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妈,和她的互联网「后霸总时代」

0 评论 634 浏览 0 收藏 16 分钟

霸总家的王妈翻车了,成也霸总,败也霸总。古早的「霸总文学」为何会在现今翻红成为焦点?如今我们还需要霸总吗?

霸总家的王妈塌房了,以一种站在打工人对立面的形式,没料到在荧幕中为打工人出了口恶气的她镜头外竟然也是月入百万,却依旧剥削打工人的「霸总」。

她所属的公司荒野文化实行大小周制度、工资4000、办公需自带电脑,还不为试用期的员工缴纳社保。

打工人被刺打工人的行为瞬间引发网友群愤,#王妈公司待遇#、#王妈公司0人参保#等话题轮番登陆热搜。

王妈,成也霸总,败也霸总。复盘王妈故事中「非主流霸总」的发家史,这些年霸总文学的主角从霸总到王妈,实现了某种意义上的文艺复兴。古早的「霸总文学」为何会在现今翻红成为焦点?如今的我们还需要霸总吗?当我们在看霸总的时候,我们究竟在看什么?

一、反转的霸总

龙傲天已经过气了,现在的霸总都叫刘波(ber)。2022年,综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中的喜剧小品《少爷和我》因为「我龙傲天要誓死守护刘波ber」「你竟敢让刘波ber刘海儿留疤!」的名场面成为全网焦点。

小品塑造了一位现象级霸总——少爷刘波,他唯唯诺诺,长相、气质、名字都平平无奇,甚至很难在管家强势的喋喋不休中抢占先机,好好地说完一句话。

这与传统概念中的霸总天差地别,大众想象中的霸总更像小品中的另一个角色「管家龙傲天」,他气宇轩昂、强势霸道、随时随地穿着西装三件套、浑身都是逆鳞……

刘波不是近期唯一一个非主流的霸总,在他之后的2024年初,博主「七颗猩猩」在拍摄的系列短视频《重生之我在霸总短剧当保姆》里以保姆王妈的视角展现了一个行为极度夸张、不时语出惊人的霸总顾景琛顾少,带领如今的霸总形象转向了另一个极端。

从龙傲天到刘波,从港台偶像剧到抖音短视频,霸总,时代变了!这些或沉默或疯癫的霸总形象,带领互联网步入了「后霸总时代」。

回顾互联网「后霸总时代」的发展史,2013年优酷与万合天宜联合出品迷你剧《万万没想到》打响了反霸总的第一枪。在第一季第七集《标准偶像剧》中,白客饰演的王大锤是一个「每天从五万多平米的床上醒来」但「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只希望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爱情」的土豪王大锤。

短短六分钟的喜剧讲述了他和保洁小妹从一见钟情,到遭遇恋人反对、绝症、父亲阻饶,最终有情人终成母子的「标准偶像剧」。

王大锤在其中作为拥有自我意识的吐槽役,不断在情节内外穿梭,一边按走着霸总文学的流程一边吐槽着不合理的桥段,频频引发笑料。剧中「每天从五万多平米的床上醒来」的金句还成为经典素材,在后续吐槽解构霸总的诸多作品中被反复使用。

当然《万万没想到》对霸总形象的「反叛」还仅停留在吐槽的初级阶段,其中王大锤也只是在传统霸总形象的基础上进行了夸张,作为全剧唯一负责吐槽的正常人,其行事逻辑相对其他角色来说也有迹可循。这时围绕着传统霸总的书写漏洞百出之下已初具反转的样貌,但还在彻底解构霸总、进入「后霸总时代」的边缘徘徊。

时至今日,遇上了互联网发疯文学大行其道的好时机,刘波和王妈又往前迈进了一步,为当代霸总勾勒出位于极与极的全面反转:不然就是懦弱窝囊如《少爷和我》中的刘波;不然就是疯癫夸张如《重生之我在霸总短剧里当保姆》中的顾景琛。

两部作品中的「霸总」形象都是极端反转以至于令人发笑的:少爷刘波极度平凡普通,普通到穿一身不起眼的长袍和管家站在一起,旁人根本看不出他是少爷;总裁顾景琛极度癫狂暴躁,是个工作可以不做恋爱不能不谈的恋爱脑晚期,动辄「我要所有人给她陪葬」,在吵架时还化身「桌面清理大师」,扫荡目光所及之处的一切。

尤其是后者这种「发疯」的总裁,在现今互联网解构霸总的内容产品中屡见不鲜,更有甚者推陈出新,疯出特色,疯出水平。如连载于晋江文学城的小说《我在霸总文学里当家庭医生》就凑齐了精神各有问题的四个霸总家庭,主人公作为私人医生游走在四位霸总和他们的家族中轮流吃瓜,像极了瓜田中上蹿下跳的猹,大大满足了读者「看看他们还能有多神经」的好奇心。

剧本杀《少奶奶的第99次出逃》更是直接将几个角色设置成「多金少爷」「疯批奶狗」「青春丫头」「恶毒女配」等霸总文学中常见的人设,其中霸道少爷却被起名「王铁牛」,仿佛将刘波和顾景琛的特点融合在了一起,先不谈其生硬的立意和令人诟病的内容,至少在形式上势必要将「后霸总时代」的特质贯彻到底。

在腾讯进军喜剧领域的综艺《轻轻松松喜剧节》中,李川也在《总裁请就诊》里饰演了一位吞下空白支票,喊话「里面的病毒离开我的身体」的油腻李总裁。这个喜剧也因他「人间油物」的邪魅一笑和浮夸表现成为了整档节目少数出圈的作品,在bilibili获得百万播放,引起观众一致好评。

