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佛系摆摊:边卖边送、不为赚钱、图个开心

1 评论 2437 浏览 5 收藏 22 分钟

现在好多年轻人都开始了摆摊之旅。有的是为了放松,有的是为了创业。本文作者采访了5位摊主,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摆摊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一股“摆摊风”正在年轻人中流行开来。

多地部分区域放开摆摊以来,地摊的数量变多了,特别是90后、00后的年轻摊主,俨然成为一道流动的风景线。

太阳落山,这些年轻摊主带上自制的画框、发卡,包装精致的玩具、鲜花,来到市集或路边,开始搭摊位、摆物件。天再暗一些,这些被装饰和灯光包裹的摊位,让整个街道瞬间亮丽起来,路人甚至有一种就算不买也想拍照的冲动。摆摊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市集也成了时髦的休闲去处。

最有意思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摆摊很努力,在选品、布置上花了很多心思,甚至复盘反思,但对赚钱比较佛系,很容易被砍价,甚至主动连卖带送。

这届年轻人出来摆摊,不为赚钱?「定焦」跟五位年轻摊主聊了聊。

想靠摆摊赚钱,的确不容易。他们多的一天营收一千块,少的甚至赔钱。不过,比起赚钱,他们都更看重摆摊的过程。有的是为了打发时间,体验一把做生意的感觉;有的担心失业、所以发展摆摊副业;还有人是为了完成摆摊的梦想。

这听起来过于理想化。这些年轻摊主也的确经历了现实的“拷打”,比如,遇到“砍价狠人”,和客户产生纠纷等等。

不过,他们无一例外都提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得到外界的认可和鼓励,是一种颇有成就感的体验。

街边地摊,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这里没有混凝土墙,是他们体验生活、观察世界的一个绝佳窗口。以下是五位年轻人的故事。

一、在摆摊中找创业的感觉,每次都会复盘总结

趴趴熊 | 90后 互联网从业者 北京

之前因为刚离职、闲来无事,决定用汽车后备箱摆摊。当时马上就要520,就想凑节日的热闹去卖花。

年轻人佛系摆摊:边卖边送、不为赚钱、图个开心

受访者供图

我们去过首钢园的路边、商场边的路口,还去过妙峰山景区的观景台,一共摆了四次地摊,每次出摊一两个小时,最后纯利500多元。

我们价格定得不高,520当天也没有涨价,虽说利润低,销量却不错,导致521当天都没花可卖了。

有一次,碰到一个客户刚好过生日、又很喜欢花,一下买了两把,我们就忍不住打了5折,连卖带送的给她了。那天的纯利还不到100元。结果临撤摊前,我们买了点干果吃,由于没看价格,一袋松子仁就200元,把两天的利润都“赔”进去了。

摆地摊,心态一定要好,还要经过深思熟虑和各种准备,不能脑子一热想起什么就卖什么。

我们经常看到的摆摊,无非就是几大类:玩具、食品、酒水饮料、花、宠物、水果。食品要注重口味的稳定,玩具小商品要考虑实用性和安全性,卖花要自学包装和保存方法。

比如我们为了做好花的包装和保水,看了很多视频学习。摊位选址也有门道,像我们卖花,不一定要去人流量最大的地区,更需要找对生活情调、文艺类商品购买意愿更强的人群。

我的经验是,虽然为此准备了很久,依旧也要做好产品卖不出去砸手里的准备。不要羡慕其他人一天赚几百上千,也别想着拿个小椅子往边上一座,就有人主动来买。既然出来摆摊,就不能太过腼腆,至少看到有人从旁边路过时,要吆喝两句。

怕麻烦的人,也不适合尝试摆摊,因为摆摊可能有很多突发状况。像我们最后一次是去网红打卡点妙峰山观景平台摆摊,那里年轻人多,大部分都是来拍照喝咖啡的,夜景也足够漂亮。

年轻人佛系摆摊:边卖边送、不为赚钱、图个开心

受访者供图

但我们开了一小时的上山路,下午4点出发堵到6点半,才到一号观景平台,8点刚过就开始刮风下雨,不但车里进土,风力大到连放花的水桶都吹倒了。我们只好仓促收摊等雨停,一直等到10点,大风都没有减小的意思,最后无奈收摊下山。

