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花21999元?陌生人社交势头凶猛

0 评论 1140 浏览 0 收藏 10 分钟

婚恋需求空间依旧十分庞大,陌生人社交应用也赶来瓜分这块市场的“蛋糕”。而面对市场的激烈竞争,传统婚恋网站平台也需要寻求转型突破。一起来看看本文的分析和拆解。

“婚恋网站信息不太对称,也不能保证真实性,基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有过10次以上相亲经验李甜向时代财经表示,她更倾向于从熟人圈找到合眼缘的朋友,再进一步开展关系。

过去十年,信息泄露、杀猪盘、骗婚等负面消息频出,为传统婚恋网站蒙上一层阴影。

婚恋需求空间依然庞大。沙利文发布的《中国爱情服务行业独立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6至2021年,中国爱情服务行业年均复合增长率约7.5%,市场规模从1.2万亿元增至1.8万亿元。

不过,婚恋网站风光难再,婚恋市场的主角已逐渐转向soul、陌陌、探探以及服务高学历人群的婚恋社交应用陌上花开、理想岛等。

一、第一代“网络红娘”诞生

世纪佳缘成为婚礼网站龙头,绕不开灵魂人物龚海燕。龚海燕堪称学霸。据媒体报道,她1976年出生于湖南桃源县。因家庭经济条件拮据,她一度高中辍学,南下广东打工。三年后,龚海燕重返校园,并1998年考入北大中文系,之后又保研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龚海燕创立婚恋网站或是偶然。她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自嘲,当时创办婚恋网站源于曾经在婚恋网站被骗。2003年,正在复旦大学攻读的龚海燕在宿舍创办了世纪佳缘。世纪佳缘最初的定位是“真实严肃的婚恋网站”,实行会员制,会员标准为大专学历以上,所有会员都必须提交真实的证明资料。

两年之后,毕业于清华大学的两位博士校友田范江和慕岩,创立百合网,并在一年内获得了四家风投公司共计1100万美元投资。

慕岩是初代网红创业者。他曾代表公司参加求职节目《非你莫属》,成为了初代Boss团,由此为大众知晓。

几乎与此同时,留美博士、原摩根士丹利职业经理人李松,收购中国交友中心——1998年创立的中国最早的交友社区,并以此为基础成立珍爱网。

三大婚恋平台的诞生都赶上了市场红利。研究报告显示,2005年,中国15~29岁青年未婚人口比例达65.89%,较1995年和2000年分别提高14.35个百分点和6.72个百分点。

凭借先发优势,2010年7月,世纪佳缘以54.41%的市场份额牢牢占据行业第一之位,拥有5000多万注册会员。2011年,世纪佳缘顺利在纳斯达克敲钟,成为“中国婚恋第一股”。婚恋网站也由此迎来高光时刻。

二、陌生人社交争夺婚恋市场

辉煌并没有一直持续。

很快,陌生人社交平台登场,开始争抢年轻人市场。陌陌、探探、Soul、积目、Uki等泛交友平台冲击传统婚恋网站的市场空间。

“婚恋网站由于目的性太强,沟通的成本和失败概率比较大,大多数客户都是抱着试探的心态,而且有意向的用户一般会转向微信这样的熟人社交平台,交友平台反而能更好的保证产品的日活。”一名婚恋行业的从业者向时代财经表示。

中信建投研报显示,2020年,国内陌生人社交应用总用户数突破6亿,远超传统婚恋平台。从用户分布来看,陌生人社交平台男女用户基本对半,超50%为34岁及以下年轻人,和曾经的婚恋平台撞型十分明显。

婚恋网站的没落也与平台引流、抢占新客户的套路不无关系。

90后王迪在相亲市场摸爬滚打了3年,深谙婚恋网站的诸多“套路”。在他看来,从打开婚恋网站的那一刻,用户的行为就已经明码标价了,只有升级成高额会员才能解锁更多的资源。

他向时代财经表示,平台一般会提供2-3个符合标准的相亲对象。正式见面之前,有些红娘会以各种理由推延见面,比如对方已经和其他人牵手成功,不愿意展开进一步的联系等等。

“其实根本不存在类似的相亲对象,很多是虚构出来的优秀资源,目的是引诱用户加码费用更高的套餐,而且只提供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王迪透露。

时代财经在一家头部婚恋App发现,其推出的“结婚保”服务,销售价格为21999元起,另外的人工牵线服务,平均每次的价格最少在200元左右。

黑猫投诉平台关于婚恋网站的投诉量居高不下,投诉事由包括诱导消费、合同欺骗、拒不退款等。

三、大浪淘沙,婚恋平台转向

竞争日趋激烈,婚恋平台也在寻求新出路。

由于创始人和投资方的矛盾,龚海燕2012年卸任世纪佳缘CEO职务,3年后清空股权并且从公司退出。接任CEO吴琳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调整世纪佳缘的业务结构——着力发展线下业务,增加“一对一红娘服务”。

线下业务马上显现出赚钱能力,2015年,世纪佳缘一对一红娘服务年度净收入2.62亿元,占总净收入的36.6%。

2015年12月,百合网全资子公司收购世纪佳缘,被收购的那年,世纪佳缘全年营收为7.14亿元,净利润5140万元。2017年,世纪佳缘正式更名为百合佳缘。

2018年,复星创始人郭广昌宣布以39.98亿元的总对价收购百合网近70%股份,进而成为百合佳缘的控股股东。复星国际成为大股东后,2019年百合佳缘终止挂牌。

这次巨变之后,创始人和大部分投资人纷纷撤离。创始人田范江卸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职务,改由王长颖接任。

另一位百合网创始人慕岩在离场后依然从事婚恋行业,先后创办“一号媒婆”“脱单大学”,但目前这几个新项目并未取得理想的效果。

2022年上半年,接盘的复星集团刚刚将百合佳缘重组为复爱合缘,并计划将其从单纯的互联网婚恋平台转型为集婚恋、婚嫁、娱乐社区于一体的全新企业。

珍爱网也在调整。2017年,珍爱网筹划借壳德奥通航失败后,卖身太盟投资集团(PAG)。珍爱网的市场份额进一步萎缩。

“婚恋服务市场已呈现去中心化趋势。除了婚恋交友App,还有多元化的社交网络、短视频平台同样能满足婚恋需求。”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向时代财经表示,“婚恋平台最需要的是重获市场信任,以及提高匹配能力,包括使用人工干预和大数据等新型技术方式进行精准匹配,再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等方式,提高匹配效率。”

(文中受访者李甜、王迪皆为化名)

作者:徐晓倩,编辑:史成超

来源公众号:时代财经APP(ID:tf-app),聚焦于企业财经新闻,时代传媒集团出品。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时代财经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