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闲鱼:牵手微信,开线下商店

0 评论 1519 浏览 1 收藏 15 分钟

闲鱼最近动作频频,比如上线了微信小程序,比如线下循环商店在杭州开业。那么在这些动作背后,我们可以如何解读闲鱼的发展?这篇文章里,作者做了一定的拆解分析,不妨来看一下。

2024年年初,一向以佛系著称的闲置交易平台闲鱼新动作频频。

先是与微信互联互通,开通微信支付,马不停蹄地上线了微信小程序;紧接着,闲鱼首家线下循环商店也落地杭州,开业当天吸引了不少当地用户前来打卡。

可梦就是其中之一,作为闲鱼的“资深用户”,在购买家具家电时,她会优先上闲鱼看看,家中的置物架与空气净化器皆由闲鱼购入。在公众号看到线下店开业的消息后,可梦就迫不及待地前去打卡。

她告诉刺猬公社:“线下的闲鱼店接近于一个全品类的跳蚤市场,一共分为三层,一楼主要售卖二手服饰以及户外装备,二楼有家具家电等生活用品,三楼最有意思,有很多小众的碟片、唱片。闲鱼还提供了沙发和座位,方便同好者交流交换。”

闲鱼循环商店丨图源受访者

除了闲置物品之外,用户在闲鱼店还可以“销售”自己,打零工、接散活,例如帮有需要的人遛狗、喂猫、跑腿等劳动力服务项目。

但无论是出售闲置还是推销自己,闲鱼都出台了寄卖条件,一切商品与服务需要经过门店店员的审核才可以。

临走时,可梦添加了店员的微信,方便将自己的闲置寄送到店里展示、售卖,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预留想要的物品,门店会收取相应的服务费。

尽管线下门店可以规避一部分信任问题,但也在无形中拉长了二手买卖的流程。另一方面,闲置物品摆在线下店里,虽然能减少对家中储物空间的占用,但只在门店出售是否会影响出售的效率,这些都是用户关心的问题。

只不过,目前刚刚试水线下业务不到一周的闲鱼显然还没有办法给出明确的答案。

一、闲鱼用得好,同城没烦恼

于小米听到闲鱼线下店开业的消息时,正在收拾闲置物品。她表示:“刚好可以趁这个机会‘断舍离’,于是立即整理了30多件闲置物品送到店里,送完闲置后,又在店里给小朋友买了一套乐高。”
“乐高很便宜的,只需要15元。经常逛逛二手商店,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我今天还在店里淘到了郭麒麟签名的快板。”她开心地补充道。

郭麒麟签名快板丨图源受访者

在于小米看来,闲鱼线下店非常方便,既不需要一个个将物品挂在闲鱼上,也无需自己与卖家沟通,店里会承担出售、寄送等一切服务,对于个人卖家来说,省心省时省力。

2017年,于小米刚刚解锁了“宝妈”的角色,为了迎接小宝宝,给家中腾空间,她频繁地在闲鱼上进行买卖,甚至在闲鱼上淘到了一个婴儿床,还是从同小区的邻居家中搬回来的。而这张床两年后又在闲鱼上降价售出,真正实现了“循环利用”。

一直以来,闲鱼都是于小米购买家具家电类产品的第一选择,原因无外乎两点。

首先,在价格优势方面,没有人能击败二手;其次,闲鱼有不少同城卖家,方便验货,还能以最快速度取货。

她表示:“去年重新装修房子后,家中大部分电器都是从闲鱼上淘来的,就连智能马桶、油烟灶具、空调等大件都是来自闲鱼。为此还专门出过一篇笔记来介绍自己的淘货经验。”

图源受访者

不仅如此,闲鱼还曾解过她的燃眉之急。于小米回忆,生完宝宝不久还在哺乳期时,吸奶器突然坏了,眼看着快堵奶了,但一时之间不知道在哪能买到,若再网购一个新的不仅价格昂贵还耗费时间。

“当时,我突发奇想在闲鱼上搜索,恰巧发现距离我们两公里的小区有一位妈妈正在出闲置吸奶器,我们直接上门自提,问题迎刃而解。”每次回想起这段经历,小米总是感叹,能把闲鱼用好,可以应对生活中的很多突发之变。

类似的经验,另一名闲鱼用户吉安在念大学时也曾遇到过。正值期末考试前夕,是“DDL”前争分夺秒的时刻,吉安的电脑充电器突然坏了,当时网购一个适配充电器的最快到达时间是两天,可两天之后,期末作业早已来不及完成。

于是,吉安便在闲鱼上搜索“充电器”,再定位到同城,很快就发现离她最近出售二手充电器的人,骑着小电驴赶去将充电器带了回来,成功让电脑在一小时之内就充上了电。

吉安对闲鱼抱有较深的信任感,她的第一笔闲鱼订单来自化妆品的欧美代购。

2016年,直播带货远没有如今这么普及,对化妆品的不少购物需求还是通过代购、微商来满足的。

而吉安并不放心直接给代购转账付款,彼时,“走闲鱼”是一种常见的付款方式,对于消费者而言,闲鱼的保障也为这笔交易上了一个保险栓。

二、闲鱼的割裂:有序与自由

可惜,随着各种“倒爷”与职业卖家的加入,如今,闲鱼这个保险已经逐渐开始失灵。

截至发稿前,黑猫平台上对于闲鱼的投诉有15万条之多,除了买卖双方的各种纠纷之外,也不乏对闲鱼客服与维权专员的控诉。

面对交易纠纷,闲鱼提供了一种解决机制——闲鱼小法庭。

买卖双方可以在法庭上各自举证、表达诉求、为自己辩护,平台会随机抽取17名信用等级较高的用户进行投票,其中得票数量大于等于9的一方胜诉,系统会在24小时内将钱款打给胜方。

