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逃离大厂:离开阿里去算命,百度毕业涨薪15%

11 评论 7919 浏览 4 收藏 20 分钟

编辑导读:这段时间不断传来大厂裁员的消息,曾经无数人趋之若鹜的互联网大厂,如今不香了。而那些从大厂离开的年轻人,他们的未来各自精彩。本文作者采访了几位从互联网离职的年轻人们,来看看他们的故事。

今年5月份,沫霖从阿里离职后,转行做起了职业命理师。

此前,她在阿里做了7年设计师,工作第三年就从校招P5逐级晋升到P7。与职级、薪资一起增长的还有疲惫感:重复性的工作内容、频繁的换老板、没有价值感的设计产出。

“大厂的工作模式很消耗人,除了一份体面的薪水,真的获得不了任何东西”,在沫霖看来,互联网不再有技术性革新带来的增量了,再怎么卷都是无效的。

意识到继续下去只会浪费时间后,她果断离开,投入到已准备一年多的命理师副业中。

沫霖的选择并非个例,大厂就像围城,城外翘首以盼,但城内往往苦不堪言。大厂的光环早已标好了价格:螺丝钉、高负荷、无意义感、个人生活的丧失……看清了代价,总有人会主动逃离。

今年,还有大厂陆续进入“裁员”、“缩编”模式,不少社畜被迫离开。

《财经故事荟》采访了几位从大厂出走的年轻人,有人为了更开阔的事业,有人为了有温度的生活,有人为了充盈的价值感,有人彻底离开了原来的职业路径,也有人只是换了新的环境。

主动抉择和被迫离开的背后,是他们对大厂光环的反思和“我到底想要什么”的深刻领悟。

一、从阿里设计师到职业命理师,我获得了久违的价值感

2015年,沫霖大学毕业,彼时阿里还是校招的“香饽饽”,大厂的光环闪闪发光,但却不是沫霖的首选,原本计划保研但落榜的她,随意向阿里投了简历,却在面试中过关斩将拿到Offer,没想到这一做就是7年。

沫霖入职的是天猫,负责大促营销的视觉设计,但她在第一个广告Banner的设计任务中就遭到了打击。

她的理想是像匠人一样,不断打磨手艺,设计出好内容,但当她花了一个通宵,为Banner设计了精细的字体,将所有商品图重画成有趣的漫画风格时,得到的却是“非常糟糕”的反馈。

“你根本不用去设计字体,直接用看得清的字体就好了”

“商品画成漫画反而不知道是啥,直接用商品图就可以了”

初期的两个月里,类似的打击和教育每天都在重复,重塑着沫霖对设计的认知。

时间久了,她觉得自己只是在帮消费主义做嫁衣,再加上天猫营销的自动化程度很高,不需要太多人工设计,种种因素让沫霖觉得工作丧失了价值感。

这种丧失感在她晋升带团队时达到了巅峰,她的职责不再像一个设计师一样埋头干活,更像一个监工。“就像机械化生产一样,有固定套路,接到一个需求,按照方法论找到相似案例,分发给团队执行就行了,每忙完一个项目,就感到人生在无效的重复,很浪费生命。”

更重要的是,沫霖有时会质疑这样的团队协作成果到底和个人有什么关系,“未来我去找工作,我甚至不想把它放进我的作品集,因为它不是我做的。”

为了调整状态,沫霖尝试转岗到阿里其他业务,但均遭遇了花式崩溃:老板频繁调动,上个老板的KPI还没完成,下个老板就来了;在一些重点业务里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参与设计意见,导致设计稿的改动非常内耗……

这些经历让沫霖深刻意识到,“大厂只希望你是个螺丝钉,把事情标准化、高效率的解决好,不需要个人独特性,但这与我的价值观是相悖的。”

她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做副业,2018年时她曾偶然接触到运势命理等玄学,便一发不可收拾。拜师学艺三年后,利用周末接单,为朋友、同事做工作、求学等方面的运势咨询,以及开课教学,到正式离职前她已经服务了过百的案例,副业收入也达到了正职的1/3。

这让沫霖对All in命理师后的基本生存保障有了信心,今年5月份,她全职投入,正式开启自由职业,忙的时候一天要服务12个小时的咨询。

“我转行不指望挣大钱,能糊口就行,重要的是有乐趣和价值,做咨询就像一个小侦探,帮助对方发现问题的症结点,很有价值感。”

也许命理师这个职业,因其科学性遭受质疑,但至少沫霖找到了自洽感,而且前同事得知她的新选择,纷纷表达了祝福。

二、离开被当成工作机器的冷漠大厂,我又重新活过来了

弗弗从大厂裸辞了,老板畸形的优越感、没有人性的工作氛围、虚度时间的无意义感,弗弗不堪重负,她觉得用螺丝钉来形容都太轻飘了,自己根本被当成了没有感情的工作机器。

在一年前的校招角逐中,她凭借优秀的本硕海外留学经历拿到上海某头部美妆公司的管培生Offer。

作为留学生,她一直对外企情有独钟,认为去外企是女生的Dream Job,此前的实习她也是在快消大厂做市场营销,通过制定市场策略,让有用的产品被消费者看见和喜爱,弗弗觉得这很有成就感。

