人调侃“华语乐坛姓抖”,认为短视频崇拜流量,扶持了过多价值观表达肤浅、缺乏艺术审美的音乐作品,同时消耗了大众听音乐的耐心,使得音乐创作愈发碎片化,几十秒的抓耳片段称雄称霸。

总之,劣币驱逐良币,对于华语乐坛是一场灾难。

而昨天,据参考消息网编译,德国汉堡的歌手兼音乐制作人Achim Reichel 在1991年创作的《Aloha Heja He》因为被中国视频博主“张同学”当做短视频的背景音乐,这首歌在抖音上已获得1100万赞,并成为歌曲识别应用Shazam上搜索量最高的歌曲。

而在搜索引擎上,“张同学+背景音乐”也已经成为热搜。

在这样的现实下,主流歌手、唱片公司都看到了短视频机制的宣发能力和反馈优势,逐渐向短视频靠拢,拥抱真实的“群众反馈”。

那么,为何舆论环境和现实情况会存在这样的割裂?好作品真的埋没在短视频的洪流中了吗?短视频到底如何影响音乐行业?

一、短视频毁了“华语乐坛”

谈及短视频音乐,舆论常常“颇有微词”。

时长15秒,缺乏完整的音乐表达;流量为王,缺乏基本的艺术坚守。

短视频的BGM常常被视为半成品,挤压了好音乐的生存空间。

当“耳朵投票”将短视频音乐送上主流音乐平台的颁奖典礼舞台时,舆论盖棺定论:“短视频毁了华语乐坛”。

其实,“衡量音乐产业”,或者说评价“华语乐坛”理应涵盖多个维度,如音乐作品的艺术价值、传播度、人才涌现和流通上升通道、盈利能力、市场规模等等,这些都应当被纳入考量。

所以,把短视频音乐的“热度”胜利视为对华语乐坛的打击,是有失偏颇的。

更何况,在评价音乐时,“好音乐”与“短音乐”不是二元对立的,热度与品质并不是对抗的概念。

纵观音乐发展的历史,古典音乐长达几个钟头,而到了流行音乐的唱片时代,歌曲的长度则被固定在3到5分钟,再到短视频则出现了15至60秒的新形态。

媒介的发展改变音乐的体量,但各体量互相之间并不构成威胁。在短视频时代,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比之前任何时代都唾手可得。

同时,音乐的体量并不影响优质内容产出。

相反,我们在短视频这个开放的平台上,看到了更加多元的音乐声音。如成长于短视频的《海底》,歌曲中对于抑郁症群体的关爱真诚、温暖且动人,闪烁着人文关怀的光辉。

在创作者之外,短视频也赋予听众中的“边缘群体”以话语权。这一部分用户从前一直处于互联网舆论场域的边缘,但是短视频让他们不再是看客,成为了流量战场上具有投票权的大多数。

比如居于“十大热歌”之列的《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这首歌在年轻人之间名不见经传,但是在父母这一代人中却具有惊人的传播度和美誉度。

短视频平台让我们看到这一代人的音乐需求和消费潜力,他们不仅为自己的“偶像”助力,甚至直接把自己的偶像送到春晚的舞台上“出道”。

由此看来,短视频把华语乐坛从前“中心—边缘”结构变得更加“扁平化”,给了多元化的音乐曝光机会,也疏通了音乐人才的流动上升通道。

许多短视频上走红的歌曲都曾被主流歌手翻唱过,前文提到的《海底》曾在综艺舞台上被凤凰传奇翻唱,收获近亿次的播放量,跃升成其代表曲目之一。

根据最近发布的《Year on TikTok 2021 Music Report》显示,2021年,约430首歌曲作为TikTok短视频的BGM被收听超10亿次,其中有超175首歌曲登上了billboard的百强单曲榜。

