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文学上台唱戏:一靠移动阅读,二靠IP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古人云,勤学如春起之苗,不见其增,日有所长。

2011-08-15_145129

这句话用在网络文学领域十分合适,网络文学发展了十余年,这个领域一直不是很受业界关注,被瞩目的大新闻也不过寥寥。一方面是因为之前盛大文学一家独大唱的是独角戏,另一方面网络文学本身是个低调慢热的市场。

不过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突然有一天发现在地铁、公交上全是拿着手机看小说的,恍然大悟。移动阅读这个市场已经足够的大了。

数据为证,我国手机阅读活跃用户4.9亿人,其中网络小说占了全部阅读门类的60%,手机网络文学使用率为44.4%。截至2014年底,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2.94亿,网络文学每年增速明显,已成为跟网络视频、网络游戏、网络购物、网上支付同等重要的主流互联网应用。

最近,一直演独角戏的网络文学舞台来了新玩家,而且看似是个狠角色。5月26日,阿里巴巴文学在北京召开了发布会,公布了其发展战略方针,重视移动阅读以及无线收入的发展方向。

阿里文学上台唱戏,基本上是戏演两处:一是移动阅读,一是IP(版权)。

在上一个时代,起点开创的订阅模式,网络小说主要的商业模式,PC订阅模式把创作变成了体力劳动,作者是重度作者,日更至少七八千,多则两三万,一个作者两三年就被榨成了药渣。相应读者也是重度读者,以死宅男为主,天天抱着PC电脑追更,看爽了打赏作者,不爽则辱骂。

社会要延续,当然不能让这种生活方式成为主流。也不是典型的移动阅读用户。移动设备的便携性也是其相对PC的一大优势。这让用户可以随时随地进行阅读,增加了用户的阅读时间。而阅读时间的增加就增加了用户的阅读量以及用户的阅读欲望,这也放大了单一用户的价值。说白了就是,看爽了打赏作者的人更多了。

CNIT《2014年第3季度移动阅读APP研究》报告指出,移动阅读应用最多的两个场景是睡前和乘车,分别为34.2%和21.2%。用户每天使用APP 3次以上超过一半,每天1-3次也有28.3%,单次使用时长30-45分钟占比31.5%,15-30分钟占比24.6%。

这正是阿里文学优势的领域。UC浏览器是国内移动互联网的先行者,在全球拥有超过5亿用户,从浏览器出发,开枝散叶,打造了丰富的移动互联网生态。书旗小说在移动阅读类App中也是排名前三的应用。

阿里文学怎么忽悠作者?5亿+的潜在读者,来不?

PC端订阅还是以作者\内容(或者编辑)为中心,而移动阅读是以读者为中心。实际上在订阅模式下,读者也通常长期追某一类型作品,培养出类型作者集群。但这种作者导向还是粗放了,理想应该是“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阿里文学在发布会上明确表示,在阿里大数据的支持下,阿里文学尝试根据作者文风特质通过大数据分析,直接推送给具有同类偏好的阅读用户。网文说白了就是粉丝经济,找到了喜欢你作品的粉丝,后面什么事都好说。不过旧网络文学推荐模式下,大多数的作家没什么粉丝。

移动阅读对于网络文学而言还只是个小生意,更大的价值都是在于围绕网文IP,打通文学、游戏、影视等泛娱乐产业链。

在移动阅读之前,IP可以说有个案,还不能算一个成熟的生意。无论是亚马逊销售电子书,在苹果上以App形式存在,还是起点开创的订阅模式,网络小说主要的商业模式,局限于变现文本本身,周边有的没的,看运气。

《盗墓笔记》2006年开始连载,不久就大热,但最近改编电影才开机,面市可能要到明年。《盗》够红,除了小说作品和影视作品,其周边也开始运作,换成一般作品,拖上十年,粉丝早就流失了。

为什么《盗》会拖上好几年?分赃不均。旧网文时代唱的是独角戏,版权归平台方独有,怎么分钱我说了算,别说合作方,连原著作者都没话语权。一般作品,拖上十年,粉丝早就流失了。但是《盗》的人气依然不减。粉丝买账,事儿干好了不愁卖。当然侧面也说明了独家大的平台版权方有多硬气。

IP在电影和游戏同时火,不是两个行业撞衫,而是伴随粉丝经济的兴起,一批受众,同时是观众和玩家。粉丝经济又是在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上发展起来。这是和PC端互联网的本质区别。同理,正如库克大大向果粉们许诺的,apple watch绝不是把iphone缩小了戴在手腕上,移动阅读也不是把PC阅读器缩小了装兜里。

对于阿里而言,人家是做平台起家,相比BAT另两家的生态,开放地多。阿里文学也秉承这个路数,强调版权共享。旧网络文学模式下,平台对版权总得把地死死的,甚至原作者也不能染指。大家一起干活,一起发财,阿里文学思路没错。不过,也得有这个实力干这事儿。

如果阿里文学背靠的大阿里资源给予支持,YY的空间还是很大的。阿里巴巴集团、阿里投资及阿里控股伙伴公司的下游版权衍生渠道十分丰富。比如在影视改编方向,阿里文学可与阿里影业、光线传媒、华谊兄弟等公司达成深度合作。在游戏改编上,旗下有国内仅次于腾讯的第二大手机网游联运平台九游。

互联网这么多年,“合作共享”是所有企业常说的口号,现在看来大伙合作分钱这件事儿得是土豪做的。你说阿里土豪吗?

IP增收更重要的影响在激励有才华的作者。起点号称十万种马文,晋江自诩三千小吊带。但是订阅价格很低,千字两到三分,作者和平台平分,很自然,激励作者以数量而不是质量取胜。订阅用户数不是想有就有,就只能拉长篇幅。对于传统文学,十万字已经是长篇小说,但在起点模式下,才刚进入订阅的门槛。作者能分多少钱?

可以看到,几乎同期电影和游戏产业兴起购买IP的热潮。剧本是一剧之本,电影IP以文学作品为主。游戏IP类型多样,甚至经典游戏也能成为IP,但网络小说也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板块,各路资本涌入,萝卜快了不洗泥,IP授权金额节节攀升,不断放卫星。

阳春白雪的说,我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去看看天上的卫星。低头发现,口袋里没钱。有时候,阳春白雪真不如白面馒头实在。

#专栏作家#

刘旷,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海南三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购团邦资讯创始人、知名自媒体。国内首创以禅宗与道学相结合参悟互联网,把中国传统文化与互联网结合,以此形成真正具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文化以及创新精神。

转载请保留上述作者信息并附带本文链接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