但入职后,期待幻灭,只剩痛苦,“所谓的光环只是别人看待你的眼光,没有任何价值,大厂金玉其外,真实的工作冷暖自知”。

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都耗在沟通、走流程上,白天开会,晚上6点后才能静下来思考,而这些程序化的事,换成谁来跟进执行都可以。成功推动一个预算几百万的项目上市,不是因为个人的市场策略和争取预算的能力,只是因为老板本身就有推动意愿,这个成果中没有个人的思考和创造,弗弗感到虚无。

公司氛围亦是冷冰冰的,老板结果导向,只关心生意如何,只在意员工是否不停的在工作,不停的有进度和结果,不关心是否能适应,“我作为一个社会人的部分,完全被漠视了。”

在弗弗的观察里,她这一代年轻人非常在意工作是否有意义,可以接受加班、批评,但没办法接受冷漠,被当成机器来用,她觉得很荒谬。

但反观隔了一两代的职场老人,弗弗觉得他们被同化的厉害,令她极为震撼的是某次一位女性管理者聊天说到,作为女性,虽然可以考公务员,或者早早结婚生子,但走我们这样的职业道路才是最有成就感的。

“我觉得她是在贩卖独立女性的概念,将自己塑造成一个职场精英,但没办法客观看待其他千千万万的职场女性”,这种畸形的优越感让弗弗感到窒息,“在大厂之所以痛苦,是因为它试图将这样的价值观同化给每一个新来的人,大家最好变成同一类生物为公司利益奋斗,才能忘却丧失人性的痛苦。”

在弗弗眼里,这些所谓的职场精英只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工作机器,她不想在这待了三五年后也被同化,成为自己讨厌的人。

她决定裸辞,原因是大厂的工作强度根本不支持她在职时规划新工作。提出离职时,一位同病相怜的同事恭喜她脱离苦海,“我还可以走,但他在这个行业已经工作多年,不得不继续苦熬盼着晋升。”

曾经对快消的热爱和理想全被这份工作撕碎了,她决定换赛道,如今入职到一家规模不大的大健康领域的公司,从0到1做新产品研发,老板只负责大方向把控,给予信任和自由度让她去摸索,弗弗终于有机会施展个人的创造力。

更重要的是,她如愿以偿遇到了有温度的公司氛围,某次开会当她听到有资深同事问老板,“已经招到新人了,以后可不可以早点放我下班”时,弗弗感觉到一股暖意,在鼓励生活和工作平衡的文化里,她感觉自己又重新活过来了。

三、被百度裁员,我反而找到了涨薪15%的小公司

在试用期将满6个月时,平平被百度裁员了,领导给出的理由是“你连最简单的事都做不好”。

他不吃惊,也不恐慌,公司内部早已风声鹤唳,腾讯、阿里等大厂的裁员消息也相继传来,平平所在的是去年刚扩招的创新性业务,受疫情冲击,公司缩减支出肯定先从尚未取得成绩的创新业务开刀,而这其中试用期的他又必然首当其冲,他有这个心理准备。

部门裁员10%的消息刚来时,大家很默契的进入了“集体表演加班”的状态,为了不成为优化对象,每个人都抢活干,即便无事可做也要熬到9点。毕竟在绩效不景气的情况下,营造努力的假象是唯一的“讨好”方式。

被裁员时平平有种终于解脱的轻松感,既然公司已无发展空间,领导也没有足够实力去力挽业务狂澜,另寻他处也好,尤其得到了还算合理的补偿。

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平平边休息边找工作,临走之前领导的PUA并没有给他带来“我被淘汰了,我能力不行”的自我否定,他很清醒这是行业大势,与普通员工无关。

面对处于低潮的招聘市场,他也不指望能有运气碰到更好的工作,索性也放低了期望,海投随缘找。

此前平平就因对大厂有憧憬,工作一直在新浪、网易等大厂圈里,觉得薪资好、福利好、处于行业的创新前沿,很酷!

但此次被百度裁员后,他对大厂的认知变得清醒了,“以前只看到光鲜的一面,看不到其间的糟糕体验,收入高也伴随着压力大、处在行业前沿意味着波动大不稳定,而创新也意味着高风险。”

相比之下,一些中小公司可能更稳定,盈利状况反而受大环境波及小。

平平调整了认知,不在意公司大小,投出100家简历,接到20个面试邀请,有些又因企业突发性的缩减名额而临时取消,最后拿到3个Offer。

最终他选择了一家规模较小的互联网金融机构,且收获了意外之喜——薪资上涨了15%!

