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级AR市场内卷,文旅市场成新蓝海

0 评论 1436 浏览 7 收藏 18 分钟

AR厂商的下一掘金点在何处?可以看到的是,现在,不少AR厂商都将目光投向了文旅领域。那么,在AR+文旅的结合中,有哪些玩法比较常见?AR+文旅又有怎样的发展前景?一起来看看作者的解读。

近期AR市场的水温在不断上升。

8月以来市场接连发布了多款AR眼镜产品:ARKnovv A1、元霓Xrany X1、易现EZXR AR-Glasses、Rokid Max Pro、影目INMO Go……

值得关注的是,元霓Xrany X1、易现EZXR AR-Glasses、Rokid Max Pro这几款产品都把目光聚焦在了文旅市场。

AR+文旅,能否成为AR厂商下一掘金场所?

一、AR文旅体验落地加速,导航导览互动为常见玩法

2021年是“元宇宙”爆火之年,而今年苹果Vision Pro发布带火了“空间计算”这一概念,这两者在概念以及对于未来发展的理解上会有一定差异,但是底层技术支撑是一样的,背后都涉及VR/AR、5G、人工智能、区块链、数字孪生等内容。

除消费类电子产品的涌现外,目前千行百业开始出现与元宇宙/空间计算加速融合的趋势,如AR医疗、VR教育、AR工业等。同样,在传统的文旅行业,也能看到越来越多的落地案例。

去年年底,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展出“文明的印记:敦煌艺术大展”,展出期间所推出的“敦煌AR智能导览”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观展时,当游客佩上AR眼镜,便能“收获”一个以九色鹿为原型的虚拟导览员。

相较于真人导览,虚拟导览员的自由度更高,并且还可为游客补充更多音视频等背景资料以加深理解。此外,在AR技术的加持之下,静态的壁画仿佛被赋予了生命力,常规的历史典故可以用更为灵动的方式展现在游客面前。

无独有偶,去年年底英国电信与科技企业Seymour powell合作推出一项城市级AR文旅项目。项目方把苏格兰知名旅游城市斯特灵旅游体验全方位AR化:当地游客下载特定的应用程序后,便能获得前面所提到的AR导览、经典介绍、历史回顾等体验。

此外,该应用还加入了很多游戏化的体验元素,如当用户顺利登上国家华莱士纪念碑台阶,便能获得该地标的3D模型;通过寻找虚拟独角兽等特定地点下的LBS AR内容则可以进一步解锁个性化徽章。

易现联合创始人刘海伟告诉VR陀螺:“在体验经济时代下,传统的文旅体验已经不能满足新消费需求。从当前的消费趋势来看,‘动态’体验更受消费者的喜爱。文旅产业在AR技术的加持下,能够形成动态的交互型玩法,里面沉浸感的体验是以往传统媒介难以比拟的,这恰恰迎合了当代消费者的消费特点。”

而元霓产品总监黄敏强表示,对于博物馆、景区景点一类的运营方而言,打造更具创意的展示和活动需求是始终存在的,不过当前的痛点在于物理空间的建设周期和成本过长,并且现有的二维空间展示方式较为普遍。而对于消费者而言,他们需要更为有趣、好玩的内容体验,在这种情况下,AR体验可以比较契合双方的需求。

如果拆开来看,AR×文旅主要涉及以下几种玩法体验:

1)AR导航。借助VPS、SLAM、增强现实等技术,设备可以感知当前环境的方位以及朝向信息,然后在现实环境中叠加实时导航箭头等内容,从而为用户带来无感的导航体验。AR导航基于机器视觉及AI技术,可以实现更高的定位精度,并且可以有效覆盖商场、地下停车场等GPS信号盲区。

七夕AR秀,图源:易现×磁器长歌

2)展陈讲解。在博物馆等场景中,以往游客想了解纷繁多样的展陈文物往往需要依赖于导游讲解或者海报手册等。当引入AR眼镜后,游客能够解锁一对一的虚拟导游,观展可以更加随心所欲。此外,AR眼镜还可以把特定视频资料投射到展品面前,或者把文物3D化以便游客“拿”在手里以进行多角度观赏。

