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的互联网人,都去哪儿了?

12 评论 3240 浏览 3 收藏 17 分钟

编辑导语:互联网人未来的就业方向是什么?如今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工作者苦于职场内卷的状态久已,渐渐有人开始寻找未来工作的风口。本篇文章深度分析互联人的对于就业的思考,希望对有同样困扰的读者有所启发,一起来看看吧。

“2022年,什么行业才是‘朝阳产业’?”

有人在社交平台上一遍又一遍的询问着。但在全球经济形势以及疫情的影响之下,没有人敢对未来的行业走向,给出板上钉钉的答案。

“要么跟着资本走,要么跟着‘利润’走”,一位猎头行业从业者这样形容传统互联网的人潮涌向。在转换赛道的猎头眼中,社交、短视频、直播、社区等领域,属于“传统互联网”,传统互联网人再求职,至少要往手握现金流的行业去,“手里有粮、心里不慌”。

寻求职场安全感、降低风险,是职场人共同的选择。不过,有不少互联网人更在意行业的成长性,想进入一个未来3-5年仍是上升期的新兴产业。

2022年第一季度已经结束,降本增效的互联网大厂们,集体踩了刹车。大批互联网人在“毕业潮”下,回到了人才市场上,被迫重新思考职业方向。

他们将流向何处?其实代表了传统互联网人眼中的“高潜行业”。据深燃观察,他们的流向可以概括为“实”和“虚”两大方向。

有人决定脱虚向实,认为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相融合已是大势所趋,所以朝着包括新能源、半导体在内的智能制造相关方向靠拢;有人被“虚幻”的Web3概念所吸引,打算大干一场,提前探索下一代互联网。

这一实一虚,算是潜力行业吗?什么样的互联网人能进入这些行业?转型往往意味着阵痛,他们的转型之路还顺利吗?

一、从传统互联网,转向新能源、半导体

自2021年以来,市场上就有不少新能源、自动驾驶公司开出“百万年薪、N倍工资”抢夺人才的消息。

高端制造业的抢人大战,进入2022年依然没有减弱的迹象。“自动驾驶算法岗位相关人才,硕士毕业五年,平均能达到年薪百万”,猎头卫新告诉深燃。可能被猎头的电话轰炸怕了,一些新能源汽车算法相关人才,直接在职场社交平台的账号下备注四个字,“不看机会”。

制造业从互联网大厂抢人的背后,是“脱虚入实”的大趋势。“十四五”规划纲要指出,要构建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

在2022年互联网大厂变着花样优化人员的背景下,此前服务大厂的猎头猎头闻风转型,转型的主流方向之一就是智能制造。多位去年还在为互联网大厂推荐人才的猎头对深燃表示,自己今年一季度已经开始转型,转向了半导体芯片、自动驾驶、新能源等行业。

“清明节假期前,我们公司刚开完会,要加速拓展布局新的赛道”,猎头刘宏对深燃表示,“之前火热的金融和IT行业人才,已经算是饱和了”。

与传统互联网招聘增速降低相比,高端制造业领域的招聘规模确实在扩大。BOSS直聘《2022年春季就业市场趋势观察》显示,2022年春季互联网行业的招聘规模保持增长,但同比增速为13%,处于2019年以来的低点。呈鲜明对比的是,高端制造业招聘需求增长迅猛,招聘规模同比增长40%,各个细分领域普遍面临人才紧缺问题。

离职的互联网人,都去哪儿了?

来源 / 《2022年春季就业市场趋势观察》

有报告预估,通过跳槽而获得薪酬增幅的领跑行业里,芯片行业增幅最大,是50%左右,新能源汽车排名第二,增幅约为45%,医疗大健康排名第三,约为35%。

对于核心技术人才,高端制造业开出高薪抢夺,甚至有越来越多博士走入产业界、下车间做研究。

与此同时,因为行业处于上升期,市场上大量非高端技术人才,没等猎头轰炸,也跟着涌了进来。

卫新提到,一些芯片公司处于创业阶段,如今颇受资本青睐。传统互联网技术人才想加入这些风口上的公司,不能参与芯片设计,但可以做软件开发相关岗位,因此进入这些领域寻找工作机会。

职场规划师七哥告诉深燃,去年就有不少应届生在向他咨询职场规划时,犹豫互联网大厂、高端制造业相关的offer到底选哪个,最终都在衡量性价比、稳定性后,放弃了互联网大厂的offer。

