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过冬,各显神通

1 评论 6990 浏览 7 收藏 12 分钟

随着互联网的突飞猛进,互联网企业增长,内部膨胀带来了效率滞缓危机,使得企业不断调整组织架构。在市场的寒冬期,互联网企业们会如何应对呢?

降本是手段,增效才是目的。

在字节跳动的创业早期,创始人张一鸣承担了第一HR的工作。他的理论是“激进”雇佣年轻人——只要人够优秀,有没有对应岗位没关系。“Facebook、Paypal、Dropbox在雇佣上都非常激进,优秀的年轻人也许犯错,但不会平庸,更划算的是会进步。”

这代表了移动互联网“狂飙突进”时代的风格,后者得名于18世纪德国的文学运动,强调摆脱束缚,解放个性。在智能手机渗透率高速增长的时期,互联网行业的整体风格是急行军式的跑马圈地,转型缓慢的玩家则被淘汰出局。

但这并不意味着,移动互联网蒙眼狂奔的神话会一直持续。在文章《互联网公司的两万人陷阱》中,科技作者潘乱曾捕捉一个尖锐现象——互联网企业增长至两万人阶段,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大中台和快速BU化现象,同时效率变慢。

这种内部膨胀带来的效率滞缓危机,一再迫使企业调整组织架构。例如,阿里巴巴习惯在每年双十一大战后作出组织架构调整;腾讯每隔几年就要做一次大的业务结构调整,以解决人均效率下滑,新员工增长空间受限,人才吸引力下降的问题。

除这类企业的自然调整,在市场的寒冬期,互联网企业也不得不收缩业务规模,裁剪冗余业务,以避免陷入经济学理论中的边际效益递减。这则是眼下正在发生的事,从蚂蚁集团科创板IPO被叫停开始,互联网行业步入漫长的寒冬期,大企业纷纷选择“断臂求生”。

01 互联网回归本源

“除了巨量星图和Pico,其它业务线都在裁员,商业化本地消费是重灾区。”

这是一位自称字节跳动内部员工的人士发布在社交媒体的内容,巨量星图和Pico分别是字节跳动的达人营销服务平台和VR硬件品牌。

去年10月18日,字节跳动的裁员消息一度引发关注。大量爆料内容显示,游戏、教育和本地生活业务是本轮裁员焦点。

在2019年,字节跳动分别上线了朝夕光年与大力教育,作为进军游戏与教育行业的抓手。但在去年7月,网络游戏版号的停发与教育行业双减政策同步发生,这使相关业务成为食之无味的鸡肋。在政策发布4个月后,字节被曝出国内广告收入在过去半年停止增长。

同样陷入焦虑的还有阿里巴巴。

2023财年Q1财报显示,阿里巴巴员工数从今年3月底的25.49万人,降至24.57万人,即单个季度裁员近万人。根据36氪报道,本地生活成为阿里裁员重心,其中饿了么、飞猪等业务都有人员优化。

本地生活业务一度快速增长——从2022财年Q3起,阿里本地生活收入同比增速连续两个季度维持在27%以上。但在2023财年Q1中,这一数据再度跌回5%。

今年以来,互联网企业大厂普遍裁撤了边缘业务或缩减其预算。究其原因,消费互联网见顶与监管政策收紧共同造成了这一现象。

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从2017年开始,我国移动互联网渗透率增长已经进入平缓期。对应的是,社交、游戏、电商等行业也面临增长见顶。

互联网过冬,各显神通

巨大增长压力之下,互联网企业纷纷寻找出路,但解决方案其实也并不复杂——向精细化运营转型,从做量转向做质。在未来,能将业务做精深的玩家才能生存更久,企业的产品需要向市场提供“无法拒绝的理由”。

02 做业务的“深挖”

在整个互联网公司的降本增效浪潮里,文娱领域涌现出不少代表案例。

在过去的几年中,长视频行业以巨额亏损著称。但在今年一季度,爱奇艺实现扭亏转盈,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亏损12.67亿元扭转为盈利1.69亿元。在财报会议上,爱奇艺CEO龚宇兴奋地讲述:“希望股东看到,爱奇艺率先开启了中国长视频行业的新阶段。”

