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求职机构送了4万块钱,我还是没找到工作

12 评论 3611 浏览 2 收藏 18 分钟

编辑导语:如今就业困难,随着毕业生的焦虑,各类求职机构“粉墨登场”。但是进入求职机构就能找到工作吗?本文分享了相关人员的经历,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一群乡下的观光客参观纽约金融区的奇观,当一行人到达巴特利的时候,向导指着停泊在海港的豪华游艇说:

“看,那就是银行家和证券经纪人的游艇。”

“可是,客户的游艇在哪里呢?”天真的观光客问。

这个故事来自《客户的游艇在哪里》一书,答案很简单,经纪人们的游艇原本就是客户的游艇——他们利用客户的焦虑,人为制造不安,怂恿客户高频交易,把钱从客户的口袋放到自己的口袋。

如今,类似的情况也在求职领域不断上演。

今年,最大规模毕业潮——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1076万人,创历史新高,撞上最严峻就业形势,应届生求职“卷”到窒息。

一项毕业生心理健康状态调研显示,80%-90%的受访者心理状态较差,就业焦虑是普遍原因之一。(材料由本文的采访对象之一提供。)

盯上毕业生的焦虑情绪,各类求职机构“粉墨登场”,一边,在各类社交平台,大肆散播充斥着危言耸听类字眼的推广帖,渲染恐慌;

一边,明码标价推出付费内推项目,收割求职者的焦虑。

给求职机构送了4万“智商税”,我还是没找到工作

花五万就能稳进国内大厂,听着是不是很心动?而一旦有人行动了,意味着机构们的游艇,又能添砖加瓦。

一、花4万能拿凯捷的offer,谁不上头?

一条条看不见的线,牵引着众多毕业生,一步步在机构编织的网中集结,而奔向目的地的入场码是高额费用。

在阿克的记忆里,接触求职机构近乎是命运般的安排。

“我去年就回国参加秋招了,但屡屡碰壁。本身已经很焦虑,家里人还天天催,说花那么大精力让你去美国读研,回来连个工作都找不到。”阿克表示,事情最后演变到,他感觉在沙发上坐着呼吸都有错。

为了缓解压力,他不停地在知乎、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刷经验贴、信息贴,希望找到解决办法。

就是这时,求职机构的帖子撞了过来,里面帮毕业生成功上岸的分享,让他仿佛看到了一道光。

给求职机构送了4万“智商税”,我还是没找到工作

分不清是鬼使神差,还是病急乱投医,阿克主动联系了机构对接人,“她问完我信息,说给我做个15分钟的求职测评,对方很有耐心,针对我的问题给出中肯的分析。”

循循善诱的安抚,让焦灼的阿克那一刻有了救赎感。之后,对方隔三差五就会联系他,和他谈心、排解苦闷,最后也都会分享一下最新的上岸喜报。

一段时间下来,阿克对机构产生了依赖。

和他经历类似的,还有澳洲某大学(QS排名前100)金融系读研回来的蔡全,他的目标是国内的顶尖咨询公司,但因为不熟悉情况,秋招尾声时才切进来,效果可想而知。

一筹莫展时,一家求职机构通过某场宣讲会,联系上了他。

“那边一开口,就说自己也是从澳洲回来的,把国内的就业情况和缺口什么,跟我交心分享。”蔡全说道。

他一开始对这种套近乎,并不感冒。但对方持续和他联系3个月之久,询问他找工作的进度,有时还会分享一些注意事项,慢慢地蔡全不再那么抵触。

最后一次,对方表示跟他们有合作的凯捷中国,有相关职位放出,他们可以帮忙推荐。同时,给他发了条件没他好,却成功进入头部咨询公司的案子,“那一刻,我上头了。”蔡全说道。

一切看起来,确实宛若“命运的相遇”,但阿克、蔡全们不知道的是,这都在机构的掌控中。

阿克用以解惑渠道的知乎、小红书等平台,求职类话题下高赞以及回答最全面的,往往不是机构宣传贴,就可能是其请的托在分享。

只要一搜相关内容,基本就进入了狩猎区,一旦和它们联系,就激活了程序触角。之后他们的耐心、素养以及锲而不舍,所有打动人的点,只为一步步引人进网。

蔡全最终跟机构签了一个保offer的项目,16节课的一对一求职辅导再加上企业内推,交了4万左右的费用。

阿克也找同学凑了3万多,签了一个退款保底的项目——内推成功,月薪保底在1万左右;如果没有拿到offer,全额退款。

那一刻,大家都觉得“幸运之门”已经打开。但殊不知,这其实是噩梦的开始。

二、4万之后,又迎来新一轮收割把戏

交完钱进入培训流程后,画风开始诡异起来。

蔡全这边,第一节课上到一半,讲课的老师突然就走了,留下他对着空白屏懵逼了十分钟。

阿克的辅导老师,每次都是在早高峰的地铁里给他上课,嘈杂的背景,加上断断续续的信号,让他屡屡觉得自己在听闹市直播。

情况反馈给机构,蔡全被重新安排了一个老师,但这节课没再补回来。而阿克的对接人,不再是耐心形象,“每次都是丢过来一句,这个老师最满足我的需要,换不了。”

