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今年投资放缓了

1 评论 2025 浏览 2 收藏 14 分钟

“我们只在正确的时候挥杆”

作者 I 杨文静

报道 I 投资界PEdaily

3万人聚在美国小镇奥马哈,赴一场一年一度的朝圣之旅。

当地时间9:00(北京时间5月4日晚上10:00),灯光在奥马哈CentralLink中心的场馆亮起,94岁的巴菲特一席黑西装,桌前放着一盒喜诗糖果,旁边的桶里装着冰汽水,身边坐着格雷格·阿贝尔、阿吉特·吉恩,与去年的出场别无二致。

不同的是,今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身边不再有查理·芒格了。

整场大会,巴菲特和两位助手共回答了约30几个问题,谈论了减持苹果、海外投资、AI、能源、接班人等一系列行业现状,以及多年来一脉相承的投资理念和人生见解。

言语之间,巴菲特依旧洒脱从容,已随时准备好将这家8600亿美金(6万亿人民币)的公司交到接班人手上。

账上趴着1万亿

“现在找不到那么多机会”

这一次,库克现身股东大会,投资者的第一个问题给了苹果。

今年,巴菲特对第一大重仓股苹果进行了减持,从目前的持仓来看,伯克希尔公司前五大持仓股票为美国运通、苹果、美国银行、可口可乐和雪佛龙,这五家公司持仓占据伯克希尔公司持股的75%。巴菲特在会上多次强调,将长期持有可口可乐、苹果和美国运通三家公司的股票。

对于减持苹果,巴菲特称是出于税收考量等原因,并表示到2024年年底,苹果极有可能仍然是伯克希尔持有数量最大的股票。

聊起比亚迪的投资往事,巴菲特还回忆一个小插曲:芒格曾经有两次与自己意见相左,分别是建议投资比亚迪和COSTCO,两次芒格都是拍桌子强烈要求要买,“如今回头再来看,这两个决定都是芒格正确。”

再次谈到人工智能时,巴菲特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谨慎。和去年芒格的回答类似,尽管今年AI的突破再次让世界震惊,巴菲特却称“我对人工智能一无所知”,但他也同时表示,这不意味着这个技术不重要。

AI强大的图片和视频生成技术让巴菲特警惕,或许将会滋生“人工智能诈骗”行业,他将AI与原子弹的诞生相比,“我们已经把精灵从瓶子里放了出来,精灵的力量让我们恐惧,我觉得它再也塞不进瓶子里了。”

2024年一季度,伯克希尔营收(包括该公司来自上市公司的投资收益)898.69亿美元(约合650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5.2%,高于市场预期的859.2亿美元;净利润127.02亿美元(约合900亿人民币)。“我不能说它是我们最棒的一个季度,但是也不能说是最差的一个季度。”巴菲特在会上提到,“我们现在可以投资的钱比此前更高。”

现在,伯克希尔账上躺着18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178亿元)现金,巴菲特也提到公司的现金储备将在今年6月底达到2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482亿元)。

“为什么不将这笔钱配置到其他领域?”

对此,巴菲特的回答令人印象深刻——

正如台上在场的人,都没有很好的想法,怎么好好用这笔钱,我们不会在现在5.4%利率的情况下用这个钱,现在利率这么高(这点不要跟美联储讲),我们只在正确的时候挥杆,但是现在好多人不管什么时候都在挥杆,因为他们觉得之前不停挥杆都打空,觉得总打就打到正确标的。

“我们对回报不会像以前那样需要超过多少,现在找不到那么多机会。现在没有足够有吸引力的标的让我配置那么多资产,看之后是否有变化。”

巴菲特认为,这些每天关注股票价格的人反而赚不了钱,他提到,很多伯克希尔的投资者不会想着卖掉股票,或者每周都不会去关注股票的价格,“很多时候大家买了我们的股票都放在那里,甚至不会看太多,这就是伯克希尔过去的故事。”

当面对“如何最大化复利投资”的问题时,巴菲特则说,运气扮演着非常重要的成分。“我现在最好的技能是,逃避风险,躲开厄运。当你幸运的时候,一定要最大化使用,当然这个运气不是时时都会有的。”

这位曾经的世界首富也时刻不忘记他的普世性原则,“如果你足够幸运,也要确保帮周围的人也获得这样的运气,这也是我时常告诫自己的。”

巴菲特身边,再也没有芒格了

这是极其特殊的一年。

会议开场,伯克希尔在现场播放了一则短片,短片复现了查理·芒格的一生,以及他与巴菲特一次次并肩作战的场面,在视频的结尾部分,巴菲特把这位老搭档称为“伯克希尔的建筑师”。

时间回到1924年,在奥马哈出生成长的查理·芒格,离巴菲特现在的住址仅数百英尺,但两人的成长过程中几乎没有交集。巴菲特第一次听说芒格,是去家乡小镇上找一名医生募资时,医生告诉他,“你和查理·芒格很像”,于是,这个名字印在了27岁的巴菲特脑海里。

