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联合创始人首次反思:我们为什么会错过这三个大风口?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现在迅雷终于在下载之外走进了一个全新的领域——用共享经济的方法来做 CDN 市场。任何成功都是站在无数次失败的肩膀之上的,我想先跟大家聊聊迅雷历史上错失的机遇。

cuoguofengkou

2002年底我从百度出来和杜克的同学邹胜龙一起创办了迅雷,第一年做的是分布式邮箱,后来转型到迅雷。从2003-2006年,我们还是非常聚焦,只有这一个产品线,到2007年的时候,从数据上看迅雷在客户端软件里用户规模已经仅次于QQ了。之后迅雷在战略走向上做了很多尝试,今天回头来看,其中有些机会的错失比较可惜。

错过的风口

第一个比较可惜的机会是浏览器。迅雷做浏览器在业界还是比较早的,当时市场上已经有一些第三方浏览器,例如 Maxthon,但用户群还很小,360 也只是开始做。虽然浏览器能带来很多搜索收入,这个商业模式在当时已经比较明确,但迅雷要做浏览器,首要目的并不是搜索收入,核心原因是我们考虑到浏览器是下载的入口,入口如果被第三方把握住了,我们的核心业务会受到很大压力。因此我们启动了浏览器项目。

很遗憾的是,最后产品没有发布,原因是我们自己觉得做的还不够好,再加上和 360 的一些关系,最后就没有推广。后来我们把浏览器的战略和商业利益看得更清楚的时候,也再次讨论过是否要重启这个项目,但时机已过,再杀入红海已经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了,这是我们错失的第一个比较大的机会。

第二个机会是流媒体。土豆刚发布的时候,已经很明确感觉到视频消费从下载到流媒体的趋势。我们专门组织了一个战略会议,二十来个中高层拉去东莞封闭了两天,最后决定启动迅雷看看。迅雷看看的前两年是视频领域野蛮成长的阶段,每周的数据都有可喜变化。但是当视频这个领域逐步成熟的时候,视频业务的实质和核心竞争力变成了媒体、内容和销售,这和迅雷的技术基因有很大不同。当一个业务的实质脱离了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结果也就基本注定了,就像腾讯的基因是社交,如果做搜索,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当然即使是脱离了我们的优势范围,我们其实还是有机会的。我曾经多次反思和推演,如果能够从头再来,我们更明智的做法应该是捕捉到这个趋势之后,对迅雷看看进行分拆,从全国找优秀的 CEO,独立融资并且管理层持股,再做一个 startup。以迅雷的流量和技术做支持,这是完全有机会的。

第三个最大的机会也是最可惜的机会就是手机的应用商店,因为迅雷在手机上天生就应该是应用商店。2010-2011 年的时候,安卓刚兴起,虽然也有 91、豌豆荚等安卓市场,但当时规模还都不大。所以我们也做了自己的应用商店,但是坦率讲,我们当时对应用市场这个机遇没有看的太清晰,基本上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既没有投入优势资源,也没有从全公司角度给予充分重视。所以当我们觉得体验还不够好,又碰到一些用户投诉的时候,再加上我们当时主营业务有一些压力,基本上就把这个项目搁浅了。一年以后当我们看得更清楚的时候,我们投入重兵重新启动这个项目,但当时已经是红海了,360 手机助手已经很大了,百度和腾讯也都开始重点投入,机会窗口一旦失去就再也没有了,我们试了半年最后放弃。

这几年我会经常反思,为什么这样一些重大机会,我们没有抓住?以下是我总结的几点感想,希望能对创业路上的朋友有些帮助。

一、深入思考,避免“战略问题战术化”

以迅雷的浏览器和应用商店为例,我们不是没做,而是没有投入重兵做,没有坚持做,根源还是思考的少导致没看清楚。如果我们深入思考后觉得这是个必须做而且必须要成功的事情,那么,项目启动的时候就会聚焦一切资源,项目遇到困难哪怕换人也要迎难而上。要做到这点,就必须“战略先行”,因为“战略上看不清楚,战术上是绝对不可能给你惊喜的”,战略上是否重视决定了你是否会 all in 你的优势资源。

微信能做起来,这对马化腾来讲根本不是惊喜,因为这事对于腾讯太重要了,几个团队同时都在做。假如张小龙没做起来,那就是李小龙或者王小龙,总之必须得有一个人给我做起来。所以没有深入的思考就不可能有 all in 的心态,商业里没有“惊喜”,也没有“四两拨千斤”。一切都基于逻辑,基于你的战略,以及战略背后有多少投入。

二、企业最大的威胁不是竞争对手,而是趋势

互联网领域,几年一波大势,都会有一些“颠覆性的变化”,所以“危机感”是常态。360 在桌面安全领域,百度在搜索领域至今也是绝对的垄断者,但是无线这一波大势来了,这对于所有企业既是机遇也是挑战,要么上要么下,抓住了就是机遇,否则就被挑战。

360 作为工具类软件被以小米为代表的国内手机厂商的“软硬一体”所挑战;百度到了无线时代“连接人和信息”被“信息、服务、支付”端到端一体化的 app 所挑战。腾讯如果没有抓住微信这个机会,现在连 500 亿美金的市值都不一定有。即使是目前抓住机遇的互联网企业,面临下一波大的机遇来,例如人工智能对整个商业链条的重塑,我们也很难预测到时候 BAT 会是什么样子。

所以企业要基业长青就必须要抓住每一个“颠覆性的变化”所带来的机遇。所以“危机感”是常态,“离死亡不超过XX天”并不是一句很夸张的话,不光是对 startup,对 BAT 都是一样。

三、商业模式的创新和技术创新同等重要

说回迅雷本身,迅雷长于技术创新,我们发明了 P2SP 的内容传输算法,并第一个用于实际应用,同时迅雷还第一个将 P2SP 应用在流媒体点播领域,近一年我们又开始通过众筹的方式颠覆 CDN。但是光有技术创新是不够的,商业模式的创新同等重要。微软也好,google也好,他们的伟大不只是他们有很 NB 的技术创新,更在于他们开创了一个崭新的商业模式。给用户带来巨大价值的同时,也为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商业利益。因此如何提高商业的敏锐度,如何在商业模式上进行创新,对于很多技术导向的公司来说,“学习能力”变得非常关键。

任何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都会抓到一些机会,也会错失一些机会,这都是很正常的,只有在反思中不断学习,在挫折中不断成长,才能让一家企业在“基业长青”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作者:程浩,迅雷联合创始人

来源:微信公众号:haogetalks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一直觉得迅雷很可惜

    回复
  2. 危机感,焦虑,发展之快,所以互联网很浮躁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