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百万年薪当旅行博主后,我年入2000

1 评论 4389 浏览 7 收藏 20 分钟

旅游博主们的生活,是否真的如想象中的那样自由,且容易实现经济自由?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是否定的,因为许多旅游博主已经发现,涨粉和变现,正在变得越来越难。这篇文章里,作者就讲述了旅游博主这个职业背后的二三事,一起来看看吧。

在辞去世界500强公司百万年薪的工作,决定成为一名全职旅行博主的时候,小雪梦想中的旅行博主是这样的:“边走边玩儿,顺便把拍摄内容放上网,多少也能回流点成本。”

但现实中的旅行博主却是,在路上368天后,小雪总花费35万元,总收入不到2000元。

同样怀疑自己做旅行博主的决策理性程度的,还有因为入不敷出而滞留在清迈的阿杜。“年收入3000元,滞留清迈”是他最近在小红书账号“杜老师的小跟班”更新的一条内容。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年轻旅游博主,旅行50多国年入百万”“房车旅行博主,30+就实现财务自由”……在社交媒体上,旅行的意义和价值被无限放大,一个个造富神话般的案例,一张张自由不羁的照片,撩拨着年轻人的心。

然而,当这些年轻人走出格子间,以为真的可以摆脱上班桎梏的时候,另一种形式的捆绑接踵而来。来不及欣赏美景就要匆匆架好机器,一天的舟车劳顿后还要在酒店里熬夜剪片子……

更重要的是,流量焦虑几乎困扰着每一名旅行博主。

在媒体传播越发纷繁复杂,旅行实用信息可以轻易获取的当下,传统的游记分享很难再激发起网友们的兴趣,升级装备、优化内容、花钱买粉……对于近几年才开始入局的旅行博主而言,投入越来越多,涨粉和变现却越来越难。

就在前几天,#女子裸辞做旅行博主投几十万零收入#上了微博热搜,引发网友热议。对此,有网友表示“别气馁,你这条视频已经火了”,还有网友表示“回忆和感受是最大的财富”“羡慕,这人生经历就已经压倒95%的人了”……

类似的经历正在小雪身上上演,她感觉自己似乎也有点被困在旅行博主的身份里了,逐渐感受不到最开始向往的“风和自由”。每当陌生的网友向她发来“成为像你一样的旅行博主”时,小雪的第一反应就是劝退:“一定要慎重,轻易不要裸辞,做好很长时间没有收入的准备。”

同样辞职做旅行博主的小野,则选择了“回笼漂”,成为北京CBD写字楼中的一名白领。“在经历了不确定的冒险后,更明白了确定性所带来的安全感。”

但与此同时,小野的旅游账号仍在坚持更新,“我算了一笔账,当旅行博主的时薪还没有打工高呢,兼职运营自己的旅游账号,也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思考。”

勇敢的人先感受世界,这些勇敢迈出第一步的年轻人曾无比确信自己奔向了“梦想中的生活”,但面对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巨大鸿沟,能跨越过去的毕竟还是少数。

这些鲜活个体背后映射的是一个残酷的真相:幸运的总是少数,失败才是常态。不要一味地欣慕年轻旅游博主年入百万,背后更多曾心怀梦想但却入不敷出的博主们,这些或许才是社交媒体不曾展示给你的B面。

01

从去年3月份到现在,阿杜已经滞留清迈半年了。

这里物价很低,每个月3000元就能满足阿杜的日常开销,这看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之所以辞职做旅行博主,阿杜向往的正是“财富自由之后所拥有的更大选择权”。

但留在清迈到底是阿杜的选择,还是不得不做出的决定,阿杜的心里是清楚的。“我回清迈定居是计划中的事,而且我也意识到以我目前的能力,没有办法一边到处旅行,一边赚钱养活自己,只好选一个地方扎根。”

在成为旅行博主之前,阿杜曾在清迈经营民宿,但受疫情影响,民宿倒闭了。迫于经济压力,阿杜回国后在旅行社找了一份工作,主要负责旅行产品设计和随团摄影工作。

2022年5月,阿杜辞掉工作成了一名全职旅行博主,“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典型的反面教材,单纯因为不想上班做了旅行博主,变现路径没想清楚,流量密码到现在也没找到。”

就在前几天,阿杜在小红书上发了一篇名为“旅行博主因贫穷滞留清迈”的笔记,自嘲自己是年入3000元的旅行博主。“其实一点也不夸张,线上基本上只能赚到这么多钱。但因为我之前的职业是摄影师,所以路上我会接摄影方面的活儿,这也是我现在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比起阿杜年入3000元,小野的收入则更扎心。原本在北京从事在线教育工作的小野,在历经行业动荡后,带着对自由职业的向往,从去年3月开始成为一名全职旅游博主,从攻略型到产品型博主,小野不断调整账号方向,尝试多种变现方式,但断断续续折腾了一年,最终收入仅仅只有100元。

