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人是来爱你的,还是来挣钱的?

8 评论 5497 浏览 9 收藏 26 分钟

编辑导语:技术的发展为我们创造了更多可能性,虚拟人、元宇宙、NFT等新兴概念的出现便是证明之一。虚拟人作为当下最热门的风口之一,它最终将何去何从呢?一起来看看作者怎么说。

“最近虚拟邓丽君跨年登台之后,来访的人特别多,”数字王国旗下虚谷未来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唐佳娴快步走进会议室,”我们觉得这算是破圈了。”

2021年12月31日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上,一段由虚拟邓丽君和真人互动的节目播出,本已十分热闹的虚拟人再次引发人们的热议。数字王国正是虚拟邓丽君背后的制作和运营公司。

实际上整个2021年,这个文娱影视行业的“极细分赛道”,忽然就乘上元宇宙的东风直上云霄:微博、抖音、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AYAYI、柳夜熙、A-SOUL等虚拟人偶像的关注者动辄过百万;餐饮、服装、地产、互联网,几乎所有行业都推出了品牌虚拟代言人;北上广的热门商场内也随处可见二次元画风的虚拟人海报。

而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前三的虚拟邓丽君,更是让人们对于这类技术进展到何种程度有了全新的认识。

“‘她’是从那个升降台上来的!”网友AkiSang分享她看到“邓丽君”时的感受,“我看着她一点一点升上来的时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确实真,有点太真了。”

她一边说一边抖了抖胳膊,似乎还在克服当时那一瞬间的不适感,“要是从天而降反而更能接受了,但是她就和人一样,是从升降台上来的!我直到节目结束才慢慢回过神来,也确实,有点感动。”

虚拟人大火的同时,资本也跑步进入。根据不完全统计,从2021年7月至今,虚拟人赛道内融资事件约30起,平均金额在千万级人民币,包括红杉、IDG、顺为资本在内的一线基金纷纷入局,总融资金额达到近8亿人民币。其中,蔚领时代科技在2021年12月底完成B轮融资,以总金额4亿人民币创下该领域单笔融资金额的最高记录。

破圈、融资热的背后,是什么在支撑虚拟人这个热闹的赛道?乍看上去,时机并未成熟——元宇宙再热,短时间内还停在概念阶段;虚拟偶像看似已经有了合理的商业模式,但受众规模始终很小;“巨星IP”虽然成功破圈,看多了也总会腻……

“最近的这种火热更像是沉渣泛起,而不是新生事物。”前游戏制作人、黑镜科技创始人兼CEO陈军宏告诉我们。

本文,我们采访多位虚拟人从业者,揭开虚拟人产业火爆背后的另一层逻辑。

一、“生孩子”和“养孩子”

“我电脑里现在就有十几个‘孩子’,随时可以根据不同甲方的需求进一步调整,”一位动画行业的资深从业者熊猫大侠告诉我们,“我们制作端的商业模式已经很清晰了,问题是运营端的人没想好。”

基于影视特效行业的多年沉淀,虚拟人在制作端已经形成了一套颇完备的工业化制作流程和商业体系: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2020 年虚拟数字人发展白皮书》,虚拟人的基础设施层包括显示、光学、传感器、建模、渲染引擎等部分,主要由海外巨头把持;平台应用层主要包括制作虚拟人的具体功能,包括动作捕捉、智能语音、自然语言处理等。

成本是虚拟人制作需要跨过的第一个门槛。熊猫大侠更偏爱接超写实画风虚拟人的客单,也就是无限逼近真人的画风,“现在虚拟人的制作需要的是技术和艺术的完美融合,仅制作一个虚拟人的成本大概在五十万到六十万吧。”

但制作端让一个虚拟人的形象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只是“把孩子生出来”,而“把这个孩子养大”——让虚拟人产生价值,则需要靠后续的运营。

