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肯鞋又火了,丑服、丑鞋为何成为一种新潮流?

0 评论 1087 浏览 0 收藏 18 分钟

从正常的轨迹来说,是“颜值即正义”,漂亮的东西才会有销量有人购买。但现在好像反过来了——越丑的东西,反而越是受欢迎。为什么这些丑的商品开始流行了?

夏天来临,街头巷尾穿着丑鞋的人越来越多,勃肯鞋、洞洞鞋、厚底鞋……它们以舒适实用、复古风潮等特点,席卷了各大社交平台。

最近勃肯鞋登上了微博热搜,引发了广泛讨论,有人称赞它无与伦比的舒适感,适合长时间穿着;也有人调侃其“丑得独特”,甚至认为其复古设计别有一番风味。

这并不是勃肯鞋第一次登上热搜,就在去年夏天,#洞洞鞋和勃肯鞋哪个更丑#的话题就曾引发过一场激烈的讨论。尽管最终没有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但这一现象无疑表明,”丑鞋”已经逐渐走进了大众的视野,并开始成为一种不可忽视的时尚趋势。

这种趋势也并不仅限于鞋子。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热衷于穿着那些被认为”丑”的衣服去上班,小红书上丑衣服有8600多万的浏览量,各种推荐丑衣服的笔记层出不群。

这种趋势反映了一种独特的审美观念,丑似乎不再是贬义词,反而成为了一种时尚符号。那么,为什么这些丑的商品开始流行了?

01 审丑服饰的三股潮流

所谓“丑衣服”并非新鲜事物,在时尚发展中,曾出现过许多打破常规、挑战传统的服饰设计,太早期的不提。上世纪80年代流行的垫肩西装,以夸张的垫肩设计颠覆了传统的西装造型,如今看来颇具“丑”的意味。

一些时尚大牌也热衷于推出另类服饰,例如巴黎世家的“薯条盒”鞋、Maison Margiela的某些日本风格设计,都以独特的造型引发了争议和讨论。坎耶·韦斯特和其妻子的街头穿着也常常充满了挑战传统审美的元素。

这些“审丑”服饰并非简单的丑陋,它们在于挑战传统审美的界限,探索个性表达的新途径,以及反映社会文化中的多元价值。

审丑服饰以前是零星存在,但在中国,我认为其被越来越多人接受,成为潮流是从淘宝的“丑东西大赛”开始的。

丑东西大赛中的奇葩服饰

淘宝的丑东西大赛自2020年发起以来,迅速在年轻人中间引起了热烈反响,如今已连办四届。在“丑东西大赛”中,涌现出了大量奇葩服饰,它们以独特的造型和夸张的设计挑战人们的审美极限。

例如,2020年度获得“丑味相投奖”的老虎上山连裤袜,以其鲜艳的配色和夸张的老虎图案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2023年度的“公主羽绒服”,则以其独特的剪裁和蓬松的造型吸引了人们的注意;2024年度的“好运来发财服”,则以其夸张的红色底色和金色的“好运来”字样充满了喜庆气氛。

丑东西大赛受到追捧,并非偶然,它反映了时代变化和社会心理。在商品和信息泛滥的时代,人们早已习惯了被各种美的事物包围。然而,当美变得唾手可得时,人们反而开始寻求新的刺激。于是,那些另类、奇葩的事物,就成为了他们追逐的目标。

“丑东西大赛”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展示“丑”、宣扬个性的平台,也让那些被传统审美观念所排斥的事物有了展示自我的机会。在“丑”的背后,是人们对自我表达的渴望,是对多元审美的追求。

上班恶心穿搭潮

去年开始,职场中开始流行一种上班“恶心穿搭”风潮,并且延续到了今年。顾名思义,这种风格倡导穿着看似“丑陋”或“邋遢”的衣服去上班,打破传统职场穿搭的刻板印象。

相关话题也频频登上热搜,如#打工人上班穿搭能有多恶心#、#年轻人将丑衣服留着上班穿#、#为何年轻人上班不愿意精致打扮#等。在这些话题下,许多网友分享了他们上班时的“恶心穿搭”,引发了广泛的讨论。

