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没有爱情,但我的CP必须结婚

0 评论 1018 浏览 1 收藏 15 分钟

现在,不少还没结婚的年轻人开始操起了父母的心,给自己喜欢的虚拟CP办起了婚礼。有人可能无法了理解——给虚拟CP或是给自己和纸片人举办婚礼,背后的意义何在?其实,这其中也隐含着一定的社交需求。一起来看看本文的分享。

“欢迎来到我们的婚礼!”大堂的电子屏上,随着满屏散落的玫瑰花瓣以及到处漂浮的爱心特效,浮现出两个漫画人物手捧捧花的幸福形象。

对二次元了解甚少的你,或许会以为这是一对幸福的小夫妻,将自己的形象做了漫画处理。

再往里走,你来到签到台前。几位姑娘热情地接待地问道:“是同好吧?是太太吗?欢迎欢迎!”

太太?什么太太?我怎么就成太太了?

容不得你思考太多,她们不由分说地塞给你一个制作精美的袋子,里面有印着这两个漫画形象的贴纸,一对亚克力立牌,两枚疑似胸针的圆圆的东西(学名“吧唧”,只是你并不知道),还有一份喜帖,封面用了精美的烫金工艺,打开之后,是这两个漫画人物亲昵地靠在一起的模样。当然,里面还有两小盒货真价实的喜糖,GODIVA的。

但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一般结婚会送的伴手礼。你在思考,能把这些玩意放在家里的哪个橱里。

然后,你左顾右盼,并没有看到新人站在门口迎宾,倒是在门口看到了两个和真人等高的立牌。签到台那几个姑娘笑眯眯地推你过去:“你可以和新人们在这儿合影哦!”现场的跟拍小哥立刻举起了相机,给你和两位立牌新人拍了一张合照。

事情多少变得有些诡异。但当你走进亮堂的大厅,发现现场装扮比你之前参加过的其他婚礼都更华丽、粉嫩时,你的顾虑再次被打消了一些,看起来就是个正常的婚礼。

——直到婚礼进行的过程中,你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新婚”夫妻并非真人,而是两个只存在于虚拟世界里的“纸片人”。

司仪带着典型的姨母笑,大屏上播放着这对纸片人在动漫、游戏作品中的幸福片段,现场观众都捂着胸口、同时发出“Awwwwww”的呼叫,可以看出她们对这些画面和桥段早就烂熟于心。

最后,司仪掏出两个红本本——没错,是高仿的结婚证,她细致地向在场观众展示了P着这两个纸片人结婚照的结婚证,除了二次元的形象多少有点让人出戏之外,其他细节都和真的结婚证一模一样,连钢印都有。

紧接着,响起结婚进行曲,全场掌声雷动,甚至有人热泪盈眶,大家似乎都真心实意地相信这段爱情的存在,并在其中收获了纯粹的快乐。

纸片人婚礼现场,图源小红书

看着舞台上站着的纸片人立牌,你默默离开了这场“婚礼”。心中默念:打扰了。

上述场景可不是你做的一场梦,而是正在现实中流行的,年轻人的新喜好——为自己磕的动漫CP办婚礼。有意思的是,许多年轻人都还没有对象,却已经操着纯纯的父母心,给自己喜欢的纸片人CP办婚礼了。而这些婚礼的参与者们也前所未有地情绪高涨:“给我的CP随份子!”“今天去吃我CP的席!”

……谁懂?

一、社交新方式

除了给虚拟CP办婚礼,还有乙女游戏(一种以女性群体为目标受众的恋爱模拟类游戏)的玩家,给自己和钟爱的纸片人们举办婚礼的,而且还能同时嫁给8个纸片人。

同样玩这些游戏的玩家们看了都只会惊呼一声:“富婆!好快乐!”并在心中也跃跃欲试。

富婆的快乐,图源小红书

现充(现实生活很充实)的朋友们可能无法理解,大费周章地给一对虚拟CP或是给自己和纸片人举办婚礼,意义何在?

事实上,除了举办者的自我满足之外,对参与者来说,也是满足了社交的需求。

不少将精神寄托在二次元世界的人都会声称自己是“社恐”“宅男/女”,但哪怕是“社恐”,也有社交需求,而参加这样的婚礼就是一个满足自己社交需求的契机,让平时只在线上交流的同好们能够汇聚一堂。

对此,参加过几次CP婚礼的叙叙面带羞涩:“我们是‘社恐’中的‘社牛’,因为办这样的活动让路人看到也很‘社死’,但我这辈子第一次在现实里碰到这么多同好!”

