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下围棋,抖音打德扑

8 评论 3117 浏览 1 收藏 17 分钟

编辑导语:围棋和德州扑克都是看上去简单的复杂游戏,不同的是,围棋取决于参赛者的实力和投入,德州扑克则和运气有关。本文作者将微信视频比喻为“下围棋”,将抖音比喻为“德扑”,分析抖音短视频是如何让人如此“着迷”的,一起来看一下吧。

假如有如下两种中奖游戏,平均而言都是投入一块钱能产出一块一,但有如下区别:

  • 第一种:回报相对确定,主要取决于参与者的实力和投入,较少有意外中大奖的状况出现
  • 第二种:回报比较随机,主要取决于平台通过反馈和概率进行控制,经常会有逆袭的超级大奖传说

你会选择参与哪一个?

01

数年前,职业围棋手崔哲瀚九段开始兼职打德州扑克,原因很简单,靠围棋很难赚到钱了。

崔哲瀚是顶尖棋手,拿过16次冠军。然而看似优雅的围棋是残酷的竞技游戏,再厉害的棋手,也犹如拳击手般,总会被更厉害、更年轻的对手击败。

一旦过了巅峰状态,围棋棋手的收入就会骤降。于是崔哲瀚九段便开始在围棋之外兼营扑克。

著名围棋手车敏洙也曾做过职业牌手,在1985年到1995年间赚了约4000万美元,这一数字当年非常惊人。不过,车敏洙是先打牌,后做职业围棋手。

德州扑克长期而言仍要靠实力取胜,但短期内运气也会起决定性作用。

这意味着,德扑游戏的奖金不会像围棋那样,完全被极少数塔尖的高手垄断。

瑞士最高法院于2010年裁定德州扑克是一个以运气概率为主的游戏(game of chance),因为“简单的数学、策略及心理学在此游戏中所占的分量比不上运气成分”。显然这个裁定会让很多德扑人士不满。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上诉法院于2010年3月裁定德州扑克为非法赌博,因为认定德州扑克的运气成分大于技巧成分。

德州扑克是投资人士的最爱。

英国Clarity Financial公司首席投资组合策略师Lance Roberts总结了他从德州扑克中领悟的十个投资经验

  1. 你要有过人之处
  2. 在多个领域发展专业知识
  3. 搞清楚为何人们和你反向押注
  4. 当你有一手好牌,那就努力赚到最多
  5. 总会为“过牌”付出代价
  6. 知道何时退出,兑现你的筹码
  7. 了解自己的优势和弱点
  8. 当你无法做到100%地集中注意力,那就休息吧
  9. 保持耐心
  10. 审视自己的动机

德扑和围棋一样,是看上去简单的复杂游戏。

对比而言,德扑不仅需要专业知识和经验,围绕“随机性”展开的博弈与心理战也很精彩。

“由于牌手的手牌是固定不变的,只能透过自己的下注影响其他牌手,并透过观察其他牌手的下注来推测可能的手牌。”

对牌手来说,游戏目标不应是赢取单局彩金,而是基于数学(概率论)及心理学上做出正确的决定。

所以《对赌》一书反复强调区分决策的过程与结果,短期而言对的决策未必有对的结果,但长期看二者是一致的。

在期望回报值为正的情形下,基于概率做决策,可将每一局的平均利益最大化,长久下来赢钱总额会比输钱多。

随机性所带来的波动,是德扑最有趣的地方。这种波动有时候会将一个自大的菜鸟带上运气的巅峰,也可能让一个高手在谷底被人捶

从这一点看,得扑更有故事性,更接近大众心底的幻想。

也许和投资一样,德扑最大的魅力之一,就是其随机性。

02

将微信视频比喻为“下围棋”,将抖音比喻为“德扑”,只是一个大致的类比。

  • 微信视频目前看仍有公众号平台以创作者为中心的思维,外加社交与个性推荐
  • 抖音则强调算法推荐,平台对于流量有更强的控制权

在抖音,一条视频出来,先由冷启动池测试,再根据数据表现一点点放大,流量边测试边分发,由此跑出来的火爆视频,像是AI黑盒子的科学实验杰作。

比起抖音之于创作者的去中心化(伴随着平台自己成为中心),微信视频也强调社交分发和兴趣分发等等,但仍有公众号的“创作者中心”特征。

不管是哪种算法,都在围绕着人性做文章:不确定让人焦虑,太确定让人无聊,而恰到好处的钟摆游戏,则能制造出一个又一个微小的刺激和反馈闭环。

马斯克说,“在确保你不会感到无聊这方面,他们(国际版抖音)做得非常棒。”