只出摊了一个多小时,但生意还是挺不错的,不算门票的话,把那批花的成本刚好收回来。

我们虽说不太在意收益,但绝不是佛系摆摊,每次回来都会复盘总结,有问题的地方再改进。我们主要是积累经验,希望在摆摊这个项目里,找找创业的感觉、给自己打工的状态。

对我个人来说,看到很多人买完花非常开心,我也会很有成就感。

二、佛系摆摊,5天营业8小时,赚了800块

林周一(离职状态)| 26岁 广州

“大手串10元、小手串5元、香包5元2个。”

这些便宜、好看、好闻的小玩意,很受年轻女孩喜欢,别看我7月底到现在一共营业5天,每天摆摊时间也不固定,有时晚上有时下午,但已经赚了800块。

之所以摆摊是因为自己离职想找点事情打发时间。刚好在社交平台上刷到一堆关于“摆摊”的内容,加上自己平时也喜欢逛地摊,于是,我在某电商平台上下单了两斤茉莉花,还有一些做手串、香包的材料,打算摆摊卖茉莉花手串和香包。

这些小东西成本很低,我买一共花了200多块。当时想着即便卖不出去,但花钱最多的茉莉花,也能做成饮料,所以怎么着都不会亏。

做茉莉花手串的技术要求不高,我一边追剧一边穿,弄好一个手串大概需要三到五分钟。
年轻人佛系摆摊:边卖边送、不为赚钱、图个开心

受访者供图

因为是带着玩的心态来摆摊的,所以我一直很佛系。

比如我第一天摆摊就很随机。临时和朋友做了几个手串后出门,那时已经是晚上9点,公园附近没有什么人,我们一边卖一边送,待了1个小时就回家了,当天收入也只有50块。在回来的路上,我们还买了两根烤肠和饮料,基本是零入账。

广州的夏天很热,每天都是30多度的高温,所以我一般等到晚上出摊,卖累了就回家,也不会给自己立一天要卖多少单的目标。

但晚出门也意味着会错过一些客流,毕竟早出摊销量会高很多。像有一次我下午4点出摊,不到两个小时就卖了50个手串,当时还有很多顾客想买,所以临时又做了不少。

我最近已经不摆摊了,觉得体验过一次就可以了,现在要把全部时间放在找工作上。而且摆摊的竞争者也越来越多。我7月底摆摊时,还没有看到我所在的景点有卖茉莉花手串的小伙伴,但现在,已经有五六家推着小车在卖。

他们大多是大学生,想摆摊赚点零花钱,而茉莉花手串成本很低,很香很好看、不愁卖,所以很多大学生便看上了这门生意。

比起赚钱,在摆摊的过程中,最让我开心的是看到了很多温暖画面。

一个小女孩走到我的摊位面前,拉着她爸爸的手说,要给妈妈买一串带回家,虽然最后他们没买,但我还是被小女孩可爱到了。

还有70多岁的爷爷奶奶,带着几岁的小孙子遛弯,结果一人买了一串,他们带着茉莉花、手拉着手一起走的背影,特别治愈。

总之,这次摆摊我的体验感很好,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一个小心愿,因为我观望摆摊这件事情很久了,但一直没有行动,觉得它离自己有点远也有点难,但事实并非如此。所以对于那些想要尝试摆摊的小伙伴,我想鼓励大家勇敢地去做,这样自己那颗躁动的心就不会一直惦记,如果担心会赔本,就从低成本的小生意做起。

三、把摆摊当创业:丢过东西、被说“不值钱”,但会坚持

露露 | 90后 互联网运营杭州

因为害怕失业没有收入,我一直想发展副业。今年元宵节,我和家属就在某景区内的集市,尝试了摆摊卖灯笼和玩具。

之后,为了节约成本,我们还尝试在公园摆“野摊”,但刚摆没多久,就“招来”了保安。因为提心吊胆影响做生意的状态,又怕被罚款得不偿失,我们开始转战付费集市。

固定摆摊这几个月来,我的感受是,摆摊看似简单,其实里面的门道很多,不确定因素也很多。

其中最难的是找到独特的品类。如今,很多好卖且利润高的品类,满大街都是,甚至都打价格战,赚得并不多。现在一些集市需要摊主有原创产品,如果产品和陈列没有特色,很难报名入选。