这还没完,据蔡全回忆,他的辅导课一直在Python、5E模型、SMART法则等基础内容上打转。“听下来没有一条超出管理学课本知识的,我本科就学的这个。”

花了几万,学的都是旧知识,已经够离谱,但比这更玄幻的,还有一堆。

比如,和阿克报了同一个求职机构的雨晴,整个课程下来,就改了一份简历。

雨晴是某重点大学的计算机系研究生,秋招几次都临门一脚时,被刷了下来,她觉得自己可能在面试或求职技巧上有欠缺,就报了机构,一为提升短板,二来看重保offer的机会。

她的项目费用是4万,课程安排是:4节课辅导简历修改,11节课用来练习模拟面试。

但实际操作时,13节课都在修改简历。“光六个项目经验就改了快5节,每个都从原来的专业技能突出、条理清楚,改成了项目背景、结果、最后参与情况的繁琐模式。”

一旦她提出质疑,老师就说不按要求改,过筛效果不好,机构不负责。

现在回想,雨晴有一种被下了降头的不真实感:“每次上课,老师都圈定一个要修改的点,让我自己对着STAR法则修改,他全程闭麦,最后花几分钟点评。”

就这样,机构躺着把钱赚了,但雨晴啥也没学到,她找对接反馈了情况,对方说可以再安排,但每节课额外收300元的费用。

不过,虽然过程不愉快,但上课总归是搭头,通过内推拿到offer才是关键,谁也不想因小失大,就都没深究太多。然而他们的委曲求全,等来的是更深的坑。

蔡全的内推头部,不仅执行时都是差一级的(甚至很多三流企业),而且每次基本都是线上视频面试,甚至,艾瑞咨询还是电话面试。

每家面完都没有下文,他找对接人交涉,对方推翻了之前夸他条件好的话,开始贬损说他的情况不够拔尖,用人单位没看上。

对方持续否定下,蔡全的状态变得很差,“三个月没和任何人联系,晚上经常失眠,想着学历背景、成绩不如我的都找到了工作,我怎么那么失败呢。”

而他的挣扎和自我怀疑,正是机构想要的,他们一步步推着蔡全再次破防,好再收割一轮。

“拖了快5个月也没结果,我焦虑得不行,他们就跟我说,可以再缴5万报凯捷的付费实习,大概率有留用机会;再不济履历更好看,也增加内推成功率。”蔡全说。

就像一盆冷水当头泼下,蔡全瞬间清醒,“到这里再看不破,真的就是我有问题了。”他没交这个钱,也不再对机构抱希望。

和他相比,雨晴就没这么幸运了。

课程差不多时,机构让她再报一个2万多的付费实习,理由是她缺乏实习经历。一开始她拒绝了,但机构暗含威胁地表示,如果不补实习,内推听天由命。

无奈之下她交了钱,但线上实习两个月,只拿到一封没有盖章,连导师名字都造假的实习推荐信。

更离谱的是,雨晴收到的内推,就是一张有着几百家企业招聘职位的表格,按照上面的内推码,去每家企业官网投递简历,和自己找工作没什么区别。

不仅内推方式“儿戏”,机构辅导修改的简历,过筛率也变低了。

给求职机构送了4万“智商税”,我还是没找到工作

“花了五六万,不仅没拿到offer,求职效果还变差,我都有点怀疑人生了。”雨晴说道。

阿克受的打击也不小,此前知心大哥一样的对接人,再也不有求必应,沟通混乱不堪。最扯的一次,给他安排了三次不同HR的面试,面的都是同一家公司。

一开始他还贴心地理解对方,觉得可能是太忙了,但奈何bug越来越多。不久,阿克选中一家心仪企业,双方走到谈薪阶段,但企业开的月薪是7000,这和承诺的万元左右差距颇大。

阿克希望机构能介入协商,做一下转圜,对方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手又给他推别的公司。