1959年,因父亲去世,芒格在葬礼的宴会上见到了巴菲特。这一年芒格35岁,巴菲特29岁,两人的相遇用“一见如故”来形容恰到好处。据旁观者称,平时几乎是话题主导者的巴菲特一反常态,一整个晚上都在耐心倾听芒格说话。“我当时就想,我肯定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他这样的人。”巴菲特在后来的采访中说。

此后,巴菲特与芒格的关系日渐密切起来,两人经常煲电话粥,有时一打就是好几个小时。彼时,芒格继承祖父与父亲的职业,在洛杉矶做一名律师,巴菲特曾屡次邀请芒格和他一起做投资。

终于,芒格在1965年退出律师行业,开始进入投资行业。1968年,巴菲特与芒格携手入主蓝筹印花公司,这是他们真正进行投资合作的开始。

在遇到芒格之前,巴菲特师承格雷厄姆,笃信老师的“捡烟蒂”理论,而芒格的到来改变了这位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在芒格的建议下,巴菲特在1972年以2500万美元的高价收购了喜诗糖果,这是巴菲特理念转变的一笔关键性投资。

此后,华盛顿邮报、可口可乐、吉列公司等一系列杰作都延续着这一理念,“以合理的价格购买一个伟大的企业,胜过以优惠价格购买一般的企业”,成了巴菲特的投资信条。

1975年,芒格清算了自己的投资公司,把资金和股票全部并入巴菲特几年前收购的一家纺织企业——这就是日后名震江湖的投资帝国,伯克希尔·哈撒韦。1978 年,芒格正式成为这家公司的副主席,这一年芒格54岁,巴菲特48岁,在伯克希尔的董事会上,两人坐在了一起。

直到去年11月,99岁高龄的芒格猝然长逝,股东大会上不再有他的身影,但这份跨越半个世纪的友情至今没有因为芒格的离世而终结。每当巴菲特提起公司做过的决策、坚持的理念时,都会带上这位老友,将“查理和我”作为每一个问题的主语。

在一次回答里,巴菲特习惯性转头,向身旁的格雷格·阿贝尔叫了声“查理”。随后立刻反应过来,笑着向大家说了“抱歉”。场下发出整场会议中第一次轻松地大笑,紧接着响起一阵掌声。

也许此时,巴菲特和众人终于意识到,查理·芒格离开了。

每年都是最后一次见面

或许正是芒格的离开,给这次股东大会镀上了一层稍显感性的离别色彩。

两次大会,巴菲特的一些哲思和真情流露似乎都被小孩点破。去年,一位11岁的中国小孩问了巴菲特一个关于年龄和人性的问题,今年同样是一位小孩向巴菲特提问,”如果你还能跟查理共度一天,你会做些什么?”

“如果我们还有机会共度一天,我觉得和我们之前共度的任何一天都没有什么区别。”巴菲特又一次回忆起他与芒格的相处,“我们不像彼此,但我们志趣相投,我们在一起度过的时间甚至比独处更让人开心。”

但这个答案的最后,巴菲特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如果想到这样一个你想和他共度一天的人,明天就去找他吧,经常和他见面,不用等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过去几年,金融圈正在面临离别。2022年8月,老虎基金创始人朱利安·罗伯逊离世;去年6月,现代投资组合理论之父哈里·马科维茨离世;11月芒格离世……没有人能逃过退场这一幕。

正因如此,这场朝圣开始显得弥足珍贵。正如有人感叹:从现在开始,每一年的股东大会都是最后一年。

巴菲特也为离开做好了准备。他说,由于年事已高,自己的阅读速度、体力“和运营效率”都在下降,比30年前低了很多,而且他不认识很多子公司的管理层了,“如果有更好的人去汇报工作,为什么要来找我?”

如今,巴菲特已经能够完完全全将业务的资金配置交给继任者格雷格·阿贝尔,并表示,伯克希尔的董事会已经有了能进行脑力风暴的力量。当他不再执掌伯克希尔时,阿贝尔就将对伯克希尔的投资决策拥有最终决定权。

有人问,如果一切归零,你会想到要重新做一些什么事?巴菲特的回答简单又直接——“我没有什么是要改变的,我觉得自己已经非常幸运,如果我明天就要离开的话,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历史已经匆匆翻过一页,或许在波诡云谲的经济环境下,大佬们坚守的方法论又将面临洗礼与重塑,就像他们曾经也凭借自己创造的投资风格重塑市场,搅弄一个时代的风云。属于他们的时代终将过去,但属于他们的神话不灭。

“希望大家明年还能来参会,但也要确保我自己明年还能参会。”会议的最后,巴菲特开起了玩笑。而在他的致谢声中,掌声久久不绝。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作者【投资界】,微信公众号:【投资界】,原创/授权 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这么大岁数还在拼搏,敬佩!希望明年还能看到巴菲特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