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素人到第一网红,他是被算法选中的“天选之子”?

0 评论 7345 浏览 3 收藏 20 分钟

2022年,伴随着“一亿买楼”事件登上热搜,“疯狂小杨哥”终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关注与事业高峰。没有头部公司与出圈流量的加持,在抖音一步步“土生土长”的疯狂小杨哥是怎样走向短视频自媒体流量顶峰的?本文深度分析了疯狂小杨哥的成功案例,希望对关注短视频的你有所帮助。

都说抖音是算法的世界,算法决定一切,无数运营专家竭力所求的不过是如何破解抖音算法规律。

“直播、短视频、电商”是抖音变现三大手段,精于其中一项即可扬名互联网,但“疯狂小杨哥”成为例外……

他粉丝数过亿稳居平台第一,短视频几乎都是破百万赞的爆款,带货数据也位居头部,他成为抖音唯一的“多栖红人”,他似乎没有短板,每一项都能准确猜中算法的玄妙。

他很少参加综艺,也少见诸于媒体报道,甚至都没站在官方力推的C位,以至于今天,他的知名度都逊于一些头部网红。

但他生长于抖音,深耕于抖音,在这里打造了一个“杨氏疯狂宇宙”,悄悄超越了一个又一个知名达人,真实影响力和商业价值遥遥领先。

有人说,疯狂小杨哥就是“抖音之子”,他是抖音发展壮大、丰富生态的过程中,一轮一轮自然筛选出来的“天选之子”。

如果不是因为“1亿买楼”事件上热搜,大众可能都并不认识“疯狂小杨哥”。

这个拍摄搞笑短视频起家的网红,如今是抖音毋庸置疑的超头部红人:粉丝数过亿,稳居平台第一;短视频几乎都是破百万点赞的爆款;带货数据也位居头部,10月带货GMV仅次于东方甄选,11月排名第三,仅次于东方甄选和广东夫妇。

然而,疯狂小杨哥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众声量。

抖音内,他不像东方甄选、罗永浩乃至刘畊宏,几乎全网皆知,是现象级IP和红人;抖音外,他不像淘宝的李佳琦,快手的辛巴,B站的冯提莫,是平台的代表性人物,具备全网影响力。

甚至在抖音官方的大会上,他和背后的机构也没有一席之地。

抖音电商大会上,获奖的是无忧传媒、愿景娱乐和遥望网络,是东方甄选、大狼狗夫妇和贾乃亮。疯狂小杨哥,更像是独立于众多光环之外的局外者。

他几乎没接受过采访,没上过综艺,很少上热搜,但他却凭借个人特色,从短视频到直播带货,在抖音打拼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他是真正扎根于抖音,在抖音生态里自然成长的“天选之子”,默默地,遥遥领先众人。

在抖音疯狂涌现现象级网红的2018年,他入驻抖音,打造出多个爆款视频;2019年,“家庭喜剧”内容成型,“绝望周末”系列作品吸引了千万粉丝;2021年,他重整旗鼓入局直播带货,凭借“反向带货”的带货风格突围,成为抖音头部带货IP。

从素人到网红,从短视频创作者到带货主播,再到现在成立MCN、扩张版图——小杨哥的成名故事,是一个普通人在直播短视频时代的发家致富史,也见证了抖音乃至整个短视频行业的变化。

一、从素人到短视频达人

2015年,疯狂小杨哥注册了账号,成为了一名短视频创作者。

2016年1月26日,小杨哥在快手发布了第一条名为《脱臼》的舞蹈视频。之后,他又发布了许多个舞蹈视频,包括机械舞、霹雳舞,还有许多个画质模糊的自拍段子视频。

出身农村、从小就是留守儿童的小杨哥、大杨哥兄弟俩,在踏入短视频领域之后,吃到了早期短视频红利,很快收获了十几万粉丝。

真正的成名作是“炸墨水”。这个视频火了之后,账号一下子涨粉至60万。

从2月份下旬开始,小杨哥开始创作以整蛊内容为主的搞笑视频,并在后期诞生了成名作“炸墨水”。那时候的小杨哥,无论是在个人形象还是作品呈现上,都显得有些“土味”。

在快手积攒了300万粉丝之后,小杨哥于2018年2月份入驻抖音,开辟新的阵地。

这个时候,阿哲、冯提莫、代古拉K…..等一批网红已经站在江湖之巅,风光无限了。

起初,小杨哥延续了一贯的搞笑风格。2018年2月7日,小杨哥在抖音发布了“日常怂一怂”作品。视频中,小杨哥的女友抬手看似是要打小杨哥,实际上只是薅自己的头发,但小杨哥却被吓得手机和帽子都掉落。

这段视频两人没说一句话,就连音乐都没有配。但是小杨哥却利用肢体语言把自己的“怂”表现得淋漓尽致,画面显得十分搞笑。靠着自己的搞笑天赋,小杨哥仅在抖音更新了4个视频,就收获了百万点赞量的作品。