但现阶段,与不断迭代、愈发成熟的技术生产力无法匹配的是,国内虚拟人的人物灵魂构建体系仍属落后。

目前,对虚拟人的运营更多是如何快速变现

“时尚美妆好变现、知识分享涨粉快嘛,”一位前虚拟偶像经纪人小雅告诉我们。这也是当下多数虚拟人主要做的方向,“和网红是一样的道理。”

带货甚至可以称作是不少虚拟人的“主业”。比如,淘宝已经有了不少虚拟人的带货直播间;头部主播李佳琦也曾经引入洛天依作为“副咖”——直播间的辅助角色。

粉丝基础是虚拟人商业变现的前提。“数字人要构建真正的商业模式分三步,第一步是数字人制作,第二步是通过内容、周边、活动等价值放大器放大影响力,第三步才是变现。真正烧钱的是IP打造和后续运营,也就是第二步。”融创文化虚拟制作业务总经理李宁惕告诉我们。

2020年11月,乐华娱乐与字节跳动合作成立虚拟女子组合A-SOUL,有五名成员,分别是贝拉、嘉然、乃琳、珈乐和向晚,平均年龄在18岁左右,已经推出了多支单曲。在2021年五一期间的广州萤火虫漫展上,A-SOUL的表演被放在了漫展的黄金表演时段——中午11到12点。更能看出粉丝热情的是,在表演开始之前,A-SOUL的周边早早便被抢购一空。

火爆的背后,得益于A-SOUL的运营方乐华娱乐对于偶像打造、人设运营已经有一套非常成熟的体系:五位团员、一个团,六个微博账号、一个B站账号,日常要发微博、发单曲、参与品牌活动、参与直播等等,几乎维持着每两天就有新鲜内容发布的频率,和真人偶像相同,这背后也同样需要商务团队和运营团队。

小雅对广告营销领域十分熟悉。“品牌方每年会有一定的预算来做PR,今年乐华旗下的A-SOUL火了之后,在广告行业算是实现了一次小范围破圈。”在她看来,“选虚拟人来做推广项目,既便宜,又新颖、迎合年轻人的口味,更适合‘向上汇报’。

像A-SOUL这种成功破圈的虚拟人仍在少数。大部分时候,当熊猫大侠把虚拟人做出来了,甲方——通常是一些品牌方,还希望制作团队能“包办”后续的运营。

“这我也做不了啊。”作为乙方的代表,熊猫大侠一遇到这种单子就很痛苦,并且这种痛苦是常态。熊猫大侠希望自己的团队能安心在虚拟人制作领域持续深耕,而运营应该交给更专业的人去做。

李宁惕介绍,“对于融创文化来说,内部是有孵化、放大、变现的全流程。但是我们也更希望行业内多合作,大家能在各自的领域进一步深耕。”

当下的问题是,当运营处在早期,虚拟人不做IP、不填充灵魂,就活不下去了吗?比如,只是给李佳琦“捧哏”的虚拟人,需要专门打造一个IP来提高受众的接受度吗?

“要看这个AI虚拟主播的应用场景是什么。”唐佳娴给出答案。“工具类”的虚拟主播在人设构建初期即可以上岗产生效益,比如在真人主播休息的时间,尤其是对中腰部品牌,虚拟主播可做增量贡献——进入直播间的消费者对品牌已有认知,只需了解商品及折扣等信息,就有可能决策购买。

当然虚拟主播还是需要符合品牌调性,人设越鲜明、受众越明确、接受度越高,带货效果肯定会越好。“唐佳娴表示。

Lil Miquela可能是国外现在认知度最高的超写实虚拟人了。她是一位住在洛杉矶的 20 岁巴西西班牙混血女孩,模特兼歌手,拥有自我意识——支持黑人维权,厌恶唐纳德·特朗普,有一个同为虚拟人的男朋友Angela Boi。

