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洗牌:从BAT到TTMAP

0 评论 4144 浏览 21 收藏 17 分钟

如今,互联网巨头重提增长目标,又活跃起来了。我们很难找到一个词来概括当前的互联网,互联网已然重新洗牌。具体如何?一起来看看本文分析吧。

最近,一些互联网巨头重提增长目标。比如,滴滴重启扩张计划,B站冲击日活翻倍,百度全力投入AI。阿里分拆上市,也由菜鸟打响了第一枪。

互联网巨头又活跃起来了。攻城、略地、竞争、博弈,原本死水一潭的行业格局,也开始出现变化。

说几个让人略感意外的点:拼多多市值1399亿美元,已经接近是京东的三倍;美团市值只剩900多亿美元,而最高峰时超过2000亿美元;网易似乎活得不错,市值超过小米、百度。

数据统计截至2023年10月17日

市值背后,反映的是市场对公司的预期,以及互联网江湖的竞争格局。

但在今天的互联网,我们很难找到一个词,来概括当下的格局。

BAT(百度、阿里、腾讯)早已瓦解,小巨头联盟TMD(字节、美团、滴滴)也已崩坏,就连最稳固的AT(阿里、腾讯)都开始松动——腾讯的市值一度接近两个阿里。

不过,相比市值榜单上的排名,更大的变化是,人们似乎不再关心谁是“榜一大哥”,谁又取代了谁。

一、铁打的“AT”,流水的“B”

BAT这个说法从诞生到瓦解,持续了十多年时间。

百度2005年8月在美国纳斯达克IPO,市值排名中国互联网第一,是腾讯的3倍。上市当晚,百度创造了7名亿万富翁、上百名千万富翁。

当时百度的势头高于腾讯、阿里,并延续了很多年。所以后来BAT三分天下,百度的座次排在最前面。

转折点发生在2012年。那年3月,腾讯市值超越百度,从此二者差距拉开,百度再也没有追上过。

原因很简单,百度没能紧跟移动互联网浪潮,而2011年上线的微信让腾讯价值重估。

2014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马云、李彦宏、马化腾瓜分了前三甲。阿里在这一年赴美IPO,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年底时,阿里市值2585亿美元,腾讯1359亿美元,百度只有800亿美元。

“百度掉队”的说法,从此开始流传开来。体现在市值上,后来阿里、腾讯市值一度超过6000亿美元,百度一直徘徊在几百亿美元。

问题是,百度退下了,谁顶上呢?

中国互联网的两极分化极其严重,BAT遥遥领先,剩下一堆小市值公司。所以即便百度被阿里腾讯拉开差距,这第三的位置,倒是坐了很多年。

第一个想跟百度抢位置的是京东。2014年京东IPO之后,市值就贴着百度追,业内曾有“JAT”的说法,以取代BAT。

2017年二者差距缩小,6月,京东市值一度只落后百度不到7亿美元,1%的股价波动就会导致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易主。不过很遗憾,那次没有成功。

小米也曾对百度造成威胁。2014年小米完成一笔11亿美元融资后,估值高达450亿美元,成为当时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科技初创公司,在中国仅次于BAT,超过京东。2017年甚至有传闻称,小米IPO估值或将超过千亿美元,BAT将变成“ATM”。

不过后来小米上市,被资本市场泼上一层“卸妆油”,首日股价跌破发行价,市值不及百度。

无论是JAT,还是ATM,都体现了互联网巨头对百度发起的挑战。但要彻底取代百度却不容易。正所谓铁打的“AT”,流水的“B”。

这个局面一直持续到2019年5月,美团崛起。当时美团已经在外卖、本地生活奠定江湖地位,获得资本市场看好。5月市值超过百度之后,美团进一步将差距拉大,随后几年市值一直是百度的3倍左右。

“BATM”市值对比数据来源 / Choice数据

自此,BAT才算是彻底瓦解,百度被美团取代,全新的“ATM”格局形成。

这个格局很稳固,不像当年京东、小米那样短暂。从2019年到2022年底,美团一直是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且跟其他公司之间的市值差距拉的很大。