过去,人们上班前会精心准备,花一个小时化妆,穿上最好的衣服,力求成为公司中最靓的仔。如今,情况大为不同,许多人早上睡醒,甚至脸都不洗,随便套上T恤和拖鞋就匆匆赶往公司。

以前是这个衣服不好看,不穿了。现在是这个衣服丑,可以留着上班穿。

这种现象背后,反映了职场时尚穿搭的变化。随着生活和工作越来越难以彻底分开,职场对于穿着的要求也逐渐降低。年轻人更追求一种松弛感,不再强调精致打扮,而是选择以最简单、舒适的状态去上班。

这种变化不仅体现了对个性化和舒适感的追求,也反映了对传统职场规范的一种反叛。

洞洞鞋、勃肯鞋和溯溪鞋

“恶心穿搭”的流行,也带动了“丑鞋”的风潮。Crocs洞洞鞋、勃肯鞋和溯溪鞋等曾经被视为“丑鞋”的款式,如今却成为了许多年轻人的心头好。

Crocs洞洞鞋于2002年在美国上市,以其舒适透气、造型独特迅速风靡全球。然而,由于外观奇特,Crocs洞洞鞋也被一些人视为“丑鞋”。但凭借着舒适实用、易于清洁等优点,Crocs洞洞鞋一直受到许多消费者的喜爱。

据Crocs母公司发布的财报,2024年第一季度,Crocs公司营收同比增长6.2%至9.39亿美元,这已是Crocs公司连续15个季度实现营收增长。Crocs在中国表现得更好,2023年第四季度,其营收增幅超过80%。

勃肯鞋(Birkenstock)以其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设计和舒适的足部支撑著称。尽管其外观被认为是“丑陋”的,但其功能性和舒适度使其一直在市场上受欢迎。近年来,勃肯鞋通过与高端时尚品牌的合作,如与设计师Christopher Kane的联名款,进一步巩固了其在时尚界的地位。

去年,这双鞋在《芭比》中的出现,更是让其知名度实现巨大提升。

Birkenstock在2023年10月成功在纽交所上市,过去两年内的收入均保持了30%左右的增幅,显示了其受欢迎程度。

溯溪鞋是新晋的“网红丑鞋”,原本是为户外活动设计的,具有防滑、透气和快速排水的特点。随着户外运动的流行,溯溪鞋在近几年大受欢迎。

如今,许多人甚至在职场中也开始穿着溯溪鞋,以获得更多的休闲和松弛感。三联在一篇《穿溯溪鞋上班的年轻人,你惹不起》中说:“搭配溯溪鞋,让上班穿搭自带一种云淡风轻的轻盈感,原地去除班味。

丑鞋之所以流行,并不是它们真丑,而是因为具有独特的设计和功能,能够给消费者带来新鲜感。同时,随着人们越来越重视舒适度和个性化,对于外观的重视程度相对降低,也使得这些鞋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02 丑服、丑鞋为什么成为一种潮流?

丑服之所以能够成为一种潮流,背后的原因错综复杂,既与社会环境的变迁紧密相关,也与消费者审美喜好的演变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多元审美成趋势

过去,人们对于美的定义往往是统一的,例如白皮肤、大长腿、瓜子脸等,服饰同理。然而,随着社会文化的不断发展,人们对于美的认知也变得更加多元化。

如前文所述,在信息和商品泛滥的时代,消费者对于单一审美逐渐疲劳。人们不再满足于传统的审美标准,而是更加追求个性化和多元化的表达。

在这种大背景下,消费者开始追求那些能够带来新鲜感和惊喜的元素。当“美”变得无处不在、司空见惯时,适度的“丑”反而能带来新鲜感和视觉冲击,这种独特的体验能够激发消费者的好奇心。

正如时尚界常说的那样:“时尚是个圈”,它总是在美与丑之间循环往复,曾经被认为是“丑”的服饰,在经过时间的沉淀和审美观念的转变之后,反而可能成为新的时尚潮流。

例如,东北大花棉袄在过去曾被认为是“土气”的代表,但如今却成为许多年轻人的追捧对象。

推广策略:联名、明星和KOL

时尚品牌在推广新品时,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营销策略。这些策略包括与其他品牌或设计师进行联名合作、邀请明星合作以及通过KOL在社交网络上推广。