图源:元霓

3)特效叠加。对于古建筑等保护文物,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维护原则是尊重原有的材料和结构,尽量避免在此基础上做过多改动,而AR技术可以实现现实基础之上的特效叠加,比如AR灯光秀、历史重现、改变天气环境等,可以提供很多“无创”的体验。

图源:爱普生

4)游戏社交。目前博物馆等景区中多以看和听为主,缺少亲自上手体验的乐趣。不过AR可以轻而易举构建各种虚拟游戏或者多人空间社交等玩法,比如战争模拟、AR祈福、虚拟留言墙等。这些活动既可以满足游客拍照打卡的愿望,也可以增加景点的黏性。

城隍阁项目中的AR祈福体验,图源:易现

二、环境感知是文旅场景的刚需,手势识别有望成为理想交互方案

从前面所提到的使用场景不难发现,面向文旅的AR眼镜与常见的消费级AR眼镜其实有一定差异,后者主要用于大屏观影、私密办公等用途,使用场景偏向于静态。

而在文商旅等场景中,使用场景偏动态,对于眼镜的佩戴舒适度、续航等会有更高要求。

此外,无论是导航、亦或是物体识别等,背后都需要环境感知和虚实融合等相关技术做支撑。因此,文旅类AR眼镜需要从用户和场景入手进行针对性打磨以及优化。

以Rokid Air Pro为例,该产品发布于去年10月,是目前各大博物馆中出现频次比较高的一款产品。Rokid Air Pro采用了分体式设计,光学方案为BirthBath+Micro-OLED,同类型产品为了保证能够提供较好的显示效果通常会配备遮光镜片,而遮光镜片的加入无可避免又会使得眼镜的透光率降低,不利于观察真实的环境。

在这种情况下,Rokid Air Pro采用了遮光镜片可翻折设计,能在一定程度解决实景与虚景切换的问题。

图源:Rokid

在交互方面,Rokid Air Pro特别针对语音做了优化。由于博物馆游客群体较为多样化,设备需要应对各种使用需求,因此门槛相对较低的语音交互不失为一种理想的解决方案,但是语音交互容易受到嘈杂环境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Rokid Air Pro在降噪和定向识别方面做了专门优化,响应速度更快,其数据指出设备识别准确率可高达98%。

通过扫描识别码或语音指令解锁AR体验,图源:上海市历史博物馆

8月底,Rokid Air Pro迎来了它的继任者:Rokid Max Pro,该产品规格与此前发布的Rokid Max类似,具备50°大FoV。此外,它正前方配备了单颗灰度摄像头,可用于SLAM和手势识别。

图源:Rokid

与Rokid Air Pro类似,近期元霓发布的Xrany X1同样采用了Micro-OLED+Birdbath方案,并配备了专门的计算盒子Xrany Space1。其眼镜前方补充了两颗鱼眼灰度摄像头以及一颗RGB摄像头,前者主要用于SLAM以及手势识别,后者则用于物体识别与跟踪。

在一些细节方面,Xrany X1引入了自动环境光识别功能,便于用户走动探索。此外,这款产品配备了市面上各种常见的交互方式,包括射线、按键、触摸以及手势。黄敏强指出,前三种是目前生活中常见的,用户接受度高容易上手,随着未来技术发展迭代,以及配合感知和AI技术,手势识别有望成为最具潜力的交互方式之一。

图源:元霓

易现EZXR AR-Glasses则从一体性、大FoV等方面入手。该产品采用了离轴光学方案,其原理是显示屏光线透过镜片反射到眼睛,缺点是体积相对笨重,但好处是用户可以佩戴眼镜使用、FoV可以做得更大(72°)、并且具备较好的透光率。此外,产品内置了4300mAh电池以及VR头显主流的处理器骁龙XR2,可以用于构建更为多样化的线下娱乐体验。

相较于硬件,易现的核心优势更多体现在具有较为完善的AR体验软件服务支持。如在SLAM以及手势算法方面,其6DoF定位追踪精度可达0.05%、OST光学显示标定达到厘米级虚实对齐精度、3D物体跟踪达到厘米级虚实锚定精度等。此外,易现还推出了内容创作编辑器、空间地图资源中心等AR云平台服务,能有效降低空间点云地图扫描上传、AR内容构建等门槛。

