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资本刘二海:用五个指导思想做投资

产品经理就业特训营,专门为大学生和准备转型做产品的人量身定制,60天线下培训,包就业!了解详情

曾经的领先者并不一定能长期保持,优势不等于胜势。

题图: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 刘二海先生

刘二海先生从事风险投资15年,其典型投资案例包括易车网、神州租车、蔚来汽车、途虎养车、摩拜单车、乐逗游戏、小猪短租等知名企业,这当中有多个已通过IPO实现退出。

在捕Sir看来,刘二海先生能在投资上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一方面得益于他对中国产业的发展有着独到见解,他算是国内最早的产品经理;另一方面,得益于他总结出来的一些颇具特色的投资指导思想。那他做投资的指导思想到底有哪些?他的这些指导思想又是从何而来?

指导思想之一:根据地理论

2004年是我刚入行的第二年,那一年我去山东参加一个会议,听到几位资格比较老的投资人说不做VC了,觉得太没意思了。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因为「行业里来了几个年轻人,很快就做了不少优秀项目,老同志在这行做这么久,也体现不出来什么积累。」

当时我刚入行,听完一喜,新来的都可以做好,看来我问题也不大。再深入一想,感觉VC这事也不太靠谱,因为做再久也没有积累。实际情况是,VC的积累效应的确并不是特别强,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年轻人也能做得非常不错的原因。

所以,从业十五年来,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在VC这行做出「积累效应」?思考的结果就是「滚雪球」——我们一直在提「根据地投资」。怎样把雪球滚大?

巴菲特有一句名言:「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的事是发现湿雪和长长的山坡。」没有湿雪滚不动,还需要山坡足够长,如果只有一点湿地,雪球也滚不大。「雪球效应」与「指数效应」和「复利效应」极为相似:雪球只滚一圈,复利并不大;如果你每圈都能让雪球增加一点,推起来又不那么费力,一段时间之后,你就会发现雪球滚得非常大。

这就是我当时思考的怎样才能做积累,后来就形成了「面向根据地」的思想。

成为「根据地」需要有几个条件:

  1. 市场空间足够大;
  2. 已经投出了数一数二的项目,否则大家不会认可你;
  3. 要有人脉。

很多人问我们怎么投到摩拜的?其实对我们来讲不难:

首先这是我们的根据地,我们从2005年开始就一直在研究出行领域,非常熟悉。另外摩拜,是我和李斌(易车网、蔚来汽车、摩拜单车董事长)聊别的事情时他提起来的。李斌说这个创意很好,让我去看看。

如果没有积累、没有根据地,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就是每次都在拼刺刀:你虽然研究了很长时间,但每次接触都像生手一样、从零开始,这种情况下,想要每一次都判断准确就比较难,就像是拼刺刀的遭遇战。

孙子兵法讲「不战而屈人之兵」,不需要判断,不打仗就能赢,不是更好吗?前提是你做好了战略,战略制定和战术是不一样的。战略制定是什么?集中三倍五倍优势兵力打击敌人。水平基本相当的情况下,用三倍的力量打击对手,还赢不了吗?战略的制定就应该是这样的。所以那些越是不需要用脑思维、不需要判断的项目,就越是好项目

也有人会问,那你们难道整天都龟缩在根据地里吗?显然也不是这样的。我们对扩充根据地永远保持最敏锐、最警醒的状态,同时又具备开放的心态,两者结合——一方面,不断丰富已有根据地,一方面增加新领域的根据地。

巴菲特在给小沃森的传记写评价时说:小托马斯.沃森最近写的一本书,名叫《小沃森自传》,书中他引述了自己父亲的一段话:「我不是天才。但我在某些地方是聪明的,而且我就待在这些地方。」这就是做投资、做企业的全部内涵。投资不是战无不胜无所不能,它要求你学会利用自己的领域去获得优势,不能一味开疆扩土而不去耕耘。

指导思想之二:投资人要认清位置,尊重企业家

有一部电影叫《七武士》,这部电影在日本知名杂志评选的日本100部好电影中排名第一,这是大导演黑泽明的力作。讲的是日本战国时代,农民经常受山贼袭扰,想找武士来帮助消灭山贼 。