2019年,他的父母开始出现在视频画面里,每个人在短视频的世界开始有了清晰的角色:网瘾弟弟、热爱整蛊弟弟的哥哥、喜欢看美女又极度怕老婆的中年爸爸、拥有绝对权威的妈妈。后面,随着大杨哥成家,视频中也开始出现大杨嫂。

在角色增加、内容逐渐丰富的过程中,账号打磨出了“绝望周末”系列的短视频作品,内容都是弟弟每个周末如何被哥哥整蛊,令人捧腹大笑。

2020年6月1日,疯狂小杨哥的抖音账号涨粉至2911万,2020年上半年涨粉超1518万。

短视频爆发初期,大众看短视频大多是图个乐呵,当时也涌现了许多搞笑短视频账号,比如做得更早、制作班底更专业的《陈翔六点半》,以及同样在抖音搞笑赛道跑出来的鬼哥、祝晓晗等,还有之后被称为“女版小杨哥”的疯产姐妹。

短视频赛道涨粉的黄金时代,小杨哥抓住了。

二、惟有流量无惧变化

但红得快,不代表能一直红。

疯狂小杨哥入驻抖音的2018年,是抖音疯狂制造网红的一年。

抖音上,每隔一段时间,#重回2018年的抖音 这一话题都会被反复拿出来讨论,到目前播放量已高达31.6亿次。

早期的抖音红人,一种是以费启鸣、刘思瑶、温婉、成都小甜甜等人为代表的颜值类;另一种是以代古拉k、冯提莫、摩登兄弟刘宇宁、莉哥、M哥、郭聪明等人为代表的才艺类,而才艺类中又主要以舞蹈和唱歌领域为主。

在去“中心化”的推荐算法下,抖音就像一台网红制造机,一茬接一茬。

然而,当时的抖音网红大都是昙花一现。他们在抖音的流量风暴中,一度被推至风口浪尖,又很快随着潮起潮落回到岸上,只短暂“成名五分钟”。

这其中缘由,除了算法和内容之外,还有平台的风向变化。

2018年底开始,直播电商的风开始刮了起来。

2018年11月7日的快手电商节,“散打哥”直播一天销售额达1.6亿,粉丝量突破了4300万;同年的双十一,薇娅的当天销售量达到了3.3亿,整个年度销售额达27亿。

2019年的淘宝618大促,李佳琦在3分钟内卖出了5000单资生堂红腰子,销售额超600万,不过半年,在抖音上圈粉超3000万;8月20日,辛巴在快手开启婚礼直播,总销售金额达1.3亿。

而李佳琦更是在2019年凭借一句“哦买噶”火爆全网,抖音半年涨粉2500万。

电商主播们开始取代短视频网红,成为新的流量宠儿。

抖音上,许多达人、主播也开始尝试带货。

抖音出现的首个带货IP是“石榴哥”。2019年8月20号,曾经一夜爆红的“丽江石榴哥”在抖音开启首场直播带货,销售时长20分钟,总共卖出石榴120余吨,最高每分钟4000单,价值600万元。

这场直播带货结束后,石榴哥自己发了朋友圈,称“李佳琦是在淘宝上,抖音里目前没有人超越我的记录”。

这是抖音电商最初的高光,但也只是一瞬。石榴哥并未承接下这份流量,之后也很快沉寂,终究没能扛起抖音电商的大旗。

2019年,疯狂小杨哥也开始电商带货尝试。

他以自己和哥哥的名义,创立了“六安市大小杨哥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却没有激起太大水花,短短一年,这家电商公司即被注销。

从素人到第一网红,他是被算法选中的“天选之子”?

其真正开启抖音直播带货是在2020年上半年,而且平台是在抖音。然而,据负责招商的团队发布的带货数据显示,当时粉丝数已超过4000万的疯狂小杨哥带货数据并不亮眼,多款单品销量只有1000多单。

小杨哥很苦恼。这也是当时众多坐拥几百万、上千万粉丝短视频达人的困惑:

粉丝这么多,为什么卖不动货?

抖音在2018年6月上线了“购物车”,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抖音始终还是没有电商氛围,用户对于抖音的印象还是一个短视频平台而非购物平台。

基础设施未完善、用户习惯未养成,彼时没人想到后来的抖音会成为电商领域的庞然大物。

在抖音继续沉淀内容、打磨电商方法论的时候,小杨哥也选择继续坚持短视频创作。

截止12月13日,小杨哥在抖音共发布了125个作品,其中有个31个视频点赞量超300万、3个视频点赞量超400万。除了2018年小杨哥刚玩抖音时,少数几条视频点赞量在几十万之外,其余作品的点赞量几乎都在200万以上。

就算折戟于卖货尝试,但不能失去流量!

