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 漫游在黎明前黑暗的路口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第一次认识奇虎,是在2006年曾经热闹非凡的“反流氓软件运动”中,那时我为当时很火的“反流氓软件联盟”客串义务技术顾问,在出席一个研讨会时见到了曾任职新华社通信技术局副局长的奇虎的副总裁齐向东。

当时与会人士多有对奇虎怎么成了反流氓软件中代表“正义”的支持方成员的颇多疑问。后来的反流氓软件联盟成了个公司,再后来不知所踪。而安全业界从此多了个有流氓软件出身嫌疑的反流氓软件异军360,而且从此顺风顺水高调进军互联网安全,在传统杀毒厂商的地盘里掀起一阵阵“血雨腥风”。

随后的2007年,熊猫烧香热浪席卷神州大地,直到李俊案发,我还欣然写下《黑客失去理想世界将会怎样》的博文为互联网安全业和失去理想的黑客记录一首挽歌:

我相信,熊猫烧香病毒案将是对近几年日益泛滥的黑色经济的严重警告,但有需求就有市场,国内计算机犯罪浪潮不会因此而衰落,相反依然将随着互联网经济的高速发展而频繁来临,并将逐步与传统利益集团和势力勾结,成为其转型和扩张的组成部分。

传统的黑客文化和精神如果找不到新的出路,也将仍然无法抵挡来自金钱的侵蚀而日益边缘化,如同今天中国音乐圈里声威日下的摇滚。作为黑色经济的对立面,政府有关管理部门如果依然维系现有的多头管理的局面,则依然缺乏对计算机犯罪的预警和控管能力的足够保证。至于信息安全行业,既不会因为熊猫烧香病毒案的破获而减少厂商间的口水,也不会因此赢得或失去更多的市场机会。

真正通过熊猫烧香病毒案,我们可以看到的,依然是社会伦理道德规律在互联网虚拟世界上仍然有效的验证,这多少让我们疲惫麻木的心灵得到了一点安慰,让我们依然可以对明天的网络世界充满期待和信心:即使黑客失去了理想,世界依然还有希望。

但是,今天看来,失去理想的不仅仅是曾经以信息共享和打破垄断为信仰的黑客,中国互联网安全业界的新贵和互联网的巨人企业,也许早已经忘记了自己第一次触网的心灵喜悦,也许他们都是文理分科的受害者,纵然仓廪已足,依然无法修正后天教育体制缺陷对其人格的伤害,敢于将亿万网民的电脑视为人肉战场,一个要强行贴身“保驾护航”,一个不惜用“艰难的决定”这样的雷人话语,“夜不能寐”的全裸出场,直到逼的无可回避的政府唺怒与色方才依依不舍的鸣金收兵。。。。。。

Smoking-Pipe-l

是互联网在走向黑暗 还是黑暗在互联网上蔓延

信息安全本是IT技术的副产品,社会上的任何新生事物,在其发展中无论初衷如何美好,其自然衍生的副作用总是如物质与反物质一样本属客观科学规律,熟读辩证法的国人更是娴熟与心。

于是本应起码成为苦口良药的黑客沦落成了信息社会的小偷与强盗,安全业界却借着小黑们的泛滥风生水起,互联网巨头则在乐此不疲的资本游戏中早已迷失了方向,于是创新演绎成为创孽,发展进化成了发癫。

自2009年政府高调开展互联网治理以来,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出现了诡异的局面,一方面业界依然热闹非凡,一方面大棒口水不断。作为第四媒体,互联网的传播价值已经为任何势力不可忽视,纵然“脸谱”和“推特”在中国灰飞烟灭,本土“围脖”也在2010年日渐红火,而网络水军却也逐渐从幕后走向前台,世态多变,网络似妖。。。

一方面,黑客培训站点被端了,黑客犯罪案件被破了,“网瘾”后的利益链条被曝光了,跨省追贴道歉了,政府公安都开微薄了,北京、长沙都要建无线城市了,华为也要赶超思科谷歌做云计算了;

一方面,百度被黑了股票却涨了,谷歌说退出中国了却留在香港了,时光网居然也会被关停了,CN域名个人不给注册了,域名备案要拍照了,五毛壮大成水军了,真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只有揣着明白看糊涂了。。。

所以,当3Q大战中一位250自导自演的110将一只肥鹅逗的啼笑皆非的时候,我们在互联网上只看到了抓狂和野心,再也不见技术精英本应具有的阳光和使命。有人说是互联网在走向黑暗,我却说互联网正在让我们自唱自演自醒的方式告诉我们什么才是阻挡美好未来的妖精。

