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CA时代,企业战略必须遵循的3大原则

4 评论 1169 浏览 4 收藏 14 分钟

编辑导语:如今我们生活在VUCA时代,即一个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复杂性、模糊性的时代中,随时都有可能被替代。该如何去面对VUCA时代的大变局呢?本文作者分享了三大原则,希望能给你带来帮助。

沙溢在一档节目中,说了一段辛酸的笑话:

“当我是小鲜肉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看戏、看演员,基本上是陈道明老师、王志文老师、陈宝国老师,我就只能演一些小配角。《武林外传》之后,我就发誓,要做一个实力派男演员,不靠鲜肉、不靠脸,虽然我有颜值,但我要凭本事。

后来,我就开始磨炼自己的演技,开始毁我自己的颜值,还不停的熬夜,让自己颜值迅速地变老。在这条路终于要走到终点的时候,突然间大家审美改变了,大家又喜欢鲜肉了,这个时候我再想回,已经回不去了。”

01 工匠最终输给了童工

在工业革命前夕,有一群人遇到了与沙溢一样尴尬的境地。

那时候,成为工匠是基层人民最引以为傲的事情,因为那意味着拥有一技之长;意味着有稳定的收入;意味着步入中产阶级。

但是,要成为真正的工匠,必须历经千辛万苦,不断的锤炼自己,日复一日的努力。当年,不少有志青年,放弃游戏、放弃休闲,专于一行,开始不断的锤炼自己,希望有朝一日能步入中产,靠手艺体面的生活。这像极了现在拼命加班的年轻人。

然而,不幸的是,就在胜利果实近在咫尺时,工业革命轰轰烈烈的爆发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小作坊,被机械化大生产取代。

由于工匠们敌不过年轻劳工的结实身体,更敌不过工资低的童工,他们开始失业,找不到工作,并最终沦为社会的最底层、沦为赤贫。

更为残酷的是,这些工匠能进入新行业的其实非常少,消化掉这些劳动力的方法,就是等他们老去,退出劳务市场,至此一代人落幕。

你无法想象那种痛苦,他们的穷困潦倒,不是因为他们不努力,而是时代变了。

时代要抛弃一些人,从来不会考虑这些人的感受。

更可悲的是,被抛弃的往往是那些曾经最努力的人。

02 给强者一记最重的耳光

2021年年初,我跟朋友路过了大学外的商业街,眼前的景象让人唏嘘不已。因为大学的搬迁,曾经人山人海的商业街,如今门可罗雀,一片萧条。

我们边走边感慨,当年吃饭都得提前抢位的地方,如今大多数店铺已关门倒闭,整条街仅剩三五家餐饮在苦苦支撑。推门而入,服务员明显多于顾客,可以想象当初的生意得多么火爆。

如今饭菜的质量不尽人意,价格却异常高昂。吃着难以下咽的饭菜,看着对面倒闭的小店,再想想这家当年的强者,我突然意识到:

当大潮退去,最好的方式就是站起来,寻找另一片深水区。

而强者往往固守于自己的过去,困死在当下。

也许那些已关门的小店,早已在新的校区重新火爆起来。

这让我想起了2018年遇到的一家企业。

那是一家做手机按键的企业,巅峰时期供应了中国80%的手机按键。触摸屏出现时,他们不是没有注意到,只是,他们生产实力太强,养活的工人太多,过去的包袱太重,最终影响了自己的转变。

短短几年,诺基亚破产,按键手机退出了历史舞台,他们企业的订单也遭遇了断崖式的下滑。

这就是时代给予强者的耳光。

03 失效的“第二曲线”

我相信不少人看到这里会想到“第二曲线”。

第二曲线是欧洲管理思想大师查尔斯·汉迪,为企业持续增长找到的解决方案。

他认为一切事物的发展都逃不开“生命周期”的自然规律,即经历“诞生、成长、成熟、衰退、结束”几个阶段,这个过程表现为一个S型曲线,称为“第一曲线”。

企业必须在现有产品(第一曲线)还处在上升阶段时,就启动打造第二曲线的计划。只有在第一曲线到达极限点之前,找到带领企业二次腾飞的“第二曲线”,并过了破局点,企业永续增长的愿景才能实现。

但是,在黑天鹅事件频发的今天,在VUCA时代(指我们生活在一个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复杂性、模糊性的时代中。VUCA是volatility易变性,uncertainty不确定性,complexity复杂性,ambiguity模糊性的缩写),“第二曲线”失效了。

疫情的突然爆发,很多企业的第一曲线发生了腰斩,从高速增长期直接进入了快速衰退期,极限点过早过快的到来(如上图红色曲线),让众多企业猝不及防,在这种情况下,如没有提前布局,哪里还有能力和财力去寻找第二曲线。

是这些企业做错了吗?

不是!

宛如诺基亚卖掉时,时任CEO说过的话:“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输了。”

04 应对VUCA时代的3大原则

诺基亚技术不先进吗?诺基亚生产不了触屏手机吗?诺基亚高层不合格吗?