Crocs通过与多个品牌和设计师的联名合作,成功地将其品牌形象从单纯的功能性鞋履提升到时尚单品。例如,Crocs与巴黎世家合作推出的厚底鞋,以及与多个知名IP如迪士尼、宝可梦等的联名款,不仅提高了产品的时尚属性,还吸引了大量年轻消费者。

当一些明星在街头或社交媒体上穿着“丑服”时,往往会引起粉丝的效仿和追随。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丑服”的流行。

例如,勃肯鞋近年来却受到许多明星的喜爱,演员凯特·莫斯、超模海蒂·克鲁姆等人都曾多次穿着勃肯鞋出街。这些明星的示范效应,也让勃肯鞋更加受到年轻消费者的欢迎。

在Instagram、小红书等社交网络平台上,有大量的KOL通过发布穿搭视频和照片,推荐这些丑服。这些KOL通过精心策划的内容和使用体验,吸引了大量粉丝的关注和讨论。

消费者通过这些平台获取信息,看到KOL的推荐和实际穿着效果,增强了对这些产品的兴趣和信任感,从而推动了丑服的流行。

反消费主义流行

过去,消费行为的主旋律是“炫耀性消费”,这个概念由凡勃伦在《有闲阶级论》中提出。他认为,消费行为常常是为了跟上朋友和邻居的消费水平,甚至是为了让他们感到嫉妒。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消费降级已成为一种共识。人们的消费不再是为了毫无意义的炫耀,而是更注重性价比和实际需求。

有人可能要说,Crocs和勃肯鞋在市场上价格不菲,不算性价比商品,但同样的商品,并不是只有这两个品牌。

在淘宝和拼多多上,同样款式的产品只需一两百甚至几十块就能买到。消费者越来越倾向于选择这些性价比高的替代品,而不是追求名牌的炫耀价值。

此外,现代年轻人更注重舒适性而非外在的炫耀价值。他们认为,舒服比让人嫉妒重要。即便这些丑服在外观上不那么出众,但只要穿着舒适、让自己开心,就是最好的选择。

所谓万事不如我舒服,万事不如我乐意。

职场文化变迁

当代职场文化的变迁也为服饰行业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过去,职场意味着西装、皮鞋、领带,精致打扮是职场礼仪的一部分,工作和生活有明确的界限。

而今天,科技行业的兴起带来了休闲甚至邋遢风的流行,西装、皮鞋、领带反而被嘲讽为保险、地产中介从业者的穿搭方式。

科技行业的从业者几乎不再穿传统的正装,许多人上班时穿着拖鞋或休闲服,这种风气迅速影响了其他行业的职场文化。

与此同时,工作和生活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让职场人有了在公司和在家区别不大的感觉,因而他们更倾向于穿着舒适的衣服上班。

如今,职场社交方式也发生了变化。以前,通过穿着打扮可以评价一个人的职业素养和地位,而现在,像程序员这样的职业,很多人虽然穿着邋遢,收入却非常高。现代职场更看重能力和收入,而不是服装和外表。

这种文化变迁反映了职场对个性和舒适的包容度提高,也推动了丑服在职场中的流行。年轻人不再追求传统意义上的职业形象,而是更加注重实际的舒适性和个人喜好。

结语

翁贝托·埃科在《丑的历史》一书中指出,丑与美在历史长河中一直相互交织,定义随着时代和文化的变化而不断演变。

“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意把自己打扮成玛丽莲梦露,更愿意打扮成玛丽莲曼森。”这句话深刻反映了当前年轻人对个性和多元审美的追求。

年轻人不再满足于传统的美学标准,而是通过独特的穿着和风格来表达自我。这种趋势不仅体现了他们对传统规范的反叛,也显示出他们在不断寻找新的、自我认同的方式。

在信息和商品泛滥的时代,单一的审美已经无法满足需求,多元化的审美趋势使得曾经被视为“丑”的元素成为新的时尚标志。

专栏作家

寻空,微信公众号:寻空的营销启示录,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商业观察者,社会化营销探索者。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