仿佛如今的霸总,不在癫狂中爆发,就在平庸中灭亡。

二、长大的观众

看霸总文学的我们长大了。非但没能如愿成为霸总文学的男女主角,还不小心成了没有姓名的NPC,是不得不为女主捅出的篓子无偿加班的王姐;是每天在茶水间聊八卦嗑CP的小李;是遇上女主从此所有提案屡败屡战的隔壁组Mary。这才顿悟真实的世界是比起让老板爱上我,更希望让老板忘了我,但工资还照常发的那种。

相比之下,拥有一份类似霸总家「保姆」「厨师」「家庭医生」的工作就极具性价比。包吃包住,待遇合理,工作目标也很明确——试图让霸总开心,但又不能真的让霸总开心,毕竟这是属于女主的KPI(关键绩效指标)。

这里是NPC的主场,比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更重要的是瞄准恰当时机说出「好久没看到少爷笑得这么开心了。」「少爷难得这么有胃口。」「就这点小病还大半夜把我叫来?」的固定台词,必要的时候还得在霸总数到三之前迅速退场,离开别墅带薪休假,为男女主提供二人空间。

从「天龙人」到「打工人」,在阶层跃升放缓的现在,观众的心态变了,他们在霸总文学中共情的对象也相应地发生了偏移。从前大家以为每个灰姑娘都会遇见自己的白马王子,现在发现这世上大多的财富都依靠血液遗传,当不了公主,王妃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刮刮乐都中不了奖,灰姑娘的馅饼又怎么会掉到普通人头上。

此时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成为不了被人拯救的女主,成为打工皇帝王妈也不算下策。毕竟找到一个人傻钱多恋爱脑的老板,才是属于打工人的爽文。一同长大的还有这个互联网时代。

从「翠湖天地业主」到「万柳书院少爷」,越来越多「真实的霸总」藉由互联网的营销获得了曝光和流量。而他们的相貌、性格等一切特质都被具象为一个20w/㎡的豪宅,再与霸总画上等号。只是一条意味不明的运球抖音,再配上一个豪宅定位,就能吸引无数网友在评论区「天空一声巨响,老奴闪亮登场」。

霸总文学的核心——霸总和「我」之间因为财富分配导致的巨大不平等依旧存在,只不过换了一种更适合这届网友体质的形式被戏谑、被调侃。

甚至在从「老奴」到「王妈」的演变中,在一个个互联网段子里,这段不平等的关系变得愈发摇摇欲坠。前者是阶层固化后「越努力,越不幸」的自嘲;而后者是不甘心地再一次尝试,只不过这次大众争夺的不再是财富,而是情绪。所以在以「重生之我在霸总家……」为题的一系列故事中,霸总和娇妻都是情绪化的、失智的、不讲道理的「癫公癫婆」,是配角;而保姆、管家则被塑造得冷静、清醒、理智,是不容置疑的主角,他们会在霸总两口子吵架爆金币时及时捡起,他们是活在剧中的旁观者,成为观众的「嘴替」,甚至化身。

本应该用无微不至的服务为雇主提供情绪价值的保姆王妈翻身做了这出戏中少数的正常人,而霸总反而因为屡次无比降智的疯癫操作,如做洗脑手术让自己「忘了她」、反复问几千次「你爱不爱我」,给她平淡的日常工作增添了无限笑料。就这样王妈反而成为了被取悦的人,吃瓜看乐子的同时把钱挣了。

总裁的闹剧之下,王妈才是观众真正触手可及的、可以成为的人,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他们想要成为的人。同时,相较于过去霸总兴盛的传统媒体时代,今日高度发展的互联网也不断拉近着我们和霸总的距离。

当小说剧集中的那些亚洲巨富、互联网新贵都能找到一个个具体而真实的原型作为参考,霸总形象自然而然地不再神秘,不再需要「霸道」「冷酷」「无情」等看似丰富实则空洞的定语。更何况这世界本就是个草台班子,看多了浇发财树、划自行车车座一类真实的商战,再看真实的霸总也觉得少了层滤镜,顾家少爷平白多了几分地主家傻儿子的亲切感。

当霸总终于祛魅,打工人也清醒起来,互联网环境和观众心态的双重诱因塑造出了这个不适合传统霸总生长的时代。

于是创作者们纷纷扭转创作思维,从创造霸总到解构霸总,开启了霸总发疯不靠谱,打工人当家作主「没有王妈,这个家得散」的「后霸总叙事」。这显然是个聪明的选择,毕竟当初视金钱为粪土、追求真爱的「霸总」鼻祖王大锤在卸下粗制滥造的道明寺飞机头后,也发现自己的舒适圈还是《年会不能停》中的社畜窝囊废。

结语

霸总文学,是由1%的王子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和99%的没有钱没有爱情甚至没有姓名光是活着就用尽全力的小人物组成的。

「天凉王破」的背后是王氏所有无辜失业的打工人,这是长大后才明白的,霸总叙事的背面。从站在霸总的立场上质疑王妈,到理解王妈、成为王妈,互联网用了十几甚至几十年,才走过了一整个霸总时代,进入「后霸总时代」。但王妈从王妈变成霸总,只用了三个月。

在感慨屠龙者终成龙的同时,1号更想扼腕惋惜一个潜力故事的中道崩殂。

下一个讲霸总故事的人会在哪?会以哪种方式讲述什么故事?从类型化到后类型化,观众对于「爽文」的期待永不过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霸总这只羊的羊毛怎么也薅不完。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作者【执念】,微信公众号:【传媒1号】,原创/授权 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