官方称,这些观看次数都直接转换成热门歌曲和艺术家的商业成功。许多TikTok上起家的音乐人都签约了主流唱片公司,甚至包括华纳唱片(Warner Records)、共和唱片(Republic Records)这样的业界翘楚。

冷静分析后来看,短视频其实在新场景的构建中,增加了音乐行业的多重可能性。

在短视频之前,华语流行音乐有相当的空档期,直到短视频重新建立起流行音乐的影响力,市场的音乐消费潜力才重新被激发。

二、热度不该是短视频的“原罪”

诚然,这个时代确实没有出现像周杰伦这样的现象级歌手,但许多人以此为例证攻击“短视频使华语乐坛止步不前”,便是刻意忽视了媒介的环境变化和圈层时代的内容逻辑。

虽然天王天后少了,但我们也必须承认,基于短视频独特的内容分发机制,更多此前被主流唱片公司拒之门外的普通人被大众看到、听到,实现了音乐行业的平民赋权。

新人、草根音乐人发歌的机会指数型增加,短视频不仅为他们吸引了听众,还将他们链接到更大的舞台,有望获得主流媒体的认可。例如,在Apple Music大陆地区2021年最热歌曲榜单中的《起风了》、《水星记》等歌曲,短视频平台都是他们走红的第一站。

不同于传统唱片行业“赢家通吃”的局面,短视频降低了门槛,让中腰部的音乐人发行音乐的成本降低,盈利空间增加,更好地生存下去,为整个行业注入更多的活力。

《2020年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显示,音乐人收入渠道单一的情况得到很好的扭转,仅2020年上半年音乐人直播次数超204万次,共吸引98亿次用户观看;124场官方线上音乐会,累积观看人数超4200万次。

而在一体化、中心化的音乐发行模式中,不被重视的传统音乐(如京剧、黄梅戏)、小众音乐(如ACG音乐)、冷门音乐,也依托于短视频平台的精准算法、垂类细分策略和用户的UGC二创优势找到了新出路,做到了“用兴趣找到彼此”。

另外,曾经的众多经典金曲也在短视频平台上成功“出圈”、“翻红”,让老歌焕发出新生命,重新俘获了新世代的听歌人群。

如蔡健雅的《红色高跟鞋》,这首发行于2008年的歌曲在短视频平台频繁地被翻唱,13年后登上了Apple Music的年度榜单;朴树在20年前展望千禧年的歌曲《New Boy》,如今也深受Z世代的喜爱。

再之前,得益于平台上掀起的复古港风热潮,《处处吻》为代表的上世纪粤语金曲也乘势而起,重回大众视野。

如今,主流歌手在发布新作品之后,也会借助短视频将最惊喜的部分率先送到歌迷面前,随后歌迷在流媒体平台搜索收听,购买唱片和相关周边产品,乃至衍生其他商业形态。

以短视频为渠道进行投放,反馈机制变得更为透明,乐迷与歌手的沟通效率也大大提升。

不难看出,制造热度是短视频的“拿手好戏”,但在可视化传播的消费转向中,还有更多价值可以挖掘。

最核心的就是,通过结合短视频的影像、场景和情绪表达,音乐作品可以被赋予更多元的表意功能,增加作品的生命力和意涵。

此前,《漠河舞厅》与廖凡在《白日焰火》中一段颓废的独舞相伴出现在短视频平台上,为爱人坚守半生的老人形象被具象化,抽象的爱情有了写实的影像表达,焕发出更为动人的力量。这也就促成了歌曲《漠河舞厅》的爆火。

除此之外,作为短视频平台重要业务板块的“直播”,在疫情肆虐之时为音乐演出辟出了“求生之路”。

艾媒咨询调查发现,2020上半年中国在线音乐演出观看的用户规模已经突破8000万。

而在短视频的新打法之下,音乐商业也裂变出新途径,而这些商业生态又在为音乐核心服务。

许多音乐公司都在短视频时代积极求变,诸如摩登天空,不仅仅局限于发行唱片和举办音乐节,还玩出许多新花样,其线上草莓音乐节曾“直播带货”,同期在京东平台卖出814吨酒类商品。

