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的这次拆分,是饿了么们的最大希望

0 评论 3153 浏览 4 收藏 10 分钟

阿里巴巴在最近宣布了成立24年以来最大的组织变革,将之前一个完整的集团拆分成具体独立董事会的六个集团。在这场拆分中,饿了么能得到什么,失去什么呢?本文作者分享了他的看法,一起来看一下吧。

阿里巴巴在最近宣布了成立24年以来最大的组织变革。从之前一个完整的集团拆分成具体独立董事会的六个集团。未来这六个集团独立运营,表现好的可能还会单独上市。

作为之前饿了么的员工,我想从我的角度聊一聊前司在这场拆分能得到什么,失去什么。

先说结论,我觉得拆分对饿了么来说是好事。阿里的这次拆分,是饿了么们的最大希望。

01

先聊一聊阿里为什么要收购饿了么。

移动互联网的到来,让互联网和生活贴得更近了。通过手机支付作为媒介,以本地商家的资源为售卖主体的O2O生意理论上和阿里本身的业务很相似,都是连接商家和消费者的生意。

但可惜的是,阿里没有赶上这个风口,美团成了这个领域的霸主。饿了么作为本地生活零售行业为数不多的好标的,在与美团的大战中份额逐渐缩小。卖身阿里,也算一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阿里收购饿了么,更多的还是在自己连接商家-消费者这个范畴内的操作,阿里更丰富的数据,更强大的商家操作系统,以及更便捷的线下支付能力理论上都要比饿了么强很多。而饿了么作为线下深耕多年的本地业务,有着阿里急需补齐的最后一公里配送的骑手团队。

这么看起来,阿里收饿了么这件事情,要比之前收购优酷,天天动听,大麦等等这些业务看起来靠谱得多。

但之后的事情,不仅没有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饿了么反而成为了另外一个优酷以及天天动听,几乎快沦为市场上的others。

作为阿里收购后不久即加入的饿了么员工,且不说我亲眼目睹的饿了么内部发生的一些本来就足够让它错失了一些机会的事情。就外部市场来说,饿了么也逐步失去了它本来应该拿到的一些机会。

为什么呢?阿里和饿了么明明有着相似的基因,足够的互补逻辑,饿了么的份额还是一落再落呢。

2021年,发生了一件足以改变本地生活互联网从业者认知的事情:在饿了么以及一众阿里系已经被美团打的抬不起头,大家都认为这场战争已经结束时,抖音杀了出来,2022年GMV770亿,2023年GMV目标1500亿,而美团到店业务2022年GMV约2360亿。

张楠说,我们把抖音想小了。所以,抖音的战火又从电商蔓延到了本地生活。未来,商超,外卖,可能也是抖音要试水的业务。

为什么抖音看起来就可以一帆风顺呢。除了字节跳动本来可能就具有的扩张基因外。它还凭什么呢。

两个问题,其实可以连在一起看,即阿里和饿了么缺少什么,以及抖音有什么。

前者缺少的是一个给用户场景化的决策方式。

抖音的成功,说明了给用户在恰当的时候,恰当的选择是多么的重要。首先,抖音先占领了用户的时间,让更多的用户停留在了自己的APP上。其次,通过它的智能算法,推送给用户他想看的内容。

最后,再通过内容的分析,告诉用户,你其实想买一个这样的产品,你其实周末想去这样的一个景点玩。而我这里,有着你想要的这个产品的购买渠道,有着这个景点周末最便宜的票。

我觉得,未来的胜者,一定是抖音,或者类抖音的平台。而类似于淘宝,天猫,美团这样的平台,他们所更多的还是一个垂类的工具APP,用户在使用的时候,带有极强的目的性。而未来用户的决策,应该是取决于他在什么时候,想干什么的那个瞬间的冲动决策。

这一点,在当初微信小程序刚上线的时候,我觉得小程序是最适合做这个的载体。在聊天中,提到吃饭就给你推荐最合适的餐厅,提到去某个地点就给你自动推荐打车等等。

而现在,抖音做到了。

阿里和美团所谓的壁垒,其实并不是坚不可摧的城堡,用户只不过是没有遇到更好,更合适的选择而已。所以,在拼多多的强势攻击下,阿里的GMV在2022年首次跌到了50%以下。抖音22年本地的GMV爆发式地增长到了美团到店酒旅的五分之一。

02

回到话题,为什么我说阿里的这次拆分,是饿了么们的最大希望。

饿了么在被阿里收购之初,只是作为阿里通过平台连接商家和消费者的一个工具,是阿里希望补齐自己这个水桶的一块短板的工具。饿了么从来就没有被赋予过一个真正的,独立的平台存在过。阿里希望的,是它的蜂鸟配送承接淘鲜达,盒马等更多的业务。是希望消费者在消费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想到阿里下面的产品。

所以饿了么会被拆成一个个小的原子去考虑它每一块对阿里这个集团的价值是什么。如果这块需要,投人投资源大力去搞一下。那块觉得没价值,整体的优先级就会很低。就如同当年被收购,被放弃,又被启动,再被放弃的口碑一样。

拆分后的饿了么,将不再是阿里可以随意拼接的积木。它可能会真正承担起到家这块业务的重任。在以高德为核心的版图中,饿了么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比如,我想去某一家餐厅吃饭,于是用高德导航一下,看下什么样的方式去会更快捷一下。突然发现这家餐厅出了一个外卖套餐,价格和我到店差不多。权衡了时间成本后,我可能就直接点外卖了。

再比如,今天是情人节,我想查一下最近的花店在哪里,高德告诉我就在三公里,且可以支持蜂鸟配送,没准我就一键下单了。

这个场景,就是用户想在某个时间点干什么,于是我给你提供了什么的思路。

不要让用户选择,要让他们觉得,你就需要这个,这就足够了。毕竟,做选择难多了。

当然,我想买东西,我想吃饭也是这样的一种场景,且这个场景可能不比我想去某个地方低频。所以未来的高德应该不仅局限在“地图”上,而是应该和抖音一样,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成为用户之于地点,位置等等第一时间想到的产品。

比如,高德是不是和一些路牌,居民区等做联合,给他们做电子路牌,电子门头,电子门禁等等。让高德成为用户在“位置”这个逻辑下的第一印象,可能才是高德周围这一圈小弟们活下去的希望。

所以,高德要背水一战,不仅为它自己,也为饿了么,飞猪,口碑这群小弟们。

专栏作家
张哈哈,微信公众号:张哈哈同学,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一个后台产品经理。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