2016年起,Lil Miquela的团队就开始通过社交网络把她逐渐“养大”。2018年,Lil Miquela被《时代》杂志评选为25个最有影响力的网红之一,而且和Chanel、Prada等奢侈品牌的合作更是让她接到手软。现在,网友已经很习惯看到Lil每天分享她的生活:录歌、晒恋爱日常、参加品牌活动。她在Ins已累积了100多万粉丝。

大多情况下,运营虚拟人的投入与产出成正比。“像国外的Lil Miquela,每天在Ins上发物料、参与各种活动,这背后的投入成本,每个项目都是千万级别的。”

小雅说。但现在还没看到国内有这样铺开人力、资源去打造一个虚拟人的公司,“(2021年的)这一波热潮只是让虚拟人看上去就停留在了‘是门to B生意’的阶段。”

二、走,先去“2.5”次元

2012年,虚拟偶像的鼻祖IP初音未来成功举办过万人演唱会。台上长腿长发的虚拟小人意气风发,台下无数荧光棒整齐划一地做着“应援”(一种现场演出中粉丝和表演者互动的方式,需要粉丝提前学习来知晓应该什么时候做什么动作、喊什么口号),场面十足震撼。

对愿意花高价去演唱会、愿意花时间学习应援动作的初音未来粉丝来说,如果佩戴一个设备就能近距离见到初音未来,他们的购买意愿能不高涨吗?

实际上,2017年的时候,日本就推出了一款初音未来VR,购买者可以通过VR设备进入虚拟世界,和初音未来约会,让她在面前唱想听的歌。据悉,当时购买者一度在发行商店前排起了长队。

戴上眼镜,就可以和初音未来在咖啡店约会

那个时候,“元宇宙”的概念还没火爆,初音未来的粉丝只是抱着想要离偶像更近的心情,率先懵懂地踏进了元宇宙的大门。

疫情之下,元宇宙几乎像是一个完美的梦——分隔异地的人们能随时相见,人们不再满足于看到、听到,还想要触碰到、感受到。“希望看到虚拟人能to C”,更像是人们的本能。

“人类为什么会愿意去元宇宙?情感联结会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而虚拟人就是人类真正通往元宇宙的一个联结点。”柳夜熙幕后IP孵化机构创壹联合创始人、CEO梁子康在一次分享会上说。这给了人类进入元宇宙的理由,也为虚拟人行业提供了一个新的机遇。

“元宇宙时代里,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数字分身,这是未来虚拟人重要的应用场景。”与我们交流的所有虚拟人从业者都持这个观点。由此,“捏脸师”成为一种新兴职业。玩过游戏《剑侠情缘》的玩家很早已经体验过了:通过调整各种细微的参数,来设计人物的脸型、五官、身材等等。捏得好看的脸型参数会被网友热捧,比如现在搜索“柳夜熙 捏脸”,就会出现适用于不同捏脸平台的参数数据。

但要进一步达到理想中元宇宙的交互水平,当下的技术还远不能及。英伟达中国区Omniverse负责人何展曾在一次公开分享中表示,目前的算力水平,距离达到大家期盼中的实时沉浸的渲染效果还差10的六次方倍(百万倍),可能要到2035年才能实现有真实体验的路径追踪算法的算力。

除了底层基础设施,超写实虚拟人的制作技术已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唐佳娴介绍,数字王国从2014年开始打造1.0版本的虚拟邓丽君,花了1年半时间,当时的技术难点主要在于没有足够的资料来参考,”艺术家们为打造虚拟邓丽君的面容、姿态和神韵花费了很多的精力”。但现在,制作一个同样水准的虚拟人只需要几个月。

“随着数字王国自研的虚拟人实施驱动的技术系统日益成熟,制作虚拟人的时间和成本已大大降低,”唐佳娴说。但即使是这样,对于不少品牌方来说仍然太贵,市面上看到的虚拟人主播大多还是相对更便宜的卡通画风形象。