爱奇艺的“翻身”是省钱的结果——从去年12月起,爱奇艺上调了会员价格,同时减少内容采购,集中运营头部内容,《人世间》《猎罪图鉴》《心居》等一批高口碑作品提振了平台的会员收入。

而在长视频的上游,以IP孵化和运营为主业的阅文集团的控本提效情况也值得一看。

8月15日盘后发布的2022年中报显示,阅文集团的半年度收入为40.87亿元,同比下降5.9%,但随着成本优化,阅文的业务回报率正在提升,非国际准则的经营盈利为6.938亿元,同比增长8.2%;非国际准则经营利润率也从去年的14.8%提升至17%。

阅文的降本增效,主要是在保证主业不受影响的基础上,降低营销费用和管理费用,投放时更加注重ROI和效率。

阅文的收入成本结构主要是这几个——内容成本,主要是给作者的版权收入分成;平台分销成本,主要是给腾讯分发渠道、手机厂商的销售收入分成;影视动画制作成本,做IP视觉化花的钱;无形资产摊销,是公司买断版权内容的成本,分成三年摊销;存货成本,主要是作品改编权、剧本、纸张、书籍、待售周边商品等,确认为支出入账。

中报清晰体现了阅文的钱从哪来,到哪去——相比去年上半年,阅文的平台分销成本下降了22%,无形资产摊销成本下降了57.93%,占比不多的存货成本也下降了24.89%。

从销售费用看,阅文在今年上半年的销售费用从13.48亿下降至11.11亿元,同时经营性现金流从4.3亿元上涨至7亿元,涨幅高达63%。唯一上涨的成本费用是影视动画制作成本,涨幅高达101.89%,而这个方向也是阅文的业务重点——IP开发与运营。显然,阅文优化成本的主要目的是优化资源配置,更加聚焦关键性业务。

这对应了阅文高管在业绩电话会上的观点:“在保证提高文学IP质量、数量前提下,公司缩减部分市场和营销费用,这会舍弃一部分当期收入,但利于长期业务发展。”

阅文的回报同样丰厚。在网络文学基石业务方面,上半年阅文新增了约30万名作家、60万本小说和160亿字,IP内容生态基本盘依然稳固。

在IP开发运营层面,今年上半年,阅文推出了《人世间》这样的现象级作品,该剧创下CCTV-1黄金档电视剧收视率近8年来的新高,与之并列的是一系列口碑佳作《心居》《风起陇西》《请叫我总监》和《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等。在动画方面,《星辰变》和《武动乾坤》的新番先后占据腾讯视频上半年新番播放头名。腾讯视频上半年播放量前20的国漫,阅文系占了11席。

此外,截至财报发布,阅文与腾讯动漫的300部网文漫改计划已经有170多部阅文IP改编漫画上线腾讯动漫。阅文高管在财报电话会上称,按目前进度看,该计划有望在明年年底提前或超额完成。

在IP衍生品领域,阅文也在持续发力。今年上半年阅文发售的斗破苍穹美杜莎塑像在40分钟内售罄,GMV超过500万元。另一潜力领域是游戏方面,除获得IP授权收入外,阅文还会获得游戏上线后的流水分成。由于手游开发周期动辄两三年,相关业务对阅文的营收支持尚不明显,但版号常态化背景之下,坐拥众多优质IP的阅文有望首先获益。

03 结语

在近日刷屏的雷军2022年度演讲中,雷军回顾了2005年对互联网的认知——互联网不仅仅是一次技术革命,更是一次关键的革命,未来的互联网将融合各行各业。

互联网这么牛,说到底还是能促进效率——更快、更低成本地传递数据,让商品和消费的信息传递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眼下,互联网行业的复苏也系于效率——回到对行业效率促进的本位上去,成为传统行业的催化剂而非障碍。

对所有互联网公司来说,降本都是增效的手段——谁能优化所在行业的资源配置,让要素流动更快,谁就能拿到下一个十年的入场券。

作者:白芨;编辑:月见;
来源公众号:新熵(ID:baoliaohui),洞察商业变量,探寻商业本质。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新熵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真的感觉现在互联网行业不太行了,裁员的裁员,希望能熬过去吧

    来自江苏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