即便小野从一开始就在控制成为旅行博主的成本投入,但任谁都会明白,100元收入完全覆盖不了成本。“考虑到成本,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自己定位为环游型博主,而是选择了云南省内游,一部手机、一台相机、一个iPad基本上就是我的全部设备,即便我选择住青旅,吃饭和住宿的开销仍然很高。”

因为入不敷出,很快,小野就放弃了这种单打独斗的方式,应聘到了当地的一家民宿做媒体运营。

直到今年3月,小野再次选择回流北漂,成为一家旅游公司的媒体运营人员。“或许以后账号做起来就好了,但现阶段,比起做旅游博主,打工更有性价比。这段经历给我带来的最大好处,竟然是让我有了进入旅游公司打工的底气。”

但格子间也很像围城,有人想进去,有人想出来。

2022年6月,小雪放弃了世界500强企业高管的职位,逃离了格子间。放着高薪安稳的日子不过,裸辞去旅行,对于像小雪父母一样在国企干了一辈子的老人而言,是无法理解的。于是,小雪选择带上父母一起,开启了成为旅游博主后的第一段旅程。

“我想去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不想留有遗憾,也想感受下不同的生活方式。”但对于小雪而言,这个决定显然不是一时冲动,“存款可以支撑我在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玩几年,最坏的情况无非就是再回职场,还是有位置的。”

很快,小雪在多个平台注册了“小雪环游中国”的账号,并选择了自驾出游的方式,这显然加重了投入成本。

把老家的旧车换了辆SUV,购置了两台相机、三个移动硬盘、一个车顶行李箱、一个移动电源……2022年7月,小雪自驾出发,成为一名全职旅行博主。“后面又添置了很多设备,这些硬件开支大概十几万元,但更大的花销在旅途中,路费、油费、车辆维修/保养、景点门票、吃住方面,平均下来日均1000元。”

小雪大概算了一下,从去年7月中旬至今,总共在路上368天,总花费35万元,收入却不到2000元。

02

裸辞做全职旅行博主的那段时间,小野暂居在了云南大理。

在小野的记忆里,坐看洱海的云卷云舒的场景似乎只出现了一次,每天一睁眼,小野的脑子里全都是流量。

“一起床就开始想选题和做拍摄计划,但还是担心内容不够吸引人,没人看没有流量。”在日复一日的流量焦虑情绪积压下,小野发现自己甚至越来越难走出房间了。

为此,小野特意逐一翻看头部旅行博主们的账号,研究他们的“流量密码”,那一刻,她具象地感受到了旅行博主们现在卷出了一个怎样的新高度。

佳能相机、大疆无人机、大疆手持云台……这些都是标配,四五万元的投入只是入门,还有不少博主为了方便旅行置办了房车,这样算下来,又增加了最少20万元的投入。变现方式更加多元,接视频软广、直播带货、直播打赏、转型开民宿客栈等等。

账号建起来一个多月,小雪就感受到了涨粉的难度。最初较为佛系的小雪坚持更新账号,粉丝数也持续增长,但当粉丝数涨到2000的时候,涨粉速度开始变缓。

小雪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尝试投抖加,花了1000元涨粉,几天内粉丝数就涨了将近1000,但掉粉也来得很快。“重要的是,浏览量和点赞数之类的数据基本没有变化。”因为效果甚微,小雪之后就没有再做过付费投入,而是专心研究内容。

“短期内起号并盈利,基本不可能。各平台红利期已过,旅行博主又太多,各垂直内容都有头部大V号。”与此同时,小雪更感受到了变现的艰难,“开民宿客栈,高投入,回本慢,个别市场竞争惨烈;视频软广被大V分食得比较多;直播打赏,也是我看不懂的新时代乞讨方式。”

阿杜比小雪“试水”得更早一点,但赛道“卷”的程度却基本没有差别。“旅行是一个很好开始的赛道,因为你首先想到的是先出去玩,困难的是持续产出内容,变现存活下来,99.99%的人边玩边做,最后钱花完了又回去上班。”

和阿杜所观察到的一样,在社交平台上,“撂挑子不干了”“一分钱没挣”“倒贴5万”等成了新一批旅行博主们的伴生词。

事实上,对于旅行博主如今的困境,七月娃娃要感知得更早一些。作为国内第一批旅行博主,七月娃娃早在2010年就开始在博客上写游记,如今早已是旅行作家和知名旅行博主。

“以前旅游博主稀少,很容易获得甲方的偏爱和平台的扶持。但是现在博主泛滥,门槛越来越低,僧多粥少。特别是旅游博主,前期投入较高,同质化严重,难出爆款。我觉得还是团队做旅游自媒体可能会有出路,单枪匹马很难。”七月娃娃表示。