当叙叙把照片发给未能前来的同好们时,引发一片羡慕的惊呼声。这让她感觉非常快乐。

这样的社交需求,让近年来的漫展、游戏展变得越来越热门——据悉,截至10月中旬,即将在今年圣诞节举办的新一届亚洲最大同人展Comicup(俗称“CP展”),摊位申请数已经超过万家,竞争空前激烈,规模同样空前强大。

而在“CP30”的超话中,做摊位宣传的、寻友扩列的、接妆造发型生意的、提前交易无料(免费的周边产品)的……已是热闹非凡。

最初,CP展只是动漫爱好者的民间组织活动,如今已吸引了包括品牌方、内容制作方甚至政府部门的参与,一方面是规范贩售物品、协调现场秩序,另一方面也是为自身做宣传、打品牌。

除此之外,Bilibili World、China Joy等涉及二次元的线下展会活动,无一不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如今,人们很难再说二次元是小众爱好了,大街小巷和互联网上,随处可见消费品和二次元IP的联名产品,而这些产品总能找到他们最忠实的受众。

尽管如此,对叙叙来说,与这么多人彼此理解,在精神上达到同频,这样的机会并不多。更多时候,身边的大多数人并不理解她的爱好,甚至有长辈觉得她向往虚拟爱情却不考虑在现实中找对象,是一种“精神变态”。

不过,在叙叙看来,爱磕CP和喜欢纸片人,何尝不是一种向往美好爱情的体现?给虚拟CP举办婚礼,也是在期盼虚拟的美好变成现实。

不可否认的是,沉溺虚拟世界的人们,确实对现实世界有着逃避的情绪,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压力的排解,本质还是希望能更好地生活在现实世界中。

“我们虽然总是看起来丧丧的,但我们仍然期待透过这样的婚礼,来一场真正的Happy Ending。”叙叙面露感动地表示。

多年前的同人展上,虚拟CP的婚礼现场就曾出现。只不过那时规模更小,往往只是一个供人拍照的小展台,也鲜少出圈。

如今,在影院、酒店、会所包场,为虚拟IP举办各种活动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多,年轻人们似乎也越来越接受这样的活动形式。

换个角度,近年来生意惨淡的婚庆公司,是否因此迎来了第二春?

二、婚庆公司第二春?

不少位于北上广的婚庆公司,已经对虚拟结婚这类业务十分熟稔了。

虽然在规模上比不了正规的婚礼,也砍掉了诸多真人互动的环节和仪式,甚至大多数这样的活动不设宴席,而更像是一场小型聚会……但这样的“婚礼”,在婚庆公司的服务规格却算是较高水准的。

“不能按照统一的婚礼模板去布置,需要了解消费者的具体需求,配合他们已有的物料去做设计……很多动漫、游戏的内容里,会有很多细节和内部梗,是消费者想要体现的。”婚庆公司运营帕米告诉新零售商业评论,“许多服务细节和一般的婚礼不太一样。”

如婚礼跟拍,需要多了解与会者的诉求。“要知道这场婚礼的‘主体’到底在哪,她们的磕点、萌点在哪……一些参与者需要和立牌合影,或者会举着棉花娃娃这样的周边产品拍照,更多是希望留念——对她们来说,这一刻非常重要,不亚于其他任何人生大事,不能轻慢。”

帕米还表示,婚庆公司如今也需要熟悉各类IP的工作人员来配合工作:“如果你让消费者觉得你很懂她喜欢的IP,是非常加分的。”

不过,总体而言,给虚拟CP结婚,或是让纸片人和自己结婚的婚礼需求还是非常小众,帕米坦然道:“一年也办不了几回。”

对婚庆公司来说,承接这样的项目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回报却远低于普通婚礼项目,为何还要承接呢?

一方面,受各种因素影响,如今大操大办婚礼的需求少了许多,婚庆公司普遍元气大伤,还在逐渐恢复的过程中。“能接一单是一单。”帕米有些无奈地说,“我们在疫情期间拓展了业务条线,如今也承接各类主题式生日聚会、升学庆祝、纪念日派对、团建场景搭建等。”

另一方面,婚庆公司早就看到了年轻消费者追求个性化、高品质、主题式婚礼的大趋势,而近年来,二次元风格的婚礼也变得越来越常见。

另一大趋势是,如今的新人们更倾向于在线上进行信息收集,线上备婚正成为主流。

图源婚礼纪《2023结婚全品类消费趋势洞察报告》

在小红书上,搜索某某IP的主题婚礼,会看到大量精美、好玩的婚礼现场,消费者的审美在这过程中不断被提高,原本普遍常见的婚礼现场不再入他们的眼。

华丽的主题婚礼场景,图源小红书

此外,“打包式”服务和“一站式”婚礼堂成为年轻人的首选,年轻人想要的是好看又省心的婚礼。

在“主题婚礼/宴会/派对”的大命题下,婚庆公司需要不断积累经验、提高服务标准。于是,一些婚庆公司把为虚拟CP承办婚礼当成极少数的“标杆项目”去完成,目的就是为了经验积累和做宣传。

多家婚庆、活动策划公司都向新零售商业评论表示,如今,年轻人的仪式感需求很强,主题式宴会的需求很高。

也可以看到,除了为自己磕的CP办婚礼,在互联网上,年轻人会因为领养了小猫、成功减肥20斤、顺利离职等五花八门的理由,为自己拉上一道横幅,或是布置一个派对现场来互相庆祝。

无论如何,如果这些仪式感能让小小的快乐超级加倍,还能让亲朋好友和同好们共享这样的喜悦,那或许就是值得的。

参考资料:

  1. 《给年轻人办一场婚礼,究竟有多“暴利”?》,金融界
  2. 《2023结婚全品类消费趋势洞察报告》,婚礼纪

作者:钱洛滢 ,编辑:葛伟炜

来源公众号:新零售商业评论(ID:xinlingshou1001);用深度案例、前沿观点,和你一起探索新零售的1001种可能。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新零售商业评论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