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涨粉67万,淄博鸭头小哥开始带货了

1 评论 3769 浏览 1 收藏 15 分钟

这篇文章从淄博旅游热度的变化出发,分析了不同淄博人如何应对和利用这波流量的过程。它通过跟随鸭头小哥的故事,展示了如何在热度中变现的一个缩影。地域流量的来临让淄博人看到了新的机会,当流量褪去,他们也在努力寻找新的道路,继续发挥“淄博”标签的作用。

“我们已经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淄博的荣誉而战。”

今年3月,大学生组团“进淄赶烤”火遍了整个网络。无数淄博人不吃烧烤“礼让”外地游客,留意起自己的一言一行,还自发去车站给游客送特产。商家也加足马力,不涨价不放假,用热情、质朴的表现维护着来之不易的关注度。

互联网语境下,流量意味着竞争力,也意味着收益,工业城市淄博第一次体会到了流量的甜头,其中的470万本地人一起小心翼翼书写了淄博的流量故事。

当丰裕的流量落在个体上,不同的人也有了不同的选择。

有人佛系经营,继续过好自己的生活,为淄博的热度添一把柴,有人则在流量中顺势推进,探索更多的可能。

游客偶然发现了骑三轮卖绿豆糕的大爷,每天在社交平台上更新大爷的位置,大爷却依旧“佛系”,每天一车绿豆糕,20分钟卖完就回家;八大局市场卖鸭头的小哥在被游客的短视频带火后开启了短视频营业,一个月吸粉67万,还在线上做起直播带货,首场直播带货就卖出了100万元。

当“五一”过后,淄博流量开始回归正常,承载着流量又组成淄博整体流量的个体们,也开始讲出不同的故事。选择不同,但每个个体依旧离不开“淄博”的标签。

一、鸭头小哥首场直播,不卖鸭头

鸭头小哥本名伊扬,突如其来的流量一度让他被迫暂停营业,但时间转到现在,他已经开始主动运用起了淄博的流量,开启了自己的直播带货。

从5月18日到5月21日,鸭头小哥一共进行了三次直播带货,第一次和浪莎合作,第二次带货自己的鸭头,第三次把两者结合了起来,做起了长期带货的准备。

鸭头小哥的第一场直播和商家进行了合作,在5月18日早上9:00准时开播。

因卖鸭货走红的鸭头小哥首次带货并不涉及零食和食品生鲜,直播带货的64个SKU基本是鞋服和家居用品,但粉丝依旧买单—蝉妈妈数据显示,5月18日的一天直播持续八个半小时,直播带货销售额达到了100万—250万元。

鸭头小哥还在直播间展示起自己“浪莎品牌推广官”的聘书,为了这场直播还专门跑去了浙江金华的品牌总部。

只是比起主播,鸭头小哥在第一场直播中更像一个”吉祥物“,商品的讲解内容全由直播间的女主播和助播们完成,鸭头小哥时不时在边上说上几句话,展示一下才艺,或是穿上衣服充当直播间的模特。

5月19日的第二场直播带货在山东进行,带货的商品只有一款售价49.9元600克的鸭货,来自鸭头小哥自己的店铺“伊鸭小哥食品店”。

直播间布置粗糙,但回归主场后鸭头小哥在直播间的表现更加自然随意,积极和直播间的粉丝互动了起来。这次直播的账号选择了鸭头小哥弟弟的账号,一位鸭头小哥的粉丝告诉《电商在线》,这是因为鸭头小哥的直播设置还不够完善,这次直播更类似于“测试”,“等之后能稳定上新了就会经常在自己账号上直播”。

这场直播的备货并不多,刚上架就售空了,不少粉丝都在抱怨库存太少,灰豚数据显示鸭头小弟在近7日的销售额在2万元以上。

第三场直播则在鸭头小哥自己的账号上,汇集了前两场直播的商品,但更类似一个“选品会”,鸭头小哥在直播中统计起了粉丝的需求,为之后的长期带货做起了准备:“你们要选你们(需要)的,旺仔(粉丝对鸭头小哥的昵称)不知道什么是好的,你们就选你们的。”

虽然所处的地点和带货的品类各不相同,但鸭头小哥的每次直播依旧离不开“淄博”的标签,讲解商品时时不时就会“蹭”一下淄博的热度,粉丝和观众们也纷纷在直播间询问“什么时候带货淄博特产”?

