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资源官彭蕾:我们如何实现马云吹的那些牛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摘要】马云一直在着手打造自己的“接班人”队伍,如今已经初见成效。以下为《中企》与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资源官彭蕾的对话,可以窥见这个阿里合伙人正宗的“阿里味”。

有人说,如果马云离开阿里巴巴,公司所受的影响大概在30%,如果马化腾离开了腾讯,公司所受影响是50%-60%,如果李彦宏离开了百度,公司所受的影响可能是70%。马云至少认同这个对自己的评价,他认为,今天阿里的“味道”已经在这里,阿里也有比较完整的接班人体系与合伙人体系。

彭蕾,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资源官,兼小微金融服务集团CEO,她在阿里系中的位置之重要,不言而喻。小微金服集团的巨大能量,至今不过刚刚展现冰山一角。彭蕾的“阿里味”就特别明显,同样的问题,我曾问过马云,而她第一次听到,给出的答案却都差不多。

需要说明的是,以下内容来自阿里上市当天晚宴上的交流,并非以采访形式获得。

关于人:不会特意寻找高级人才

CE:刚才马云在上市后的讲话里谈到他将来要做的很多事情,特别是国际化这方面,你们是真的决心要做吗?是否会去全球层面寻找一些高级人才?

彭蕾:其实国际化有很多实现路径,也未见得到美国来就是国际化,特别是我们的业务,也许东南亚更适合,也许非洲、南美都合适,我们有一个做出口的平台叫AliExpress(全球速卖通),现在已经是俄罗斯最大的电商网站。

人才方面也不会特意为之,我们在这个阶段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或者需要什么样的资源,我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水到渠成地做一些事。

CE:如果有的人能力跟不上了,怎么去调整?

彭蕾:今天对我来讲,集团HR当中,最重要的就是这批总裁的格局和能力怎样才能进一步发展,他们下面的接班人怎么培养,这个是我这次回去以后要做的。给他们任务,也给他们方法,但是如果说不合适,也必须要跟他们讲。在集团,HR其实是很重要的,它提供数据,在阿里的业务体系当中无处不在,所有的重大项目,所有的业务HR都会跟着走,其实并不是说在某一个特别的时候才会出现。

CE:今天最多的文章都在分析阿里的员工产生了多少千万富翁,多少亿万富翁,这是否会对员工心理产生影响?虽然马云说他对财富不迷恋,但很多员工可能会有很现实的想法。

彭蕾:这会是一个事情,但是我不担心。我觉得第一公司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很重要。你不能觉得今天这帮人拿了股票就要走人了,我的看法是,有选择就是幸福,今天无论他是选择出去还是留在这,无论做什么选择都是幸福的。

第二像有些人如果他在公司时间已经很久了,他也很累了,能力也到一定瓶颈了,他现在也有那么多钱了,决定离开,我觉得应该为他们高兴,公司和他互相都有了个交代。另外,还有一些人是有能力,有潜力的,这些人我们要想方设法留住,怎么留呢?除了利益,我觉得还是要用事业留人,他不能觉得阿里巴巴已经到一个巅峰了,他也没什么事可干了,其实我们还有很多很多事情,今天阿里巴巴的蓝图也是刚展开。

第三,对于任何困难与挑战,如果有心理预期的话都没什么关系。有时间你可以看看阿里巴巴拍的一系列微电影,非常有意思。包括有些人富了,有些人后来进来没有股票或者股票很少,这种巨大的心里落差的反应,都是我们自己员工去演,非常有意思,像这样一种片子对大家也会有很多影响。另外,我们还会有员工的奖励,不是说好像今天股票发了,我就没有机会了,不是这样的,也要让大家看到希望。

关于上市:小微金融与集团的所有交易都有协议

CE:现在阿里巴巴集团上市了,会不会其实未来投资者更看好小微金融的业务?

彭蕾:我可不这样认为,我觉得阿里的空间还很大,还有好多事可以做,从小微发展的阶段来讲,我们可能相当于几年前的淘宝,成长性更大。但是我觉得阿里今天的体量还会变得更大。今天阿里已发展到了一个关键阶段,但我觉得解决特殊的问题,还是在人和团队上。

路演的时候,投资者很关心阿里与小微金融的关系,他们怎么看你的角色,因为你在领导小微,同时你又是集团的合伙人。

彭蕾:没有人问这个问题。

CE:你觉得这个问题该问吗?

彭蕾:我觉得可以问,但我会告诉大家,我一点都没有觉得有任何的冲突,在小微这边做任何业务上的决定,与集团所有的交易其实都是有协议的,我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就是阿里集团最大的服务提供商,就这样简单,当然在文化和人才上面全部都是血脉相通的。

CE:一个万亿市值的公司现在交到你们手上了,你会有一点恐惧吗?

彭蕾:恐惧这个问题对我们实际是不太成立的,我一直都在和别人说,不管今天阿里有多大,或者外界怎么看他,但其实在我们这些人心里,就觉得他永远都是当年那个小小的孩子。就像今天一个老头80岁了,只要他妈妈还在,他也还是孩子。今天阿里巴巴不管别人把他看得多牛多了不起,在我们心里他就是当年那个跌跌撞撞这么一路走过来的孩子。他身上有哪些毛病,有什么样的DNA,有什么样的特点,我们都还用平常心去看他,不会觉得他大了心里就……

关于公司的未来:对未来的不确定要保持敬畏

CE:现在按照生态的概念去理解阿里的话,应该怎样描述这种关系?

