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免费”午餐

AI时代,如何更快入行抢占红利得高薪?前阿里巴巴产品专家带你15天入门AI产品经理。了解一下>

互联网内容看似“免费”,可是这种“免费”也是有成本的。通过“免费金钱”的形式,让用户付出“时间成本”,表面的免费,却大量消耗了用户宝贵的时间和注意力,成全了企业,使其在看似免费的模式中通过价值的转移兑现了自己收费的目的。

01

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货币学派鼻祖弗里德曼曾经说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这句话常被弗里德曼的信徒们拿来概括经济学原理。

但人性往往与经济学是相反的,博彩事业的兴盛可以佐证。

以小博大、空手套白狼的理念,几乎已经深耕每一个人的内心。即使马哲早已阐明规律的客观性,但多数人仍然以为能量守恒定律只存在自然社会。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许多免费午餐的诞生。

免费午餐,关键词在“免费”上。

符号学创始人索绪尔曾把符号分为两个层面:能指和所指。能指为符号的声形,所指为符号的具体含义。

一般而言,一个符号对应一个能指和多个所指。(索老爷子大概不知道多音字这个神奇物种)

譬如苹果,能指是“pingguo”,第一个所指所指是红色的水果,第二个所指是手机。

不妨从符号学的角度分析一下“免费”:

《说文》中称:“费,散财用也”。免费即“免散财”,即该词的所指意。

这倒是中规中矩,并没有衍生出新的含义,再来看一下“免费”的英文意“free”。

free在英文中,有两层所指意,除了免费之外,还有自由。这两层所指平常相安无事,平稳并行。但唯独有一个领域,却让“免费”和“自由”撞车了。

“信息”在维基百科中是这么描述这种情况的:

“This ambiguity offreecan cause issues where the distinction is important, as it often is in dealing with laws concerning the use of information, such ascopyrightandpatents.”

西方N国的法律规定,在信息领域,人们拥有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利。但往往免费和自由相互混淆。

于是大家常常形成这样的错觉:信息是免费的。一大批专家学者引经据典,用“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给信息套上了公共物品的模子。

所谓非排他性,简单来说,就是一件东西你可以用,我也可以用。食物不具有排他性,你吃了就没了,别人只能吃空气了。

非竞争性,则是指:一件东西你用了,但不会减少它的数量和质量。电影院不具有非竞争性。你买了票,就占了一个座。

至于信息,你看或者不看,它都在那儿,不增不减;多一个人看少一个人看,它都不会有半分损失。

尤其是在贝尔的《后工业社会的到来》以及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出版后,“信息社会”逐渐成为大家对新世纪的称呼。而当信息构成信息社会的基础资源时,免费已是大势所趋。

于是乎,在信息领域,free的免费意指逐渐占据上风,而原本的自由意指却少有问津。

再于是乎,版权和专利的问题开始愈演愈烈。

02

在很多人看来,免费自然是一件好事,不用付出任何成本,无经济压力和负担。

但符号学告诉我们,在某个特定的场合,一个符号只能拥有一个意指,当你把free与免费勾连时,自由的意思就丧失了。

这就像商品的属性一样,当它被出售的时候,只能用使用价值去交换它的价值。

而免费的代价就是自由。

每一家媒体的报纸上都有广告。纸媒时代还好,由于版面的自由度,读者完全可以略过不看。

但在互联网时代,下滑式的设置让广告避无可避。当广告被以新闻的形式被嵌入信息之中,读者便很难避开。

广告界将其称为信息流广告,是一种创新形式,但对读者来说却是一种心情污染。

当读者阅读免费的新闻时,其实是让渡了自己【不看广告】的权利。这种阅读是受限制的。

互联网上多数的免费午餐都是如此,电商、社交软件、搜索引擎……当我们免费使用它们时,实际上让渡了自己【数据隐私】的权利。

而免费和自由是一种相互的过程。

当用户越来越沉醉于免费时,越来越多的产品就会以免费为诱饵,最终在某种程度上剥夺自由。

所谓自由,是在社会规范与规律允许的情况下,按自己的意愿做出选择。

而免费是一种引诱,引诱的时间长了,就成了习惯。而当它成为习惯时,又反过来伤害提供诱饵的一方。

仍然以媒体为例:

传统媒体时代,大家靠免费策略打天下,积累了读者之后,靠发行量来吸引粉丝。但免费是没有护城河的,一旦有更多且体验更好的竞争对手,原先的霸主就会很快衰落下去。

所以当新媒体崛起的时候,传统媒体就玩不转了。因为新媒体不但免费,而且快,还迎合读者天性。

更重要的是,相比传统媒体,新媒体的成本更低,广告商自然用脚投票了。

纵观现在还活着的传统媒体,早已是转型后的新品种了。

另外,为了摆脱对广告的依赖,以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为首的一批大包纷纷建立了收费墙制度,内容必须付费才能浏览。

现在他们犯愁的是,如何让读者付费?

