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拼多多当“搬运工”,一条短视频薅走1000元

3 评论 7558 浏览 8 收藏 16 分钟

混战的短视频平台,拼多多成为了当中的一匹黑马。如今,也有很多人利用多多视频培养副业的,在多多视频搬运带货视频赚佣金副业红极一时,风口不在后,“羊毛党”又要何去何从,寻找下一个风口,或是扎根而精细化运作?

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平台混战,在内容电商上频频出招,视频号利用微信生态崛起,小红书也在今年年初将短视频提升到了主页的一级入口,淘宝和京东两个传统电商平台也在短视频上开始发力。

短视频成了每个平台必备的工具,整个互联网的生态也正在向短视频过渡。数据服务商QuestMobile《2022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显示,短视频已经是用户时长占比最高的应用,总用户时长占比达到28.5%,而即时通讯已经下降到了20.7%。

混战的短视频领域,拼多多成了一匹闷声不响的黑马。据36氪报道,拼多多旗下短视频业务多多视频的日活跃用户数在2023年初突破1.5亿,目前稳定在1—1.2亿。

2020年拼多多就入局短视频赛道,但直到2022年2月多多视频才全面上线,并且有了自己的首页一级入口。2022年,拼多多还拿出近10亿的补贴金滋养自己的短视频生态。

“杀时间”的短视频起点是流量,而流量的尽头是变现,多多视频用现金吸引来了流量,也用奖励吸引来了无数“羊毛党”。他们在拼多多上做起了视频带货,想要搭上多多视频的流量红利期实现变现。

“2022年是最多人入局的时候,身边做副业的人都在做多多视频,网上也有一堆教程和卖课的。”多多视频玩家春春告诉《电商在线》,在多多视频补贴最多的2022年的第二季度,几乎所有副业群都在宣传多多视频赚钱项目,大家都卯足了劲准备去薅一波羊毛。

门槛低、竞争小,流量红利期可以“薅羊毛”,是不少副业玩家瞄准多多视频的理由,但在多多视频公布日活突破1.5亿时,不少人已经开始离场,“现在没有以前这么好赚,开始抓非原创了,而且每个月还需要完成视频任务才能获得佣金,难度比之前大多了”。

多多视频用流量讲出了一个诱人的故事,大批“羊毛党”快速丰富了多多视频的内容生态,但搬运的伪原创视频难成内容壁垒,当平台的初期红利不在,多多视频逐渐开始搭建新的秩序。“羊毛党”们薅不到资源了,也慢慢转向,或是深耕平台开始精细化运作,或是离场寻找下一个流量风口。

一、薅走多多视频的羊毛

2022年1月到2月初,不少副业社群和培训圈就出现了多多视频赚钱项目。

不少副业博主都表示,多多视频现在正处于野蛮生长阶段,是入局的好时机,门槛低、操作简单、变现又快,一大批薅平台羊毛的搬运者纷纷进入多多视频,想要薅一波羊毛。

多多视频玩家春春告诉《电商在线》,她之前花199元加了一个副业培训群,从2022年1月,群主就鼓动大家做多多视频,她也在那时入局,原因很简单:

1.官方要求的视频门槛低,不需要粉丝数,一个人可以有多个账号。春春表示,多多视频早期带货没什么门槛,不要求粉丝数,也不要求内容原创,“抖音快手那时候橱窗带货还要1000粉丝,淘宝逛逛我也做过,那时候想要带货还需要先发布5条原创内容,这些平台很多还要实名认证,只能有几个账号,但多多视频刚开始就能发带货视频,也不要求粉丝数,还能好几个账号一起做,算是门槛最低的了。”

2.处于流量红利期。在最初宣传多多视频的博主描述中,都提到了“红利期”这词,他们多次表示多多视频现在没多少人做,而拼多多自身有着8亿用户流量,这时入局有着先发优势。同时,多多视频只要买家确认收货过了7天无理由退换货期后,就能获得佣金,整个周期在20天左。”

3.对原创要求不高。不少副业博主推荐多多视频的时候都提到了“无脑搬运,轻松上手”,多多视频初期对视频要求不高,春春只需要去其他平台下载一些带货视频,然后搬运到拼多多上,“在抖音快手这些平台做搬运视频,还需要自己配片头,或者重新配音,但早期做多多视频只要去水印,去片头,中间抽帧,加几个转场,就能通过审核。”

低门槛、红利期和操作简单,吸引了大批想要薅平台羊毛的玩家进入,春春所在的付费副业群有300多人,去年有超过一半人在做多多视频,“战果”都不错,时不时就有人在群里分享自己赚了多少钱,有人一口气做20多个账号,有人视频浏览破了10万,有人爆了1000多单……

这一时期的多多视频野蛮生长,对原创的审核并不严格。《剁椒TMT》报道提及, 2022年多多视频中出现了前央视主持人王小骞的短视频带货,而王小骞团队表示并没有入驻多多视频。

另一位玩家大刘也表示,多多视频早期审核不算严,自己一口气做了7个账号,每天每个账号能发布10个搬运的视频,有两个账号流量很好,最多的一个视频带货佣金就超过了1000元,“7个号只要有一个起来了都是赚钱的,每个账号都传一样的视频,只需要偶尔去检查一下视频带货链接有没有出问题,会不会被下架,其他就不用操作了”。

火热的氛围下,2022年的4、5月份,不少副业社群和培训圈博主打着“多多视频,月入过万”的旗号开始卖课,提供爆款任务、伪原创搬运教程、剪辑教程和爆款选品等服务,课程售价最高可以卖到980元,还有人针对多多视频玩家寻找带货视频的需求,售卖起“素材库”,下载其他平台的短视频进行打包出售,99元、199元甚至299元一个月,每周提供带货素材,能更快完成内容搬运的打造。