图源:易现

三、市场回暖,AR文旅恰逢其时

刘海伟表示,如今国内文旅市场全面“起风”,结合AR等前沿技术将会是行业的一大重要发展趋势。

据文化和旅游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旅游总人次23.84亿,国内旅游收入(旅游总花费)2.3万亿元,同比增长63.9%以及95.9%。而另一方面,国内围绕文旅市场还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支持,如去年国家五部门联合发布《虚拟现实与行业应用融合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6年)》,通知中提到“鼓励一二级博物馆、具有条件的旅游活动场所设置沉浸式体验设施设备。”

无独有偶,《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开展2023年度国家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研发项目推荐工作的通知》中提到,沉浸式文化和旅游体验为部门重点支持项目,重点项目有机会享受到10万元左右的项目补贴。

对于终端厂商而言,当前AR眼镜市场仍处于发展初期,想要在消费市场实现盈利还面临着较大阻力,在这种情况下瞄准文旅等B端市场成为了不少厂商颇为现实的选择。罗永浩在去年接受采访时也曾透露,从AR的推进时间线来看,未来2-3年是特殊用途垂直类AR设备商业化,5年左右通用型AR商业化,也就是说ToB是AR厂商当下更容易实现盈利的一种手段。

近日,日本WebAR技术服务商palanAR做了一项有关AR文旅的调查问卷,数据指出,很多受访者表示愿意为感兴趣的AR体验进行付费。其中排在首位的为“投影映射AR”,他们平均意向消费金额为534.5日元(折合人民币约26.6元)。游客愿意为更新颖、更沉浸的体验买单,这对于AR企业又或者文旅景点而言,是一大潜在的创收机会。

图源:palanAR

陀螺君了解到,目前有部分博物馆的AR体验采用了租赁模式,如上海市历史博物馆的AR眼镜项目单次收费50,不限体验时长。在转换率方面,此前良渚古城AR导览项目在2020年国庆期间曾达到了2%,即100人当中有2人租赁使用。这其实已经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数值。

不仅如此,文旅市场不同于工业、医疗等场景,这是一个典型的B2C市场,产品能够直接面向消费者,这有利于企业以敏捷的方式收到更多真实反馈,并起到市场教育的作用。

这方面AR文旅可以与VR体验馆做一个简单的类比,2017年国内的头显市场中有25%的PCVR设备流向了VR体验馆(IDC数据),除了市场探索外,彼时VR体验馆还承担了一个向公众科普以及扫盲的作用,陀螺君调查发现,身边很多同事首次接触VR正是从VR体验馆开始的。未来AR文旅市场或许也会作为前期终端体验的一大平台,并为消费级硬件产品的爆发积攒能量。

像前面所提到的Rokid、易现以及元霓等企业,它们都已经落地了不少AR文旅项目并朝着该领域不断发力中,其中Rokid透露目前已与国内百余家一级博物馆和5A景区达成合作。此外,今年以来,Rokid还曾与飞猪旅行、文旅运营商世集文旅集团等达成了战略合作。

刘海伟指出,早在2021年,易现便确定了以线下场景作为AR技术落地应用的重要运营场景,在随后发展中,可以看到易现先后落地了一系列AR文旅案例,如与杭州宋城景区合作打造的AR穿越体验、“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特展中的AR读画等。不仅如此,易现今年还先后与腾讯文旅、山东文旅传媒等达成战略合作,未来将会有更多案例与活动推出。

黄敏强也透露,目前元霓Xrany X1和Space1的首批产品已经在壶口瀑布、乐山大佛等景区投入使用,并且还将与更多知名博物馆达成合作。

有关数据指出,截至2021年,全国博物馆机构数5772个,A级旅游景区数量达14196个。从AR的覆盖面来看,里面还存在着很大的发展潜力以及想象空间。

目前AR软件生态尚处于起步阶段,而AR文旅则有望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用户真正感受到具有环境感知、虚实融合、实时交互等AR特性的重要窗口之一。

作者:VR陀螺 万里

来源公众号:VR陀螺(ID:vrtuoluo),XR行业垂直媒体,关注VR/AR的头部产业服务平台。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VR陀螺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