类似的套路重复几次后,阿克觉出味来:这是就没打算真促成。

回过神来的青年们,明白了内推成功是不可能的,既然前进不下去,不如抽身保全。然而已经收到兜里的“游艇”,想让机构再拿出来并不容易。

三、装死、改合同,机构不退款有恃无恐

“即便把拿不到offer退款,写在合同里,学员也很难拿到钱。”布鲁斯如是说道。

布鲁斯是早期被求职机构收割的受害者,心绪难平之下,她致力科普各种防骗知识,以及一些公益维权辅导。

据她介绍,在辅助过的近百名维权学生里,真把钱要回来的占比很少。“学生没有防备,售前沟通不会录音,机构往往会在合同里写明‘一切以合同条款为主’,但合同里有太多可以春秋笔法的地方。”

具体的案例有,合同里写保第一梯队的offer,但他给你的资料,都是他定义的头部,其中可能掺杂了规模不到50人的小公司。

另一个典型的情况是,合同明确写着个人原因导致没拿到offer,不退款。

阿克遇到的就是这种,他找机构退钱,对方一直拿“给你内推上,都谈薪酬了,是你不满意”,搪塞不退钱。

之后,他再询问、协商,那边就装死不回复,即便他表示已经向相关部门投诉了,对方也无动于衷。

给求职机构送了4万“智商税”,我还是没找到工作

入坑最深的雨晴,也没拿回退款。她的对接倒没有装死,而是在打电话过去的时候,理直气壮地表示:“我们已经给你内推了,如果不满意要毁约,按合同约定走。”

对方这么有恃无恐,全是因为合同上写着:合同终止后,乙方无需退款。

“以我当时秋招的情况,我觉得调整一下,offer十拿九稳,根本就没想过拿不到,也就没认真看合同。”雨晴说道:“现在木已成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

寻找帮助的过程中,阿克、雨晴相继加入了该机构相关的维权群,群里目前有75人,大多是这两年受骗的。

大家互通有无后发现,机构给每个人的合同是不一样的,早期的合同里写着保offer,也可以退款;但后期雨晴这批,已经不这么写了。

但不管写不写,想退款都没门——机构要么像对阿克那样装死,要么在协商金额、机构签字确认、财务出账等流程中,每个环节都一拖再拖,理由往往都荒唐到没边,比如下图:

给求职机构送了4万“智商税”,我还是没找到工作

这样一来,极大拉长了维权时间——有人苦等了近一年,还没有拿到退款,这些带来的还是无意义的损耗。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蔡全那边放弃了交涉,他表示:“找到工作更重要,没有多余的精力再与机构纠缠。”

而颇为讽刺的是,自己找工作后,仅用一个月,他就拿到了四大事务所其中一家的风险咨询offer。

有着局外视角,一路看过来的布鲁斯表示:“想走捷径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很多学生就是太心急了,其实对自己上心,远比求职机构靠谱得多。”

话当然说得很中肯,但身处时代洪流的裹挟中,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

比如,我们在采访中捕捉到了这样一幕:在一家小公司的运营岗管培生群面现场,6个面试者,五个都是硕士,其中还有一个985的。

这是广东某一本院校应届研究生李慧一个月前的经历,她第一轮就被刷了下来。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阿克、蔡全、雨晴、布鲁斯、李慧均为化名。)

 

作者:曹宾玲;编辑:付晓玲;

来源公众号:表外表里(ID:excel-ers);洞见数据。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表外表里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不是一般的傻,硕士就出来这些傻子吗?找工作直接去前程无忧。

    来自广东 回复
  2. 你好,就想看看啥效果

    回复
  3. 天哪……前段时间不是还有个什么付费工作吗,真的想感叹现在形势太难啦

    来自福建 回复
  4. 求职机构里面并不能百分百帮到求职者,但是真的能帮到一部分求职者。

    来自河南 回复
  5. “身处时代洪流的裹挟中,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这个内卷、焦虑的大环境下,普通人谁能独善其身呢?

    来自上海 回复
  6. 还是要找准定位吧,盲目去各种机构也没用,自己也要提高自身能力

    来自云南 回复
  7. 各种求职机构培训机构的,我感觉不咋靠谱哈哈哈,我自己都没有搞过

    来自云南 回复
  8. 哈哈哈有意思,估计是我太贫穷了,所以也不去找求职机构,也就不会被骗钱

    来自云南 回复
  9. 现在求职者太难了,求职机构是真的坑啊,这篇文章让求职者避雷了

    来自广西 回复
  10. 羊毛出在羊身上,现在的打工人太不容易了,很容易被骗

    来自贵州 回复
  11. 花4万拿凯捷的offer,开始上头,被骗之后就会立马下头了

    来自陕西 回复
  12. U1S1,能被骗的都是有钱人,咱这种都不是人家的目标用户

    来自四川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