变化出现在2023年,变量是拼多多。

或许是因为消费降级,拼多多成为疫情后业绩表现最亮眼的公司之一。仅在今年上半年,拼多多就实现盈利212亿元,成为一家巨赚钱的公司。

拼多多的市值在今年超过美团,直奔阿里。截至10月17日,腾讯、阿里、拼多多是中国仅有的三家市值超过千亿美元的上市互联网公司。

阿里、腾讯、拼多多市值对比

数据来源 / Choice数据

我们暂且将这个格局称为——“TAP”

二、自我瓦解的“TMD”

在BAT之外,TMD(字节跳动、美团、滴滴)是曾经呼声很高的一大互联网阵营,它们代表着新锐互联网巨头。

TMD的称呼大概形成在2015年前后。2015年是中国互联网的大并购之年,滴滴并购快的,美团并购大众点评,一批新巨头被资本催生出来,对BAT形成挑战。

竞争是当时的主旋律,那是TMD最自信的时候。大家相信赢者通吃法则,想尽一切办法做大规模,抢更多的地盘,建更高的围墙。TMD是其中的活跃分子。

在那几年的公开场合上,TMD的创始人们对外讲的最多的是扩张、竞争、技术驱动、国际化。在聚集了几乎所有互联网大佬的“乌镇夜宴”上,张一鸣、王兴、程维跟马化腾、刘强东、雷军出现在同一张饭桌上。

跟BAT因为百度掉队而分解不同,TMD的瓦解更多是因为宏观环境的剧烈变化。

美团在2018年9月率先赴港IPO,滴滴和字节跳动的IPO进程则要波折得多——滴滴2021年6月底在美国纳斯达克低调IPO,然后APP被下架,接着就是漫长的整改;字节跳动多次传出IPO消息,同时伴随着暂停、重启,至今未有实质进展。

IPO对它们很重要,它是股东退出套现的渠道。

一位投资人对「定焦」说,滴滴IPO之前,市场上流出过一些滴滴老股折价出售,焦急退出的投资人没耐心撑到IPO。后来的滴滴IPO也一度充满变数,最后的“闯关”多少有赌一把的成分。

滴滴被下架整改之后,T3出行、美团出行、曹操出行、如祺出行等网约车平台,集体围攻滴滴,试图瓜分滴滴让出的市场份额。

在滴滴回归之前的563天里,面对网约车江湖的腥风血雨,滴滴只得袖手旁观。滴滴曾经重视的海外市场,以及新拓展的社区团购等新业务,也一度陷入停滞。

滴滴IPO时的市值最高触达800亿美元,冲进中国上市互联网公司前十,去年退市时市值缩水至111亿美元。这远远低于其IPO之前融资的估值。

不过,现在滴滴已经重启扩张计划,制定了激进的增长目标。不论是推出“9块9打车”的补贴活动,还是滴滴自动驾驶拿到广汽集团的投资,都说明滴滴正在放开手脚。另外有消息称,滴滴计划明年在港交所IPO。只是,滴滴或许再难拿到当年的高估值。

字节跳动的困境在于海外业务。TikTok被动卷入大国博弈,美国业务差点被强制出售;TikTok电商最近在东南亚部分国家被叫停,发展遭遇重大不确定性挑战。

国际局势是字节跳动最大的黑天鹅,这其中的微妙关系,也让它不再像曾经那样好战。

美团先一步IPO之后,管理团队和投资人皆大欢喜,公司市值节节抬升。也是因为字节跳动未上市,市值不可比,让美团率先超越百度,拿下中国互联网巨头第三把交椅。

然而,反垄断调查之后,美团锋芒尽收。美团非常看重的本地生活战场,也在这两年涌进来一批挑战者——抖音、饿了么、小红书,都在抢夺这块蛋糕,美团转攻为守。

现在市场的分歧在于,美团能否守住本地生活。换言之,美团到底有没有护城河?如果美团防不住,就会被价值重估,因为之前,美团被看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压倒性的市场地位。