二、羊毛党,被拼多多“反薅”

多多视频赚钱项目大火的时候,也是多多视频对用户补贴最大的时候。

36氪报道提及,2022年多多视频的用户补贴金额将近10亿元,其中二季度补贴额最高,在3-4亿元,多多视频的DAU(日活用户)也从一季度的1亿增至1.2亿。

多多视频逐渐构建起自己的内容生态,但不少“羊毛党”却表示“已经弃号退出了”。

有玩家表示,多多视频已经渡过了前期的流量生长期,平台的规则逐渐成熟,在精细化运营的下个阶段,平台需要原创优质作者,完善内容生态,而不是让内容同质化的搬运“羊毛党”,这个阶段,多多视频开始清退这些羊毛党了。

在春春看来,大家离开,主要原因是门槛上升,“去年4月推出了新规则,多多视频带货有了门槛,要不就是需要获得其他平台原创达人的认证,到一定级别才能一直带货,或者是需要每个月要完成50个有效爆款商品任务,通过多多视频的审核,下个月才能有带货资格拿佣金。”

在大刘看来,多多视频的这波操作更像是在反薅他们,“先做没收入的50个爆款短视频任务,然后才能做带货,我们这些想薅拼多多羊毛的反被薅了。”

50个爆款商品任务影响带货权限的规则,让不少玩家压力变大。

曾经做过多多视频的玲子就表示,自己放弃多多视频是因为不确定性有点大,“之前我搬运视频每个月能更新90多条,定期去查看就行了,不费劲,但爆款任务出来后,就需要去盯着有没有完成任务,没完成任务就没有带货权限,就拿不到一分钱佣金,算白打工了。”

大刘和春春在去年10月左右都感觉到了视频流量的整体下降,一方面是平台玩家变多了,另一方面是他们的视频几乎都是搬运的,容易被平台判定为非原创被下架,也感觉到账号被限流。

“多多也开始看原创了,同质化太严重的视频会被下架,之前一个视频还能隔几天就再上传一次,现在也不行了,搬运也要看运气,有些和抖音快手一样要做片头,或者重新配音。”,大刘在社群里共享的视频素材库现在很难通过审核,他觉得,这些素材可能已经被多多视频的其他人用了,所以被平台清理了。

三、寻找下一个“多多视频”

通过“撒币”补贴,平台在早期是能获得大量的内容供给,但要想人停留在平台看多逛一会儿,优质的内容才是短视频最为核心的环节。

春春之前也使用过淘宝逛逛,在平台机制还不完善时也是有利可图,但随着平台规则完善、引入外部优质达人和鼓励商家自己做内容,纯搬运视频的“羊毛党”们渐渐退出。

内容平台在完成期初对于量的追求后,会逐渐减少补贴完善规则,对玩家开始进一步筛选,寻求原创的优质内容。搬运视频的“羊毛党”难成多多视频的内容壁垒,拼多多需要更多优质内容,换一批玩家是必经之路。

一部分“羊毛党”开始在多多视频的精细化运。”

首先,开始“原创”。有一部分“羊毛党”主动购买商品,在短视频中融入实拍开箱画面,增加原创比。”

其次,批量造号。有实力的“羊毛党”开始大批量起号,一口气做几十个账号甚至几百个账号。一位玩家向《电商在线》透露,他手下有150多个可以带货的账号,现在还有15万元佣金在多多视频。”

再然后,找小达人做授权搬运。这也是部分工作室“羊毛党”的选择,一些培训圈博主还出了相关的教程,他们甚至会伪装成拼多多官方的身份去各个平台寻找小网红要“授权”,或者寻找被盗用视频的小网红,表示可以帮他们“维权。”

只要设置头像为拼多多,把账号改成“duoduo+数字”,所在地也改成上海,然后去和小网红谈合作,一旦小网红愿意授权或者入驻,就可以进一步签订合同约定分成,用小网红的身份获得多多视频的认证,直接搬运他们的视频,获得平台的扶持和奖金。

除了以上这些常规手段,一些“羊毛党”还会和拼多多商家寻求合作。拼多多商家给“羊毛党”带货商品链接,并约定佣金,“羊毛党”用短视频带货帮商家提高流量曝光。

但大多数“羊毛党”仍是放弃了多多视频,寻找下一个流量风口。

春春在的副业群已很少有人提及多多视频,大家把目光投向了小红书开店和短剧项目,还做起了京东短视频带货,“京东现在也能做短视频带货搬运,虽然流量不大,但竞争压力小。京东视频审核比较严格,但也有人说自己摸索出了怎么通过京东审核的方式,之后有流量了我也会去买课试试。”

对于多数追逐流量风口的“羊毛党”而言,他们“不生产视频,只是视频的搬运工”,在内容上并没有追求,当一个平台规则完善无法赚钱后,他们就会寻找下一个处于流量风口的平台。

春春和大刘已经做起了短剧项目,大刘还售卖着多多视频的教程,“赚个信息差,一个教程挂上‘副业月入上万’的名号就能卖课,比搬运视频还省心省力。”

互联网的风口瞬息万变,当平台监管逐渐严格,“羊毛党”不得不面临着汰换,正如做起短剧项目的春春和卖课的大刘,这些栖息于平台规则的玩家,风口在何处,他们就会出现在何处。

作者:王崭

微信公众号: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见锐度、见洞察,聚焦互联网和新商业的创新媒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电商在线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PDD究竟能不能翻出来高净值用户,值得思考

    来自湖南 回复
  2. 《羊毛生存法则》第一条:保持嗅觉灵敏

    来自浙江 回复
    1. 优秀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