为此,我自学手工,先后尝试过滴胶、奶油胶,但因为材料在制作过程中会产生轻微毒性,怕影响健康就放弃了。现在做的是扭扭棒,把原材料扭成小狗小猫小花的形状,然后修毛、做造型、上色、加配饰,也很费时费力。

最近,集市遍地开花,但报名费一个赛一个的贵,基本都是在50-150元/天,有的网红市集已经涨到三四百元/天。且不说不同集市的客流量、顾客消费能力参差不齐,即使同一个集市,被安排到不同的位置,也会影响当天的收入。

不少摊主都遇到过被偷东西和客户纠纷,我也遇到过。加上原材料成本高、卖货的钱又拿去进货,真正赚到手的并不多。遇到“砍价狠人”,利润还得再压缩。

我之所以还在坚持摆摊,是因为我全家人都在参与这项创业,他们给了我很大的支持。我比较社恐,我家属就会主动介绍产品、揽客,我婆婆也会做钩织,并且帮我卖。

摆摊的另一大快乐是顾客给的。一开始我对自己没有信心,也有顾客直言觉得我做的手工不值这个价,让我很受挫。后来发现其实有更多的人会说好可爱,也会夸我手巧,能看到我的付出,我会发自内心地感到开心。

摆摊期间,我还接受了顾客的建议——有位老爷爷给孙女买了一只小狗,提出我的包装太简陋,还有一些摊主会给我陈列上的建议。我逐渐完善自己的包装和售后,成立了品牌“Sweetgo 手作”,并在小红书上分享摆摊经验。

年轻人佛系摆摊:边卖边送、不为赚钱、图个开心

受访者供图

现在我相当于打两份工,上班回去要备货、复盘哪些东西卖得好,周末边摆摊边现场赶制产品,忙起来手指生疼。

我们已经将摆摊视为自己的一条后路,为此我们一家人也会继续坚持下去。虽然现在销售额还没有很高,但是我相信未来的我,会感谢此刻这么努力的我。

四、为了做自媒体账号而摆摊,意外做到了日入千元

柚子 | 90年 大连 自由职业者

我的摊位叫“马里奥的杂货铺”,摆在大连一个旅游景点的市集里。我卖的东西比较杂,定价在15-40元之间,每晚5点到10点出摊。最近两个月是旅游旺季,我的摊位日营业额有1000元左右。

而就在三四个月前,我还完全摸不到门道。我工作已经10年了,以前也摆过摊,那时候只是觉得有意思。今年5月份,我正式开始摆摊,是因为我离职后,打算做自媒体,就选了摆摊作为我的自媒体内容,因为想做账号,肯定是要有人设,有内容可发。

我最早卖包包和饰品,饰品卖的不太好,很容易跟别人撞品,又进了一些发饰、钥匙扣,还有一些小玩意,后来我注意到我们这个市集来旅游的小孩特别多,就又选了一些小孩喜欢的东西,比如项链、手链、戒指,还有捏捏乐、蛋仔、猪猪侠等。

年轻人佛系摆摊:边卖边送、不为赚钱、图个开心

受访者供图

我刚开始主做抖音,现在是小红书,会拍视频、发图文,偶尔也做直播,目前效果还不太好,像我这种小白,没有团队,只能一点一点摸索。

但我作为摆摊新手,生意做得还可以。经过不断调整陈列和新品,之前的淡季,每天收入500元左右,七、八月份的旺季,每天的流水大概有1000元左右,流水的20%抽成是摊位费,除去成本和抽成等,大概能剩一半流水算是利润。