不过他认为似乎有点过头,以至于使用时像是得了注意力缺失症(俗称多动症)。

我在此不打算亦无能力展开论述微信视频与抖音的产品逻辑和算法差异,而是想探讨随机性与人类欲望之间的关系。

对创作者而言:

  • 微信视频像是下围棋,高手们多了一个舞台来触及自己的粉丝,并适当向外延展
  • 抖音像是打德扑,即使是一个零粉丝的小白也可能创造出奇迹

03

人是一种视觉动物。据一项研究表明:“经常玩视频赌博机的人比其他类赌博者成瘾速度快三四倍,哪怕这些人以前也常玩其他类型赌博却没有成瘾。”

《运气的诱饵》一书提及研究者霍华德·谢弗指出:

只要人与某一特定对象或一系列对象(如毒品、赌博、电脑)重复性地交互,且此类交互可以稳定地使人获得自己想要的主观体验变化,成瘾的倾向就会出现。

该书总结了机器赌博的特点:孤独、连续、下注频率高

这些特点能够更加高效地将赌客带入“机器迷境”:

就像在风暴眼里一样……世界上其他一切都像在围着你旋转……你进入了机器的世界,那里只有你和机器。

智能手机创造了类似的沉浸感。

我将智能手机称为数字化时代的渡船,它将使用者从物理世界摆渡至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数字化世界,并在那里找到比现实世界更“真实”的幻觉。

而实现那种幻觉,只需要躺在那里,用手指轻轻划一下,就能实现。

这几乎是人类可以付出的最小作用力。按照这个趋势,将来视频眼镜只需人转动眼球就可以“刷”动内容了。

《运气的诱饵》写到一位机器赌博成瘾者的自白:

我赌博不是为了赢钱,而是为了继续玩下去–为了待在机器的迷境里,把其他一切都忘掉。

这也许有一点儿像刷视频时的乐趣与“上瘾”吧。想想你刷短视频时的体验:独自一人,轻轻一刷就可以选择或划过一个世界,并获得一个个最轻量级但又触及心底的强化反馈闭环,从而不能自拔。

04

芒格曾经说过:“互联网对于社会是极为美好的,但是对于资本家来说纯属祸害。互联网能提高效率,但是有很多东西都是提高效率却降低利润的。互联网会让美国的企业少赚钱而不是多赚钱。”

我照例不会陷入这类常规问题的讨论。为了令本文温和且中立,我假设互联网是创造价值的,其价值简单概括为:

  • 互联网本身生产力提升的内生价值
  • 从其他行业“抢过来”的转移价值

既然有价值,就值得参与。

某种意义上,好的互联网平台提供了一个“正期望值”的游戏

  • 我们假设参与者每投入100元,平台提升了30元价值,这意味着产出了130元
  • 平台作为资源的分配者,会将130元留一部分作为利润,其他则返回给参与者以作为激励,以实现平台的持续发展,并与别的平台竞争
  • 假如返还金额是120元,那么对于参与者而言,每投入100元,就有120元的产出。如此一来,大家会迅速地转移到该平台上
  • 跨入成熟期后,平台可能开始提高自己的留存比例,例如留下20元,返还110元

期望值的正和负,是投资与赌博的分水岭。如我们所知,类似于彩票游戏,其本身并没有“提升价值”,所以彩民投入100元,主办方可能留下25元,返回75元,返奖率75%。

这是一个负期望值的游戏,相当于买了之后立即打七五折。为什么大家还是要参与呢?

答案当然是“想中奖”。更精确的描述是:

人们往往看重头奖的绝对值,而忽略头奖极低的概率,更没人去计算什么期望值的正和负。

所以,对于一个互联网平台,在返还价值时,其吸引力一方面来自帮助参与者创造了增量价值,另一方面则来自“中头奖”的彩票价值

例如拼多多,说自己是“好市多+迪斯尼”,“好市多”对应的是“增量价值”,“迪斯尼”对应的是“彩票价值”,如此一来,民众同时满足了贪便宜中大奖的两大传统需求。

对比而言,抖音似乎比微信视频更具有“中大奖”的吸引力。

人类追求小概率的大回报,也许是我们基因与文化的一部分,梦想和希望亦由此而来。

哪有人会拒绝梦想与希望呢?