三、乘上带货东风

抖音坚持直播带货,小杨哥也终于攻克带货瓶颈。

2019年10月31日,“大狼狗郑建鹏&言真夫妇”(广东夫妇)的粉丝总量突破一千万。抱着回馈粉丝的心态,他们接下抖音官方的双十一直播带货活动邀请,开启首场直播带货。

2020年4月1日晚,罗永浩入驻抖音,在抖音完成了直播带货首秀,3小时销售额超1.1亿元,观看人数累积达到4800万人,创下了抖音当时最高的带货记录。

罗永浩是抖音打造的、真正意义上的首个电商带货IP。从这场直播开始,抖音电商终于也有了标杆主播。

而罗永浩的入驻也像个风向标,向抖音平台的所有达人和主播表示,大搞特搞电商带货的时候到了。

在罗永浩入驻抖音近一年的时候,疯狂小杨哥再度杀入直播带货。

彼时,抖音和他都已经不太一样了。

2021年3月18日,合肥三只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庆扬(小杨哥)为法定代表人。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疯狂小杨哥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同时引起众多业内人士的关注。

这次入局,小杨哥做足了很多准备:

首先是资本的入局,原有运营团队变更,整个直播间的风格、选品都发生了变化。

提到疯狂小杨哥带货,最被津津乐道的还是其“翻车”、“搞笑”、“方向”的带货风格,也就是所谓的“反向带货”。

比如卖拖鞋时,用嘴直接把鞋咬断;卖榴莲饼、螺丝粉时,两个人边吃边吐。兄弟二人主动的整活,带来“节目效果”。

小杨哥将短视频的套路带到了直播间,凭借独特的“反向带货”在直播领域站稳了脚跟。

其次,疯狂小杨哥的直播带货搞笑片段被制作成短视频,在矩阵号上挂上商品进行分发。也就是行业内说的“IP切片”。

这样的做法,一方面提高了疯狂小杨哥流量的转化率,另一方面在提高团队卖货收益的同时,为疯狂小杨哥主账号提供了新的流量入口。

他有备而来,这次终于乘着东风扶摇而上。

小杨哥只在每周三和周六进行直播带货,但尽管如此,他依然是抖音月带货榜T010的常客。飞瓜数据显示,小杨哥近半年共在抖音进行了63场直播,直播销量为2500-5000万、累计GMV达10-25亿。

这期间,小杨哥直播间最高观看人数达6378万、人数峰值为194.8万,单场最高GMV为7500万-1亿。

和同样在抖音直播的东方甄选对比,东方甄选近半年的直播销量为5000-7500万,累积GMV25-50亿。虽然东方甄选的直播销量和销售额都要高于小杨哥,但要知道,东方甄选共进行了182场直播,在直播场次上比小杨哥要高出三倍。

不仅如此,在今年的双十一大战中,小杨哥以带货交易额4.5亿的成绩,成为抖音前3名带货主播,排在他前面的是广东夫妇和东方甄选。

四、终成“天选之子”

抖音在不同的阶段都拥有不同类型的顶流:

  • 2018年,是以颜值和才艺为主的“小哥哥”、“小姐姐”们;
  • 2019年,是各个垂类赛道涌现的内容达人;
  • 2020年,是罗永浩、大狼狗郑建鹏等电商带货主播;
  • 2021年,众多明星涌入,也出现了像张同学这样的三农达人;
  • 2022年,刘畊宏、东方甄选相继走红,刷屏全网……

你会发现,疯狂小杨哥并不是每个阶段最具代表性的红人,但每个阶段都有他的身影。

他并不是在某个阶段迅速涨粉后就归于沉寂,而是一直保持着粉丝增长,并在直播短视频生涯的第七年再创新高:

  • 2018-2019年,涨粉1000多万;
  • 2020年,涨粉2700多万;
  • 2021年,涨粉2300多万;
  • 2022年至今,再涨粉6000多万

(注:不包括掉粉数据,据新播场年度报告数据及飞瓜数据所整理)

有人说,他一直也不是抖音最力推的C位顶流,但他是抖音在发展壮大、丰富生态的过程中,一轮一轮筛选出来的“天选之子”。他不断调整自身、适应规则,精准地抓住了每个机遇,一再拉长自己的生命周期。

罗永浩、刘畊宏等自带流量的名人明星属于“空降”,他们借助抖音的流量开启新事业、提高知名度,抖音也通过他们实现拉新、扩大圈层影响力。

所以罗永浩在抖音电商发展壮大之后,可以挥挥衣袖就离开;而刘畊宏在抖音的热度也有所下降,妻子viv甚至入驻淘宝直播开辟新赛道。

那么,与小杨哥一同在抖音生长的红人呢?

广东夫妇算是抖音土生土长的素人,也是从最初的短视频达人转型带货主播,如今也是抖音的带货顶流。然而,他们如今已经彻底转型直播带货,短视频内容逐步削弱。

更多的头部达人,俱往矣……

只有小杨哥,生长于抖音,深耕于抖音,在这里打造了一个“疯狂宇宙”。

只有小杨哥,成为了抖音生态里面的“多栖红人”——直播短视频电商多面开花,完美契合抖音的生态。

从0到百万粉丝,从百万粉丝到千万粉丝,从千万粉丝到过亿粉丝;从素人到网红,从网红到带货主播、企业家……

他还会火多久?没有答案。

我只知道,像他这样契合算法的人,抖音很难再出现第二个疯狂小杨哥了。

除了Tiktok,他无须再证明自己了。

作者:筱虹、小龙果;微信公众号:新播场(ID:New_bc)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MnbrkUM3Ab8pUv_N3CUmYA

本文由 @新播场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