摆摊是小本创业,像开一个店一样,要花很多心思。我觉得摆摊最重要的是选品、选市集,其次是陈列等。我之前做管理和销售方面的工作,推销产品对我来讲不算难。我摆摊之前忽略的是选品的问题,实际上如果不跟手作、首创等沾边,销量很难上去。现在摊位之间的竞争很激烈,我上一个新品,别的摊位看到了可能很快就跟上,价格可能更便宜。

陈列道具也很重要,小到一个包装袋、小卡纸、盘子,还有摆盘,都影响非常大。另外,如果销量不是很好,可以想些其他办法吸引客流,比如做一些5.9元、9.9元的引流款,或做一些小游戏,赢了免费送礼物,输了买单,先把人流引上来了之后,再想转化的问题。

不图赚大钱的话,我觉得摆摊起码是赔不了的。时间也自由,还能卖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别人认可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还能认识不同的人,结交新朋友。

每年5月到10月份,算是摆摊旺季,今年我大概会做到10月份,之后继续做自媒体,明年5月开始再继续摆摊。我未来摆摊也还是做专业的市集,因为有固定的摊位,规范的管理,市集还会帮助控品,相对正规、省心一点。

五、摆摊的时间成本很高,正向的价值反馈更重要

戴叙 | 90后 媒体从业者 北京

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摆摊的梦想。三年前地摊经济火热一时,我就想去地铁口卖电风扇。当时从网上进了两箱货,包装、招牌、收款码全都准备好了,正准备大干一场,被叫停了。这批货就砸手里,都拿去送人,现在还没送完。

今年我做了很多小手工,各种植物画框、植物发夹、小胸针,都是自己原创。一开始纯粹就是因为兴趣,做着玩,送了一些给朋友。后来就想着,也许可以参加市集去摆摊。

上周末第一次参加市集,在家附近的一个公园里,摆了两个晚上,从下午5点到晚上10点。

第一天下午3点多我就到现场了,第一个到,所有摊位都空着,甚至连摊位号都还没贴。布置摊位我花了快一个小时,张贴招牌、摆放产品、贴价标、挂灯笼……这期间陆陆续续有摊主进场。

年轻人佛系摆摊:边卖边送、不为赚钱、图个开心

受访者供图

一开始人不多。从5点到6点半,没几个人主动询问,但路过的人都夸产品好看,好几个人专门站在我的摊位前自拍,还有人拿着相机拍我的产品。

快7点的时候,人明显多了起来。第一个订单,来自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她一眼就看中了一个植物发夹,拿起来就走了,挥挥手让她父亲付钱,20元。她父亲跟我砍价,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支支吾吾说没法便宜了,对方就付款了。

很快,一个看起来很精致的女生,买走一个植物摆件,59元。没多久,摊位前挤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好多人问,我都顾不过来。接下来两个多小时,我卖出去几个植物画框,发夹全部售罄,加起来卖了900多块钱。

两天的摊位费是300元,我一开始的预期是赚回摊位费就行,实际第一天的业绩就远远超出预期。后来我跟相邻的摊主交流发现,他们销售情况都很一般,有的只卖了200多块钱。

最大的收获,是外界的认可。现场大部分路过我摊位的人,都表达了正面评价,“好看”“巧妙”“艺术”是高频词。还有好几个人问我有没有网店,以后能去哪里购买之类。其中有一个顾客,极力鼓励我开店。这给了我很大的激励,说明我的产品是有市场的。

人间烟火气,摆摊是一个非常好的体验生活、观察世界的方式。

从生意的角度,靠摆摊赚钱相对困难。就我自己的产品而言,因为是纯手工制作,不能用机器流水化生产,无法标准化和规模化,即便有市场,供给也会是问题,所以价格不能太低。

成本其实很高。除了产品的原材料、包装,以及摊位费、打车费,我还要投入大量的时间成本。如果把所有成本算进去,就不赚钱了。更多的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获得一种正向的价值反馈。

*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露露、戴叙为化名。

作者: 星星、布鲁斯、翰墨、温故;编辑:向园

来源公众号:定焦(ID:dingjiaoone),深度影响创新。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定焦One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产品,定位,持续优化

    来自北京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