“表面上看是我运气好,但关键原因是我做选择时不受公司大小的局限,这样才会遇到更多机会”,平平感叹到。

四、离开字节跳动去创业,是为了更好地跳动

小雨离开字节时,对公司抱有很大的感激。

他在字节做了四年销售,从底层销售顾问到销售主管,再到大客户经理,职级薪资节节攀升,生活水平也肉眼可见有了改善,每月房租从1000元提升到2500元,买衣服从不敢进大商场到只去大商场,他很享受这种奋斗就有回报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思维的开阔,此前他还做过房产中介、家居销售,而在字节接触到的圈子让他的眼界和人脉都有了提升,“是字节让我有机会站在这个互联网风口上。”

为此,尽管字节的工作高负荷,但小雨很能适应,一些同事扛不住业绩压力会离开,比如同期30多个人一起培训,到了下一期就只剩小雨一人了,而且与流行的年轻人躺平观点不同,小雨认为加班十分必要,“没有一起熬过十二点的团队是没有凝聚力的”。

但随着公司的业务成熟与个人的发展状态趋于稳定,小雨也遇到了职业瓶颈。

他所负责的大客户大多是做了20年左右的传统商家,培养他们对抖音电商的认知非常缓慢,加上客户营销预算相对固定,增量不多,导致工作产出比较停滞,“2021一整年的时间我几乎都没有很大成长了。”

另一方面,公司运营趋于成熟,不需要太多的新晋管理者,身边优秀的同事也多,晋升机会很少。薪资虽然稳定在一个不错的区间,但长期停滞不前让小雨感到不满足。

此外,身边好几个朋友创业成功的故事也给了他不少焦虑,有人做广告代理业务拿到融资,每个月能有几千万的营收,有人帮品牌商家做抖音代播,已经稳定运营了4~5个直播间。

“我的性格有点不服输,总想比身边大多数人好,做到中等偏上才行”,为了谋求更大的突破,他决定创业一搏。

基于在字节积累的抖音专业知识,他瞄向了直播与代播业务,虽然创业还没有起色,就碰到上海疫情封控,被突发状况打乱节奏,但小雨很乐观,“创业应该有长期思维,不能只看短期收益,这是我在字节接触了那么多企业老板后的深刻感触,很多公司都是前期做了很久的铺垫才会有营收,我有这个心理准备。”

小雨想通了,无论结果如何,都要一试,随着上海解封,接下来的目标是先坚持6个月,让公司活下来。

五、离开大厂,不是逃离内卷,而是为了更开阔的发展

Lily离开了工作三年的京东,不是因为要逃离大厂内卷,相反,是为了离开舒适圈。

务实主义的Lily认为,自己应该趁年轻多赚点钱,而大厂薪资高,内卷一点也无妨,何况年轻人对内卷根本没有太多选择。京东大促时常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对此Lily也乐意为之。

大学毕业后,她便顺利拿到了京东的校招offer,三年间从电商小白成长为一名有经验的活动策划,从最初的“力不从心”到后来的“游刃有余”,京东的职场经历让Lily变得专业。

但游刃有余的另一面是缺乏新鲜,Lily越来越感到工作的单一,“总是在重复同样的内容,自己就像个螺丝钉,应该要寻求突破了”。

做这个取舍并不容易,京东的名气难以割舍,新工作也有未知风险。Lily纠结了大半年才做出决定。“人在不同阶段应该达成的目标不同,如果说这三年我专攻了某个领域的专业积累,现在需要的就是横向发展,开阔视野了。”

Lily选择的新一站是二手电商平台,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新公司的制度不像大厂那样完善,岗位功能不够细分,一人要负责很多事。Lily的主要职责是活动策划,除此外,还需要参与产品功能设计,自己找营销资源,“从单线程变成了多线程”。

前所未有的压力扑面而来,很多工作内容都需要Lily摸着石头过河,为此走了不少弯路。

但她获得了离开京东后最想要的东西——新鲜感,“参与到其他岗位的工作,能让我从不同视角看问题,汲取到新能量和新思路,每天都能感受到多学了一些东西,这是我继续留在京东所得不到的。”

(沫霖、弗弗、平平、小雨、Lily均为化名)

 

采写:王红霞、左一,编辑:王红霞

来源公众号:财经故事荟(ID:cjgshui),资深围观,谨慎吐槽,横跨财经、科技的原创深度解读。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财经故事荟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故事编的很好,下次别编了

    来自上海 回复
  2. 大厂的经历还是会给人不一样的见识。小公司一听大厂经验,都很动心。而且在大厂呆过的,见识也不太一样。所以刚毕业,进大厂修行几年,还是不错的。

    来自河北 回复
  3. 离开大厂不是逃离内卷,而是为了更开阔的发展,年轻人就是要有能够闯的决心

    来自中国 回复
  4. 根据需要选择自己的人生,不要迷失在别人的声音和慢慢的人海大潮中。

    来自上海 回复
  5. 昨日小甜甜,今天牛夫人

    来自江苏 回复
  6. 大厂打基础,打好基础去创业,走出一条致富道路

    回复
  7. 大厂的升降任离很残酷,好像机器化了一样,但人毕竟不是机器

    回复
  8. 大厂对年轻人来说最要命的是忽视个人的特性和价值,日复一日的只是为了满足重复性的工作内容

    来自广东 回复
  9. 离开字节跳动去创业,是为了更好地跳动,这一句话很心酸,但很现实

    来自福建 回复
  10. 还是那个熟悉的鸡汤味,没有更踏实的思考。

    来自浙江 回复
    1. 哈哈哈~换汤不换药

      来自四川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