这可谓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当初推行免费制度的是他们,培养起读者免费习惯的还是他们,现在要读者付费的还是他们。

这世上还真没有那么美的事!

03

实际上,“免费”并不免费。

加拿大传播政治学家斯麦兹曾提出“受众商品论”。该理论认为:媒体免费将信息传递给用户,但却是为了将用户的注意力售卖给广告商。

也就是说,媒体并非无偿将信息传递给用户,只是这部分的代价由广告商偿付,而用户付出的是注意力。

信息时代,注意力是最宝贵的资源。囿于生理原因,人的接收能力是有限的。100条的信息,也许只有1条被注意到,还有可能在几分钟内被遗忘。

而信息时代是一个商品时代,每个人、每个产品的身上都带着商品的属性。

商品的价值要在买卖中体验出来,而买卖最难的是卖。

注意力是买卖成功的第一步,一件商品只有被注意到,才有可能对它感兴趣,继而产生购买行为。

对卖东西的人来讲,不断地攫取潜在客户的注意力,就是获得收益的必经之途。

但对一个自然人而言,注意力的本质是时间。

假如把生命以天计算,那么一个100岁的人大概有36000多天的时间。

时间是不断增值的,年老时的生命会比年轻时珍贵。因为时间是消耗品,且这个消耗不可补充。

当我们把注意力倾注在某件事物上时,就意味着我们把时间倾注在上面。

钱可以赚,但时间呢?

当我们享受着免费的服务时,其实我们付出了时间,无论干任何事情,我们都会付出时间。

当我们纵情的刷着碎片化的视频、讯息时,我们在消耗着时间。如果生命的余额以倒计时形式呈现出来,不知我们会作何感想?

如果一则搞笑视频的下方显示:该视频需要付出三万分之一的生命进行浏览,相信点击的人都会仔细衡量。

他会想,我是不是该去看更有意义的视频?即使那些有意义的东西需要付费?

没有人觉得生命不宝贵,可多数人都在挥霍时间。

可惜,当互联网发展至中程,多数有质量的内容已经开始收费,而我们还未养成付费的习惯。

还没完。

当一种事物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时,它的属性逐渐进化成了“渠道”。渠道的威力,在信息时代恐怕无需赘言。Web1.0和Web2.0争论的焦点就在于究竟是渠道为王还是内容为王。

当事物成为渠道时,便开始宰制下游。游戏就是一个严格受渠道影响的行业,它的绝大部分来源都来自App Store。

App Store原本只是向用户提供产品信息的免费场所,但由于用户基数庞大,于是掌握了上游的议价权。不要以为这只对游戏业挟制哦,当游戏收入要与渠道平摊时,游戏便会在充值时对玩家进行相应的克扣。

这就好比广告捧红的商品,其最终售价都包含广告费一样。羊毛出在猪身上,可猪到头来还会拱羊一鼻子。

这样一来,用户不但为渠道贡献了“威势”,自身还受到商品溢价损失,可谓是双重打击了。

04

最后,讲一个经济学小段子:

一姑娘报案:“我把钱放在胸衣内,在拥挤的地铁内被一帅哥偷走了……”

警察纳闷:“这么敏感的地方你就没觉察到?”

姑娘红着脸答:“谁能想到他是摸钱呢?”

#专栏作家#

善宝橘,微信公众号:善宝橘,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一个崇尚终身学习的互联网斜杠青年,擅长学界理论与业界实践结合,专注新媒体、游戏领域的运营策划。当然,偶尔会写点互联网时事评论。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6人打赏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原文如下:This ambiguity of free can cause issues where the distinction is important, as it often is in dealing with laws concerning the use of information, such as copyright and patents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