对于七月娃娃而言,成为旅行博主是偶然的,彼时在高校当老师的她假期多爱旅行,当她把经验记录分享出来,很快就被网友们所关注。“和我同一批的博主,当时大多数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旅游博主只是副业,空闲时间才去更新内容。”

虽然后来七月娃娃也辞职了,但并非为了旅行,在她看来,这也是以前的博主跟现在博主不一样的地方。“旅行就是生活方式的一种,当时并没有当作一种职业去经营。做旅行博主对我来说没有赚到任何钱,积蓄都是以前工作的时候积累下来的。”

03

“叮,进账40元。”

当小野花费了将近7个小时的时间,完成北京环球影城附近民宿的拍摄、文案和后期并将其发表出来,却发现全部收入只有40元的时候,她曾以为的旅行博主可以“在巴厘岛边看海边办公”的美梦,终于破碎了。

不用动笔计算,在“当博主还没有打工时薪高”的理智驱使下,小野再次成为打工人。

同样,在小雪看来,旅行博主们的高光时刻或许不同,但背后的不易和辛酸却几乎相近。

“有的甲方需求比较急,开了一天车,一到目的地就要架机器拍摄,忙到晚上10点到酒店,还要熬夜剪片子,这样的经历几乎每个旅游博主都有过。”在小雪看来,旅行博主看似自由的背后需要的是强大的自律能力,“没有老板push你,但你要push自己。如果我花费很大力气拍到很美的风景,但却无法呈现,我甚至会产生负罪感。”

看似自由的工作背后却丧失了自由,是放弃博主身份回来找个班上,还是继续坚持?

小雪给出的答案是“坚持”。“一路上,我看到了数不清的美好风景,也发现短暂偏离原来的生活轨道也没有那么可怕,更重要的是我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儿。”在看过了极致的风景后,小雪发现,那些古老的文化遗产才最有魅力。“陇东石窟、山西古建……还有很多未进入大众视野的古建文保,我想通过自己的力量把它们展示给更多人。”

一路上,小雪还收获了非常多有意思的朋友,有进过28次西藏的贵州大哥,有丽江开客栈农场的夫妻,有开着房车带父母自驾的藏族僧人……“大家不仅在旅途中有缘相识,之后依然在网上关注对方保持联系。”

对小雪而言,这些旅途中美好的回忆是最大的收获。“每天随随便便就要走2万步,我的身体也变得更加健康。车子坏了自己修,还要处理很多突发事件,我的生存技能和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也都有所提高。”

与此同时,觉得当博主没有打工有性价比的小野,也没有放弃旅游博主的副业。小野一边干着本职工作,一边从赛道拥挤的攻略型博主中抽身,转型成为一名旅游产品型博主,为用户提供定制化旅游咨询、酒店和度假产品服务,“前端饱和,我就尝试做后端产品,笔记发出后,很快就有人找上门,我觉得这条路径是可行的。”

但后端产品的对接和落地相对复杂,一不小心就容易踩坑。对于第一个找到她要求定制化旅行服务的客人,小野非常用心,不仅一个个电话打出去对接酒店、饭店和跟拍团队,还提前去踩点保障客人的居住环境。“最后还是没有把客人的时间细化到每一个小时,导致旅拍时间不够,我提前垫付的跟拍费用也只能以后用在我自己身上了。”未来,小野希望能够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来做。

阿杜现在在清迈也活得很滋润,经常有网友通过账号找他拍照。“目前能做到收支平衡,不过清迈总是能给我平静舒适的感觉,所以每天都很开心。收入还在努力提升,未来的规划还是以泰国为主,如果可以有不错的收入,就继续出去旅行。”

对于想要辞职做旅行博主的年轻人,阿杜的劝退非常直白。“除非你是富二代或者家里拆迁,否则我不建议你做旅行博主。想要做自媒体的话,很多赛道都可以选,但最好不要选旅游。如果你是普通打工社畜,好好赚钱好好攒钱,然后舒舒服服出去旅行,不要一边扣扣搜搜地算着花销,一边整理素材写东西写到半夜,真的会大幅度削减你对旅行的热情,而且,大概率你是赚不到钱的。”

七月娃娃也不建议年轻人全职做旅行博主,“兼职是可以的,而且这样做会让这个副业变得越来越有趣,而不是一种任务。旅行博主肯定也有能赚钱的,但基本上小博主很难,需要团队创作,更需要资本。”

(文中小雪、小野、阿杜、七月娃娃均为化名)

作者:张琳,编辑:赵晋杰

来源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让未来不止于大。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字母榜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作者分析的很有道理,现阶段自媒体发展得太快了,每个人都想来分一杯羹,但其实都需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不要盲目跟风。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