TMD的说法已经很少再被提起,三家公司的创始人也变得异常低调。如果说五年前它们的对手是BAT,那么现在,它们更多需要战胜自己。

三、从“AT”到“TTMAP”,互联网开启新周期

如果要找一个词,相对长期地概括中国互联网格局,那一定是“AT”(阿里、腾讯)。

从2014年阿里上市开始算起,阿里、腾讯占据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前两席,已经有九年时间。在这期间,阿里和腾讯轮流争第一,第三名到第十名的名单换了又换,“两超多强”的格局始终未改。

现在,种种迹象表明,AT格局或许不再牢不可破。

自从2021年被反垄断调查后,阿里市值从高点跌落,从去年开始一直维持在2000多亿美元。之前排在阿里之后的美团、拼多多,则努力冲刺2000亿美元大关。一进一退,让格局出现松动。

从十年的跨度来看,第三大互联网公司与“AT”之间的差距,今天是最小的——去年美团与阿里之间市值缩小至64%,今天拼多多进一步将差距缩小。而不少投资人认为,拼多多股价还有很大上升空间。

一位接触过阿里、拼多多高层的业内人士对「定焦」说,拼多多的想象空间在于,它能持续切走淘系的电商份额,在低价这个点上,淘系和京东完全没有防守住。阿里的市值自然会成为拼多多对标的一个锚点。

现在,阿里、拼多多、京东市值分别为2144亿美元、1399亿美元、435亿美元,京东仅为拼多多的约三分之一。

数据统计截至2023年10月17日

从大方向来看,拼多多正踩在对的趋势上。“拼多多的低价心智,强大的去尾货、去库存能力,契合消费者省钱的市场需求;京东之所以陷入被动,一是房地产周期带动的数码家电消费周期发生逆转,二是在低价上,京东对于拼多多的进攻几乎完全没有防守之力。”这位业内人士说。

另一大变量在字节跳动。抖音电商也在持续切走淘系电商的份额,对阿里而言,这是来自另一个维度的打击。

字节跳动还没有IPO。三年前,它在一级市场融资时的估值就已超过1000亿美元,市场传闻的估值曾高达4000亿美元。最近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在回购员工股票时的最新估值为2235亿美元,虽然相比之前估值缩水,但这个估值刚好超过阿里。

这意味着,字节跳动一旦上市,中国第二大互联网公司或将易主,“AT”将变“TT”。

“双T”之间的争霸赛,其实已经进行多年。从信息流、短视频,到游戏、企业办公、AI大模型,字节跳动和腾讯硬碰硬,多次公开对垒,甚至将纠纷诉诸公堂。字节跳动是中国互联网世界里,少有的没有站队BAT,同时向BAT开战的公司。

总体上,BAT、TMD陆续瓦解后,新的格局正在形成之中。字节战腾讯,拼多多、美团斗阿里,我们不妨用“TTMAP”(腾讯、字节、美团、阿里、拼多多)来概括当下的格局。

在TTMAP的格局之下,中国互联网进入了相对稳定的时期,没有几家公司再有实力挑战这个格局。短期内不会再有互联网公司拔地而起,成为新的巨头。

早在六七年前,互联网的流量红利和技术增长红利即将耗尽,就已成为行业共识。TMD这些超级独角兽,是踩中了移动互联网浪潮而崛起,但也是最后一波。当时李彦宏就说,移动互联网的战争结束了,未来不会有独角兽。

的确,现在的互联网巨头和超级独角兽中,最晚的也成立于2015年(拼多多、理想汽车),那是移动互联网最后的上车机会。

如今,巨头们曾经打过的网约车大战、团购大战、买菜大战,都已经成为历史。最近的一次百亿级别的商战,还是在疫情期间展开的社区团购大战,最后以拼多多、美团胜出,滴滴、阿里、京东战败而告终。

唯一的变量可能会是AI。去年底火爆起来的AI大模型,在今年把几乎所有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卷入其中,百模大战打响。在国外,诞生了估值超800亿美元的OpenAI。目前,中国已出现几家估值超10亿美元的AI独角兽,但要成长为巨头尚需时日。

在全新的互联网秩序里,巨头们不得不调整策略,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作者:温故,编辑:方展博

来源公众号:定焦(ID:dingjiaoone),深度影响创新。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定焦One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