传统互联网流出的大量非技术人才,比如市场营销、品牌公关、商务BD等,也在主动向高端制造业靠拢。

某互联网大厂前运营程大大,在工作一年半后感叹“传统互联网卷到了极致”,“同事下班一天比一天晚,产出却并没有提升”,于是在2020年底,选择主动离职。“我当时还同时做着跨境电商项目,创业中深感广告、流量越来越贵。当时就觉得传统互联网已经快碰到天花板了。”

2021年初,程大大开始思考未来的职业方向,在找职场前辈请教过后发现,几乎每个人都提到了“科技创新”。

因为“政策支持、资本看好”,她便决定尽早入行,“未来在这个圈子才能站得住脚”。最终,她进入了一家新能源电动航空企业。

她非常庆幸自己的选择,因为到了今年,她发现很多前同事和朋友,都从传统互联网跳出来了,进入了自己认为更具潜力的领域。有的进了“蔚小理”(蔚来、小鹏、理想)、有的进了传统车企,有的进了医疗大健康行业。

程大大将自己的转行经历分享到社交平台上后,发现抱有相似想法的人不是少数,有过多段大厂实习经历的应届生,更是焦急地询问着,想转投新能源行业,应该从哪一步开始,有哪些细分行业、非核心技术人员还有哪些机会。

二、寻找下一代互联网,入局Web3、元宇宙

同样是看到了传统互联网的萎缩,还有一批人涌向Web3和元宇宙,要寻找互联网的下一个“乌托邦”。

一位互联网大厂前员工自去年关注Web3以来,最近开始犹豫,是否要放弃Web2的工作,转型Web3。

2022年以来,Web3的概念受到关注。从Web1.0时代只能静态单向阅读信息,到Web2.0时代用户能够可读、可写信息,参与交互,Web3.0时代,用户能够可读可写信息,并拥有数据所有权,这一概念强调实现去中心化,被视为是“下一代互联网”,继元宇宙之后热度持续攀升。

上述前大厂员工对深燃表示:“一方面,能看到Web3正在创造新价值,一些理念的吸引力确实很强,另一方面,Web2目前同质化严重、创新性不足,的确遇到了瓶颈。”

有机构预测,2022年Web3.0在应用端的市场规模将超过500亿美金。今年以来,包括红杉资本、投资了Facebook团队的美国投资机构a16z在内的VC机构们,都成立了专注于Web3领域的基金。以红杉资本为例,其专注于加密货币投资的基金,资金规模在5亿至6亿美元之间。

与VC疯狂砸钱相应的是,Web3领域创业公司的招聘一波接着一波。一位Web3领域关注者称,很多创业公司开出的薪资很高,而且支持远程办公,颇具诱惑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借此机会入局Web3的传统互联网人也不少。

来自某Web3基础设施团队的岛主对深燃表示,他们今年在招聘时注意到,一些Web2的人才正在尝试转型。

岛主认为,仅以Web3 to B的基础设施类项目为例,目前需要的人才大致可以分为产品、研发和市场三大类。从Web2转型而来的人才中,由于to B产品的专业性,原本产研方向深耕的人才,转型摩擦力相对较小,市场运营相关从业者的摩擦力则相对偏大。

但是如果是Web3 to C类的应用,传统的运营更能发挥自己的能力,而由于需要部署智能合约,技术研发的摩擦力反而会相对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Web3的发展还处于早期阶段,相关公司在招聘时,拥有加密圈从业经验和资源,或者对Web3拥有浓厚兴趣的求职者会更有优势。但同样因为行业处于早期阶段,未来也充满不确定性。

Web3在吸纳人才时,元宇宙相关领域也没有停下脚步。

尽管进入2022年,越来越多人意识到,元宇宙在短期内很难落地,因此概念迅速降温,但相关领域的探索还在进行。海外市场上,Meta和苹果公司为了布局元宇宙,在AR、VR领域的抢人大战还在持续。国内包括字节跳动、腾讯等大厂在内,也在加速VR、AR领域布局,重点争夺核心算法人才。

虚拟社交、虚拟人,是被元宇宙概念带火、发展迅猛的细分赛道,因此引起了传统互联网人才的关注。

元宇宙虚拟社交相关的产品,如啫喱等,接连面市,背后是一个又一个新团队的搭建。再以虚拟偶像为例,仅2022年1月,虚拟人领域的融资事件就达近百起,累计融资金额破4亿元。据艾媒咨询预测,2022年虚拟偶像带动市场规模将超3000亿元。

虚拟人领域项目相芯科技CMO程卓对深燃表示,“今年至少招聘中低端的算法及美术相关人才时,要比去年容易很多。”她解释到,但是虚拟人领域紧缺的是算法和美术类人才,而这类型高端人才在业内的年薪基本都在百万以上,原本数量就少,跳槽也更加谨慎,因此非常紧缺。

结果是,大量中端及普通人才因为看好元宇宙的未来而涌入。“尽管不知道元宇宙何时到来,但外界能感受到,这是一个蒸蒸日上的行业。”程卓说。

三、2022年找工作:从接受落差开始?