但刺猬公社在黑猫平台发现不少关于“小法庭”的投诉,主要集中于判罚不合理、乃至不执行平台规则等行为。在吉安看来,普通用户很难分辨其中的套路,买卖双方掉包货物、各执一词的情况时有发生。

她表示:“最近,有一种闲鱼骗局屡屡发生,一方面,卖家会将在淘宝购入的贵重商品一键转入闲鱼低价售出,但到发货时该商品就会被替换成假货,另一方面,再将真货退货给淘宝商家,以此来实现空手套白狼之举。”

在对于纠纷的处理上,闲鱼表现得并不像一个成熟的二手交易平台,而是更多地体现出了其社区属性。

通过小法庭的形式将判罚权交给用户,将更大的权力与参与感赋予用户,既可以提高用户粘性,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平台管理者的“一言堂”,形成良好、自由的社区氛围。但这也大大增加了交易双方的时间成本,甚至让原本严肃的判定过程带有游戏的色彩。

黑猫投诉平台截图

当然,监管问题一直以来都是二手交易最棘手的头号难题。

在其他电商平台,每一份流量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而闲鱼作为C2C的交易平台,流量不需要增加额外成本,仅靠内容和产品价格取胜,因此做推广或卖货门槛更低。仅凭这点就难以规避猎取流量的职业卖家、黄牛等人。

且C2C模式不可控因素过多,退一步来讲,若对卖方的管控过于严格,也会给行为不规范的个人买家带来可乘之机。

因此,解决好买卖双方的平衡问题,才是二手交易平台的长久发展之道。

尽管“有序与自由”并非矛盾的产物,但在目前这个阶段,闲鱼却不得不面临社区与交易,增长与规范化,谁先谁后,孰轻孰重的问题。

三、flag达成背后,是不能再躺平的闲鱼

与欧美国家相比,国内的二手电商市场刚刚发展起来,还存在着不小的增量空间。

2021年时,欧洲二手电商交易规模已达到750亿欧元。美国二手交易平台Mercari联合GlobalData发布的《2023年美国二手市场报告》显示,2022年,美国消费者在二手货上支出了1741亿美元。据艾媒咨询早先公布的数据,国内二手电商交易规模约占闲置市场总额的36%,仍由线下的传统回收仍占主导。

早在2020年,闲鱼就明确了强化线下业务的考量,彼时闲鱼计划在20个城市建立闲鱼基地,在50个城市铺开闲鱼小站,在30个城市推广闲鱼集市。

尽管闲鱼没有将这项业务落地,但闲鱼的两个老对手,爱回收与转转却没有停下加码线下的脚步。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3年6月30日,爱回收在全国一共建立了1944个网点,截至去年年底,转转在全国的门店数量也已经达到300家之多,且爱回收与转转的门店面积很小,多集中在大型商圈、超市等人流量密集的区域。

在这点上,闲鱼的策略明显不同,在杭州拱墅区这一中心城区,闲鱼循环商店是一个占地200余平的三层小楼,内设咖啡窗口、沙发、桌椅等陈设,具有一定的第三空间性质。

闲鱼循环商店三层丨图源受访者

无论这次的循环商店,是闲鱼对线下业务的执着还是一种“策展”形式的快闪店,闲鱼都达成了它曾立下flag的第一步。

不仅如此,早在2021年4月,闲鱼就向微信提交了小程序的申请,只不过当时腾讯对阿里系产品尚没有考虑“拆墙”的可能性。

2023年初,阿里迎来了1+6+N的组织变阵,5月闲鱼召开了产品升级发布会,披露了闲鱼用户规模超过5亿,95后占比接近一半,在线商品数量已超10亿件。

同年11月,阿里在财报中提到,闲鱼作为一个兴趣社区和市场平台继续实现强劲增长。与此同时,闲鱼也升级为淘天集团的一级业务,与1688、钉钉、夸克成为阿里内部的战略级创新业务。

显然,闲鱼的战略优先级得到了显著提升。而吴泳铭首次作为阿里巴巴集团CEO参加财报电话会时就表示,战略级创新业务在组织上将作为独立子公司运营,业务上将打破以往在集团内的定位限制,阿里会以3-5年为周期持续投入。

多种迹象表明,未来,闲鱼将在阿里电商体系中承担更重要的角色。而闲鱼能否更好地解决信任问题,背负起阿里对于社区与内容化的期望,也是一个值得期待的问题。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可梦、于小米、吉安为化名)

作者:弋曈;编辑:陈梅希

来源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互联网内容行业观察与研究。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刺猬公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