不是互联网在徘徊 而是互联网在等待

笔者一直坚信,今天看似迷雾重重的互联网,恰恰如同黎明前我们所感受的漫长黑暗,由于过于快速的发展和对全社会各领域的影响,其演绎的社会形态、价值观以及生活方式,需要给予经历千年金字塔形社会的人们一点时间来适应与完善。

以公益界为例,早期公益界多将互联网当作宣传和联系的工具,埋头于项目和筹款,而借助互联网商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网民开始通过互联网了解公益参与公益,年轻的借助网络为主要媒介的草根组织也大量涌现,传统的IT公司方才开始关注公益领域,互联网门户也开始将公益作为资讯内容予以重视。公益组织也开始逐渐认识到运用互联网不仅仅是做个自我介绍的网站的小秀,而是其最值得依赖的业务发展和人气聚合平台。

而当互联网中公益的资讯开始兴起,每个网民才会发现任何人都有参与社会治理和投身公民社会建设的可能,于是互联网将开始还原其本来面目,信息流动、知识传播、资源分享才有可能告别乌托邦模式而在众人自发之力下出现跃进的提升。

而苦于找不到新的增长和产业创新的IT业界,也恰恰在此时开始大规模进军云计算,甚至要建设“智慧的地球”。这一切,看似人工斧凿,实乃天然演进。所以,当你目睹互联网业界的诸多怪象,不必彷徨惆怅,那不是互联网在徘徊,而是互联网在等待,等待IT业界的良知唤醒,等待网民的素养与认知的提升。

Batman-Sharks-l

中国互联网 漫游在黎明前黑暗的路口

如今,虽然3Q大战的硝烟还没有散去,但已有据说曾经沉迷吃喝玩乐的互联网先贵已经开始反省:在没有有效司法约束的中国互联网丛林,需要一种像自然界所存在的制衡力量,来把垄断公司作恶的行为限制在一定的可以忍受的范围。

笔者一直以为,真正意义上的黑客与其文化观,正是这样的力量,安全的本质就是平衡的艺术,传统社会如此,互联网时代也同样。每位公民社会的网民可以没有狭义黑客的技能,但却可以分享传统黑客文化的精神,成为在互联网上飞舞的蝴蝶翅膀。

这倒也符合那只肥鹅尚不肯低头道歉的领袖的应景之言:

这不是最坏的时刻,也没有最好的时刻,放下愤怒,让我们感谢3Q大战给广大网民带来的磨砺。战争有着巨大的破坏性,但历史也的确往往是要通过战争的推动才能加速从量变到质变的跃进。如果这样没有强拆,没有自焚的“文明战争”可以促进我们反省,那在不久的将来,也许我们还要给3Q大战的始作俑者颁发互联网和平奖:他们告诉我们,互联网英雄也会堕落,知识不能代表永远先进;他们让我们从娱乐中清醒,他们让我们在惰性中警惕。。。。

从2001年到2010年,中国互联网在泡沫褪去后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发展,中国的互联网,如今正漫游在黎明前黑暗的路口。她在等待,等待我们几代人步履阑珊地赶上她的节拍,等待各条产业链和行业都聚集起来,等待我们看清楚想明白变化和变革的意义。

互联网的安全文化,正通过一系列的事件与传统社会的安全文化融合,将亡羊补牢演绎成未雨绸缪。正如笔者所在的公益机构鹰眼安全文化网曾经定义的使命信念所发生的变化那样,2001年曾经的“网络改变未来,计算机将使生活更美好”在2009年已演绎成“安全改变未来,网络将使生活更美好”,希望3Q大战给大家带来的思考,能有助于朋友们理解我们的使命与梦想。

互联网将演绎的未来是建立在数字技术上的透明与混沌的世界,人际、网际、科际、自然际、社会际,高度融合、紧密联系、相互影响的时代正在加速到来。她将超越人类文明史的任何时代,全球统一的数字技术标准与网络基础架构正在将地球变成网格,物联网、互联网、电视网等跨界融合成为趋势,人类文明即将真正意义上面临前所未有的变局和转折,甚至进化!让我们擦亮眼睛,携手以待。。。

作者简介:万涛(@黑客老鹰),益云(公益互联网)社会创新中心、IDF实验室联合创始人,1993年毕业于北京北方交通大学,1992年进入计算机安全领域,17年互联网安全行业工作经历。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