但在当时,灭山贼是很难的一件事,因为农民的社会地位最低,而武士处于最高阶层。经过一番周折之后,农民还是找来了七个武士帮忙,这些都是境遇比较差的武士。武士教农民组成小分队,构筑工事,训练农民拿竹竿围攻骑马的山贼。电影的结局是武士和农民消灭了山贼,四个武士战死。

最后的镜头是,农民唱着劳动的号子,在农田里插秧,村庄恢复了平静的生活。带头的武士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武士不是最后的赢家,农民才是。

这个故事给我的启示是,其实,我们投资人不是最后的大赢家,创业者才是。我们只是赚了点钱而已,而创业者成就的是自己的事业、拥有平台、赚了更多的钱,为社会做了更大的贡献,所以投资人搞清楚自己的位置非常重要

当初我们投了易车和神州,易车要做汽车俱乐部,神州也想做汽车俱乐部。如果当时我和李斌说,你能不能甭搞这个?李斌可能会想——是不是我投了神州,才不想让他做这个?后来李斌做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复盘一下,发现发展得不太好,然后他就不搞了。

企业家做这个决定一定有站在他那个位置的思考和想法,投资人并不总是正确的。投资人要充分尊重企业家,意见不一致的时候,要采取一定方法,让他在一定程度内去尝试。千万不要说,这事儿不行那事儿不行,毕竟这是企业家负责的事情。

指导思想之三:一横一竖

商业到底是在做什么?归根结底就是「价值创造、价值分享」。如果没有价值创造,只做价值分享,估计只能是收税或者做公益。企业必须既创造价值,又分享价值。价值创造的关键点是什么?可以是技术、平台,可以是基础架构的完善,它们都创造了价值。那么,如何判断究竟是哪些因素在价值创造的过程中真正起作用了?

我们采用了二分法:一横一竖。

「一横」即企业在整个社会价值链中能创造的价值;「一竖」即竞争中企业比别人做得好、优于其他人的价值。如果一横一竖都做得好,那这家企业就是好企业。

我们拿下围棋来举例,这其实这和「一横一竖」的道理都是相通的。「一横」就像围棋里的「一条龙」,下棋时你要在整个棋盘中存活下来,经营企业,你的公司要在社会价值体系中不被别人驱逐。不管你是执黑还是执白、不管你的企业是赢者通吃还是垂直市场里的第一,你能活着,你的价值体系就有强大的生命力。

再举一个「一竖」的例子:黄石公园每年都清点狼群,在地图上用不同颜色标出不同区域的不同狼群。狼群各有各的领地,如果一只狼跑到其它狼群的领地,就会被驱赶出去。所以在「一竖」中,你必须要有自己的领地

最近几年,有很多人的感受就是,创业公司成长进化的速度越来越快,原来一家公司从创立到上市至少需要6-7年,但现在这个时间越来越短。

我们认为中国创业公司正在经历一个「魔鬼通道」的过程。共享单车、团购、二手车、O2O这些所谓的「风口」上的公司,都是从「魔鬼通道」里厮杀出来的。为什么在中国有「魔鬼通道」?因为市场巨大,竞争壁垒不高,利益又巨大,那你只能拼,别无他选

「一横」中,如果你的创新度不是特别足,你就必须在「一竖」中补,这时候拼的就不只是产品,还要看你的PR能力、融资能力、带团队的能力、甚至吸引人才的能力

指导思想之四:千层饼和披萨饼

美国的传统产业比较发达,与高科技是有区隔的,就像是披萨饼的面胚和上面那层馅料,彼此之间分得比较清楚。中国的传统行业不发达,相当于传统产业与高科技同时在发展,这个过程里,两者产生融合,就像千层饼一样,这种差异导致你在中国不能纯粹使用技术、或者某种单一维度来判断

一刀切开中国这个千层饼,我们找出了五种类型的机会:第一种是典型的硅谷公司模式,技术制胜,风险很大,成长很快,死得也快;第二种是科技公司,有非常强的科技背景,但是它依托于某个具体行业;第三种是产品公司吸纳高科技;第四种是服务公司吸纳高科技;第五种是新模式。每一类公司的成功要素不一样,比如,本质上做产品的公司做不好产品,网上销售能力再强也没有任何意义。