尽管目前距离《头号玩家》描绘的理想中的元宇宙相去甚远,但市场对元宇宙和虚拟人的买单意愿已水涨船高。所以,在元宇宙与现实世界的“2.5次元”打造虚拟人,也越来越普遍。

这似乎也正是爆火的柳夜熙背后的故事主线:她是一位能穿梭于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美妆专家。柳夜熙的团队希望打造“中国的漫威”,但是真的要和漫威相提并论打造世界级IP,无论是故事情节、世界观设置还是人物建模,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虚拟人还是更适合流媒体、短视频,放长线运营,做陪伴类成长的偶像养成,最好不要直接来做电影,没有IP基础就来做电影,太难了。”动画电影行业制片人汉森告诉我们。

也就是说,接下来一段时间内,我们所看到的虚拟人可能更多建立在抖音、快手、B站平台之上。

三、假的也会“塌”

小雅从艺人经纪人转行做虚拟人经纪人,工作内容没有太大变化。MCN公司主要培养网红、明星,“前期要带他们上课、为他们打造一整套人设,投入成本高,甚至刚培养出一个头部的网红就可能被别人家挖走了。”小雅说,“只要你的流量到位了,违约金多少都不是问题。”

但虚拟人不会有这些风险。对于公司来说,虚拟偶像完全可控,而且安全性大大提高。

有些粉丝会把虚拟偶像戏称“纸片人”,真人偶像可能不会永远完全按照粉丝的心意作出选择,但“纸片人”完全听命于背后的运营团队,他们与粉丝之间的联系可以是百分百按照粉丝的意愿来建立的,不会出现真人明星的“塌房”情况。比如,手游《恋与制作人》的大火便让不少人看到,“虚拟男友”能满足各种对美好恋情的幻想,对比于真人,似乎更适合成为情感寄托。

但虚拟人想完全取悦粉丝并不容易。豆瓣小组“豆瓣魂组”是虚拟偶像团体A-SOUL粉丝所建立的小组之一,小组成员有近1.8万人。粉丝们在组里的交流相当活跃,比如为喜欢的角色画画、写文章,为虚拟世界的她们送上最美好的祝福,希望“她们永远自由快乐”。

该小组中曾有争论。“中之人”是使用动捕技术在幕后完成虚拟人动作、表演的真人演员,并不是所有粉丝都能接受虚拟偶像背后的“中之人”被曝光,甚至还有部分粉丝会因为“中之人”与其扮演的偶像之间形象相去甚远而“脱粉”。此外,“中之人”有任期,如果被替换,敏锐的粉丝一眼就能看出来。粉丝对这件事情的接受度也各有不同:能接受的认为“喜欢虚拟偶像本来就应该把她和她背后的人区分开”,不能的则认为“变味了”,并因此会失望、脱粉。

除了完全虚构的虚拟人,还有“换脸”的虚拟人。去年6月,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推出全国首个虚拟学生华智冰,扎着马尾,面容清秀,可以跳舞、作曲、写诗、作画。但不久后,华智冰一段弹唱视频受网友质疑,认为是对B站up主鱼子酱酱的视频进行了换脸。“你看到她的衣服和头发的质感了吗?这些是现在技术最难达到的,但是华智冰的那个视频里,实在是太真了,这不就是个换脸吗?”华智冰的视频下面,有网友表示愤怒,认为这是一种欺骗。随后,小冰团队公开回应,“华智冰演唱视频中的肢体视频模板来自于小冰团队成员鱼子酱酱视频,从开始便标注来源,而且运用的技术不仅是AI换脸,还有其他新的产品化技术。

与up主鱼子酱酱几乎一样的视频

和从零打造一个虚拟人相比,如果只是AI“换脸”,要简单得多。有人质疑,这不能叫虚拟人。这引出另外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对于虚拟人的定义,业内还没有清晰的界定。唐佳娴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虚拟人有三个标准:是存在于虚拟世界的形象;有鲜明的性格特征和完整的“人设”,以至于人们在没接触到它时也会认为其存在;具备和观众双向互动的能力,甚至能够自如地搭配动作和表达情绪。