彭蕾:我觉得其实说生态的话,上面的业务都不是最重要的,但是生态的次序与内在规律其实特别重要。说到底,就是我们的生态圈里面和外面这些主体互相之间的关系是什么,这是非常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例如卖家与消费者之间,服务商与卖家之间,平台之间,怎样互动。这么多年,我们更习惯,或者说更擅长的是把一件业务,一个产品,一个功能做到极致,但是随着系统越来越复杂,以后需要从哲学层面和社会层面去对很多东西加以梳理。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像淘宝的评价体系,这个拯救了淘宝,甚至拯救了支付宝,但是再往下走的话,这一套评价体系对于整个社会来讲它的影响会是什么?有时一个简单的规则,我们先定下来就好了,但有时候它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我觉得,对于这种规则、规律的理解和把握,对整体生态来讲是一件需要去提高的事情。

CE:2014年初,马云发了好几封内部信,公司内部是否有明显的焦灼感?

彭蕾: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后,随着微信的出现,我们发现自己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所以那一下是比较着急。但是我后来开玩笑,其实这件事就像闹钟,把你唤醒了,告诉你今天有人已经开学了,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更重要的是,醒来以后,我们要看看在这个时代我们要做什么,然后我们迅速调整,感觉一定在移动电商、移动支付、移动金融方面,绝对不会给对手任何机会,这个也是我们在PC互联网时代的优势。

CE:你们现在去年那种焦虑感已经打消了吗?

彭蕾:其实我们这个团队的危机感,不会因为这样一件事情来了就特别强,也不会因为这样一个事情没解决就没有了自信。危机感主要来自未来,总是担心自己会错过一些什么东西。比如说现在又在担心90后起来,他们无论是加入公司作为员工,还是他已经成为我们的客户,我们是不是能够跟上他们的这种节奏。我觉得这种对未来的不确定,需要我们保持敬畏与足够多的注意力。

CE:从外面看,阿里对组织形态有比较前瞻性的研究,公司架构调整也蛮快的。

彭蕾:阿里就是有点……怎么说呢,我们内部有些时候会进入一些哲学层面的讨论。有些时候,有的人没意识到自己问的是一个比较哲学层面的问题,但很快就会被别人识破,说你这个问题别在哲学层面纠结了。就是说,总是在务虚和务实,未来和现实中间不断来回跑。

我们这两年在做一个反思,阿里巴巴有一条价值观叫拥抱变化,但我们这两年觉得,在业务上,在面对未来的时候我们要学习“准备”拥抱变化。

关于马云:员工做错事我会直接削他,马云心太软

CE:你们有没有人对马云提意见?

彭蕾:有呀,我最近就告诉他,我说他是一个非常不能去批评下属的人,心太软。这个我跟他很不一样,我看到哪个下属身上有办事不对,或者这件事情不对,我都直接说,我就会削他,但是他总是会鼓励为主,也会用比较委婉的方式批评,但有些人不一定会明白他的苦心,所以我跟他说你要直接一点。

CE:这种性格的差异是否恰恰是合伙人之间多年来在一起创业形成的一种互补呢?

彭蕾:你讲的很对,互补是很珍贵的。老陆啊,我啊,我们做具体的执行与运营,需要更直接去面对问题。但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每个人个性不同,放在工作的场景当中,就会体现为他做事的一种风格、一种方法和一种切入点。像我现在也在集团负责HR,就感到很多时候是借事修人,其实不能单独谈业务,每一个业务背后其实都和这个人做事的一种套路有关系,要在这个层面上去跟他交流。

CE:他有没有评价你?

彭蕾:哈哈,就是因为他没有正经给我做过评价,所以我就觉得不爽,才给他提意见。

CE:马云从去年宣布自己退休了到现在有变化吗?

彭蕾:他的变化是会跳出来,更多的将精力用于布局,为未来做准备,而我们则是扎得更深,去完成这个未来的局。

CE:你怎么看他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

彭蕾:习惯了。第一,马云讲的东西确实让大家会很兴奋,第二,当你一路走来,把很多看上去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以后,就会对他提出的目标质疑越来越少。原来他提的很多东西,我们当时觉得好像是不太可能,但是努努力也就做出来了。他后来再说什么都不会笑,不会震惊,就是琢磨一下,说不定这样也能做。他反而会激发团队不走寻常路的思维,有些事按照常规的方法,理性的分析是不能做出来,一定要找到独特的地方才能做出来,现在大家慢慢都有这样一种思维。

CE:我不明白当时马云怎么忽悠的你,让你们拿着很少一点钱和他扎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拼命,当时你信他吗?

彭蕾:我其实不是信他,我就觉得他特别有趣,你跟他在一起干活永远不会无趣,你永远会觉得很好玩,很刺激,他跟团队在一起的时候,给大家那种精神上的刺激是非常吸引人的。

本文转载自:i黑马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