美国的社会已经是偏稳定的社会,你很少见到一个硅谷VC投资一家水果公司,可在中国有。所以看中国的投资机会除了技术与模式,还要多两个维度,一个是社会发展的维度,一个是产业的维度

(1)产业维度:产业后发、完善基础设施、放松管制、进口替代、产业升级等

产业后发——在中国有很多后发产业,汽车、食品都是;基础设施完善——阿里当年做支付宝就是完善基础设施,京东做物流也是如此,这点和技术没什么关系;放松管制,这会释放出大量产业级别的投资机会。国外的VC可以不考虑这些,过去在中国你也可以不考虑这些,但今天在中国不考虑产业环境、基础设施、产业的后发、政策管制,最后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

(2)社会发展维度:城市化、消费升级、老龄化等

社会的发展有几个趋势特别重要。大家经常说的新时代、二次元、宅男,都是群体的变化。比如,2000元一件的波司登羽绒服你不愿意穿了,因为你听说「加拿大鹅」更保暖,即使8000元一件你也愿意买——虽然温度其实也没那么冷。消费升级实际上跟功能没多大关系,主要是心理感受,只要你的产品或服务是提供给人的,你就必须关注这一点

指导思想之五:坚持独立研判

很多人认为重资产是非常糟糕的事情。确实,你刚创业,你说需要10亿资产,你有办法做吗?自己就融了200、300美元,这个重资产怎么做?所以,这在一般意义上是对的,可是你也别忘记另一个可能性,就像红军走的路一样,大家都愿意走平路,但当竞争达到一定程度,你把竞争考虑进去的时候,重资产未必不是很好的机会

另外就是高频和低频,没有人不喜欢高频,假如高频每单都亏钱,客单价也非常少,也未必能赚到钱。这个现实社会当中有很多低频,汽车、冰箱、彩电,就算是苹果手机也是一年或几年买一部,它也是低频。如果低频的客单价顶起来之后,未必会比高频的差

途虎最早是从轮胎生意开始做的。轮胎其实是更换频率很低的产品,一般是两三年换、六万公里换,但好处是轮胎毕竟是两三千块的价格,高客单价是个切入口。

说这两件事情是想表达,我们有很多习惯性的思维,或者说这个圈子里有很多大家传的话,但这都未必是真的,未必跟你的情况很相符。所以自己要研判是不是真的是这么回事儿,如果不是这么回事儿,你可能要修正一下,没有必要听别人的,你自己需要独立判断。

举个例子,我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我想投智联招聘,但是当时已经有了前程无忧。我们经过市场调研发现,人力资源经理会选择不同特点的招聘平台。换言之,招聘是一个可以并存的市场。

当时,另一位同事说要投中搜,一个搜索引擎的公司。我说这就不行,因为搜索已经是一个赢者通吃的市场了。最后的结果,我们两家都投了,最后智联招聘上市了;中搜就只能转型。

为什么研判市场很重要?

有一个故事,巴菲特从一个牛排馆里走出来,一个人对巴菲特说,你就是上帝。巴菲特听完受不了,结结巴巴地说:「不,那个地方已经被人占了。」那个地方确实被人占了。好的地方谁都想坐,但是没办法,想进入很难。

但博弈是不停歇的。曾经的领先者并不一定能长期保持,优势不等于胜势。十多年前,你觉得卓越、当当做得不错,亚马逊把卓越收购了。后来者京东一上来就干得很漂亮,比谁做得都大。淘宝又弄了一个天猫,也迅速发展起来…随时都有机会、随时都在变,竞争和博弈是不断的,除非真的你找到了剑门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千变万变不离其宗——核心要点还是怎么创造价值,这需要研判清楚才行。

(题图由作者提供)

 

本文素材来源:华兴有个 Alpha、混沌大学

作者:刘二海,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

本文由 @捕手志(ID:ibushouzhi) 整编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祝给予赞赏的伙伴,2017年发大财!
5人打赏

评论( 0

写下你的想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