“虚拟邓丽君”收到的评价也褒贬不一。有人感动于“技术将她带了回来”,但也有人说,“邓丽君为什么要和庞博(一位脱口秀演员)对话?我不想看她和庞博对话”。

争议背后,是人们对虚拟人尚未有一个理性的认知。虚拟人越来越像真人,“以假乱真”的事情也已经发生过了:去年4月,英伟达的一场线上发布会,其中有14秒的视频,侃侃而谈的黄仁勋实际上是个合成虚拟人,在此后整整三个多月,全世界都没有发现这个“彩蛋”。

人们担忧,技术是否会被滥用?“伴随着技术发展,法规政策也一定会跟上的。”数字王国旗下虚谷未来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唐佳娴说。眼下,她的团队希望为“虚拟邓丽君”打造一个新世界——“我们希望‘虚拟邓丽君’并不只是邓丽君小姐本人的复刻,她是一个新的宇宙观中的新人物,她或许会做出一些邓丽君本人不会做的事情,但是这在她的世界中是合理的。

数字王国曾经还制作过虚拟梅艳芳、虚拟张国荣。流行歌手林俊杰、谢霆锋也因对新技术感兴趣,主动要求数字王国制作了自己的“数字分身”。虚拟人是否等同于它复刻的真人?虚拟人所做的事情创造的收益又该如何分配?

复刻已故明星的形象,数字王国需要先征得对方亲属的同意,收益将会通过基金会的方式按比例分配。数字王国已经完全取得了“虚拟邓丽君”的版权,梅艳芳小姐的亲属希望按照每次演出都再签一次合同的方式与数字王国合作,张国荣先生的家人则并没有同意授权。目前,“虚拟张国荣”的形象只在向华强先生的寿宴上出现过一次,向华强先生本人看到昔日老友再次站在台上,感动得热泪盈眶。

早在2013年,数字王国就曾运用国外先进虚拟影像重建技术塑造了“虚拟邓丽君”,让她与周杰伦在“2013摩天轮世界巡回演唱会”同台对唱。当时人们很难想象,虚拟偶像在8年后迎来爆发。现在,“虚拟邓丽君”会定期在海口定期举办邓丽君虚拟人演唱会,根据网上能查到的信息,单场票价59元,据工作人员介绍,只要景点开门,演唱会几乎场场爆满。

“虚拟人这个行业在2022年还会继续爆发,2021年我们看到了很多参与方的投入,” 李宁惕告诉我们,接着,他在白板上画了一条波浪线,“但是之后肯定会沉下去,这是客观规律。现在存在泡沫,2022年我们可能会看到几百个虚拟人,但是最后能活下来的只是极少数。”

 

作者:张核;公众号:甲子光年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A_QfALbU13_r-mfpN7BkCw

本文由@ 甲子光年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AI换脸确实不能算虚拟人,技术相差得太大了 有点投机取巧的意思。

    来自浙江 回复
  2. 这,虚拟人会有颜值标准吗?他们说的话都是背后有真人回答的吧

    回复
    1. 逻辑可能是:模仿人——到计算结果——拥有意识——辅助应用

      来自广西 回复
    2. 噢噢明白了

      来自广东 回复
  3. 哈哈哈这个标题,是来爱大家的,同时也是来爱大家的钱的

    回复
  4. 一开始一直以为虚拟人物是注重当下和未来,没想到对过去的人也可以!再次感叹科技的力量!

    来自湖北 回复
  5. 关注虚拟人更多是好奇,虚拟人成本很高,现在有印象还是初音和柳叶眉,其他都不太有记忆点了

    来自贵州 回复
    1. 因为人们总是记的第一,谁记的第二名呢!

      来自广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