二、开公司,直播带货,鸭头小哥加速变现

一位淄博本地的网友告诉《电商在线》,现在鸭头小哥店铺的每锅鸭货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卖完,“出现在门店的时间会少一点,卖完了就把门关了防止造成拥堵,之前还有网友问是不是不开门了,其实是卖完了”。

在线下销量达到顶峰,自己又有着充足的线上流量时,通过带货将流量变现,或许正是鸭头小哥的下一个创业方向。

互联网上,在企查查搜索鸭头小哥的真名“伊扬”,可以查询到5月5日成立的“山东伊鸭小哥食品有限公司”,公司的主要股东为朱仁才和公彬,朱仁才正是鸭头小哥的发小,鸭头小哥本人也作为财务负责人出现在主要人员中,另一位股东公彬的名下还有一家“山东糖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两家公司,一家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直播服务,一家经营范围包括食品互联网销售。从4月22日突然火遍全网到5月5日成立相关公司,鸭头小哥在14天内就已经瞄准了直播带货变现。

1999年出生的鸭头小哥此前就多次表示自己是“创业青年”,还为鸭货店的营业额担忧,表示很多人围观却“只看不买”,导致他营业额在整条街是最少的,“18万人涌入那条街,满条街就我卖得最少,6000这是我一天的营业额”。

在突然承接起流量后,鸭头小哥就一直用心经营着抖音账号,不仅发布了才艺视频,还帮助寻亲家庭和沂源文旅宣传,做起了公益,很快在一个月内吸粉近67万,还通过直播打赏将流量变现,他的发小、弟弟等人也纷纷开通抖音账号,发布鸭头小哥相关的内容,吸引流量。

但从“人、货、场”三个电商基本要素看来,鸭头小哥的直播带货还颇有不足。

首先就是“人”,从几场直播带货能看出来,鸭头小哥的团队主要由亲友组成的,鸭头小哥本人对直播带货也很陌生,经常会出现说不出话的尴尬局面,不少观众也在直播间表示“多讲讲商品”。

其次就是“货”。除了浪莎集团的直接供货,《电商在线》观察发现直播间部分号称福利款的商品其实并没有优惠:在直播间售价9.9元的福利款,点击进链接后会发现日常价同样是9.9元。

后续直播带货的鸭货寻找了青岛卤色卤香食品有限公司代工生产,这家公司不仅仅有代工,还有冷链发货等服务,鸭头小哥目前还是借助代工的供应链,议价权不强,很难拿到更有优势的价格。

最后就是直播的“场”上,鸭头小哥5月18号直播带货的场地借助了浪莎直播间,在整体设置上会更加完善,而5月19号带货鸭货的直播间并不算完善,直播的画质也略显粗糙,比起其他专业带货主播的绿幕、场景等设置,都显得不太专业。

想要在通过直播带货转化流量,鸭头小哥还需要在“人、货、场”上继续深挖。

三、淄博后流量故事,走向不同方向

“五一”之后,淄博的流量就开始回归正常。

微信指数显示,淄博在4月30日达到了流量顶峰,之后热度虽有起伏,但整体呈现下降趋势,在鸭头小哥带货的5月18日,整体热度指数就下降了28.73%。

鸭头小哥近7天,掉粉比涨粉多

流量回归,但淄博已经打响了旅游的招牌,470万人的“荣誉之战”已经胜利。

鸭头小哥在线上加速变现,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淄博热度正在慢慢消退。随着淄博热度消散,鸭头小哥的热度也在下降,近7天涨粉2828人,掉粉6437人,掉粉远超涨粉。

“创业”者鸭头小哥需要抓住这波流量,完成自己的线上转型,他也是淄博流量中商家的一个缩影。从最初被动承接流量到主动利用起流量开始直播带货,上架鸭货,和粉丝沟通需求,后续还计划带货山东农产品,都更符合鸭头小哥的人设,也更容易让被“淄博”吸引而来的粉丝、观众所接受。

部分淄博的炒饼店、糕点店也在开设网店,在网上售卖起了自己的商品,一些淄博特产代购通过社交平台、二手交易平台将淄博的美食输送到全国各地。商家“触网”,有了新的宣传和销售渠道。

烤炉商家王滨在淄博烧烤热潮下一度“烤炉不够卖”,现在也感觉到了订单量的减少,他告诉《电商在线》,这波淄博的流量让他提升起了烤炉的质量,“淄博这波流量下出现了不少卖烤炉的厂家,我们的竞争压力变大了,现在我们和其他厂家开始比设计,比质量,不能砸了淄博烧烤的招牌”。

与之不同的则是“佛系”商家,在淄博兼职开滴滴的叶子也感觉到了淄博游客的减少,暂停了自己的滴滴副业,“之前开滴滴想给淄博打造一个友好形象,自己也赚点小钱,现在游客少了,我也就不和职业的师傅们抢生意了”。

当流量落在个体身上,每个个体都在流量之下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有人过好自己的生活,成为流量中的一份子,有人选择加速变现,在流量中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互联网的热度转瞬即逝,淄博在流量褪去后,曾经身处流量中的商家们也需要思考流量之后的道路,或是将流量进行变现,或是深挖品质去吸引消费者,商家都在努力去抓住这波流量,但离不开的依旧是背后的“淄博”标签。

潮水慢慢褪去,但淄博的流量故事还有更多的可能。

作者:沈嵩男;编辑:斯问

微信公众号: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见锐度、见洞察,聚焦互联网和新商业的创新媒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电商在线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评论

    来自福建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