都不是!

让诺基亚这位强者栽倒的原因就四个字——沉没成本。

沉没成本是以往发生的,不能由现在或将来的任何决策改变的成本。

但是,沉没成本深深的影响者现在或未来的决策。

就像你爱了一个姑娘8年,为她付出了8年,但她不爱你,这段感情注定没有结果。你付出越多,你的沉没成本就越高,你放下这段感情,开始新的生活就越难。

诺基亚最早研发出智能机,但被否定了;柯达最早发明了数码相机,但被雪藏了。

组织规模越大,越容易迷失自我,越容易失去壮士断腕的勇气,越容易错过未来发展的革命性机会。

回到前面的工匠问题,他们有机会去工厂吗?

是有机会的,放下自己的工匠身份, 放下过高的薪资要求,基本生活费还是可以赚到的。

他们会去工厂工作吗?

我想不会。

他们的沉没成本太高,影响着他们的决断。

请闭上眼睛,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来一场智能革命,你是否在被取代的行列——坐在电脑前的“工人”。

回归战略思维,我们该如何去面对VUCA时代的大变局呢?

我查阅很多战略书籍,听了很多战略大师的课程,最终总结出针对此战略问题的3大原则:

  1. 保持冗余
  2. 放下包袱
  3. 革新自我

1. 保持冗余——系统保障

生命的一个基本特征是冗余,就像人身上有很多冗余的器官,我们有两只眼睛、两个肾。切除了身体的部分器官(如肾、胃),我们仍能存活,这就是生命给予我们的冗余,是我们生命的系统保障,能让我们能从容应对突发的变局。

冗余的对立面是效率。

但效率的极致在崩溃的边缘,没有冗余,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全线崩盘。

不少企业为了效率,去除了冗余的部分,导致其抗风险能力极差。

无论个人还是企业,一定要设置冗余机制。在突发变局时,它是你生存下去和寻求改变的保障。

2. 放下包袱——沉没成本

沉没成本是大多数企业和个人都难以放下的包袱。

但只要你转变了思维,就会重新看待这个包袱。

刘润讲过一个观点:没有损失,就不是选择。这个观点的核心要义,就是放下。

2006年,加入微软7年的刘润管理着一个比较大的跨地域技术团队。突然,有位Boss找到他,问他要不要加入销售部门。加入销售部门,要从销售基层做起,意味着要放下极大的沉没成本,包括:管理岗位、独立办公室、降薪20%等。

放下过去,只看未来,一边是沿着程序员路线做下去,成为技术大神,另一边是拥有新挑战和新可能的销售路线。

思索再三,他加入了销售团队,拥抱了变化。也正是因为这,让他完成了从程序员到商业咨询顾问的转变,成就了今天的润总。

如果你同样面临着抉择,建议你把沉没成本的清单列在一张纸上。如果不考虑这张纸上的清单,你会如何选择呢?

在剔除沉没成本的干扰后,相信你一定会有清晰的答案。

3. 革新自我——裂变团队

在VUCA时代,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复杂性和模糊性是必然,变局是必然会发生的,在我们“有冗余、无包袱”的情况下,我们如何预防这个时代的变局呢?

答案就是革新自我。

革新的前提是看清趋势。如何看清趋势、看到机会?

美国MIT Sloan School管理学博士、台湾大学国际企业学系汤明哲教授给了我们一个WWW模型:

  • What’s New:观察有什么新趋势
  • Why:为什么事情会这样发生?
  • So What:事情发生的后果?

WWW模型,让你系统的思考,有广度、有深度,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机会,最终找到战略终局,然后进行战略布局。

战略布局就是要革新自我,不要等着别人来革你的命,那如何做呢?

汤教授给出的建议是,裂变或组建一个新的团队,给他们赋能,让他们放手去做,并把原有的产品当成竞争对手,这样新团队才能放下原有的包袱(沉没成本),轻装上阵。

微信就是这样出来的,为了推出微信,腾讯内部有三个团队在做,谁赢了谁上。抖音也是这样起来的,2016年今日头条进入短视频领域,做了西瓜视频、火山视频和抖音,最终抖音火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还是第二曲线,但又不是第二曲线,这里存在两点差别:

  1. 启动的时间是跟随趋势,而不是等待第一曲线进入上升阶段,因为黑天鹅随时可能到来
  2. 需要裂变一个新的团队去做,把原有的产品当成竞争对手,不借过去的优势、放下过去的包袱,思维才能是新的,才有可能突破。很多传统企业触网失败,就是血淋淋的教训

保持冗余,让你有转变资本;放下包袱,让你能轻装上阵;革新自我,让你能紧跟趋势。

 

本文由 @大魔方数字营销陈明宇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当大潮退去,最好的方式就是站起来,寻找另一片深水区。
    赞!

    来自广西 回复
    1. 不执念过去

      来自山东 回复
  2. 受教

    来自浙江 回复
    1. 客气

      来自山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