开启音乐节+“真人秀”项目,在短视频平台上发布音乐人在后台的“真人秀”片段,大大增强了歌迷和乐队之间的情感连接。

总而言之,短视频在热度之外,还让更多普通人有了追梦的机会,参与到产业的重建过程中,还实现了IP孵化、音乐演出、周边售卖等产业链的搭建,助力了音乐产业在宣发生态、盈利模式的探索。

三、是时候放下“华语乐坛”的执念了

在此次争论之前,唱衰华语乐坛的声音早就“绵延不绝”十余年。

当四大天王的声量渐弱,“三巨头”为代表的互联网音乐时代来临时,人们感叹“华语乐坛完蛋了”;

当彩铃音乐铺天盖地而来,覆盖了人们打电话时候的盲音,人们又感叹“华语乐坛完蛋了”;

再到如今,“罪魁祸首”变成了短视频。

事实上,华语乐坛从来就没有“完蛋”。

每一次争论背后,都是音乐传播媒介的变化,重塑了听众的音乐消费习惯,进而引发音乐产业的新变革。

唱衰之时,华语乐坛也在暗自蓄力,探索新的发展机遇。

同时,我们在强调“流量”时候,往往消弭了对歌迷群体、音乐需求的切实关注。

短视频的“流量”之下,都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都有自身独特的音乐偏好。

短视频平台只是满足了他们独特的审美需求,越过旧有的“唱片精英”,将中国更广阔的音乐市场样态搬上了台面。

而对音乐创作者而言,短视频并没有抢占他们从前的发行渠道,而是增设一个新的选项。

在这个时代,音乐人完全可以根据自身情况来选择。

比如在国外,Taylor Swift、Ed Sheeran在今年纷纷入驻Tik Tok,而更多刚刚起步的音乐人选择把自己第一首单曲的小样放上抖音。

从唱片再到短视频,本质上都是音乐的载体,能否赢得观众的耳朵还是要靠“本事”傍身,成就好音乐还是要看内容。

所以,大可不必将短视频音乐与粗制滥造划等号。部分短视频音乐确实听感不佳,但是好音乐还是存在的,只不过是现在短视频音乐的基数过于庞大,造成了一种“短视频音乐皆垃圾”的错觉。

而要真正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平台与行业在规则设计上多做探索,从源头上增加好音乐的曝光机会。

而音乐人也应当珍惜羽翼,提升专业素养,用好短视频平台。如果一味地将劣质音乐倒入平台,不仅会被流量的反噬,对自己的音乐生涯也是一种消耗。

简单来说,就是音乐人与短视频平台,应该加强合作,而不是拒绝彼此。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华语乐坛”不是个固定和一成不变的概念,它是由音乐人、传媒人、听众、乐迷、平台用户、消费者共同组成的。

时代的发展,不断赋予华语乐坛新的内涵。相较于唱片时代,当下的华语乐坛不仅包括唱片,还包括音乐人培养、宣发逻辑进化、现场演出、周边售卖、大众音乐审美塑造等更纷繁复杂的职责和使命。

如果说“十大热门”都是从短视频平台孵化而来,那只能说明,华语乐坛真的得用好短视频平台了。与其一昧怀念过去,不如暂时放下执念,才能真正复兴华语乐坛,更好地走向未来。

 

作者:朋朋;微信公众号:音乐先声

本文由 @音乐先声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但是事实就是现在的歌没有以前的好听

    来自上海 回复
  2. 但这样的歌曲永远超不过经典歌曲,这是需要反思的问题

    回复
  3. 不过实话,这些个的冠名太大了,撑不起这样的称号,我感觉十大热门可不可以说是为了配合自己的视频才使用听得频次多。

    来自河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