2022年刚过去三个月,已经被认为将是巨变的一年。转换方向的互联网人,都想尽早进入“高潜”行业,早一步成为“资深人士”。

有人转向高端制造业,打算在稳定中求新、求变。有人转型Web3,希望能踩在“下一代互联网”的风口上,获得爆发性增长的机会。

但转行进入一个全新的行业,需要找准时机,也需要学习与适应。

一位四年前就开始从事区块链的Web3从业者认为,“2022年将是Web2从业者进入Web3的窗口期”,因为或许只有这一年,领域爆发的早期阶段,项目方才会接纳试错,对于转型而来的人更加包容,后期或将进入红海竞争阶段,门槛势必会提高。

卫新常常建议候选人,“如果一直换行业,没能积累核心能力,对职业生涯很不利,所以,即便是要向‘高潜’行业转行,也要慎之又慎。”

在这些“高潜”行业沉淀出核心能力,不是件容易的事。刘宏作为猎头都有感受,“去年我们公司开始试水自动驾驶赛道,尝试后发现,这个赛道的成长期长于IT互联网1-3个月,一般需要半年以上的沉淀期,才能把业务开展起来”,对于猎头来说,需要比较长的时间了解行业、熟悉企业需求,同时,市场上该方向的求职人选较少。

七哥总结,2022年的就业市场的一个关键词就是“落差”。互联网行业过去的高薪,是在资本驱动下的高薪,并非一个人真正的薪资水平,当市场回归理性、人才脱离大厂平台后,势必要学会接受各方面的落差。

而去往“高潜”行业,不一定意味着高薪。程大大从大厂运营,转行到新能源电动航空行业做商务BD拓展人员,代价是降薪20%。

不止是薪资,她发现,高端制造相关企业的办公环境和福利待遇,远不如传统互联网大厂。大多高端制造相关企业设在城市郊区,或者偏远的产业园区;以往大厂里精致的下午茶,也很少出现在高端制造的企业中。

而且,互联网人就算顺利进入所谓的“高潜”行业,也不意味着绝对“安全”。

程大大在对新能源车企进行了一圈调查后发现,这个行业在未来3-5年内,一定是增量市场,但当下大多数新能源车企都是亏损的,也存在裁员降薪的情况。比如造车新势力“蔚小理”之一的理想汽车被传裁员,尽管被公司否认,但部分互联网人已经草木皆兵,解读为“大规模扩张后的‘挤泡沫’”。

在资本热钱的加持下,Web3项目虽然风生水起,但在全球范围内,2022年依然是“合规”的一年,也就是说,需要等待政策的明朗化。目前在国内从事Web3的项目,以出海方向为主,合规性和风险性无法忽视。

接受落差,或将成为2022年的求职常态。如今,一批传统互联网人的心态是,就算是降薪,也要到新的行业重新磨合与学习,抢占下一个时代的机会。

 

作者:王敏;编辑:向小园;公众号:深燃

本文由 @深燃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决定从互联网出来的人,对再就业应该都会有心理预期吧

    回复
  2. 从传统互联网跳到智能制造,是当下一个再就业的较好方向了

    来自广东 回复
  3. 互联网人还是挺难的,越来越卷了这个时代,选择跳槽其实就应该已经做好打算了

    来自云南 回复
  4. 确实是,互联网大厂最近几年卷的狠,再加上高校毕业生人数不断的增加,就业压力越来越大。

    回复
  5. 感谢分享,是该考虑考虑这个问题了,最主要还是不能眼高手低

    回复
  6. 嗯确实,虽然元宇宙大热,但是短期内元宇宙也不能算是稳定发展的行业

    回复
  7. 互联网人永远是最先尝鲜的一波人,虽说不稳定,但一直在尝试其实也挺酷的

    来自贵州 回复
  8. 所谓围城里的人想要出来,外面的人想要进去,也许每个行业都是这样

    来自福建 回复
  9. 其实从这个图表来看,工业和轻工业、科技还是巨头,在我看来互联网在短期内还是有发展空间

    来自安徽 回复
  10. 太卷了,各行各业都卷还是要提高自身竞争力,给自己多留条后路吧

    来自河北 回复
  11. 元宇宙现在只能说是概念火热,如果只靠这些就入行风险还是很大的

    来自河北 回复
  12. 2022年的就业市场的一个关键词就是“落差”。当市场回归理性、人才脱离大厂平台后,势必要学会接受各方面的落差。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