05

赌场最大的秘密,是对“概率权”的操控。

利用大数定律等原理和游戏规则的设计,让参与者在随机性的诱惑下稳稳地输钱。

而对于老虎机等赌博机器,其设计的核心在于芯片,目的正是为了计算和控制概率,《运气的诱饵》这样总结道:

  • 编程时,它使概率/运气更具预测性,让赌场经营者获知长期的可预期累计收益
  • 而在玩家实时游戏时,却让概率变得极为迷惑、不可捉摸

在这个貌似越来越不确定的世界里,层级之间的流转并未增强,运气反而和财富一起被马太效应控制,个体的命运变得越来越逼仄。于是:

  • 一方面,人们想要生活的确定性
  • 一方面,人们想要机遇的偶然性

那些“人为的偶发性”在人们心底激起了惊奇和幻想。

文艺作品、八卦、赌场、股市、创业传说,如此种种的最大魅力,莫过于其中所包含的“偶发性”,并令围观者产生“我也可以”的代入感。

那么,人为设计偶发性的平台,该用什么来填补“超级大奖”和“极小概率”之间的鸿沟呢?

答案是:制造幻觉。

其中包括:“我能控制结果”幻觉,以及“我差一点点儿就赢了”的幻觉。

前者往往与探寻规律和攻略(许多时候并不存在)有关,后者则被称为“近失效应”。

除了用概率、编程、算法控制“概率权”,另外一种力量是:强化中奖者的故事

尽管头奖的概率很低,但是足够讲述几段传奇,传达幸运儿的胜利感。

概括而言,平台利用算法和心法,“让它感知上的(参与者的)胜率比实际的大”。

06

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能在15分钟出名,然后出名15分钟,随即被遗忘。

数字化平台,交织着创新者转移的双重角色,从一开始就讲述着普通人的逆袭故事,其开创者往往也是“一无所有”的年轻人。

平台迅速切换。从宣扬去中心化,到新的中心化形成,当地盘稳固,平台便开始增加自己的留存比例。

于是新的平台趁机切入,重新立山头,更低费用,更高效率,更新玩儿法,以及“头奖等你来拿”的传说和诱惑。

每个新的数字化平台,似乎都包含着以下要素:认知盈余,发财梦想,平台机遇,中奖诱惑。

全新的世界,多少会混杂着梦想、运气和下注,不确定性化身为机遇的可能性,散发出费洛蒙的味道。

据说董老师爆火的那晚,是因为没听导演的安排而任性发挥,也许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

总之,在当下时刻,人们需要一个逆袭的故事,情节是老套而万能的“一切关于命运如何好转”,主角需要长得像王宝强而不是刘德华。

《新蝙蝠侠》里有句台词:哥谭市喜欢东山再起的故事

新东方的起伏,符合东山再起的故事主线,但俞老师仍然只能作为背景板,因为他太脸熟并且太有钱。

他包容而调侃地站立在直播间角落,将悲情、拼搏和热烈的台词,让给生机勃勃的年轻人。

人们突然觉得一切距离自己很近,即使事实上也许并不近。作为平台,“近失效应”让人们产生“我差一点点就实现了”的感觉,并由此而愿意参与到游戏当中。

为命运下注的人们,似乎看到了一片新的天地,行为心理学的“挫败坚持理论”,“产生了一种鼓舞和促进作用”,并在参与和围观的人群当中蔓延开来。

算法和故事联手,实现了理智与情感的双重驱动,流量汹涌而来。

看不见的超级商业大厦在数字世界一夜崛起,冒险者、投机者、套利者、卖水者接踵而至,急于试一下手气。连老派的商界品牌也不愿错过机会。

此刻,已经没有人再去计算期望值。

人们不在乎小概率,不在乎是否均匀。

人们永远迷恋传奇故事,并愿意为其中的希望,All in一切。

 

作者:孤独大脑,公众号:孤独大脑(ID:lonelybrain)

本文由 @孤独大脑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很有趣的比喻,文章说明得很详尽,谁不希望自己是下一个传奇呢。

    来自云南 回复
  2.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好像确实是有那么点道理的,学到了!

    来自江西 回复
  3. 人们永远迷恋传奇故事,并愿意为其中的希望,All in一切。

    来自吉林 回复
  4. 刷抖音就是在赌下一个视频更好看,这种感觉让人上瘾

    回复
  5. 虽然看不太懂围棋的赛制和打法,但文章介绍的很详细,微信确实如此

    回复
  6. 互联网对于社会是极为美好的,但是对于资本家来说纯属祸害。互联网能提高效率,但是有很多东西都是提高效率却降低利润的。互联网会让美国的企业少赚钱而不是多赚钱。

    来自广西 回复
  7. 现在的视频平台真的很多元化,什么样的脑洞都有,太厉害了

    来自贵州 回复
  8. 人们永远迷恋传奇故事,并愿意为其中的希望,All in一切。认同作者这句话,大家很容易看到一个人的成功并神化它,而忽略成功后的各种必要条件。

    来自四川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